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腹黑谋后:噬魂妖娆> 第十三章 狐族大变故!

腹黑谋后:噬魂妖娆 第十三章 狐族大变故!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那跪在地上的大长老终是忍不住了,他勉强的清了清桑道:“殿下——”

  “嗯。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看书网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舒睍莼璩”云焱目光从文卷中抬起来,专注的看向大长老。后者对上这样干净的眼神,可半点不敢再认为这双眼眸的主人还是个单纯的孩子。

  “您是否有什么吩咐?”大长老小心询问道。

  “你先起来。”云焱终于开口让大长老起身,后者倒是没什么怨言道:“谢殿下。”那时候大长老还心说这回殿下应该气消了吧?

  “不知殿下可知是何人对我族有这样歹毒的心?”大长老心挂着这事。

  云焱并没有回答,而是在看完文卷的最后一页后才开口:“等。”

  “等什么?”大长老不明白,只觉得云焱此刻也没散出什么威压,这模样看着也非常平和。可是他总觉得眼前的青年高深莫测,他那一双分明干净清澈的眼眸,也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平常的流水。可流水在想什么?没人知道。

  云焱的目光却看向了殿门口,而那时候殿门被敲响:“殿下——”

  “进来。”云焱要等的人——云擎苍来了。

  云擎苍推门进殿,看见大长老也在,面上倒是没有惊讶之色。

  云焱看着,已经确定那个人就是云擎苍弄来的,他眼眸微敛:“何事?”

  云擎苍关上殿门后,方才沉吟着道:“属下听闻殿下这儿出事,所以前来查看。”

  “但说无妨。”云焱却道,意思是不必介意大长老的存在。

  云擎苍听言颔首,这才禀报:“这是十殿下与白妃处,今日作为的详细记录。属下想着殿下也许有用,便提前送过来。”

  连灵玉听言站起身去接过云擎苍呈上的文卷,一面拿了笔墨坐下身打开来看。

  “你先坐会。”云焱对云擎苍说了一句,与连灵玉开始查看这些文卷。

  那时候大长老和云擎苍沉默的看着这一双人做事,却发现两人的配合很默契。而且两人将文卷分工看完,又互相调换来看了一遍。

  “未正左右,饮茶溅一滴。”连灵玉与云焱在放下手中的最后一卷文卷时,异口同声道。

  “未正左右。”云焱轻敲着手指,看到连灵玉泛红的耳根。他抿唇眉眼不禁扬了笑意,那柔情的模样,看得云擎苍和大长老心神一怔。

  咳咳——殿下这模样——咳咳——当真是能将人迷得神魂颠倒——

  但是云擎苍与大长老,都没有察觉这个未正时分有什么问题,而且关于这份文卷,云擎苍也看过了一遍,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对。饮茶溅出一滴茶水虽然有点儿不寻常,但有时候想事情太投入,也不是没有这种情况。

  云焱伸手握住连灵玉的手掌,后者的手掌明显一缩,但很快就淡定的由着他握着。她的声音也很自然道:“未初不久,我们从长老阁出来。”

  “白妃么。”云焱的拇指摩挲着连灵玉的手心,眸光潋动着微沉的水波。

  “也有可能是因为别的事情,但可以列为怀疑的首要对象。”连灵玉在文卷上画了圈道。

  云焱摇头:“是她。”

  “这么肯定?”连灵玉凝着云焱,等着后者解释。

  而云擎苍与大长老也竖起耳朵,等待着云焱的解释。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明白,这怎么就肯定了?!

  “我在长老阁的时候,逼了他们一把。”云焱开口回答。

  “嗯?怎么逼了?你——”连灵玉开口问着,眸光却动了动,已经想明白了什么。她的目光看着云焱的眼神,见后者的眼眸光含着笑意和柔情。她看着耳根就不争气的泛红,但还是开口道:“你知道他们会对大长老下手?”

