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空间农女:田园娇宠> 第十三章:厨房

空间农女:田园娇宠 第十三章:厨房

  王磊和刘虎两人,动作还是很快的,没一会儿就洗好了一篓子的鸡枞菌。

  甚至在程宝玉的要求下,撕成了小块儿。

  端着洗好的鸡枞菌进了厨房,不论是她还是原主,都是第一次进厨房。

  以原主的性子,能探一个脑袋进厨房,就已经是屈尊降贵了。

  进了厨房以后,率先看到的便是正中间的双口灶台,由两个灶台链接在一起,也共用一个膛口,整个双口灶台都用土砖垒制而成。

  灶台很大,一前一后的镶着两口锅,每一口锅直径都有一米左右,一口锅用来炒菜,另一口锅就用来烧水。

  在前面灶膛里面烧火做菜,火势就能蔓延到后面的灶膛,上的那锅水就能热了,算是比较省柴火。

  农村的灶台多是如此。

  灶台的右边有一个木头做的架子,和一口装了三分之二水的大水缸,架子上摆放着几种调料,与几个装洗菜用的竹筛,空荡荡的,显得很寒酸,架子下面有两口缸,打开一看,是半缸黄豆粉和半缸玉米面。

  玉米面也就是玉米磨成的粉,家里常吃的野菜糊糊,就是由玉米粉或者黄豆粉,掺和着野菜做成。

  灶台前面则有一个木桌,距离灶台两米远,桌上有一块案板和两把锈迹斑斑的菜刀,即便如此,刀口也是蹭亮的,可见是被使用之人经常“磋磨”。

  案板上还放着一个木盆,里面有揉好的面团,程宝玉看的心中一暖,程老太对她果然是有求必应。

  灶台的右边有一个很大的木柜,和小木柜,大木柜侧面钉了一个木钉,上面挂了一个木质的筷筒,想来是为了方便滤干筷子水分。

  大木柜上了锁,也就看不到里面是什么,小木柜里面放的是码的很整齐的碗碟。

  至于柴禾,当然是码在厨房外面了,农村的房子多是房檐往外延伸,能够两三人错身的样子。

  一是为了下雨的时候,走动间的方便,二是为了时不时的坐在廊下歇息或者放着柴禾之类的。

  打量完一切,也不过几十秒,程宝玉就指挥着王磊和刘虎刷锅,自己则到那右边的架子上看了看调料。

  一看她就愣住了,只有油盐,而且那油罐子都见底了,她原先以为的几种调料都是假的,边上的都是空罐子。

  她也不清楚到底是这个时代没有别的调料,还是因为家里穷没有买别的调料,不过现在想这些显然有些不现实。

  见两人已经刷好了锅,她便指挥着两人,往锅里放了一小勺油,再放了一些盐,然后放了一锅水,把鸡枞菌也倒了进去。

  反正是煮熟了吃的东西,多点油,少点油也没什么关系,要是换成别的菜,以她的想法,估计能把这一小罐子油都给放进去。

  到时候不得把她的老娘心疼死。

  陈宝玉自己是不可能动手的,她要贯彻自己的人设,于是乎,又指挥了王磊去她家菜地,揪了一些小白菜,和一些葱。

  她家自留的菜地是种了一些小白菜还有葱的,大多数还是玉米,毕竟在农村,玉米也是主食了。

  而且水稻的产量本就不高,亩产约莫100公斤,也就是斤够干啥?都不够农家人一家嚼用的。

  所以,大米的价格也就居高不下,农民收上来的水稻都被卖了出去。

  只有家世显赫的达官贵人,才能顿顿吃白面、米饭,像桃花村这种落后的山村,是吃不起的,一旦吃了,可能一家人的嚼用就没有了。

  不过程宝玉倒是觉得,亩产太低跟稻种、种田的方法等等,都有分不开的关系,并不是播种了就行的。

  原主根本就没去田地里看过,她没办法从原主记忆里理出任何有用的东西,她也需要实地考察。

  实际上她自己也没有种过田,就是个半吊子,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呀,总比这些盲目种田的要强吧,再说啦,她空间的稻种能差得了?那不能够啊!

