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外科教父> 0190章 一见钟情
  似曾相识?怎么会有这么一种强烈的感觉。

  错觉,只是错觉,杨平羞愧难当,立刻扭头看门口,小苏还没有来。

  在他心里,只有小苏,不会有其她人的位置。但是这种奇妙的感觉却无法抑制,在心里就像生根一般。

  杨平不由自主又看向台阶,不是因为惊艳之美,而是这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寻寻觅觅---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苏家小妹走到台阶的一半,朝大家微笑挥手,目光环视四周,朝这边投过来,这是朝自己笑吗?杨平马上否定,站在台上的人看台下,台下每个人会以为在朝自己打招呼。

  安静持续片刻,伴随而来的是一阵窃窃私语,无不赞叹苏家公主的美貌,大厅的另一处,苏家家属围在在一起,一对白发苍苍的老者不断点头。

  宾客们,无论是正在挑选食物,还是把酒言欢,或者坐着休息,目光都聚焦到台阶这边,等待这位下凡仙女接下来的演奏。

  知情的宾客都知道,苏家小妹的钢琴造诣,绝非泛泛水平,跟她的游泳和网球一样,那绝对是极高的专业水准。

  她越走越近,裙摆飘飘,本来可以直接走向钢琴,但是她却绕了一个大弧形,经过大厅的圆柱旁,正好从杨平身边走过。

  迷人的微笑,娇嫩的小手挥动,距离杨平越来越近,一双美眸流动,竟然给了杨平一个眼神,勾魂夺魄。

  小苏!居然是小苏!

  刚才太远,加上灯光和装扮,杨平没认出来,现在走近了,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小苏呀!

  究竟怎么回事?瞬间,杨平突然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小苏、苏南晨、苏教授,几个人联系到一起,一时难以适应。

  原来小苏是苏南晨的妹妹,是苏教授的女儿,自己一直不知道,这家伙,一直把自己蒙在鼓里,世事真是巧呀。

  接触不良的大脑立刻接通,恍然大悟,为什么会这么熟悉,为什么会有寻寻觅觅的感觉,原来这是小苏呀,怎么不熟悉呢。

  一阵香风掠过,长裙几乎擦身而过,小苏从杨平的面前走过,收回那勾魂夺魄的微笑,大方地走到钢琴前,女伴引导她入座。

  坐定!姿势优雅,双手十指芊芊,如玉如脂,十指在琴键上空稍微停顿,便轻轻地按下去,音符如精灵般从钢琴散发出来。

  er's day!

  千与千寻,久石让,那一年的夏天。

  为什么会有寻寻觅觅的感觉,小苏!就是自己寻觅已久的爱人,杨平又望望门口,再看看十指灵动的小苏,错乱的时空久久不能调整过来。

  整个大厅鸦雀无声,只有醉人的钢琴声,每一个人不是聚精会神地看着这边,就是闭目进入音乐的意境,每一个人,都有一个那年的夏天。

  小苏将这一首曲子弹出了不一样的感觉,不知道是曲子弹得太好,还是突然开窍,缺乏音乐细胞的杨平,竟然能够领会曲子的意境。

  琴声仿佛无数根细丝,轻触自己的心灵深处,将那些记忆小心翼翼的搅动,调皮、可爱、奇趣、踌躇、犹疑、不安、感伤、爱恋,每一种情感的触动,都会释放一些回忆的片段。

  夏天的酒吧,背着网球拍的小苏;去南桥瑶村,两人经历的生死劫难;再到自己受伤,小苏无微不至的照顾;那一晚,自己站在天桥上,独自一人感伤,小苏将羽绒服披在自己身上,两人紧紧的拥抱在路灯下--那是两人第一次跟对方说:“我爱你!”

  苏南晨绕着人群走动,找到了杨平,在他的身旁坐下来。

  “杨兄?”

  “杨博士?”

  “杨医生?”

  杨平听到有人叫他,没有回头,只是喃喃地“嗯”了一声,继续思绪跟着琴声飘动。

  “杨医生!”

  苏南晨叫第四次,杨平才醒来,发现自己可能完全失态,脸刷地就红了,一直红到脖子。

  “对不起!”

  杨平尴尬地说,收回一直定格在小苏身上的目光。

  刚想和苏南晨聊几句,一曲已经完毕,曲已停,思绪难收,寂静依然持续片刻,有人开始鼓掌,大家才回过神,鼓掌的时候了,掌声先是稀稀疏疏的,然后热烈起来,一阵又一阵,持续很久。

  小苏起身,朝四周的宾客纷纷谢礼,林浩第一个冲了上去,手里捧着早已准备好的一束花,双手献给小苏,小苏的目光投向杨平,微笑一掠而过,然后礼貌地接过花,交给及时跟上来的女伴,众人又是热烈掌声。

  林浩绅士般地张开双臂,想来一个西式的拥抱礼,小苏却伸出右手,做出准备握手的姿势,这样既挡住了林浩的靠近,又很清楚地示意他,我只接受握手礼。

  为了避免尴尬,林浩悻悻地收回张开的胳膊,伸出手,小苏浅浅地礼貌性地和他握一下手,然后又扭头看了杨平一眼。

  紧接着,好几个人上台献花,小苏都接过花,交给了身旁的女伴,然后一一和他们握手,苏家公主,追求者众多,但是无一入她的法眼。

  这个林浩,也是各方面条件优异,在G市,家族地位仅仅次于苏家,其堂姐林岚就是苏南晨的女友,他很多年前就开始追求小苏,但是无功而返,小苏从未认真看过他一眼。

  很多人都在想,小苏未来的另一半,究竟是何方神圣?究竟何方神圣,才能入她的法眼。

  苏南晨是何等聪明的人,刚刚妹妹目光扫过,几次和杨平对视,虽然每次短短一秒钟,也被他捕捉到了。

  确定无疑,两人互有好感,难道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老周这时跑过来,捧着一束花,气喘吁吁地交给苏南晨,苏南晨立刻交到杨平手里:“还不快点!”

