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惹爱成瘾>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我妈就是你妈

惹爱成瘾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我妈就是你妈

  “不是……”景染拉住了她,很是无助,“就在刚刚,李冰薇来了,她告诉我说,我……我是叔叔的侄女,亲的,不是伪叔侄,明子遇,我都要疯了,我真的觉得自己要疯了。”

  “这……怎么可能?”明子遇也理不清这关系了。

  “真的,她跟我说,我的妈妈,当年跟莫成仲,就是莫成宇的大哥,是恋人关系,莫成仲结婚之后,他们还是有来往,后来我妈妈未婚生下我,莫成仲为了我跟我妈,要离婚,可婚还没离,就死于一场车祸,而我妈,也因为出了车祸而过世,我才成了孤儿的。”

  这里面,大部分是李冰薇告诉自己的,还有一些,是她自己知道的。

  明子遇微微吃惊,没想过自己的母亲,在失忆前还有一段感情。

  原来……他们是同母异父的姐弟。

  难怪父亲不让他把实情告诉母亲,因为这样的事实,明太太的确承受不了。

  看看眼前的景染就知道,有多崩溃,多打击了。

  “你就为了这个难过?因为你跟莫成宇的关系?”明子遇心疼的蹲在她面前,很想安慰,却知道安慰并没有什么作用。

  虽然明子遇知道这是个事实,可还是为她心疼,“这只能说明,你跟他没缘分吧。”

  就像他跟她一样。

  姐弟。

  明子遇都没想过,自己也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我只依稀的记得,当年我妈被一群人围攻,骂她是小三的事情,她用力的保护着我,自己却被丢了一身的垃圾,那时候她就抱着我哭,一直哭一直哭……”景染瑟瑟的抱着自己。

  这原本已经快不记得的事情,在李冰薇告诉自己实情之后,景染也就想起来了<=".。

  她三岁多就成了孤儿,所以对以前的事情记得不是很清楚,但唯独这件,记忆深刻。

  可能是因为跟伤害有关,人都是这样,只有痛,才会铭记。

  明子遇听到这话,也不好受。

  小三……

  他无法将这个身份跟自己那单纯的妈妈联系在一起,如果她知道自己曾经做过这种不光彩的身份,肯定胡发疯的吧?

  难怪父亲要将她保护得那么周密。

  明子遇心里有了很大的挣扎,特别是看着哭成泪人的景染,心里就愈发的心疼了。

  说起来,景染才是这件事情中最无辜的人啊。

  从小就没有享受到父爱,还因为母亲出事而成为了孤儿,后来被领养到莫家,那卑微的身份没少让她吃苦吧?

  再后来,爱上了自己的叔叔,经历了那么多辛苦的事情,原本以为就能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却不想又节外生枝,让当年的真相浮出水面。

  她不仅知道了自己爱的人是自己的亲叔叔,还不能跟自己的生母相认,只是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这些打击……

  明子遇烦闷的抓了一把头发,最后找了个抽烟的机会,去给明先生打电话。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明先生应该是睡下的,可他没有睡着。

  因为这连着两夜,明太太都睡得很不安稳,总是会做噩梦,会在梦里叫那个名字。

  莫成仲,莫成仲……

  他询问过当年给明太太看病的心理医生,对方告诉他,明太太这种失去过记忆的人,恢复记忆也是有可能的。

  不管是过了十年还是二十年,有可能是一个熟悉的事情,或者是熟悉的人,都有可能导致她恢复记忆。

  明先生恐慌起来,彻夜彻夜的睡不着,只是这么守着她,也不知道还能这样多久。

  明子遇的电话打来,他看了看,才轻轻起身去了阳台,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爸,我有事情跟你说。”明子遇紧紧的捏着楼梯扶手,语气沉重的说道。

  明先生拧了拧眉,还极少见到自己的儿子用这么严肃的语气跟自己说话,便问道,“什么事?你说。”

  明子遇看了看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还隐约能听到景染的抽泣声,心里一横,对明先生说道,“我想告诉景染,我妈妈就是她妈妈的事情。”

  “为什么?”他冷着脸,有些不悦。

  “因为……因为她现在很痛苦。”

  “有多痛苦?如果你告诉了她,痛苦的人,就是你妈了。”明先生刻意提醒。

  所以明子遇才这般纠结啊,抡起拳头捶了一下墙壁说道,“可是这本来就跟景染无关,不应该她来承受这些的,你知道吗?景染跟莫成宇,是真的叔侄关系,我妈……我妈当年跟莫成仲是恋人关系,还成了莫成仲婚姻的小三……”

  “明子遇<=".!”明先生大喝一声,“你给我闭嘴!”

