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各奔西东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各奔西东

  “你是你,我是我。我和你一样,出生于人界那个偏远山村,和你一样看着那茅草和烂泥糊成的黑屋顶长大,有着同样的父母兄弟,有着一样的凡俗身世……最终也一样从那里离开,历经千辛万苦,求得了一丝仙缘,最终得以飞升来到这真仙界。”轮回殿主面色不变,缓缓说道。

  韩立这时候终于冷静了下来些许,他的脑海中想到了一种可能,随即开口问道:“这世间不可能有两个韩立,除非你是我时间穿梭的产物?”

  在韩立看来,除非是自己未来某一天,通过时间穿梭,回到了现在,在这一时空之中,才会出现两个自己,可是为何眼前这个自己,身上修炼的却是轮回功法?

  “不对,即便是时间穿梭过去,也不可能长久停留,能够扭曲时空的法则晶丝总要消耗完,肉身总要重新回到本来的时空。你不可能是我。”韩立很快又连连摇头,说道。

  “不错,你我一时二生,我不是你时间穿梭的产物,而你对我来说,却如同是我时间穿梭的产物。”轮回殿主面色不变,目光始终沉静如水,缓缓说道。

  韩立听闻此言,先是眉头挑起,眼中疑惑之色闪烁不停,紧接着就愤怒起来。

  虽然仙途漫漫,如今他已经走过了一段漫长无比的岁月,但当年在人界和灵界的种种过往,他还都依稀记得。

  曲魂,墨大夫,厉飞羽,银月,元瑶,大衍神君,宝花……那些遇到的人,那些经历的事,都是他刻在骨子里的过往,都是他一桩桩一件件,亲自应对过来的。

  若说他是轮回殿主时间穿梭的产物,那这些记忆岂不都只是记忆?

  “不可能,绝不可能……你修炼轮回法则,哪可能会什么时空穿梭之法?依我看来,你这些所有的话都是谎言,不……眼前这些都是幻术!”韩立摇了摇头,说道。

  话音落下,他双目之中幽紫光芒大亮,九幽魔瞳催动到了极致,打量向四周,可惜周围景象依旧如故,根本没有半点变化。

  “瓶灵前辈,瓶灵前辈……带我离开这里,时空穿梭,去哪里都行,先离开这里……”韩立心中呐喊不止,心神动荡到了极点。

  “韩立……”这时,一声清喝在韩立心头骤然响起,正是瓶灵的声音。

  韩立微微一愣,起伏的心绪蓦地平稳下来。

  “他没有骗你,不止是你,就连我,也算是他那次时空穿梭的产物。他穿越回过去后,时间流转了数千万年,山边小村又诞生了一个韩立,便是如今的你。”瓶灵这一句话说出,顿时如一把利剑刺中韩立,令他心口猛然一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韩立心中从未如此茫然,喃喃说道。

  “我当年,从人界起步,在灵界成长,凭借四灵根的资质,最终靠着苦修不辍,踏上了仙途……等我终于在时间法则修炼一途攀上了顶峰时,却威胁到了时间道祖古或今的地位……最后与之决战时,终究力有不逮,功亏亡败。即将被其镇杀之际,我散有毕生所有时间法则之力,用光所有时间道纹和晶丝,将这股亘古难见的海量时间之力,汇集在了这掌天瓶中。之后小瓶第一次产生了真正逆转时空的功效,带着我回溯光阴,穿越了无尽岁月,回到了比久远还要久远的过去。”轮回道主沉静的目光中,终于泛起了一丝幽暗光芒,缓缓说道。

  “当初他的时间法则之力灌注于掌天瓶内,发生了一系列变化,我的灵智便诞生了,只不过当时还十分微弱,之后又历经漫长岁月,才终于化为了瓶灵。”这时,瓶灵也补充道。

  韩立听闻此言,终于彻底冷静了下来,他沉思良久之后,才说道:

  “这么说来的话……我便是我,你是你。你我各自经历了不同的修行之路。”

  “你可以这么认为。因为我进行了亘古未有的时空穿梭,你之后的许多经历,或许是因为我存在的缘故,应该已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就像你本该遇到的甘如雪,变成了南宫婉。你与魔族,灰界,乃至蛮荒界域的牵连都远比我当年要深。可以说,从进入仙界开始,你我经历路途的分歧,就变得越来越大,几乎可以说是两世为人。”轮回殿主说道。

  “可你又是如何变成了如今的轮回殿主?”韩立眉头深锁,问道。

  “我穿梭到了你出生之前极远的年代,一身时间法则之力尽数废弃,几乎沦为了废人。而令我绝望的是,那时候古或今就已经占据了时间道祖之位。我若继续修炼时间法则之力,结果依旧会败于他手。于是我转而修习了轮回法则,才有了如今的我。”轮回殿主答道。

