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第二百七十三章 女仆小姐的死亡套路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第二百七十三章 女仆小姐的死亡套路

  女王陛下的寝室之中,【凛冬女王】并不知道外边的一众贵族大臣与医生们的商议——并且商议似乎已经有了统一的共识。

  她只是在思考什么时候床边站着的几个女佣能够离开,实在是躺太久了,背有点痒想要抓抓。

  她是打死也不会醒来的了。

  开什么玩笑,真要穿上那两根绳子和巴掌大的布出席,恐怕都不是黑魂使者表彰大会可以解决的事情。

  如今整个皇宫上下都是泳装PATY,她都感觉自己已经岌岌可危。

  就这样躺着吧。

  感觉完全可以躺倒天荒地老的啊……【凛冬女王】为了让昏迷显得更加逼真一些,甚至直接封闭了自己的一切感觉,让自己看起来真的好像是得了什么突发的怪病,又或者被诅咒了之类。

  但背……真的好痒啦!

  ……

  ……

  初春的王子殿下,在进入王宫……其实,在离开行馆之前,就已经有所听闻——可当真正地看见【初冬之歌】盛装的时候,还是感觉又被惊到了。

  男士不是问题,女士们才是重点。

  一行初春国的使团使者们,如同走入了大观园似的,对着那些穿着泳装,展示着姣好身材的凛冬女子,很是用心观察。

  这是一个很好地学习凛冬传统文化的机会啊?

  感觉这样的文化完全可以引入初春之国,要复刻一个【初春之歌】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你不许看!”伽玛小姐冷不丁在王子殿下的身边怒叱了一句。

  “你就算你这样要求,我也……”王子殿下无奈地摇摇头,除非他全城闭着眼睛走路。

  一行穿着黑色大裤衩,却还带着头盔,手持长矛的凛冬士兵,忽然快步走到了初春国使团的面前,领队的那位,赫然是凛冬的外交大臣。

  “王子殿下,能否借一步说话?”外交大臣上来就脸色凝重,“有些很紧急的事情,我们希望能够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初春的王子若有所思。

  但凛冬的外交大臣却坚持这件事情只能单独商议,初春的王子殿下沉吟了会,便同意了下来。

  可接下来,外交大臣竟是将王子殿下直接带入了王宫的深处,来到一处多人的地方……这里,能够看见的,似乎都是凛冬之中拥有着最大权势的贵族大臣们。

  “诸位,我已经将初春的王子带来了。”外交大臣此时轻咳了两声,“谁来说明此事?”

  没有头铁的伙计。

  外交大臣只好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看着初春王子道:“王子殿下,我国的女王陛下中了诅咒,恐怕只有你才能解开。否则,今日的婚礼恐怕无法举行了。”

  “诅咒?”

  “是的。”外交大臣一脸凝重道:“而且,恐怕是传说之中的那位暗黑之神古拉拉的邪恶诅咒!听闻,只有初春王族的神力,才能够解除。”

  王子殿下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诸位不必如此……女王陛下还好吗,能够让我见一见。”

  “这个是自然的。”外交大臣此时将那老医生给拉了出来,“这位是发现了诅咒的巫师医生,他会告诉你要怎么做的了……请吧,王子殿下,但愿您能让凛冬度过这次危机。”

  初春的王子殿下轻轻地点了点头,便跟随着巫师医生走入了女王的寝室之中。

  黑暗之神古拉拉的诅咒?

  有趣的是,王子殿下在离开行馆之前,刚好从魔镜精灵的口中,知道了一些关于黑暗之神的事情。

  ……

  感觉,人似乎少了许多……

  【凛冬女王】也不能一直封闭自己,她不时地会打开感知……万一寝室没人了,岂不是就能抓痒了?

  这次又是谁走进来了?

  还真是不死心呐,这群大臣。

  “……事情,就是这样了,王子殿下,如今能够解除女王陛下诅咒的,短时间内就只有你了。”

  “我很明白你们的难处,只不过这种救治的方法,实在是……”

  救治的方法?

  什么方法?

  王子殿下……初春的王子殿下?他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了……【凛冬女王】顿时吓得灵魂一惊。

  “王子殿下,请你一定要救救这个国家!”