  “我知道你不喜欢听,可是……可是景染真的很痛苦,我怕她这样下去,会想不开的。”明子遇也有些彷徨了,“爸,你很爱我的妈妈,我知道,但是,景染她是我的姐姐,撇开其他关系不说,我也不能看着她这样痛苦下去,上一代的恩怨,不应该让她来承受的,我妈……不管我妈变成什么样子,你不也还会爱她,会守护她吗?”

  “所以你打电话来就是要告诉我,你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景染?”明先生声音极冷。

  明子遇没有回答,用沉默,来代表默认。

  “好,你告诉她吧。”

  说完,明先生就挂了电话。

  明子遇对着已经断了线的电话,久久没有动弹。

  明先生这边,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

  其实他知道,事情总有真相的那一天,只是他想……想再多一点时间跟她相处。

  如果她真的想起了从前,或许,就是她离开自己的时候了。

  “老公?”明太太从床上坐起身来,看着空荡荡的床,有些紧张。

  明先生立马走了进去,将她抱在怀里说道,“我在呢。”

  “你去哪里了?”明太太不安的看着他。

  “就接了个电话,子遇的。”

  “子遇?子遇回来了?”明太太有些惊讶。

  “嗯。”他眼眸沉了沉,安抚道,“睡吧。”

  明太太点了点头,依偎在明先生的怀里,但却没了睡衣,“老公,我刚刚做了个梦。”

  “又做噩梦了?没事,我在呢。”明先生轻柔的顺着她的头发,好让她放松心情。

  明太太却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噩梦,是一个……好像很真实的梦。”

  真实?

  这两个字触动了他,让他的心也悬了起来。

  明太太说道,“我梦见,我居然有个女儿。”

  “是,是吗?”明先生明显结巴了一下。

  “对啊,而且你说巧不巧,这个女儿,居然跟小染长得一模一样,你说我是不是胡思乱想了啊?居然梦见小染是我的女儿。”明太太嘀咕起来。

  这些原本她以为的梦,却叫明先生心里很不安,“你也说了,这是梦,别多想了,睡吧。”

  “嗯。”明太太应了声,没再说话。

  尽管眼睛闭上了,可心里还在想那间事情。

  那个梦对她而言,太真实了,真实到让她分不清现实和梦。

  明先生的心,却是再也没办法平静了。

  ***

  明子遇好不容易安抚好了景染,送她回家。

  下车的时候,景染都没跟他说一声再见,只是机械的往前走着。

  明子遇不放心,跟了过去说道,“我送你上楼吧,你这样我也不放心。”

  “明子遇,你别管我了,你回去吧。”她摇了摇头,眼神暗淡无光,“我大概是不会好了,所以你回去吧,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景染,你别这么想。”明子遇看着她这心如死灰的样子,就更加难过更加愧疚了,“其实……其实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我没想啊,只是现实太糟糕了,糟糕到我没办法接受。”景染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下来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那么能哭。

  大概是真的很伤心吧。

  “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啊,景染,你振作一点,如果你妈妈知道了,肯定也不想你这么痛苦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振作,这已经超过了我的承受范围了,况且,她不会知道了。”景染摇着头,否定道。

  “景染!”明子遇是真的急了,看着这样痛苦的她,他心里一横,脱口而出,“其实你妈妈没有死,她还活着。”

  景染泪眼模糊的看了看他,而后又摇头,“我知道你是安慰我的,如果她没有死,就不可能不来找我。”

  “不,她真的活着,没来找你是因为她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不记得自己还有个女儿了,所以才没来找你的。”明子遇愈发的急切了。

  “明子遇,你……”景染总觉得他是在安慰自己,所以编造了这么个故事,“你不用安慰我,因为……因为我妈妈是被莫成宇撞死的,所以我才成了孤儿……”

  “什么?”

  明子遇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完全愣住,“你说,你妈妈是被莫成宇撞的?”

  “嗯,前几天我才知道的,好不容易扛过来了,却又知道了这个事实。”

  明子遇那个心疼啊。

  在自己逃避的这段时间里,景染得有多辛苦啊?

  早知道他就不那么胆小的逃避了,或许还能在她难过的时候,安慰安慰她的。

  明子遇抓住她的双肩,强迫她看着自己,义正言辞的说道,“景染,你听我说,你的妈妈是真的没死,因为……因为我妈就是你妈。”

  “这怎么可能?”景染依旧觉得这是明子遇安慰自己的所编造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