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生死同往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生死同往

  一片未知虚空。

  身着黑袍,头戴斗笠的轮回殿主,正站在一片悬空山崖之上,在其身前,还悬浮着一块与普通铜镜大小无异的虚空光镜,里面光芒闪动,似有人影浮动。

  若是仔细看去,就发现镜中画面上的人影,正是韩立与南宫婉,轮回殿主竟一直关注着此处的景象。

  而在其身后不远处,还站着七八道人影,其中为首的一人,同样身穿黑袍,只是头面脖颈和手臂上,全都严严实实地裹着绷带,却正是补天宗修士元淳风。

  这时,元淳风上前几步,来到轮回殿主身后。

  “殿主,当初南宫婉离开冥界,会被天庭抓走,已是我占卜预知之事,为何不加以干涉,反要任由其被天庭抓走,受他们的要挟?”元淳风有些不解,问道。

  “南宫婉的性子与如霜无异,如今又有了如霜的许多记忆,性格变得更加执着,她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更改,我除非强行拘押她,否则,留不住。”轮回殿主看了他一眼,随意说道。

  “若是如此,待其受到追捕时,我们再出手也来得及。”元淳风又说道。

  “如此作为,一方面是为了让韩立看清天庭行事,从来不会顾及手段,今日南宫婉是因为我受到牵连,以后就很有可能会因为他受到牵连,躲是躲不掉的。”轮回殿主淡淡说道。

  “他与时间道祖法则大道相冲,未来必定为天庭所不容。以古或今的行事风格,的确是会株连九族,不会放过他身边任何一人的。”元淳风略一思量,说道。

  “除此之外,我也是为了麻痹天庭。他们找寻了我何止百万年,却一直无法逼我现身,如今此事一出,我总算是‘乱了些方寸’,他便以为我要不顾部署,与他们正面对抗。”轮回殿主目光微闪,哂笑一声。

  “不过这法子终究是冒险了些,一旦南宫婉真的被送往天庭,事情就不好办了。”元淳风沉默片刻,说道。

  “冯清水那厮蠢笨了些,他上面那位却不是愚人,你们补天宗都知道两头押注,他又怎么会开罪死我轮回殿?所以,他必定会让冯清水将人暂扣下。”轮回殿主淡然说道。

  “即便如此,南宫婉若在追捕当中,发生意外,岂不……”元淳风说道。

  “追捕一事,你不是已经卜算出了结果,若是发生意外,责任不该问你么?”轮回殿主微微侧头,看向元淳风。

  元淳风听闻此言,顿时浑身一僵,只觉得后脊生寒。

  停顿了片刻后,轮回殿主忽然笑道:“有我一直照看着,又岂会让意外出现?”

  “那是自然。”元淳风点了点头,说道。

  轮回殿主收回目光,又望向镜中的韩立两人。

  “殿主,此法真的能刺激到韩立,令他下定决心与我们一同对抗天庭?”元淳风目光微闪,视线也落在了韩立身上,开口问道。

  “在这世间,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南宫婉就是韩立的逆鳞,如今他修为已然暴涨,不会就此作罢的,咦……”

  轮回殿主话未说完,忽然轻“咦”了一声。

  紧接着,就见那虚空光镜中的韩立,忽然目光一转,视线竟是直勾勾地望向了光镜外的轮回殿主,下一瞬便有异光亮起,虚空光镜随即爆裂开来。

  除了轮回殿主之外,包括元淳风在内的其他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

  “殿主,这是……”元淳风试探问道。

  “没什么,他发现了我的探查……呵,连我留在南宫婉身上的轮回印记,也清除掉了。”轮回殿主轻笑一声,随意道。

  “这么说来,他岂不是要猜到,此事是殿主纵容,不会因此嫉恨吗?”元淳风问道。

  “或许会吧,不过结果没什么不同。”轮回殿主笑了笑,对此似乎并不担心。

  ……

  龙渊仙域某处,一片莽古山林中。

  一棵足有百丈来高的梧桐树下,韩立与南宫婉相对而立。

  “怎么了?”南宫婉面有异色,开口问道。

  他们二人原本打算直接赶赴青渊大陆,通过那里的传送大阵,直接前往中土仙域,不知为何,途径此处时,韩立忽然带着她降落在了这片山林中。

  韩立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目光一转,在四周仔细打量了片刻,最终将目光集中在了,身后不远处的一块造型独特的灰白山石上。