  “抱歉,我恐怕做不到。”王子殿下摇了摇头,“至少,用这个办法,我无法做到。”

  “王子殿下,这件事情,不会有第三者知道!”巫师医生的声音此时显得无比的决然:“在你完成了这件事情之后,我会带着这个秘密,远走大雪山,从此了却残生……”

  到底是什么方法啊……【凛冬女王】听得心痒痒的。

  “你不必如此。”王子殿下道:“并非我不愿,只是所谓的真爱之吻,确实是我无法做到的事情……我如何才能让自己现在就深爱着女王陛下?再说,我马上就要……”

  “真爱之吻只是一种说法,不一定是男女之情。”巫师医生一脸正气道:“大爱无形,明君有兼爱天下的胸怀,王子殿下只要拿出救济苍生的大爱,难道不比男女间真爱更加的珍贵?”

  王子殿下似乎动容了般,“好吧,我尝试一下。”

  “拜托了!殿下!”巫师医生松了口气似的,并且缓缓地背过了身去。

  初春的王子走近床边,看着那宛如熟睡之中的【凛冬女王】,低声轻喃,“女王陛下,恐怕要冒犯你了,希望,凛冬与初春两国,能和平共存。”

  他缓缓地俯下了身去,神情庄重而专注。

  床上的【凛冬女王】一动不动,稳如老狗,内心去慌乱无比,?

  什么情况?

  她只是躺在这里而已,这样也能祸从天降……这一口要是真的亲下来的,女仆大人还不将她杀了祭天?

  正当【凛冬女王】打算直接睁开双眼,宣布自己已经痊愈之事,初春的王子,竟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陛下,你根本没有身中诅咒,对吗。”

  她索性睁开了眼睛——只要这一口不亲下来,她直接丁那啥裤上场也没有关系,更何况只是被看穿了诈病?

  “让那位巫师医生先出去。”初春的王子冷不丁又道。

  【凛冬女王】眨了眨眼睛,随后装着大病初愈般的模样,缓缓坐起。

  巫师医生听到了动静,一脸激动,“女王陛下,太好了!这个办法果然有效!古籍诚不欺我!!太好了!”

  看着这老泪纵横的老头,敢情真爱之吻什么的你也只是大胆搏一把?

  “我没事了。”【凛冬女王】此时吁了口气,缓缓说道:“你先退下吧,我有些话与王子的殿下说的……哦,你退下之后,就直接去大雪山了却残生吧。”

  “女王陛下?!”巫师医生愕然。

  【凛冬女王】淡然道:“我虽然无法醒来,但能听到外边的声音,你说过的话,我记下了!你如此忠心,我不得不成全你啊……还不快滚?”

  兴许是【凛冬女王】的积威太重的关系,巫师医生只是被瞪了一眼,便吓得魂不附体,连忙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女王的寝室。

  【凛冬女王】暂时也无暇理会这家伙……她还在头痛着该怎样应对这位初春的王子殿下。

  ……

  【凛冬女王】端正地坐着,露出了勉强体面的微笑,“王子殿下,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

  “听说女王陛下一直持有一面魔镜,对吗。”王子殿下微微一笑。

  【凛冬女王】随意道:“王子殿下,对魔镜感兴趣?”

  就在此时,只见一团蓝光直接从初春王子的袖口之中冲出,随后落在了王子的肩上,赫然是一只散发着蓝光的小鸟。

  【凛冬女王】动容似的张了张口。

  那蓝鸟开口便冷笑道:“凛冬的女王,没想到我吧,我居然能够打破魔镜的诅咒,重获自由!”

  “这…又是什么情况?”只见【凛冬女王】满脸错愕之色。

  蓝鸟怒道:“你还在明知故问!我已经将你的所走所谓,全部告诉了初春的王子……今日,就是你的末日了,你这个古拉拉的奴仆!你的阴谋,不会得逞的!”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

  蓝鸟震翅,“你是黑暗之神的奴仆,混迹在凛冬之中!为了成为凛冬的女王,更加不惜杀害初春上一代的王子,将罪名嫁祸给凛冬的长公主,最终还毒杀了国王,恶毒如你啊!不仅如此,你甚至丧尽天良,将自己作为容器,诞下了魔胎,妄图让黑暗之神再一次复活!”

