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儒武争锋> 第两千八百三十五节:要喊大帝

儒武争锋 第两千八百三十五节:要喊大帝

  可结果却是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一身白衣的秦枫从《天帝极书》里走出来了。

  偏偏一身青衣,绿色头发的句芒老祖也走出来了。

  一刻钟之前还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两人,这会儿就好像关系亲密的朋友一样,并肩从《天帝极书》里走了出来。

  蒙攸月看到秦枫平安无恙,先是松了一口气,旋即忍不住大声问道;“秦枫,你在《天帝极书》里都没杀得了这老畜生?”

  秦枫面色尴尬,不好说话。

  句芒老祖一眼就认出了那一身绯衣的女杀神,人狠话不多的家伙,也知道这十有八九是秦枫的道侣。

  秦枫虽然入门晚,但他是青帝钦点的嫡传师兄,那蒙攸月就是师嫂了。

  一想到蒙攸月二话不说,手起刀落就越级宰掉重瞳真君的那一幕,句芒老祖就感觉到背脊心一阵发凉。

  惹不起,惹不起……这女人惹不起。

  看到自家老祖被那个绯衣女人骂作“老畜生”,居然都不为所动,句芒族叛军的一众人等都惊住了。

  “老祖,妖女该杀!”

  话音未落,句芒老祖一抬手,那叫嚣着要句芒老祖杀蒙攸月的句芒族修士直接就被爆成了一团血粉。

  无名境,一抬手就炸得只剩下碎骨头渣了。

  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句芒老祖直截了当说道:“句傲天鼓噪叛乱,背叛青脉,当处极刑,以儆效尤!”

  这一下,除秦枫以外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蒙攸月忍不住嘀咕道:“这老畜生是失心疯了吗?下手杀自己家徒子徒孙这么狠?”

  虽然蒙攸月一口一个“老畜生”,但根本没人敢再出头了。

  上一个提议要打死这个疯女人的已经变成骨头渣子了。

  句芒族众人面面相觑,一个个盯住一头绿毛,模样英俊的自家老祖看,就像是想看出什么蛛丝马迹,以此来确认自家老祖不是被控制了心智,或是被调包了的假货。

  句芒老祖即将到了下界,境界有点降低,可也至少是不死境的强者,哪里会连这点心思都看不出来?

  模样英俊的绿发少年微微皱眉,对着人群中喊道:“句通天,句轩,句乘舆,你们上前来!”

  三位不争境的句芒族长老不明所以,战战兢兢地走上前来,纷纷行礼。

  “拜见老祖!”

  “老祖有何吩咐……”

  “听凭老祖差遣。”

  句芒老祖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对着下方人群又说道:“陈望古,徐青,百里宿星,你们三个也上来!”

  这三人不是句芒族,而是青脉中的人族修炼者,一位无名境,两位不争境。青脉资源有限,人族修炼者中不争境的数量本就少于句芒族,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这六人,三个人族,三个句芒族,站成一排,一个个都不明白老祖此举究竟是要做什么,更不知道是祸是福。

  "如果是句芒老祖只叫了句芒族上前,可能不会是什么好事。但我等并非是句芒老祖的徒子徒孙,大家最多算是合作关系……”

  这三人用传音入密相互分析说道:“我等坚定支持剿除青帝旧党,无非是顺势而为。句芒族内若全无此意,我们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就是,怎么怪也怪不到我们三人身上!”

  正当三人以为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的时候……

  现实来得比他们想象的更加残破。

  “噗噗噗噗噗噗!”

  六声脆响,三名句芒族长老,两名不争境人族长老,一名无名境人族长老同时爆成血粉,就好像在大殿外开了六朵巨大烟花。

  霎那之间,整个大殿之外,句芒族与青脉叛军面面相觑,张口结舌,人人自危。

  句芒老祖为啥对自己人下手这么狠啊!

  只有秦枫微微点头。

  他知道,句芒老祖这是在跟自己交投名状和保证书。

  句芒老祖将族内的好战分子,叛乱分子直接打杀,自然以后的句芒族都知道无论脱离青脉还是反客为主,都是自家老祖的逆鳞,不会再有不怕死的人敢提了。

  至于句芒老祖直接打杀三名依附句芒族的青脉人族长老则是自断后路,告诉秦枫,以后句芒族再也不会勾结人族修炼者叛乱闹事了。

  毕竟前车之鉴在这,跟你句芒老祖合作,随时都会被直接弄死,谁跟你句芒老祖合作。

  也只有真正做到了这样,秦枫才能够与句芒老祖戮力同心,共兴青脉。

  秦枫点了点头,用传音入密对句芒老祖说道:“小雀儿,差不多就行了!没必要大开杀戒,不管是人族还是句芒族,都是青脉的人。我们青脉资源少,人也少,莫说培养一个不争境了,培养个无名境都很困难,你一动手宰了六个,有点过分了……”

  句芒老祖听到秦枫的话,也是笑了笑,他用传音入密回答道:“师兄,既然是你帮他们求情了,那就算他们走运,留下一条贱命为青脉继续效力吧!”