  “那我和娘亲又是怎么回事?”心神震荡丝毫不输韩立的蛟三,此刻面色惨白,开口问道。

  轮回殿主回身看了她和南宫婉一眼,目光便柔和了一分。

  “当年你娘亲生下你没多久,古或今便已杀至,你娘亲为了给我们争取时间脱逃,牺牲了自己,只将自己一部分轮回之力封印在了你的体内。而我,为了保护你,以时间法则之力,将你封印在了一件玉玦仙器中,与古或今且战且退。可最终还是退无可退,只能无奈发动了掌天瓶,希冀着能以毕生时间法则之力炸碎它,与古或今换取一个同归于尽……”轮回殿主说道。

  “当年你是带着我在身边的?”蛟三难以置信道。

  “我当时已然绝望,本以为你我父女二人就要一同湮灭时,却没想到小瓶因此诞生了瓶灵,还催生时空穿梭这等前所未有的异能,导致我真正穿梭到了过去,反而躲过了时间道祖的追杀。”轮回殿主说道。

  “蛟三与你一同穿越了?”韩立目光一闪,惊讶道。

  “不错。”轮回殿主点了点头,说道。

  “你这些话语虽说得天马行空,可也是漏洞百出,根本不值得相信。”韩立听闻此言,深吸了一口气,斥道。

  蛟三也是一脸难以置信之色,望向轮回殿主。

  “若蛟三同你一起穿梭到了久远过去,以她的资质,岂会是如今这般境界?掌天瓶这等宝物又怎会脱离于你,流失一方?时间道祖是站在时间顶点的人,你能穿梭时空,他为何不能?”韩立如倒豆一般,一口气问道。

  “在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可知这掌天瓶究竟是何物?”轮回殿主问道。

  韩立本想回答时间法则之物,但却没有说出口,他知道此物绝不止那么简单。

  “事实上,至今为止我也不清楚掌天瓶究竟是怎样一件宝物,其中蕴含的法则之力可不仅仅是时间法则那么简单。否则即便有我毕生的时间法则之力为基础,它也不会孕育出瓶灵,更不可能产生时空穿梭这般逆天能力。”轮回殿主说道。

  “你是想说,时间道祖虽掌控时间法则之力,却并无法仅凭此力穿梭时空?”韩立问道。

  “时空穿梭跨越的本就不止是时间,当中还有空间之力,甚至是轮回之力的参与,故而除了掌天瓶一物之外,怕是没有其他力量能够做到时空穿梭。也就是说,只要掌天瓶在手,你就是如今这世上,唯一有可能进行时空穿梭之人。”轮回殿主说道。

  韩立听闻此言,不需询问瓶灵,就已经相信了七分。

  “至于九真和小瓶一事,又牵扯到了另一位道祖,陈抟。”轮回殿主说道。

  韩立此前并未听说过这个名字,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

  “天庭以时间道祖古或今为首,联合另外六位道祖组成了‘天道七君’,联合执掌真仙界。其中你知道的,应该就只有九元观的李元究。而这陈抟乃是七人中最为神秘的一人,预言道祖。”轮回殿主说道。

  “预言法则?”韩立眉头一紧,说道。

  预言法则韩立只是有所耳闻,知道其神秘莫测,且极难修炼,却从来没想到竟然有此等道祖存在。

  “当年穿梭之时,我已然力尽,无力掌控小瓶。掌天瓶便遗失在了光阴长河之中。没有法则之力庇护,对抗时间空间乱流中我耗尽了所有仙灵力,我与九真也失散在了……我回到了自己诞生之前的数千万年前,而九真却跌落在了与你诞生时间相差不多的节点……我只能寻得一处遥远的偏离人界安生,此刻的我已经法宝尽失,功力尽费,成为了一介凡人,靠我过往的修行经验,寻觅一处小门派托身,重修仙道……最终跨过漫长无尽的悠悠岁月,终于找到了九真的下落,将她救了起来。那个时候,我已经重修轮回法则,达到了大罗巅峰境界,也建立起了轮回殿,于是解开了她的封印,让她以蛟三的身份出现在各个仙域。”轮回殿主说道。

  “既然你已经救起了我,为何不与我相认?”蛟三听闻此言,忍不住问道。

  “正是因为有预言道祖的存在,我一旦与你相认,冥冥之中便会有命数的联系建立,届时陈抟便能通过预言法则在感知我的时候,牵连到你。天庭寻不到我的踪迹,又岂会放过你?”轮回殿主看向蛟三,眼中闪过些许愧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