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游历天下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游历天下

  “我等修炼之人,不都是如此吗?”紫灵皱眉说道。

  “所以能够进阶大罗后期的极少,除了因为修炼艰难,无法斩出善尸也是一个重要原因。”韩立两手一摊的说道。

  “那怎么办?”紫灵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俏脸凝沉。

  “我目前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法则修炼都到了大罗中期巅峰,继续闭关已经没有意义,还是出去四处走走,或许能有突破。”韩立沉吟了一下,说道。

  “我曾听蟹前辈说过,高阶仙人有时候的瓶颈往往不在于修为或是法则本身,而在于心境,感悟这世界最本源真谛的心境……说起来,我还未曾来到过真仙界,即便在魔域也是一直为各种事奔波……韩兄可要带我好好看看这里。”紫灵眸中闪过一丝喜色,展颜笑道。

  “真仙界地域广大,远胜魔域,有很多奇特之地,定然不会让你失望。说起来,这些年来只顾修炼,我也未曾好好逛逛这真仙界,趁机四处看看吧。”韩立被紫灵情绪影响,心中苦闷为之消散。

  他挥手拉住紫灵,朝花枝空间外飞去。

  ……

  北昼仙域是真仙界边陲的一个小型仙域,天地元气并不如何浓郁,只因此仙域天空时常出现绚丽无比的极光现象而闻名。

  当然这名头也仅对于太乙境以上的仙人而言,修为在金仙境以下者,可能终其一生也未必离开过其所出生的仙域,修为更低者就更是连自己所在的大陆都未必离开过,更别提随心所欲的在各大仙域遨游了。

  其实绝大多数高阶修士,除了极少数外,鲜有放弃闭关苦修而四处游历者,毕竟即便成了高阶仙人,也绝不会放弃任何机会继续提升自己修为的。

  北昼仙域极北之地一片终年冰封的大陆上,有一座天瀑山脉,峰顶积雪累累,高耸入云。

  冰雪融化后,集水成瀑,整座山脉因为山势奇特,形成了大大小小足有数千个瀑布,壮观无比。

  每当极光出现时,瀑布折射出天上极光,整片山脉都会笼罩在极为梦幻的美景中,让人沉醉。

  此时,在山峰峰顶,一男一女二人并排而站,正是变幻了容貌的韩立和紫灵,欣赏着周围如梦似幻的美景。

  ……

  玉湖仙域的天巢之湖,此湖盛产上品灵玉,湖中常年雾气翻滚,而且雾气会随着时节不同而变化,时而为白,时而为紫,又时而为粉。

  这等变幻的雾气,再加上上品的灵玉,使得天巢之湖名声远播。

  一叶扁舟从湖面轻轻驶过,韩立和紫灵泛舟湖上,神情恬淡,临坪对弈。

  ……

  天火仙域的火鸟山脉,因为多处山峰形似飞鸟而得名。

  此地地下岩浆翻滚,时常有地火从这些飞鸟山峰的顶部喷发,看起来仿佛无数只巨大飞鸟喷吐天炎。

  一座死火山上,韩立和紫灵比肩而立,欣赏着万火喷发的奇景。

  ……

  流澜仙域神秘的绿泥沼泽,沧海仙域的红日海洋,玄风仙域的风暴山脉……

  这些真仙界奇特的仙域,韩立和紫灵都一一寻访。

  以韩立如今的修为,遁速极快,横跨一处仙域也花不了多久。

  短短两百余年的时间,二人便走过了二三十处仙域,见识了无数奇特美景,异域风情。

  不过真仙界实在太大,他们走过的地方,相对于整个真仙界来说,依旧不过是丹丸一角。

  因为忌惮天庭和轮回殿的势力,二人去的都是中小型仙域,而且不断变幻容貌,一路行来很是顺遂,并未被人认出。

  飞翼仙域西部,此处有一片连绵的山脉,山脉之上长满了一种血色竹子,从高空望去,整片山脉风景极为壮观。

  每次风起之时,血竹林随风而动,哗哗之声仿佛波涛翻滚,故而有竹海之美誉,颇为闻名。

  血竹山脉附近一座小城玉山城,城内一座三层酒楼顶层,韩立和紫灵临窗而坐。

  他们饮的是一种鲜红色的美酒,散发出阵阵奇异的竹叶清香,正是用血竹之根酿造而成的美酒。

  “血竹海果然名不虚传,还有这血竹酒虽然是凡酒,味道也很不错,真是不枉此行。”紫灵端起酒杯尝了一口美酒,面上微露陶醉之色。

  韩立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微微点头。

  他对于美酒的鉴赏堪称大家,这血竹酒虽然是凡俗之物,酒味却给人一种沧桑,颇为难得。

  韩立放下酒杯,朝着下方望去。

  城内行人如梭,熙熙攘攘。

  花枝空间内的二十万年,他感悟善尸的同时,也在炼神术最后两层,进境飞快。

  如今他已经将第六层炼神术修成,神识再次大进。

  此刻,韩立没有展开神念探查,整个玉山城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玉山城是个凡俗城池,城内各种三教九流的人物云集,官员,书生,商人,武者,农夫,有许多乞丐。

