顶点小说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第两千两百八十九章迷信与科学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第两千两百八十九章迷信与科学

  杜兰这么高调,这么随意地实现他人的愿望,自然而然会引来各方势力的探查,有人认为杜兰只是骗子,那些传播杜兰名声的人全是托,这些人坚信科学,认为法师这种东西就应该扫入垃圾桶。

  不得不说经过了上一个时代的积极进取,初尝对外作战胜利果实的岛国,在大正时代也是积极地进行‘入欧’改革,准备着一场更大规模的对外扩张,从江户时代被迫开关,到明治时代的革新,到了大正时代已经出现了大量的中产和资本家,国力已然是地区霸主,然而面对国内新兴势力的崛起,旧势力正在努力地反扑。

  在这个时代岛国出现了第一个平民总理大臣,然后也成为了第一个被刺杀的总理大臣,巩固了岛国旧势力的地位,让岛国的那些新资本家意识到在这个无处可逃的岛国之上,他们想要活着就必须依附旧地、旧权贵,否则死啦死啦地。

  因为这是风云骤起的时代,德先生和赛先生之光已经找到了东亚,所以杜兰的行为就是搞封建迷信,自然不会被那些进步的人所接受。可惜他们管得了杜兰,却管不了平民,因为工业化的原始积累是残酷的,是地主剥夺土地的过程,是农民破产进城的过程,虽然借助战争的收益扩大了工业化,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受益者的。

  就比如大名鼎鼎的南北战争时期,北方打着解放黑奴的旗帜所向披靡,可事实上除了说要消灭奴隶制之外,并没有任何的解决黑人问题的办法,没有说给黑人教育,安排黑奴的出路,北方军队只管杀不管埋。于是出现了北方黑人还不如南方黑人生活安稳的局面。

  因为北方黑人进入工厂之后,从个人财产变成了可以替换的工具人。

  工业是进步的,可是工业有副产物,大正时代的平民就不得不承受这些副产物,这个时代的工厂都是高污染,工作环境恶劣,很多岗位的工人甚至是在透支寿命换取工资,而且一旦生病没有人会来关心他们,也没人会关心他们的孩子和老人。

  这些受压迫的平民能办的就是求神拜佛,祈求老天爷能救治他们的疾病,让他们本就不宽裕的家庭能够支撑下去。而杜兰是如此得灵验,以至于平民都快把他当成是神仙了,所以就算有人手持德先生和赛先生两把利刃也不能伤害杜兰的封建迷信分毫。

  平民们自发地保护杜兰,就比如今天,一群进步青年冲到了杜兰的神社,他们要用科学观念来撕破杜兰迷行的伪装,现在已经不是江户时代了,连明治时代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大正时代,他们已经全面接受了西方的经济、文化、军事等等的知识,杜兰这种糟粕就由新时代的青年来打破。

  “你们让开。”面对一群大叔大婶大爷大妈的围堵,新青年们很愤怒,杜兰这种神棍就只会蛊惑人心,只会利用这些无知的民众。

  “法师大人是有灵力的,你们这些不知轻重的年轻人快回去,不要惹恼了法师大人。”

  “他是不是有灵力,等我们见到他就知道了。”才不相信杜兰有什么灵力,都不过是骗人的把戏,找托演戏罢了。

  “让他们上山吧。”杜兰呵呵一笑,他就喜欢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平民一听立刻让路,在这地界,杜兰的话比天皇还好使。

  山上,女生统一是巫女的装扮,男生统一是僧侣的装扮,各列一排,庄严肃穆,巫女是白加黑的颜色,僧侣是白加黑的颜色,整整齐齐,令人不敢轻视。

  太一就在僧侣的队伍里,他很生气,因为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以前上山的人都是毕恭毕敬,但现在却有人反对法师大人,真的是有毛病。等会儿如果法师大人开口,太一一定第一时间冲上去用小拳拳锤他们的鼻梁。

  “装腔作势。”进步青年不齿这种腔调,他们看向懒散地坐在屋内的杜兰,发出了敌对的目光。

  围观群众也都上山了,他们站在巫女和僧侣的后面。

  “你们几个人有什么事情要求我?跪下吧。”

  “跪你个头,我们是来揭穿你愚弄民众的丑陋面目的。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灵力,也没有会灵力的法师,你只是找了托帮你一起骗人罢了。”

  “那么你有证据么?”杜兰心想他们有没有证据啊?要是没有,自己可不会客气。

  “这还需要证据么?只要有点科学素养的人都知道,也只有这些没读过书的人才会相信你的胡言乱语,相信你的障眼法。”进步青年很激动,可惜没有证据。

  “难道赛先生就是这么教你们的?教你们没有证据却胡乱猜疑?科学教我们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你们连求证的过程都没有,只是高举科学的旗帜就来闹事,这种和宗教狂热的信徒又有什么区别。再说了科学只是你们普通人才需要的,我不受科学的约束。”杜兰说道:“几位年轻人,你们手里的科学之剑实在太钝了,不要在我面前丢人现眼了。”

  咔嚓,一个学生大怒,逃出了一把手枪:“法师,舞刀弄枪已经落伍了,现在是火器的时代了。”“看我这把枪是否锋利?”

  大家都吓了一跳,巫女和僧侣都要来挡枪子。

  “退下。”杜兰让过来挡枪子的孩子坐回去,这是自己装逼的机会。

  骚乱迭起,大家都在指责和愤怒,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激进。

  “你可以开枪,不过我并不害怕子弹。”杜兰随意地说道:“如果你不开枪,你还可以用脆弱的科学来武装自己,假装自己已经和世界先进文明肩并肩。但一旦你开枪,你的世界观就会随之崩塌,你就会发现真正的法师连子弹都不会怕,到时候你的科学信仰将会荡然无存,现在选择权在你手上。”

  年轻人笑了:“根本不用选。”

  砰,开枪了。

  杜兰叹息,这个年轻人还真是选了个最坏的结局,自己用子弹射穿自己的信仰,真的是太可怜了。

  子弹穿过了杜兰,但不见血,杜兰只是微笑,似乎在说把子弹打光试试。

  年轻人也正有此意,然而子弹打光也没用,杜兰还是活着,而且笑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