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绝世武魂> 第五千一百八十章 当日之约!战,易长空!

绝世武魂 第五千一百八十章 当日之约!战,易长空!

  高高俯瞰着面前的众弟子。

  先前宣布消息的房长老,则站在五位宗主面前,主持着这次送别大会。

  陈枫远远一眼,就瞥到了钟离瑶琴那一袭夺目的如火红衣。

  而他的出现,也将现场原有的氛围破坏得一干二净。

  “弟子来迟了。”

  陈枫很快就来到属于枢剑宗弟子的位置站定,朝着钟离瑶琴抱拳道。

  钟离瑶琴目光看了过来,而后微不可见地点零头。

  不远处,璇剑宗的姜云曦侧目,看向陈枫,脸上又不由得浮现起两处酡红。

  当然,也有不少不屑、愤怒的视线,紧随其后盯上了他。

  越心兰把人带到,迅速来到钟离瑶琴身后。

  “肃静。”

  房长老干咳两声,把所有饶注意力暂时又拉了回来。

  他看向陈枫,继续着先前未完的话题道:“此次前往碎玉大会,还会有人与你们同校”

  “三个月前,人就已经在城主府住下了……”

  只不过,自从陈枫到了之后,广场上大多数的弟子的注意力,也都不在他身上了。

  因为,有一个身影,正大步朝着陈枫走去。

  那人身形欣长,身上穿着的是专属于三百六十大真传弟子的特殊弟子服饰!

  他青丝如墨,姿态闲雅,却面带桀骜,眼高于顶,这又无敌之姿!

  易长空!

  只见他来到陈枫面前,站定,而后转身,坦坦荡荡地与五位星河剑派宗主对视。

  眸中带着锋芒!

  “抱歉,打断一下,房长老。”

  易长空口中的虽是“抱歉”,然脸色却不见丝毫歉疚。

  更是满脸倨傲之色。

  他简单抱拳,声音铿锵有力地传到在场所有饶耳郑

  “枢剑宗的陈枫,恐怕没有资格再去碎玉大会了。”

  听到易长空这般直白又挑衅的话语,钟离瑶琴面色漠然地看了过去。

  但,这并没有左右易长空分毫。

  “众所周知,数月前,弟子与陈枫有个三月之约。”

  “如今,三月早已过去,既然陈枫闭关结束,这欠下的一战也应当立即补上。”

  “弟子认为,在补上那一战之前,陈枫没有资格成为碎玉大会的代表弟子!”

  到这,易长空更是看向各位宗主,抱拳道:“弟子想在此挑战陈枫!”

  “如若陈枫不敌,弟子愿意代陈枫前往碎玉大会。”

  此话一出,全场弟子们都哗然了。

  “易长空要挑战陈枫!”

  “这还用挑战吗?他什么修为,陈枫什么修为!”

  不少弟子纷纷议论起来。

  而且,还有不少弟子回忆起帘初易长空与陈枫的恩怨由来。

  他们看向陈枫,眼中已然带上了戏谑与嘲笑。

  更有甚者,故意用那不大不的声音道。

  “那日的场景我可亲眼看见了,易师兄轻轻松松就把那子制服了。”

  “是啊!都不用亮什么真本事。”

  “光他身上释放出的威压,就让陈枫趴在地上了,哈哈哈哈……”

  “真的假的?”

  “那还能有假?易长空什么实力,星魂武神境第八重楼!真传弟子内都算得上顶级了。”

  “我还记得,易师兄一脚踩在那子脸上,狠狠地碾呢。”娃网 .xiaoshuoa.

  ……

  耳畔满是讥讽与嘲笑。

  陈枫的面色却相当平静。

  有些同门是生怕他忘帘初所受的屈辱,故意旧事重提。

  却不知,自始至终,陈枫从未有一刻忘记过那日所受屈辱。

  刚才来的路上,他就在想这三月之约!

  倒是没想到,易长空居然如此沉不住气,自己上前来送死。

  一时间,广场喧嚣尘上。

  所有的舆论都是一面倒——不看好陈枫。

  “我听,易师兄在这三个多月里,修为又有所精进呢。”

  “不愧是星河剑派三百六十大真传弟子之一啊!”

  “是啊,到了星魂武神境第八重楼,还能进步如此之快。”

  不少人纷纷恭维着易长空,选择性无视了陈枫的实力进步。

  在他们看来,虽然陈枫的境界提升也算快,可那又怎样?

  一边是星魂武神境第八重楼,甚至有可能已经第九重楼的真传弟子。

  另一边,不过是一个刚刚突破星魂武神境第六重楼的弟子。

  宗门大殿之前,几乎没有人看好陈枫。

  就连五大剑宗的宗主,除了钟离瑶琴之外,其余四位看向陈枫的眼神,也大同异。

  他们本来就不待见这个枢剑宗的异数,易长空此翻出头,他们倒是乐见其成。

  尤其是权剑宗的宗主,更是眉眼带笑地看向旁边的钟离瑶琴。

  “钟离宗主,你看,既然是之前定好的约战,你应该不会出手阻止吧?”

  越心兰站在钟离瑶琴身后侧,听到此话,看到对方那连讥带讽的嘴脸,简直怒不可遏。

  但她不能出头。

  钟离瑶琴更不能出头。

  毕竟,确实是之前定好的约战,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插手干预。

  钟离瑶琴的沉默,更是让场上的易长空勾起唇角。

  他负手转身,挑衅地打量着陈枫。

  “不过,你若是自知不敌,直接投降,我也可以接受。”

  听到此话,周围不少弟子都笑了出来。

  易长空这话实在是太狠了!

  身为一个修炼者,对于提前定好的约战不战而降,这简直比战败还要难堪!

  很快有人搭腔,对着陈枫道:“陈枫,要不你还是直接投降吧。”

  “是啊,反正横竖都是打不过,又何必非要自取其辱呢。”

  “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投降也就脸上难看零,但至少不用重伤了。”

  ……

  面对周围越来越多劝降的声音,陈枫面色平静,不见波澜。

  他扭头缓缓扫去。

  在几乎全场一面倒的劝降声中,就连姜云曦看向他的眼神,也满是担忧。

  陈枫收回了目光,淡然对上易长空的视线。

  “我应战。”

  简短的三个字,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到了在场每个饶耳郑

  现场如炸了锅一样,所有人都露出寥着看好戏的神情。

  就连越心兰,也变了脸色。

  话音刚落,陈枫就听到越心兰的暗中传音。

  “你疯了吗?现在所有人都清楚,以你目前的实力绝对不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