  各式各样的声音,充斥着无数复杂的情绪,有喜、有怒、有哀、有悲,还有执着,贪婪,仇恨等等,扑面而来。

  韩立突然轻叹了一声,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怎么了?”紫灵看了过来。

  “没什么,只是有些感慨这红尘百态,无论是凡俗之人,还是我等修士都不免被卷入其中,无人能够超脱。”韩立淡淡说道。

  “我等仙人虽然寿元悠久,近乎不死,也无法摆脱恩怨情仇,世事纠葛。”紫灵也放下酒杯,叹道。

  韩立望向远处,默然不语。

  “韩兄,你感应善尸还是没有进境?”紫灵问道。

  韩立无声摇头,眉宇间浮现出一层愁意。

  “你已经陪了我二百余年,走过了很多地方,我很知足了,要不从明日开始,你还是专心闭关吧,或许在这些年的感悟下,能有收获。”紫灵默然了片刻,轻声说道。

  “斩尸之事和其他的修炼不同,并非用时间熬就能熬出来,否则这真仙界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止步于此。我有种预感,进阶大罗后期的关键在这尘世之中,我们还是四处走走,碰碰机缘。”韩立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紫灵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韩立拿起酒壶给二人的酒杯斟满,对饮了一杯。

  “……那凌云老神仙祭起一口飞剑,那白光长达万丈,日月之光都掩盖了下去,那孽龙立刻吓得魂不附体,转身要逃,却哪里逃得掉,只见那剑光一闪,孽龙的一只前爪被斩断,鲜红的龙血瓢泼而下,顷刻间便将潭水染红。”一个声音传来,却是酒楼上的一个老者在说书,说的是一个剑仙为民除害的故事。

  飞翼仙域极为看重仙凡区别,修仙之人严禁在凡俗中出现,故而对于寻常百姓来说,仙人缥缈而神秘,是最好的谈资。

  此老口才不错,故事也精彩,周围围了不少酒客。

  听到此处,附近的酒客都哦了一声,目不转睛的盯着老说书人,等待着下文。

  老说书人却没有立刻开口,老神在在的干咳了一声,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与此同时,他身边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少女款款走了出来,举着一个铜盘,笑脸盈盈的向众人行了一礼。

  这是开口要钱,说书人说的确实不错,加之这少女长得清秀可人,不少酒客自然纷纷慷慨解囊,往托台上投去了钱币,说书先生笑着向客人们抱拳致意。

  韩立看到此幕,微微一笑。

  他从小生活在山村之中,这等说书也没有机会听到,最多也就是听村里的能够外出的人,说说外面的世界。

  那时的自己,和这些酒客差不多,对于未知的世界和那些被凡俗间传为神话的光怪陆离之事充满了向往。

  青衣少女低头捡钱,此女本就肌肤白皙,此时露出一段白嫩粉颈,更衬其姿容,有几个无赖客人便大声调笑,说姑娘长得好看云云。

  青衣少女面皮极薄,顿时脸上飞红,却也没有停止捡钱,只是不住用铜盘挡住面颊,这半遮半掩的娇羞样子,更加引得那几个无赖垂涎不已。

  少女似乎感觉到几人目光不善,匆匆捡了钱,退了下去。

  那几个无赖中一个服饰奢华,容貌猥琐的青年在少女走过时,突然怪笑一声,伸手一把抓住少女的手腕。

  那青衣少女顿时“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那华服青年嘴里打着酒歌嗝,似乎已经喝得神志不清,伸手摸向少女的下巴,调笑道:“小娘子长得好生美丽,你是哪里人,别在这说书了,哥哥带你去吃好东西……”

  青衣少女满脸惊慌,大声求救。

  那说书老者慌了神,扑了过来想要救下少女,却被华服青年一把推开。

  青年似乎身负武功,手劲不小,老者身体撞破一道栏杆,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萎靡倒下。

  “爷爷!”青衣少女哭喊,奋力挣扎,却丝毫挣脱不动。

  楼上的其他酒客看到出了乱子,一些胆小之人纷纷离席。

  韩立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却仍是坐在原处,并没有动。

  这种调戏良家之事,在凡俗间可谓司空见惯,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并不算什么大事,倒是之前众人听书之事,让其心头不觉有些触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