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7130章 相见

  京城。

  英国公府。

  “快看,骆星辰朝我们走来了。”

  冯美玉忽然惊呼了一声。

  冯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你是犯糊涂了吧,什么叫朝我们走来?”

  冯庆苏咳嗽了一声,示意两人不要在起纷争。

  “大哥,你老是咳嗽干吗?是不是嗓子有毛病?要不要喝点胖大海?”冯美玉一连提出了好几个问题。

  冯庆苏尴尬的笑了笑:“嗓子没问题,别乱想了,专心看诗,这本诗集,是北离渊的诗集,我看挺不错。”

  自从北离渊出场以后,他们就认识了真正的北离渊。

  原来北离渊真实的模样十分的普通,看起来并没有太过出奇之处,如此一来,冯庆苏送了一口气,终于能给自己认错人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了。

  正因为对北离渊,影响格外的深刻,这才对北离渊带入场地的诗集,更加感兴趣。

  “这诗集,每人一本,北离渊还真是大手笔。”冯美玉也感叹道。

  每人一本,总共就要一百多本,看来这北离渊,能带这么多的诗集前来聚会,这是有备而来。

  “大哥,你们在这歇着,我去去就来。”

  冯美玉说完这句话后,就站起身,迈步离去。

  “大哥,美玉这是去作甚?”冯宇皱了皱眉。

  “还能干吗?无非是茶水喝多了……”冯庆苏不以为意,心中觉得冯宇大惊小怪,人有三急,那有什么。

  正如冯庆苏所言,冯美玉的确是找五谷轮回之所的,他在长廊便匆匆而行,却差点撞到一人的身上。

  “兄台,抱歉,我走的太快了。”冯美玉低着头打圆场。

  “你是,冯美玉?”来人却叫出了他的名字。

  “你是?”冯美玉抬头一望,这时候,他看见来人的脸,就愣住了。

  这不是骆星辰吗?先前从他们那边走过去了,现在怎么在长廊这里?

  他下意识的道:“我是冯美玉。”

  “那就没找错人了,我受人之托,跟你见一面。”骆星辰淡淡道。

  “你应该知道我是何人吧?”骆星辰又补充了一句。

  “知道,骆提督大人。”冯美玉下意识行了一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骆星辰年岁虽小,但到底是官员,而冯美玉只是平民,又没有功名在身,见官该主动行礼的。

  “不用多礼。”

  骆星辰道:“无需使用官职来称呼我,既然你来参加文会,我等便是平等的读书人,你叫我骆兄便可。”

  冯美玉心里油然生出一份感动。

  原本,他以为骆星辰是高高在上之人,却没想到,骆星辰这么好说话,半点架子都没有。

  但虽然骆星辰没有架子,很随和,他却不能当真顺杆儿爬,太过熟络,毕竟,他们之前没有见过,这是第一次见面。

  “骆兄,请问,受何人所托?”冯美玉小心翼翼的道。

  “这个,暂时不能说……”

  “不要紧张,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就熟悉了,我见你一面,主要是问你一件事,你肯不肯随我去读书?”骆星辰问道。

  冯美玉沉默了一下,他不能立刻下决定,毕竟,先前他知道了骆星辰读书的地方是白鹿洞书院。

  这是在京城被边缘化的书院,跟东陵书院这个苍天大树比起来,差之甚远,甚至进去读书就是招祸端。

  只要答应,便意味着,以后要跟骆星辰站在一起,这就是明显的战队了。

  但转念一想,他又有什么可失去的?正常情况,他当真有能力通过科举考上举人吗?

  “好,骆兄,什么时候去?”冯美玉道。

  骆星辰略微有些意外。

  他意外的是,冯美玉答应的居然这么快,原本他还以为冯美玉要回家好好想几天呢。

  没想到,他仅仅是犹豫了一下,就立刻同意了。

  “你已经考虑好了?你确认以后,不会再有反悔的机会,我可以给你几天时间考虑一下。”骆星辰淡淡道。

  “不用考虑了,我已经答应了,骆兄请安排吧。”

  “你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提出来。”骆星辰道。

  冯美玉小心翼翼的道:“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骆兄能不能带我一起去会场?”

  “没问题。”骆星辰笑着拍了拍冯美玉的肩膀,“既然你答应跟我去读书,那就是同窗了,以后说话可以不用这么小心。”

  虽然,他知道,很难再短时间内消除冯美玉的过分敬畏之心,但他可以提前说清楚。

  毕竟,他要的是同伴,不是唯唯诺诺的奴才。

  “是,我明白了。”冯美玉点头道。

  “走,我们回会场,一边走一边说。”骆星辰笑道。

  “美玉,你会不会玩这个?”骆星辰袖口一抖,手掌上面出现了三颗骰子。

  “这个,会玩一点点。”冯美玉缩了下脖子。

  “骗人,你是玩骰子的高手……我亲眼所见。”骆星辰挑眉。

  冯美玉原本还想解释一下,听到后面骆星辰说是他亲眼所言,他就没办法解释了。

  “骆兄,我有些搞不懂你的意思。”冯美玉苦笑。

  “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讨教一番,你这门手艺很不错。”骆星辰笑了笑道。

  “这,这不登大雅之堂啊。”冯美玉有些无所适从。

  “你是不是担心会影响到我?不用担心,我自有用意,回去你教教我,等过阵子下江南,我带你去。”骆星辰道。

  “下江南?不是在书院读书吗?”冯美玉疑惑道。

  “行万里路和读万卷书一样重要,光是坐在书院读书,不是我们这一派的风格,我们要在书院学一阵,再去江南亲眼看见大齐的弊病,看清楚了,号脉准了,才能对症下药的开出处方……”

  “这就叫对症下药。”骆星辰淡淡道。

  “明白了。”冯美玉点头。

  嘴上虽然说着明白,其实他是半懂不懂的,总觉得很高深莫测。

  “此事,回去以后,我找个时间,我们细谈。”

  正在说话之时,骆星辰带着冯美玉已经走过了长廊。

  “那是美玉?”冯宇惊疑不定。

  “不能吧?他跟骆星辰走一块了?”冯庆苏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