  大长老听言一怔,目光不可思议的盯着云焱。想到后者此前说的话,他的背心又是一阵冒汗。他心说自己之前也只不过是说了一句享齐人之福,而且这也是男人的心中所想不是么?可殿下果真就想弄死他,而且还做了两手……

  “不错。”云焱坦荡荡的承认了,就在大长老的面前承认了。

  大长老冷汗滴滴,知道若非那些人选在云焱的宫阙外动手,他就算不死也要被重伤——因为他很清楚若是在别处,不可能有人能帮他当下那样的一道刺杀。只是他此刻尚且以为救他的人,是云焱安排的——但是云焱接下来的话语,粉碎了他的想象。

  “我本来就想让他死,这么没用的老家伙,留着作何?”云焱不客气道。

  大长老面上挂不住了,可是云焱接下来的话却令他心中一热。

  “你如果没有因为听到我的话而震动,那些人倒也杀不死你,最多令你重伤。不过你若是要死了,我反而会救你。至少说明你还有一丝可救,你还能想明白一些事。”云焱早有安排。在他说那番话的时候,不仅是故意让大长老听见,更是要让那刺杀者有出手的机会。

  大长老听言也明白了云焱的安排,如果他不是心神过分震动,而导致瞬间的失神,必然不会被那人一击就死!即便他是听到之后非常愤怒,也不可能被人这样就杀死!须知他毕竟是狐族的大长老,已经是渡了九劫的神境修为者。是目前所知的修炼之道的至高存在!所以即便对方的刺杀手段高明,修为也十分了得,也不能在正常的情况下将他一击必杀!

  可是那时候大长老在听完云焱的话语之后,心神震动非常大。而当一名修炼者的心神失守,就是被人一击必杀的最危险时刻!

  云焱算准了若是大长老没有醒悟,就由着他被人重伤,谁管他死活。不过云焱倒是没想到他这里还藏着那样修为强横的暗人——

  连灵玉听着云焱的安排,就知道他虽然那时候被她“劝”住了。但心中仍旧不平,才又给大长老使了绊子。而她完全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多心眼了!不过貌似他一直都很有心眼……

  连灵玉的手掌反握住云焱,心中掠动着一层层波荡。他是不愿意她受一丝委屈,就算是言语上的,也要想办法帮她出气。就算是在这个狐境之中,在他也很陌生的环境下,他也能、也要这样护她——

  只是连灵玉想着,又有些许疑惑。因为这些人既然能隐藏这么久,就不应该这么沉不住气才对……

  “将那个暗人叫进来。”云焱的目光再度看向云擎苍道。

  云擎苍听言颔首,伸手在空中拍了一掌。而那名此前救了大长老一名的人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向云焱行了礼之后便站定在那里。

  “这是属下训练的暗士之首——黑影,而在殿下的宫阙之外,共计有一百名暗士守卫。此外尚且有六十百名暗士,分别在十殿下与白妃宫中办事。余下一百四十名暗士在训练营之中等待调遣。”云擎苍将暗士的情况详细说明,他知道这事不可能瞒着住云焱。

  连灵玉听言眸光微沉,她知道在这个宫阙内服侍的,都是修为不凡者。她和云焱都认定这些人是狐皇的人,那么这些暗士呢?

  “此前属下等人都忠于皇主,但如今都忠于殿下。”云擎苍并没有太多的解释,因为他知道云焱自己会看,而且会看得很清楚。

  云焱的目光落在黑影身上,点头道:“身手不错,但你既然是忠于我,我可没有让你去救他。”

  黑影听言跪地,仍旧没有开口说话,但那模样明显是认错请责罚的意思。

  “暗士的训练过程比较特殊,一般来说他们都是以眼神动作,甚至气息来互相表达。这样有助于暗士在特殊的情况下,实行各种不打招呼的突袭等。”云擎苍说明道。

  连灵玉听言了然,而云焱也点头:“你以后只需要保护我和她。”

  黑影听言颔首,云焱才命他退下去。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动手?”连灵玉还是开口问道。

  “他们也有暗士,此前就在长老阁外。”云焱回答,那时候他一直看着虚空。其实那并不是虚空,而是那里有不寻常的气息。他一次次的盯着,就是要逼着那人沉不住气。

  连灵玉听言已经明白云焱叫出这名暗士,是想再进一步作对比。

  “其实不相上下,但是他们身上有一种我不喜欢的气息,所以我才会察觉。”云焱果然又道。

  “不知是何气息?”云擎苍是此道高手,想询问清楚。

  云焱摇头:“暂时不清楚,这是第一次感觉到。”

  云擎苍听言再问:“殿

  下是否能形容一下?”

  云焱拧眉,仍旧摇头:“不能,只是不喜欢。”

  一直沉默的大长老心中却再度陷入震动之中,那是被黑影引起的震动。因为黑影不过是四劫神境者,但是却能隐蔽得他都完全不能察觉。而云焱却说对手的暗士,与黑影这些人不相上下!