  ……

  鸡枞菌面片汤,就在程宝玉的思绪中做了出来,主要是她和两个半大小子都不会把面团做面条,就改成了面片,她还往锅里滴了几滴灵泉。

  此时,幽幽的香气正从锅里往外冒,不时翻滚的热汤上,绿油油的小白菜和鸡枞菌相互呼应,让三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刘虎与王磊正是长个的年纪,本就饿的快,现在闻到这诱人的香气,眼睛直冒绿光。

  程宝玉舀了一口汤在碗里,吹了吹,喝了一口,眼前不由得一亮。

  明明除了油盐什么都没有放,味道却异常的鲜美,比她前世吃过的鸡纵菌好吃了不知多少倍。

  灵泉在其中肯定起了不小的作用。

  刘虎迫不及待的询问,“小姑,怎么样?能吃了吗?”

  没等程宝玉给出回应,程老太进来了。

  看到站在灶台边上的程宝玉,整颗心都快跳了出来,惊呼出声,“乖宝你在干嘛?”

  又连忙拉着她到一旁,好一阵打量,眼泪花都出来了,“你是不是喝了汤?你快吐出来,你要吓死娘啊!”

  程宝玉左手端着个碗,右手拿着一个锅铲,就这样一脸懵逼的被程老太转了一圈又一圈。

  差点没把她转晕,说完程宝玉还不算,程老太又把矛头转向了两个小子,她可不管他们是谁家的娃儿,是不是客人。

  “你们两个小辈,咋不先吃一口呢?我家乖宝要是出啥事,你看老婆子不找你爹娘去!”

  王磊·刘虎小辈:……

  吓得一哆嗦,如同鹌鹑一样缩着脑袋。

  一脸懵逼的看着程老太,小姑都说了这菌菇没毒,咋程奶奶不信呢!!!

  要真有毒,小姑这会都该晕倒了!

  最关键的是,那副小姑是宝他们是草的语气是咋回事?

  回过神的程宝玉连忙拉着程老太,这亲娘护崽的程度未免太过恐怖,也就过了几秒钟,看把这俩孩子吓的。

  指不定以后都不敢到她家来了。

  而且,她真没事,虽然知道亲娘是半信半疑的态度,她还是没料到。

  “娘,真没毒,我都吃了,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您不信我?”

  堂屋里的人也吃完了,听到程老太的大嗓门,纷纷迎了过来。

  程老爷子率先询问,“咋的了?”

  他身后跟着的人则鼻尖耸动,闻着这诱人的香气,顿时吃的半饱的肚子,又饿了。

  程老太板着脸,“那也该娘先喝,试试有没有毒,你有点啥事咋办?不是要了娘的老命?”

  程宝玉鼻子一酸,也来气了,“我不会有事,娘有事也不行!”

  对于她来说,非要试毒,那肯定是找只兔子或者鸡喂了再说,怎么可能有拿亲娘试毒这事发生?

  这亲娘,简直气的她肝疼。

  避免程老太再说下去,程宝玉连忙把碗和锅铲放下,拉着程老太和程老爷子,“娘,汤做好了,您和爹尝尝吧?我已经吃过了,完全没有问题,刘虎,王磊,快把柴禾退了,给我爹娘盛一碗。”

  两人重重呼了口气,去盛汤了,程老太看程宝玉脸色不好,也哼了哼,没有再说话。

  程老爷子倒是笑眯眯的点头,他一过来就闻到了香味,“好,老头子我也尝尝闺女说的这个菌菇是啥好东西,闻着这味道,我就想吃一大碗呢。”

  “爹放心,煮了一大锅呢,您和娘一会儿可得多吃点。”

  两个小子也机灵,适时的端了两大碗菌菇汤递过来,“程爷爷,您喝汤。”

  “程奶奶,您喝汤。”

  程老爷子笑眯眯的接过碗,带着程老太往堂屋走,还朝程宝玉道“你们也去吃吧,都辛苦一上午了。”

  程老太端着碗被程老爷子拉着走,有些不情不愿,转过头的时候又是笑脸璀璨,“乖宝你快去吃啊,别把自己饿坏了。”

  程宝玉心中还是有些气的,勉强挂起笑脸,送走了老两口,厨房门口围着的人也散了。

  两个小子也松了口气,开始盛汤喝,还先给程宝玉递了一碗。

  程宝玉接了过来,心中还不住的点头,不错,果真尊老爱幼。

  顿了顿,又想,她是老还是幼?

  ……

  堂屋里,程老爷子无奈的看着自家老妻,“你咋能说出自己试毒这话来?”

  程老太讪讪的笑了,“那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吗?”

