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山海八荒录> 第四十四章 掷土明修栈道

山海八荒录 第四十四章 掷土明修栈道

  瞌睡咒!

  支狩真神色微变,这又是一种失传多年的上古祝由禁咒,据传天外仙人中了此咒,也会昏昏欲睡。

  支狩真当即决断,要将草俑直接炼化,继承原有的咒法。光凭定身咒和瞌睡咒,已是万载难遇的顶级祝由禁咒。他随手丢开老头子,后者抖抖索索地趴在地上,像遇到了猫的老鼠,头都不敢抬起来。

  玄魔的眼皮微微颤动,似有一丝竭力挣扎的痕迹。然后瞌睡咒太过神妙,哪怕玄魔魔气浑厚,也难以抗衡此种影响魂魄的异术。未过多久,玄魔的眼睑完全闭上,四肢放松,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鼾声。

  “走上前,走到草人跟前!”地魔不容置疑的语声传来,魔气组成的颈圈随着声音不住颤动。

  “我不想上去找死!”支狩真装出又惊又怒的样子,转过头,悄然细察魔气颈圈。地魔显然分出了一缕魔念,与魔气颈圈相合,才能随时随地监控自己的言行。

  “那你现在就死!”地魔厉声喝道,魔气颈圈骤然向内收缩。

  不二站在远处,始终出神地望着稻草人胸插的白骨,对支狩真的困境无动于衷。

  魔气箍紧了脖子,支狩真闷哼一声,放弃了利用不二的念头,这个古怪魂器丝毫不在意他的死活。“好……我……”魔气勒得支狩真呼吸困难,喉头咯咯作响,一张脸涨得紫红,像要渗出血来。

  “再耍花样,就要你的狗命!”地魔恶狠狠地警告,魔气颈圈一点点松开。

  支狩真弯下腰,剧烈咳嗽了一阵,向稻草人走去。

  稻草人侧过头,瞧了瞧他,支狩真犹豫了一下,地魔不耐烦地催促:“别磨蹭,快走过去!”

  魔气颈圈又一次抽紧,支狩真不得不继续逼近。双方相距不到十丈时,稻草人突然扭头,冲着他叫了一声,支狩真背上一沉,两腿发软,就要踉跄跌倒。他赶紧向草人大声喊了几句,那是巫族特有的方言。

  稻草人楞了一会儿,忽而如遭雷殛一般,猛地转身,死死盯着支狩真。

  草俑果然能听懂巫族的话。支狩真一边用巫族话对稻草人示好,一边走近它。

  通常而言,草俑自己没有任何意志,它只是一个非生非死、非虚非实的异物,是施咒的工具。

  炼成厌胜禁俑祭术的巫者作为主人,他的意志就是草俑的意志。但巫者死亡之际,强大的魂魄会形成一缕不甘的执念,残留在草俑体内,与它发生某种匪夷所思的诡秘变化,从而使草俑变异,类似一个生出自身意志的邪祟。

  这种变异在巫族典籍里也只是一笔带过,并未详述。毕竟炼成厌胜禁俑祭术的巫者,比生成巫灵的还要少,因为祭炼的材料实在难找。

  支狩真只能通过言语试探,摸清稻草人的异变。草俑融入了巫者的执念,想要炼化,就必须化解它的执念。

  稻草人直直地瞠视着支狩真,头也不转,也不管边上打瞌睡的玄魔。双方对视片刻,支狩真忍不住生出一股错觉,仿佛那一双黑咕隆咚的眼窝里,透出了智慧而灵动的目光,像一个活脱脱的真正生灵。

  支狩真呆了呆,继续用巫族的方言问他:“你是巫族么?记得过去的事么?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么?”

  稻草人久久地看着他,没有回答,身上的稻草却如狂风吹过的草浪,汹涌起伏不定。

  魔气颈圈贴住支狩真的脖子,地魔狐疑的喝问声响起:“你在对它说什么?”

  支狩真慌慌张张地解释:“这片荒田里,到处都是莫名其妙的怪叫声。我学着这些怪叫对它喊,它好像就对我没什么敌意了。”

  地魔沉默了一会儿,叱道:“别跟我耍什么花样!现在闭上你的嘴,攻击草人!”

  “那等于白白送死!”支狩真心头一沉,如此一来,他很难与草俑沟通,“我只有开口和它胡说八道,它才不会对付我。”

  “你更想死在我的手里?”地魔语气森然,“这趟来地脉之涡的魔人足足有近千个,你这头低贱的黄魔,难道真觉得自己奇货可居,我不敢拿你怎么样?”

  魔气颈圈透出一丝暴戾的杀机,支狩真急忙道:“好,我听你的,你别乱来!我马上攻击草人!这位大人,请容我先试探一下!”他蹲下身,匆匆向四周打量了一番,用手抓起一块黄土,瞄准稻草人,摆出要掷过去的势头。

  “不准开口说话!”地魔再次威胁道,“不管你发出什么声音,我都会马上干掉你!”

  “啪!”土块飞出去,在空中划了一个弯曲的弧线,没有打中站在东首的稻草人,反而远远偏离了方向,落在荒田的北角。

  支狩真迅速抓起一个土块,奋力扔向稻草人,这次又偏转方向,打在了荒田的南边。

  稻草人转了转脑袋,扫过泥块掉落的北面、南面,仿佛陷入了沉思。

  “你在搞什么!”地魔怒吼道。

  “真见鬼了!我明明瞄准了草人,为什么总是打歪?”支狩真一脸惊惧地叫起来,不等地魔发作,他惶惶然抓起一块土砾,手臂往后扬起,似要发力掷去,土块却从手里一滑,脱手抛向身后,落在荒田的西边。

  这一次,地魔并未发作,反而暗暗思索,这头黄魔可能被草人的魔念影响,以至于动作失控。但他的魔念附在支狩真身上,并未感到任何精神攻击,难道草人擅长一门无形无影、无声无色的魔念神通?不然那个修为尚可的玄魔,又怎么会莫名其妙地睡着?

  他想要夺取白骨,势必要对上草人这门奇诡的魔念神通。

  支狩真似是激发了魔性,狠狠揪起一块干泥,又一次疯狂扔向稻草人。“啪!”泥块打中稻草人的右肩,泥屑溅开。

  “我打中它了!哈哈哈哈,这次我打中它了,打中它了!”支狩真兴奋地手舞足蹈,手臂有意无意,指向泥块掉落的四个方向——东、南、西、北。

  “魂兮归来,北方不可以止些。

  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

  魂兮归来,西方不可以止些。

  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止些。”

  支狩真状若癫狂地挥动手臂,心里默默诵念,“魂兮归来,何为四方些?”

  这是巫族远古年代的无上大能,当时的祖庭首席大祭司,屈灵均所创的千古祭祀之篇——招魂。

  招魂祭礼的开始仪式,祭司要将巫族祖庭的泥土分别扔向东、南、西、北四方,召唤漂泊在外的巫族魂魄,回到家乡。

  “招魂!”稻草人定定地看着支狩真,陡然发出一记声嘶力竭的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