  “既然动了手,很快就会全面动起来。你们都做好准备,有事我会叫你们?”云焱提醒道。

  “殿下没有什么安排么?”大长老心中不安,这样什么都不做可太被动了啊!

  “嗯。”云焱也没有多做解释,云擎苍听言起身拜退。

  大长老几番欲言又止,连灵玉提了一句:“敌暗我明。”

  “可不需要准备什么么?”大长老心有疑惑。

  “要准备什么,你不知道么?还要我来告诉你么?”云焱微拧眉,觉得这个大长老似乎有些愚蠢。

  大长老听言就明白了云焱的意思,当即道:“殿下放心,我一定准备妥帖。”

  “去吧。”云焱下了逐客令道。

  大长老这才退出去,一面伸手抹着汗,只觉得今天这两回搞下来没有死掉,还真的是运气极好。他也明白云焱的意思,这里毕竟是后者并不熟悉的狐境,如果会要出事应该要怎么安排,自然是他才清楚——

  连灵玉伸手将云焱的手掌握在脸上轻轻摩挲,她起身坐入他的怀里。他伸手抱住:“累了?”

  连灵玉听言耳根泛红,手臂抱住云焱的颈,双腿转而跨坐在他的腰上。她是将他夹紧了抱着,她其实很喜欢这样抱着他。当初他刚恢复,她就是这样扑上来抱着他——

  云焱一手托住她的臀,一手抱住她的腰背轻抚着。

  连灵玉安静的抱着他,良久之后才道:“云焱——”

  “嗯。”云焱应声。

  “你要将我宠坏了。”连灵玉的脸摩挲着他的颈,完全知道了他要表达的所有意思。

  “怎么坏?”云焱不明白。

  连灵玉眯着眼,认认真真道:“那样我会很自私,一切都要你为我想,而我不为你想。那样我伤了你的话,我会很难过。”

  云焱听言浅笑,他的说话的气息吞吐在连灵玉的耳边:“你知道说什么我才会难过。”

  连灵玉听言怔了怔,想到他确实很好哄。除了她戳着不答应与他相守,赶着他走的时候他会难过,其余任何时候他都是这样一心为着她。

  “事情还算顺利,很快我就能掌控这个地方,到时候去找你亲娘也会比较方便。”云焱轻语着,她也一早也知道他来狐境,要当狐皇的目的都是为了他们的未来。

  连灵玉将头枕在云焱的肩膀上,侧头看着他的侧下颚。那时候他明显在想事情了,她就这样安静的看着他。

  云焱呐——她心中叹着,想到不知不觉之中,他已经在为他们的将来筹谋安排。他知道他的资质必然会惊动狐族,他清楚她的背景其实也不简单。

  云焱知道他们将来要面对的,会是更强大的存在。所以他断然抛弃了对名利的淡薄,他干脆的舍弃了干净的生活。他从纯粹之中出世,在浑浊中也过得这样自然与强大。

  云焱在想明白事情的枝枝节节之后,就做好的所有的准备。他将计划告诉连灵玉那时,她还未有太大的感触。可是现在她才深刻的明白,他是早早的看透了一切,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作为。

  连灵玉甚至认定,云焱回来狐族,祭拜狐后是一回事。更重要的其实是为了保障他们以后的生活安宁——他其实同样也因为巅峰大战,都在后怕——他害怕让她再次陷入那种无助之中,他害怕她再为他那样辛苦——

  连灵玉伸手扣住云焱的手掌,一指一指的与他交缠。她的小动作令他低下头来看着她,看见她面色柔软的在握着他的手,他心中动了动——

  “小狐狸——”连灵玉埋头听着他的心跳,闭上眼呢喃着。

  云焱的手掌握紧她的手,安静的感受连灵玉的柔软。

  ……

  “我还是太沉不住气了

  。”白妃那迤逦沙哑的嗓音,透着叹息之意。

  “您已经很好,只是都不知道狐皇还是留了一手。”回答者已经现出了身影,因为今日的刺杀,他同样被大长老震伤,此刻正在疗伤之中。

  “这样的话,这个大皇子就更不能留了。没想到当年那样都杀不死,竟然真的是神品资质者。”白妃的手指落在额头上,面色竟然苍白无比。

  “您的头疼病又犯了。”

  白妃叹息:“如果拓儿争气,我也不必要这样操心。”

  “殿下毕竟不是由您一手带大,将来再调教回来便是。”

  “无所谓调教不调教,只要听话就好。火狐一族,当皇族太久了呢——”白妃的面色越发苍白,但是她的眼神却越发晶亮。

  “动手吧。”白妃下令道。

  “是。”

  白妃喘息着,开口喊人进屋服侍她犯的病。那时候屋里有哪里还有方才跟她说话的人?