  懂得都懂,句芒老祖又不是傻子,他难道不知道培养一个无名境不容易吗?

  肉疼也得杀啊!

  青脉出这么大的事,不拿几颗无名境、不争境的长老脑袋,这事情肯定是没法翻篇的。

  得到了秦枫的首肯,句芒老祖这才缓缓说道:“此次我青脉内乱,乃是因为这六人身居高位,却受其他四脉蛊惑,欺骗了本祖,这才酿成今日大祸。如今祸首已经伏诛,再敢离间句芒族与青帝一脉关系者,以别脉奸细论处!”

  听到这话,整个大殿之外寂静一片,所有人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秦枫在心内笑了一声,这句芒老祖真的是老奸巨猾。

  他把这六名长老杀了,再回头把脏水泼到他们身上,说他们是别脉奸细,蛊惑了自己。

  等于是把这次内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了。

  好在秦枫也不愿意把句芒老祖逼得太狠,也就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算了。

  否则真要计较起来,今日围攻这大殿的人,都没得活。

  句芒老祖在一旁发号施令,秦枫就双手抱在身前,好整以暇地看戏。

  终于,这话题转回到他的身上来了。

  句芒老祖看向秦枫,轻轻咳嗽了一声:“秦师兄,你来跟大伙说上几句吧!”

  “秦师兄?!”

  青脉上上下下彻底惊了。

  蒙攸月这会儿也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喃喃自语道:“他怎么成了那老畜生的师兄了?”

  说到这,蒙攸月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噗哧”笑出声来。

  “不好了,我好像把秦枫连着一起骂了!”

  秦枫轻轻咳嗽了一声,正要开口,句芒老祖就又解释说道:“秦师兄是大帝嫡传,一直游历诸天万界,如今终于归来。从此青脉以秦师兄马首是瞻!”

  蒙攸月撇了撇嘴,一副不屑的模样。

  这老畜生,说话都不打草稿,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不过她嘴上说归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毕竟自家男人要做青脉之主了嘛!

  也是因为青脉衰弱,其他各脉之主,直接就是五帝了。

  句芒老祖也没办法啊,他毕竟在青脉作威作福亿万年了,无非是因为当年他是青帝御灵的关系,不能名正言顺地当那青脉之主。

  要是突然冒出来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一下子就把句芒老祖给从青脉之主的位置赶下去了,他这老脸要往哪里搁?

  但如果说,秦枫是青帝嫡传,还是自己的师兄,那么事情就可以接受了。

  青脉上下,无论是人族还是句芒族,都不会觉得不能接受,甚至还会觉得句芒老祖高风亮节,有青帝的君子之风。

  这些又都是些权谋术的手段,就不一一展开赘述了。

  秦枫当年在中土世界当大帝的时候,都是被他玩烂掉的梗了。

  听到自家老祖的话,立刻就有心思活络的墙头草跪在地上,大声喊道:“参见秦长老!”

  更有夸张的,都不要脸了,大声喊道:“参见秦太上长老!”

  话音刚落,只听得“噗噗”两声爆响,开口两人又被句芒老祖给宰了。

  碎肉骨头直接爆了旁边的人一头一脸,这可把周围的人都给吓傻了。

  原本准备跪下去的几个人更是跪也不是,站起来也不是,就这么半蹲着……

  这几个家伙哭丧着脸,心里哀嚎不已。

  “啥时候做狗腿子都这么大风险了啊?”

  “拍马屁也能把自己给拍死的吗?”

  “老祖到底是几个意思嘛?”

  就在所有人呆愣着看向句芒老祖的时候,这绿头发,英俊少年模样的句芒老祖侧过身来,朝着秦枫一抱拳,大声说道:“谁允许你喊长老和太上长老的?”

  所有人面面相觑,没等他们琢磨透句芒老祖的意思。

  句芒老祖已是带头一揖到底,沉声说道。

  “没大没小,要喊大帝!”

  所有人目瞪口呆。

  尤其是句芒族上下更是黑线满头,集体无语。

  句芒老祖可真是能屈能伸啊!

  把新任青脉之主的马屁,一巴掌都给拍完了……

  好歹留口汤给自家子子孙孙不好吗?

  这他娘的吃独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