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太嚣张:霸道王爷难驯服 第1296:忠言逆耳

  南帝。(  .  .  )

  新来的秀女,个个清秀漂亮,李杰十分满意。

  经过一路筛选,最后剩下的五个美人,个个身姿高雅,面容精致,算得上极品了。

  李杰的视线在五个美人身上流转,最后选出最满意的一位,封了妃,还有一位封了贵人,还有三个都封了美人。

  后宫一下子多了五个女人,倒是热闹多了。

  冷宫那边,荣妃的丫头又来了,“恭喜娘娘,老爷的干女儿,封了贵人!“

  荣妃还是高兴不起来,但总算有几分出冷宫的希望了,“只是贵人吗?没有妃子?”

  “有一位妃子,还有三个美人,贵人不上不下,也算不错了。”

  荣妃冷哼,“什么不错啊?皇上肯定最宠爱妃子,因为那个女人在他心中最美。贵人,总要差一些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宠幸上呢,毕竟皇上早就不能人道了。“

  宫女脸一红,提醒道,“娘娘,这话不要说出来,要是被人听到,是要砍头的。”

  荣妃眼睛一翻,“我才不怕呢,砍头比这冷宫差多少?冷宫无尽头啊,不如砍头来得爽,下辈子,说不定命会好点儿。”

  “娘娘,又说丧气话了,老爷说了,这姑娘极会讨人喜欢,说话做事都有分寸,娘娘就等着好日子吧。”

  “希望吧。“荣妃望着天,总觉得天越来越暗了,好久没出太阳了。

  王香晴顶着玉妃的身份,将二孩子照顾得十分妥当,对李杰的几个新妃也没什么意见,只是,这几个女人来请安的时候,态度不太顺服,身上都有一股傲气,大约是不太服她。

  王香晴原本没想与她们作对,但看着这几个女人,傲慢的模样就十分不爽,特别是其中一个美人,赐座给她,她还嫌弃椅子上有灰,说会弄脏衣裙。

  王香晴当时就黑了脸,冷声道,“本宫赐的座,别说有灰,就是有刺,你也得坐,真是没有一点规矩!“

  美人刚进宫,又是十几岁的傲慢小姑娘,自然不吃这一套,“哼,玉妃娘娘这是嫉妒我们新人长得漂亮,怕我们得了皇上的宠,所以提前给我们下马威吗?好狠,竟然还给有刺的座位我们,姐妹们,我们去向皇上告状,看他管不管!“

  王香晴猛的一拍桌子,几个新人还是有几分害怕的,但话都说出来了,又不想服软,梗着脖子跟她斗,“怎么了?我说错了吗?敢不敢让皇上评理,我们好心来给您请安,是因为您是个老人儿,可你的位份也就高那么一点,又不是皇后,拿什么架子?“

  王香晴怒道,“来人,掌嘴!“

  美人小脸气鼓鼓,“你凭什么掌我嘴?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这算什么?动用私刑吗?还没有王法了吗?”

  王香晴冷笑,“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的人,还没有活下来的,掌嘴算什么?来人,动手,一直打到她服软为止!“

  过来几个宫女,将这美人强行按住,然后便是狂扇嘴,美人刚开始还哭喊大骂,后来没人敢上前帮忙,她也痛得受不了,被打得满嘴都是血,牙齿也被打掉了,才哭着求饶,“娘娘饶命,我错了,别打了。“

  王香晴端着茶坐在上首,慢慢的喝着,冷冷的看着,一直到她的一口牙都差不多掉完,一张俏脸都严重发肿变型,青紫不堪,才让人停手,“拖下去,将地上打扫干净,像这样的污秽之人,以后不许再踏进本宫的寝宫,本宫嫌脏!“

  被打得面目全非的美人被人拖了下去,已近昏迷。

  剩下的四位,都乖乖的低头跪下,不敢有半分忤逆。

  王香晴问,“哪位是妃子?哪位是贵人?你们都自我介绍一下吧,以后大家都是皇上的人,和气一点便是,如若再有像刚才那样的冒失鬼,不懂事的人,本宫有的是法子治你们!”

  四个女人都吓趴了,颤抖回道,“是。”

  王香晴听着她们的自我介绍,再一一细看,确实个个漂亮。

  婉妃是个极漂亮的女人,五官精致,温婉漂亮,看她的时候,就像欣赏一封美人图,赏心悦目的美。

  此女也极懂礼貌,言语不多,但修养不错,王香晴还挺满意。

  琴贵人有一双极漂亮的手,据说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尤其会弹琴,她的曲子会让人不自觉的听之喜悦或悲伤,皇上尤其称赞。

  二位美人比较普通,但长相甜美,少言少语,倒也靠谱。

  王香晴也不想多为难她们,刚才那位美人如果不这样作,她也不会那样对她,只要她们安份一点,不与她为难,她当然不会理会她们。

  至于皇上爱谁,她其实也不在乎,反正将来有一天,李杰也会死,而她,只要控制好小皇上,便可掌控一切,想想就高兴。

  李杰听说了这件事,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不懂事的女人,是该治治,打就打了吧,爱妃高兴就好。“

  正因为李杰的偏宠,王香晴在宫中的地位直线提升。

  二位皇子的满月酒,办得极隆重,李杰花了重金,将整个皇宫都粉饰一遍,举国欢庆,比过年还热闹。

  王香晴抱着孩子,与李杰并坐在上面,接受众臣的朝拜与祝福。

  李杰很久没有如此高兴了,听着众臣的吹捧与赞扬,笑得合不拢嘴,但重臣间,有一位平时不太言语的人,却大胆的走了出来,哭着说,“皇上,得了龙凤双胎确实值得高兴,但现在赋税过重,百姓颇有微词,宫中如此大肆铺张浪费,奢靡无度,必定会引来百姓不满啊。“

  李杰脸色一沉,将酒杯砸在地上,“你说什么?谁敢对朕的江山颇有微词?真就这一对儿女,办个满月酒就铺张浪费了?你的意思,难道是要朕天天吃素念佛吗?“

  “不是,臣没有这个意思,只是……“

  “滚,这样的好日子,你跟朕说这些丧气话,来人,拖下去砍了!“

  “皇上,忠言逆耳啊。“

  李杰不听,任人将他拖了下去,没一会儿便有人来报,说人已经砍了。

  本书来自  /b/hl/29/.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