  而彼时在白墨的府邸中,他正面色肃然的看着白秋千和白秋旭。

  “爹今日去说不顺利?”白秋旭疑惑询问,他的想法和白墨一样,都认为长老阁不会拒绝。可是若是顺利的话,白墨又怎么回来之后会是这样的表情?

  白墨叹息一声:“不是长老阁那里不顺利——”

  “是他那里?”白秋千一早知道云焱不会同意,但是她已经提醒过白墨了,后者不也是因此才直接先找长老阁言说么?只要这些长老同意并主持,云焱怎么可能反抗得了?

  “不错。”白墨颔首。

  白秋旭微皱眉:“只要长老阁都同意,大殿下不过刚归族中,难道不会听从长老阁的安排么?何况他也见过千千,难道会一点都不动心?而且千千也快步入神境,就算大殿下不动心,难道还不足以令长老们向大殿下施压?”

  “你们认为只要长老阁的长老向大殿下施压,他就会臣服。”白墨看着这一双儿女,眼神也没有责怪之意。因为他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他现在完全清醒了。

  “不错。”白秋千不相信云焱能拗得过那些老家伙。

  “正好相反,大殿下向八大长老施压了,现在臣服的是八大长老。虽然八大长老在此前,已经一口应承。但是在被大殿下施压之后,他们都不顾脸面挂不住直接回绝了此事。”白墨说明道。

  “怎么可以这样?!既然答应过了,怎么又反悔?而且他能向那八个老家伙施什么压力?他最多就是一劫神境的修为不是么?!”白秋千觉得白墨是在说笑话,可是后者的表情看着又不像。

  “但是你们别忘了,他是拥有神品传承的火狐族人。他觉醒的是神品的资质,而但凡继承神品传承的皇族人,都是我狐族的至尊。他们可以绝对压制狐族中的所有人!”白墨认真说明道。

  “我本以为他还年轻,他能够施展出来的威压还小,所以才会去提此事。只是没想到他已经不是别人可以主导的存在,从他身上散出的狐威,与如今的狐皇想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以白墨的见识,自然也只能将云焱非非凡归咎为神品传承的缘故。

  “怎么可能?!”白秋千与白秋旭愕然,他们都知道长老阁的长老修为非凡。这些长老虽然得到的都不是神品的传承,可是最差的也是天品传承不是么?而且大长老本身得到的也是圣品传承,他的修为并不比狐皇弱!后者只是因为掌握着火狐一族的族徽之印,并且血统更纯粹,才能够稳压大长老。

  “八大长老全部被压得动弹不得,你们说呢?”白墨反问,并道:“我现在穿着的内襟都是湿的,这些汗水就是被大殿下压出来的。那是血脉上的绝对优势,只要他施展出这等威压,我就对他提不起任何的不服之心。”

  白秋千惊愕的看着白墨,想到当初遇见云焱之时,他还不过是一只幼小的狐。那时候他身上没有任何的元力波动,虽然感觉上很神秘,但是真的很弱小!

  白秋千咬唇,她一早就看出云焱的必将不凡,可是却没想到会这么不凡。

  也就在此刻,有叩门声响起:“族长,白妃派人传话。”

  “让人去书房。”白墨开口道。

  “是,族长。”白墨站起身道:“此事不要再提,除非殿下自己愿意,否则不会有人能强迫他。”他说话间已走出门去,心中的震骇一直都未完全的消散。

  白秋千坐在地上,却是沉默下来。

  “千千——”白秋旭伸手握住白秋千的手掌:“这样也好,我族也有不少青年才俊,他们对你可都很有信心。”

  白秋千抽手抱着膝盖:“你没见过他才会这样说,尤其是当我那日遇见化人形的他,我就没办法不惦记。哥,你说若是当初我将他带回来,帮他成就成如今的模样,他会这样对我横鼻子瞪眼么?”