  “你说白雪是黑暗之神?”【凛冬女王】惊得直接站起了身来。

  蓝色的小鸟此时振翅高飞,“我!蓝鸟守卫!乃是大气之中的守护灵!我不会让你的阴谋实现!今日,我必将诛杀你!初春的王子啊,请使用我的力量吧!”

  蓝色的小鸟直接化作了一道光辉,投入了王子殿下的手中,随后一柄绚丽的宝剑出现。

  宝剑中正堂皇,有着动人心魄的浩然力量。

  手执宝剑的王子殿下神情肃穆,那宝剑散发着耀眼的光辉,直接刺向了【凛冬女王】……她浑身不能动弹,竟是被那宝剑的光辉所定住了般。

  宝剑,直接穿刺了她的胸膛!

  她眼前一暗,窒息的感觉潮水般涌来,看着宝剑一点点地化开了她的身体,突然想哭。

  这它玛的是个误会啊!!!

  ……

  啊——!

  一道惊呼的声音在寝室之中响起,【凛冬女王】睁开了双眼,第一时间便摸了摸自己的胸膛位置……没有伤口。

  只见初春的王子,此时面带微笑地站在了大床之外,默默地看着她来。

  “你……刚才?”【凛冬女王】张了张口。

  她忽然意识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并不是真实,而是……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只是,初春的王子手中,赫然也有着梦中的那柄光辉的宝剑!

  “这把剑,是我离开行馆的时候,魔镜的镜灵塞给我的。”王子殿下淡然说道:“刚才女王陛下你梦见的一切,都是它拜托我要做的事情。反正,镜灵也没有说明完成的方式,我就姑且用自己的方式来完成了。如果有吓到你的话,还请见谅。”

  【凛冬女王】…南小楠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该怎么说呢?

  看着面前的初春王子,她就感觉好像是看见了老板亲自下场似的……主要是,那么多的书页世界之中,唯独是这位王子殿下,有老板內味了。

  “你…你就不怕我真的是黑暗之神的仆人,为了复活它?”南小楠皱了皱眉。

  王子殿下此时却将手中的宝剑收回,“那天在风车磨坊外第一次见到女王陛下,我能感觉到,女王陛下很重视小公主,与镜灵所说的利用不同。”

  南小楠想了想道:“就像是镜灵所说的,白雪是我用来复活暗黑之神的关键,我自然无比紧张。”

  “我比较相信自己的感觉。”王子殿下摇了摇头,“再说,那位小姐当日选择和你同行了……我想,如果女王陛下你真的做了什么对不住她的事情,来的人应该只有她一个而已。你现在,大概已经死了。”

  它吗的,你刚刚要是真的亲下来,我一样已经死了好么!

  “你那么笃定?”

  “因为,那位小姐也曾经想要杀我。”初春的王子神色复杂道:“是真的想要杀死我,我能够感觉到她的那份果断。”

  优…优夜小姐,想要杀了这个初春王子?

  对了,以女仆大人那种性格,恐怕是认为整一本的【盖亚之书】,都有冒犯到主人的吧?

  “她最终没有杀死你,为什么……”南小楠才刚问完,便连忙摆手道:“这个问题,你不要回答我!”

  初春的王子殿下奇怪地打量了一眼,沉吟道:“你,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凛冬女王吧。”

  南小楠暗吃一惊。

  王子殿下道:“现在想来,如果魔镜镜灵没有说谎的话……其实,我可以确信它并没有说谎,毕竟它化身成为了剑,与我心意是想通的。但那位小姐既然愿意和你同行,也就意味着,你不是真正的凛冬女王。那么,我是否可以认为,在我……甚至魔镜镜灵所不知道的情况之下,黑暗之神的危机,其实已经被解除了?”

  南小楠眨了眨眼睛。

  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演下去了!

  南小楠突然无比后怕,万一这个初春王子稍稍热血了一些,没有用入梦的方式,而是真的一剑捅了过来,她是不是已经直接下线,灵魂直接葬入了【约柜】之中,只能等待哪天老板想起来了,才点亮她的命灯?

  TM的,女仆大人让自己顶替【凛冬女王】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想好了这些?

  她走过最长的路,肯定是女仆大人的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