  杨平硬生生地接过塞来的花,心里一下慌了,苏南晨拍拍他的肩膀:“拿出做手术的气场,什么事都好办!”

  是呀,此时,自己应该给小苏献上一束花,杨平立刻清醒头脑,她是谁的女儿,谁的妹妹不重要,她是自己的小苏!

  杨平平复心情,捧着手里的花,起身,带着自信和沉稳,大踏步走上小苏,小苏早已等候在那,脸上的笑容依然迷人。

  杨平双手将花呈上,小苏抿嘴笑,抑制迫不及待的心情,接过花,这次小苏没有将花交给女伴,而是抱着花,笑脸如花,张开双臂。

  哇!台下的掌声雷动,整个气氛被这一刻烘烤得炙热。

  杨平立刻上前抱住了小苏,两人抱在一起。

  “这一曲是给你的。”

  “谢谢!”

  “我们装作一见钟情!”

  “听你的!”

  “别抱得太紧太久,会露馅的。”

  “哦!”

  两人贴耳低声几句,杨平立刻松开。

  台下的掌声如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

  这小子谁呀?居然有这待遇?被苏家公主拥抱,上辈子拯救了宇宙吧。

  刚刚献花的几个男生,无不相互打听,苏家小妹,美貌与才华并存,神仙妹妹一样的存在。

  林浩心里酸酸的,酸到心坎了,自己追了那么久,没被正眼瞧一下,这小子第一次送个花,居然得到小苏的拥抱。

  “怎么回事?这是对上眼了?没这么快吧?”苏太太看傻了。

  刚刚还叮嘱苏南晨给他们创造机会,认识一下,现在当着这么多人,拥抱在一起,虽然只是拥抱礼。

  苏教授呵呵笑:“孩子的事,你瞎操什么心,还没看出来,对林浩没意思,对这个小杨有好感,我说过她挑人带显微镜的,你不信。”

  “我不操心行吗,我们老苏家四兄弟,就这么一个女孩,其他全生的男孩。”苏太太故作埋怨。

  “二嫂说得对,我们苏家就这么一个女孩,我们不操心行吗?”老三的太太支持二嫂。

  “我今天这话说开了,小苏找男朋友,一定要过我这一关。”苏老大的太太发话了,苏家老大还没到,但是太太先到了。

  苏家的门风很好,兄弟妯娌很团结,家和万事兴,正是这优良的传统,苏家才一直这么兴旺下来。

  “这是谁?”苏家老太爷问道,老太爷和老太太银发苍苍,但是眼神好。

  “爸,这是南晨的朋友,一个非常优秀的外科医生!”苏教授坐老爷子身边,立刻介绍。

  “是医生就好,我告诉你,青云,小苏找对象,必须外科医生。”老太爷有点古板。

  “你看,牛脾气又来了,还管着孙女找对象了。”老太太不乐意了。

  “不是外科医生,别想进我们家的门。”老爷子倔强。

  老太太慈祥的微笑:“我孙女找什么样的,只要她开心就行,青云,虽然恋爱自由,你们还是要把关,年纪小,不懂事。”

  “妈,你们放心吧,几个关卡着这。”苏教授帮爸爸妈妈倒茶。

  “这小伙子干什么科的?”老太爷不依不饶。

  “爸,他是骨科医生呢,三博医院的,跟小苏一个医院的,上次那个五段再植就是他主刀的。”苏教授拣重点说。

  老爷子微微点头:“哦,真的,那就好,难得的好苗子,你要好好培养,三博太小了,调到附一来。”

  苏教授和苏太太面面相觑,这两人今天还刚见面认识呢?老爷子这是比谁都急呀。

  老爷子九十岁了,精神矍铄,还坚持看期刊,读论文,关心医疗界的事,上次的五段再植,他也知道,反复看了很多遍,还让苏青云打听是谁做的。

  “爸爸放心吧。”苏青云说,也不好多解释,这老人家,看到两人都拥抱了,以为已经谈对象了呢。

  老爷子和老太太两人又低头开始聊着什么,大家不便打扰。

  “二哥!来!”

  “来!”

  两人碰杯,苏老三体型较胖,没有孙教授的风度偏偏,但是显得精明强干,他感叹:“二哥,时间过得真快呀,南晨三十岁了,我们都老了哟。”

  “是呀,看着他们成长起来,真开心。”苏教授满足地说。

  “大哥呢,还没到?”苏老三问道。

  苏教授低头说:“他太忙,晚点到,只能挤出一个小时!”

  “要是老四能够回来就好了,兄弟几个聚在一起,多开心呀。”苏老三感慨。

  苏教授的电话响了,拿起一看:“大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