  白秋旭叹了一声:“那又如何,你也知他喜欢那个人族的女子。不过若是那样,他总会感激你吧。”

  “他那样单纯,肯定是被那个人族的女人用手段迷惑住了。”白秋千一直都认定连灵玉十分有心机。

  “那你打算怎么办?”白秋旭皱眉道。

  “我要见他。”白秋千起身说着,人已经往屋外跑。

  “千千——”白秋旭喊着,根本就喊不住人!但是他想着白秋千也不过是见一见人,如此死了心也好——

  ……

  白秋千去到云焱的宫阙外时——

  “秋千妹妹——”云拓的嗓音适时的响起来。

  “殿下。”白秋千有些奇怪的见礼。

  云拓忙虚扶道:“秋千妹妹怎地还如此客气——”

  “殿下这是?”白秋千疑问道。

  “自议事阁中回来,就看见了秋千妹妹。这个时辰了,你这是要去找大哥么?”云拓明知故问。

  “有些事问一下。”白秋千说明着,道:“那我先进去。”

  “也好。”云拓仿佛真的只是刚归来,正好遇到白秋千一般。

  白秋千也不理会云拓是有心还是无意,在说明之后她便往云焱居住的宫阙进去。那时候早已有人报明了云焱——

  白秋千进殿之际,看见云焱和连灵玉都在。

  “见过大殿下。”白秋千见了礼,目光直接忽略连灵玉而盯着云焱。

  云焱开口道:“此前用过的阴阳玉髓和一些药材都在这里。”他说话间将一枚储物戒交给宫娥,由后者呈给白秋千。

  白秋千看着眼前的这一枚储物戒,只觉得心中一阵堵,但她吸了一口气道:“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没必要。”云焱一口回绝,他能让白秋千进来,并且将这些东西还回去只是另有目的。他需要确定白狐一族,是不是与白妃同样的心思。

  “为什么不可以?”白秋千忍着委屈,她只不过是要求单独跟他谈一谈,难道都不可以么?

  云焱的眉微动了动,十分冷漠道:“我不想跟你说话。”他说完就吩咐送客,自己起身拉着连灵玉进内殿。

  “等等——你也太绝情了!我承认我当时是有私心,可是我看到的只是作为一名有资质的狐族者,被人族哄着当宠物。我就算是做了手脚,可是我有错么?而且若非我的作为,她能得到那些东西么?”白秋千忍不住质问,她到底错在哪里?

  当初她那样做,不过是为了将一名有资质的狐族者带回狐族之中。就算真的有什么想法,那也只是想想而已。作为一名狐族者,白秋千认为她那么做根本就没有问题!

  连灵玉站定下来,她转身开口道:“也许你认为你没错,但是为了将他带走,你对我动了杀心。退一万步来说,在当时来讲,你也清楚我至少照顾了他。可是你想到的,仍旧是要将我弄死,然后得到他。”

  “可你照顾他没有目的么?你根本就知道他的不凡,所以你才会这样做。在我看来,他就是我狐族者,而凭什么为你人族办事?”白秋千仍旧不认为自己有错。

  其实无论是白秋千,还是其余的狐族人。只要当时遇到云焱,在察觉了他资质将不凡,而他有记挂着一个人族者。那么有九成的狐族人的作法,跟白秋千会是一样的。

  连灵玉听着白秋千的话语,就完全明白这是根深蒂固的思想问题。她抿唇不再说话,他完全理解了云焱面对白

  秋千时的感觉——话不投机半句多。

  “你说啊?你无话可说了吧,大殿下你可听清楚了?”白秋千目光看着云焱的背影道。

  连灵玉拉着云焱转身要走,白秋千看见云焱无动于衷,认定连灵玉是有恃无恐。她只觉得一股怒气冲脑,怎么就说不明白呢?这个人明明就是有目的,明明就是心机不单纯,为何“阿火”还要这样执迷不悟!

  “你们站——”

  “砰——”白秋千惊愕的看着那一道门,感觉到微微的痛意自她的臀传递上来。她只觉得面上一阵阵的发热,她被直接扫丢出来了?!

  连灵玉有些愕然,目光看着抿唇很不高兴的云焱。她伸手抱住他的手臂:“你也太凶了。”

  “如果不是知道这是狐族很多人的想法,我还真不想再留她。”云焱抱住连灵玉的腰道。

  “你这是在用她做投石,这是留她么?”连灵玉反驳道。

  云焱听言将连灵玉抱在胸前:“这回也是突发事件,怎么就知道了?”