  程老爷子放下碗,拉着程老太的手,“素芳啊。”程老太的名字就叫秦素芳。

  “你心疼闺女,我知道,以后可不能做这些试毒之类的事情,说也不行。

  你我夫妻几十年,除了穷点,我可有什么地方让你受过半分委屈?你这不仅是挖闺女的心,也在挖我的心。”

  一番话,说的程老太也红了眼,想起她嫁给程泽民的时候,即便是逃难,有口吃的,都是紧着她来。

  不论她在家里家外如何,程泽民始终都是站在她身后的,他虽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所有行动却比甜言蜜语来的实在。

  家里穷她也明白,她以前的娘家还不如程家呢,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不如。

  程老太红着眼回握住程老爷子的手,“以后不会了,我该相信闺女的,她是有大福气的。”

  程老爷子这才笑了起来,“对,以后啊,多听闺女说,快尝尝这菌菇汤,闻着可香了。”

  ……

  程宝玉三人就这么坐在房檐下,边吃边说话,说不出的和谐。

  “小姑,原来鸡枞菌这么好吃啊,哧溜~哧溜~”

  “我还是第一次吃呢,以前要是知道这东西可以吃,那就饿不到了,好可惜啊。”

  程宝玉扫了二人狼吞虎咽的样子,嘴角微勾,心中有了个主意。

  不过这主意还得和亲娘吱个声,也就不急了,慢吞吞的吃着菌菇。

  吃了两碗,她也就吃不下了,两个小子倒是各吃了五碗,吃了个肚溜圆,还有点意犹未尽。

  别看数量不少,汤肯定是居多的,消化自然也快,看着锅里剩下的汤,程宝玉也没说什么。

  放下碗,就出了厨房,来到院子里挑挑拣拣,上午的活儿还没干完,她得继续,要是等这菌菇都晒干了,她也分辨不出有毒无毒了。

  晒干的菌菇可都是都会变色的。

  王磊和刘虎也跟在程宝玉身边,不时询问几句,“小姑,这个是石灰菌吗?”

  程宝玉扭头一看,“恩,这个扔了吧,不好吃。”

  她之前就给王磊讲解过,石灰菌是白色的,分有毒和无毒。

  不过,属实难吃,晒干了倒是能保持原色,不过硬邦邦的,吃起来有一股子苦味,如同嚼蜡。

  程老爷子吃完饭是会歇息一个时辰,再去下地的。

  村里别的人家可不管这些,每天顶着大太阳在地里干活,甚至为此还有不少人中了暑。

  因为这个时间点太阳方位最正,也是最晒的时候,等歇个午觉起来,太阳就会往西斜,也就不那么晒了。

  这时,程老爷子也会带着家里的劳力继续下地,即休息好了,干活的速度也增加了。

  程宝玉三人顶着太阳在院子里忙活,把程老太心疼的不行,她的乖宝啥时候做过这些事情,瞧那脸蛋,都被晒的红扑扑的。

  可心疼死程老太了。

  寻思着在厨房惹了程宝玉生气,她也不敢上前询问。

  主要是询问了也没有什么用,要说这菌菇还是程宝玉最懂,她必须在那里,没有什么人可以替代她。

  这也是她抓心挠肺的原因,否则,早就指使家里小辈了。

  站在房檐下捂着心口,她的心啊肝啊疼的一抽一抽的。

  结果,没站几分钟,自己就忍不住了。

  脚下生风的进了杂物房,拿了一个竹子编制的斗笠,戴在程宝玉头上。

  程宝玉捡菌菇的手一顿,抬头看去,就见程老太担忧的目光,和一张挤着讨好笑意的脸。

  脸上皱纹交错,说不出的柔和,和骂人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

  她背着光站在程宝玉边上,把蹲着的程宝玉罩入了一片阴影中。

  “乖宝,把斗笠戴上,别晒坏了。”

  程宝玉瞬间就红了眼,一个从小就被丢在福利院的人,最渴望的就是亲情。

  尤其是父爱母爱,她甚至在想,之前在厨房的时候,她是不是错了,即便程老太做的不对,她也该好好和她说话,不应该生她的气。

  程老太只是爱女之心太过浓烈,浓烈到想要替她挡去所有灾难而已。

  眨了眨眼,程宝玉连忙撇过头,她怕自己哭出来,说话也带了些许鼻音,“娘,您快去歇着,我一会就好了。”

  程老太这才笑眯眯的回去了,从房间拿了一个笸箩出来,坐在堂屋门前纳鞋垫。

  程宝玉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只要程老太不跟着她一起晒太阳,她想干啥都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