  只见一只翅色灰白的飞蛾,正停在那块山石上,四只翅膀微微扇动着,一直没有飞走。

  “哼,先是枯草,后是海鱼,再是灵雀,现在又是飞蛾,跟了一路,你就不嫌厌烦吗?”韩立目光一凝,冷“哼”一声。

  下一瞬,他眼中一道晶光射出,那只灰白飞蛾便应声爆裂开来,化作一团灰烬散了开来。

  南宫婉见状,一阵惊讶,正要询问时,眉头也紧跟着皱了起来。

  “那只飞蛾身上,为何会有轮回法则波动?”南宫婉疑惑道。

  “是轮回殿主的手段。”韩立说道。

  说罢,他目光一凝,在南宫婉身上仔细查看了片刻,随即抬起一手,朝其后颈处摸去。

  南宫婉没有丝毫抵触,顺从地将头朝他靠了靠。

  韩立手掌落在其后颈上,掌心中一阵微热,亮起一片淡金光芒。

  南宫婉只觉得微微有些灼痛,但只是一阵,很快就过去了。

  “他在我身上留了印记?”在韩立收回手后,南宫婉眉头微蹙问道。

  “和方才那飞蛾一样,应该都是轮回殿主为了保护你,留下的手段。一旦冯清水有伤害你的举动,他应该就能通过这些手段,转瞬即至。不过,现在有了我在你身边,这些就都不需要了。”韩立笑了笑,说道。

  南宫婉闻听此言,心中不禁一暖,脸上绽放着温和笑意,说道:“过去的这些都不需在意了,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在一起。”

  “可惜总有些人,不愿意让我们安稳。”韩立叹道。

  “我们离开这里,回灵界,回人界,哪怕去异界,只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就好。”南宫婉握住韩立的手掌,缓缓说道。

  “没用的。这么些年以来,我总以为自己顺着心意而活,总觉得不管如何艰辛,总是按照自我的轨迹行事,可越往后面越发现,天道命数的影响当真无处不在。”韩立抬手轻抚着南宫婉耳畔垂下的发丝,苦笑道。

  “天道运行无轨,哪里真有什么命数?若是真有命数,我也要谢它,将你带到了我身边。”南宫婉摇了摇头,说道。

  “此事……倒是该谢的。”韩立闻言一滞,也笑言道。

  南宫婉见此,眉眼一弯,也跟着笑了起来。

  “如今我已经大罗巅峰境界,我越来越能感受到和时间道祖之间,大道相冲的气象。我已经隐约能够看到那条光阴之河的流淌,时间道祖就好似掌管那条河流的神祇,而我,却像是挖渠开道的窃贼,试图引着那条河流改道。”韩立缓缓说道。

  “你若能有所感应,那他……”南宫婉暗暗有些心惊,说道。

  “时间道祖肯定也已经有所感应了,世间大道看似不止万千条,可越往后走,万法归一之后,终究是要踏上一条独木桥。运气好的,桥尚无人,运气不好的,便是狭路相逢,我避无可避。”韩立目光微凝,说道。

  南宫婉感受到韩立握着自己手上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了几分,便知道韩立的心意已定,遂也不再继续劝说。

  “既然你都已经决定要迎头直上了,我虽帮不了你什么,但也要同进共退,陪在你身侧。”南宫婉淡然说着,目光里却颇为坚定。

  “不。天庭一去,如同闯入虎狼之穴,可以说是步步杀机,危险重重。我不能让你冒这样的险。”韩立连忙摇头说道。

  “你听我说……在甘如霜的记忆里,我曾随他一起对抗过古或今,虽然失败了,但在记忆里我并不后悔。如今这次,我也要陪着你一起。输了,我陪你走完最后这一程;赢了,我也要亲眼见证那一刻。”南宫婉双手扶住韩立双臂,神色郑重地望向他。

  韩立微微颔首,看着南宫婉坚定的目光,心中一叹,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经此一事后,好像把你放在什么地方,我也都难以放心。”韩立说道。

  “或许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跟在你身边,你也才能真正放心,才能真正放手一战。”南宫婉莞尔一笑,说道。

  “你一定要随我去的话,进入中土仙域后,如非必要,你都要待在花枝空间内,不能出来走动。”韩立面容微微一肃,郑重说道。

  “好,我答应你。”南宫婉重重点了点头,说道。

  韩立神色微微一松,手扶着南宫婉的肩膀,仔细端详着她俏丽的面容,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你在看什么?”南宫婉耳根有些微微发热,稍稍移开视线,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