  “这么明显,我又不是傻子。”连灵玉不满道。

  云焱浅笑横抱起她道:“那倒是应该赞赏。”

  连灵玉翻身跃上云焱的背,四肢扒住他精瘦有力的背,小有得意道:“那你背着我在狐族绕一圈。”

  “好。”云焱听言还真的背着她就往殿外走去——

  “别——”连灵玉的头越过云焱的肩膀看着他道:“我开玩笑的,你背着我在屋里走。”

  “不好。”云焱那时候已经要出殿门,连灵玉抽了身要出来。

  “两个选择,回去让我折腾,或者我背着你出去走一圈。”云焱站定道。

  连灵玉听言面色大窘,低声怒道:“有人听见了!”

  “自己选。”云焱好整以暇道,根本不理会那些低首垂眉的侍者们。

  连灵玉这下明白什么叫做骑虎难下了,这叫她怎么算?哪一个都不好算!让他背着她招摇过市,这怎么可以——可是若是让他折腾,那她——

  连灵玉抬头看了天色,一脸沮丧:这时候才是刚天黑,若是让他折腾,这——

  “嗯?”云焱挑眉催促。

  连灵玉拍着他的背:“不选!你这明显是欺负我,别以为你修为高就可以这样。快松手——”

  连灵玉决定不选,因为哪一个都不好!

  “你自己说让我背着你在狐族兜一圈,现在要出尔反尔自然要被罚。你要么选择被罚,要么选择履行说出的话。”云焱不依不饶。

  “不选不选——我就是出尔反尔,云焱——你不能委屈了我——”连灵玉真的耍赖起来了,这绝对是跟云焱学的!

  “哦?”云焱伸手将背后的连灵玉捞过来抱着:“看来今天的调教很有效。”

  连灵玉羞恼的趴在云焱的肩膀上,感觉到那些侍者都非常醒目的退出殿了,她才道:“我要去修炼了。”

  “调教有效,自然要接着调教——”云焱抱着连灵玉折回内殿道。

  “松手松手——”连灵玉抽身,已经运功开始反抗。她就是之前太由着他了!才会搞得被吃得死死的,现在一定要翻身做主!

  云焱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两人直接较劲起来。搞到最后还是上了床,连灵玉依然被压着!

  “你不让着我!”连灵玉指责道!她的面色已经红得没边了!因为云焱在跟她较劲的时候,不忘吃豆腐!讨厌死了——

  “修为比我低就是比我低,什么时候跟我差不多了,我就让着你一点。”云焱刺激道。手掌已经摸了进去,他好喜欢这样揉着她的丰满。

  “松开啊——我真的要修炼了,我感觉我的精神力有突破的迹象,你别闹——”连灵玉推开着,浑身弓起来。

  云焱却忽然笑起来,那笑声很大!听得出来很愉悦,那是连灵玉都不曾听到的,云焱非常高兴的笑声——

  连灵玉不是没听过云焱的笑声,但她知道他高兴的时候,眉眼间虽然都盈满了笑

  意,却很难能听到他笑出声来。他就算笑出来,很多时候都是低笑着,或者闷笑着,少有的朗笑声则非常能诱惑人。

  所以连灵玉此刻听着就不争气的,呆愣的盯着云焱笑。什么叫一笑倾人城?这个绝对是!什么叫再笑倾人国?这个也绝对是!

  云焱躺下身抱着连灵玉,他的笑声也止住了,他抱着她轻揉着她的青丝:“灵玉——”

  “嗯?”连灵玉柔顺的窝在云焱的怀里,典型的被色迷之后任由对方怎么作为都好的模样。

  云焱抱紧连灵玉,他心里只觉得很愉悦。他很喜欢这样会对他撒娇,会对他耍赖的连灵玉。他其实是很敏锐的人,他感觉到她的心与他又贴近了几分。而且他隐隐有感知,她会越来越好,会越来越快活——

  而这样的认知,令云焱一瞬间就觉得很愉悦。他抱着怀里的人,怜惜喜爱心疼着——带着满满的欢愉——

  连灵玉有些奇怪,不知道云焱为什么突然这么高兴。她此刻脑子还沉醉在这个妖孽的笑声中,所以不能清楚的思考。

  云焱抱着连灵玉轻声道:“修炼吧。”

  “嗯?”连灵玉听眼挣开他的怀抱,半起身盯着云焱的妖孽容颜:“怎么修炼?”她心说你这混蛋将我色诱了,我还能静心修炼么?

  云焱伸手抚着连灵玉的眉眼:“不修炼就陪我睡。”

  “你不是不睡觉的么?”连灵玉凑上唇,说话间气息吐在云焱的身上。

  “灵玉,你这是在诱惑我。”云焱提醒道,他现在暂时已经没想法。但是他保证眼前的人再有动作,他就绝对会有想法。

  “滚蛋,是谁先诱惑谁的?”连灵玉说话间咬住云焱的唇——

  云焱伸手压住连灵玉的背,正要翻身之间。连灵玉身上却散出一层淡蓝之光将他压得死死的,显然不给他起来——

  云焱伸手摸着连灵玉的脸,一阵阵喑哑被堵在喉咙间的笑在散播。他干脆伸手解开自己的和连灵玉的衣襟,方便她施为——

  ……

  而那时候因为云焱的笑声而沉醉的,远远不止连灵玉。他这一次笑得太大声,所以殿外的人也不小心听见了!

  白秋千那时候还坐在地上,她尚且没有从方才的打击中回神。她在确定自己真的是被丢出来之后,心中一层一层的难过与羞愤难以抑制!

  可是白秋千又听到了云焱的笑声,那样干净那样迷人——只是听着这样的声音,她就能想象到他眉眼间满是笑意的模样。他长得那样出色,那么他笑起来——

  这声音如此干净,犹如闭关之后在张开眼的瞬间,听到的一道鸟鸣声。那时候正好是晨初,那时候的鸟鸣那样的深入人心。

  又似乎这一道笑声,能钻进人心之中,缓缓的波荡开一层层涟漪。让人只觉得舒服,忍不住就要沉醉下去。

  白秋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她后来甚至忘记了羞愤,耳边有的就是那一道笑声。她仿佛魔怔了一般,一遍遍的想着,一遍遍的想象着云焱的笑容。

  而这一切,都被有心人看在眼里——

  同一时刻,在狐族之内,悄然发生着一系列的变故。从细微开始,慢慢的犹如幼小蚕在吞食桑叶一般,将一整片的桑叶的完整变动着……

  那时候的云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笑声有这么大的魅力,不过他正高兴于连灵玉的作为。

  连灵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调教得好了,这回虽然还羞窘矜持,却已经比从前好太多。而原本云焱让她选的两个选择,她在耍赖之后,自己投入了第一个选择之中。等到她醒悟的时候,为时晚矣——

  彼时的大长老正在筹谋安排着,他回到长老阁之后就开始认真的部署起来。只是他此刻尚且不知道对方已经动手,并且比他的出手更快了一些。

  云擎苍带着暗士,在保护云焱和连灵玉之外,也严正以待的等着那些人动手。他清楚现在敌暗我明,虽然他们已经知道那个人与白妃有关,可是他们没有证据。而且云焱让他们等,那么他们就得耐着性子等着。

  可是到了深夜,皇族祖祠所在的大山起火了!

  大长老面色沉黑,他已

  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他想不到对方第一个动手的会是祖祠!旋即他的心一沉!他想到了自古在皇族的记载中有提及,在祖祠中的狐族老祖塑像里,有一道老祖的神念在,能够庇护狐族!

  那么这些人的主意,竟然是要先毁灭这一道神念!那么他们的动作,必然是很大!

  而那时候的狐老祖,也已经发觉了狐境中有不对。旋即他的面色很沉,因为他发现他留在狐族的神念被瞬间灭干净了!

  狐老祖非常清楚一点:九劫神境修为者,不可能这样干净利落的灭掉他留下的神念!他想着不由心中一紧,身形立即动起来。

  “小白鲨!”狐老祖找到了白鲨,后者那时候正在修炼之中,却被狐老祖“莽撞”的打搅。

  “出什么事了?”白鲨知道狐老祖虽然有时候老不正经,但是不会在他修炼的过程中来搅他,因为这一不小心可能会令他岔气——

  “我留在狐境中的一抹神念被瞬间抹除。”狐老祖面色凝重道。

  白鲨听言立即明白狐老祖的意思,当即就拿出传讯牌给白青河传信。随后起身道:“走,去一趟狐境!”

  狐老祖也是这意思,两人匆匆行动。因为他们都想到了同一种可能——

  彼时云焱已经与连灵玉出现在祖祠之前,那火势滔天翻滚着,照耀得整一个狐境通红艳烈!与那开的灿烂的红云映衬着,当真是红得惊天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