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外科教父> 0142章 只有一次机会
  江主任让出了位置:“过来,小杨,看彩超图像,导管已经接近狭窄了,我开始打算到介入手术室去做,介入室有监视好一些,但是不敢再搬动病人,稍微搬动一下,血氧立刻跌下来。”

  虽然没有介入室的X线监视,现在有彩超监视比徒手去越过狭窄要好一些,杨平对彩超医生说:“就维持这个位置,不要动,我现在开始推进管子。”

  彩超医生的手很稳,定格在杨平认为很好的位置,他坐在床边,因为不能压迫腹部,手悬空的,所以十分辛苦,为了保持稳定,他另一只手扶着拿探头的手。

  “宁小姐,麻烦你可以出去一下吗?”杨平说。

  医生做操作的时候,一般是不允许家属在场的,因为有时候家属会干扰操作,尤其紧要关头,家属不明白操作的原理,很容易误解,一旦干扰,容易出事。

  宁小姐犹豫一下,依依不舍地离开病房,离开时跟杨平说:“拜托了!”

  杨平朝她坚定地点点头。

  “要小心!小杨,血管壁很薄了,稍微捅一下就会破。”血管外科的副主任医师在旁提醒,完全出于同事的好心。

  江主任在一旁建议:“要不要退出导管,用介入的工具送进血管支架,把狭窄部撑开,然后再重新置管?”

  这个方法好,但是现在没办法用,导管不能够退出,一旦退出,整个人体的循环中断,宁先生自己的肺根本没有什么功能,所以直接后果就是,多米诺骨牌倒塌一般,出现多器官功能衰竭,怎么救都没用了。

  “狭窄部刚好可以通过管子,只要方向调整好,应该可以通过,管子不能退,一退,血氧会直线下降!”杨平瞪着彩超屏幕说。

  江主任不说话了,杨平说得对,管子一退出,在新的管子没有置入前,病人的血氧会极低,引起脑组织缺血,再进而引发多器官功能衰竭。

  彩超不能代替手感,何况彩超上显示的图像是平面的,扭曲变形的。

  杨平依据导管外露部分的长度和状态,判断导管进入的深度和此时所处的状态,他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指头轻轻的捏住导管,极为轻柔地旋转一下。

  先后退大约一厘米,脑海的图像有点模糊,杨平又加强一下,让它变得清晰一些,因为构图太吃力,额头上渗出汗,努力补充几次,图像才清晰。

  就像普通人记住一个物品,在脑中保留它的样子,刚开始会很清晰,但是过一会就模糊,尤其细节,根本就回忆不起来。

  “小杨!要是不行,别勉强--”

  江主任提心吊胆,初生牛犊不怕虎,千万不能弄出大出血,当场死亡,就算家属不追究,也不是件好事。

  “放心,我心里有数。”杨平说。

  导管轻轻地往上走,碰到了狭窄部,导管与狭窄部的轻微接触,这微妙的接触通过导管传送到手上,手上依据这种间接的触觉反馈,进行精细的调整,就像将线穿过针眼。

  一点一点的,边通过,边调整,大家都盯着彩超屏幕。

  “不行了,我的手稳不住了。”彩超医生悬空的手有点发抖。

  杨平立刻轻柔地将管子退后:“你松一下手,休息一下,我等你!”

  休息片刻,彩超医生的探头又压下去。

  杨平刚才拿导管的手丝纹不动,一直等到彩超图像重新出现血管和导管的影像,他的手再次调整管道,管子开始缓缓越过狭窄部。

  血氧波动厉害,突然下降,宁先生有点躁动,杨平手上的管子又一次缩回来,极为灵巧,没有碰到血管壁。

  “再给点镇静的药物!”

  旁边有个麻醉师,一直没有出声,有需要的时候,他才上。

  狭窄部位刚好可以通过导管,方向偏差一点就没办法通过,通过的时候,要是病人躁动,导管很大概率会捅破血管。

  这样缓慢通过风险太高了,杨平决定抓住机会快速通过。

  这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韩主任也进来了,应该是孔主任打了电话给他,毕竟借他的人去做高风险操作,不通知怎么行。

  韩主任在家听到消息,立刻赶过来,杨平再厉害也是人,他过来可以帮忙出出主意。

  “主任!”杨平跟韩主任打招呼。

  韩主任微微点头,意思你继续做,别分心。

  跟杨平打完招呼,韩主任走到阅片灯前去看片子,研究了一会说:

  “小杨,这种情况,最好快速通过,不过风险极高,但是反而比缓慢通过要好。”

  这个想法与杨平不谋而合。

  “把宁小姐叫进来!”杨平想跟她谈谈风险的事情,这只能赌一把。成了!宁先生可以再撑几天,甚至几十天;不成!可能此刻就会心跳呼吸停掉。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孔主任知道杨平的意思,说:“术前仔细谈过,风险极高,可能立刻就心跳呼吸停掉。”

  杨平还是坚持有必要谈谈:“我再跟她说说。”

  孔主任把宁小姐叫进来,刚刚宁小姐一直在走廊里,十分紧张,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真到了这个关头,心里还是接受不了。

  “宁小姐,现在这根导管必须越过狭窄部,否则宁先生挨不过今天,但是越过这个狭窄部,风险非常高,我现在要抓住机会快速送进管子,成败就是一秒钟的时间,只有一次机会。成了!宁先生可以坚持几天,甚至几十天;败了!可能就当场心跳呼吸停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愿不愿意冒险--”

  现在麻醉师给了镇静的药,宁先生没办法表态了,就是点头都做不到,宁小姐左右为难,她面部肌肉颤抖,嘴唇几次要张开说话,但只是微微动一下,没有开口。

  “给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现在给的氧气压力十分高,这样的压力不能给太久!”杨平冷静地说。

  如果不冒险,挨不过今天,那跟当场停跳没有区别,父亲想拖着,就是想见弟弟一面,宁小姐心里分析道。

  她虽然年轻,但是在商场上历练几年,比普通人更冷静,更能够趋利避害。

  “有几成的把握?”宁小姐问道。

  杨平摇摇头:“很难说清楚!”

  宁小姐咬咬牙,果断地说:“杨医生,我相信你,你尽管放手争取,我愿意冒险,无论什么后果我愿意接受。”

  “好的,我明白了,你又出去等!”既然家属愿意冒险,自己就赌一把。

  不过杨平心里还是有数,把握很大,只是这种事情,必须跟家属说清楚,而且不能说得太肯定。

  宁小姐出去,急救病房的门被一个医生又关上。

  “彩超还能坚持不?如果不行,你松手休息一下。”杨平跟彩超医生说。

  彩超医生说:“可以坚持!”

  “保持30秒不要动,我就可以完成送管,一定丝纹不动,最好休息一下。”杨平看他已经坚持了一会。

  “好吧!”彩超医生收回探头,开始活动一下手腕,酸麻。

  休息好了,他重新拿起探头压下右侧小腹的位置,待图像到了最佳的状态,定格动作。

  “好,不要动!”

  杨平和彩超医生确认眼神。

  “稳住,寻找机会,一次过去!”韩主任鼓励。

  大家都屏住呼吸,不再说话,死死地的盯着彩超屏幕。

  彩超医生紧紧的咬住牙关,手一动也不动,犹如雕塑一般。

  屏幕画面十分稳定,没有一丝晃动,代表血流的红蓝颜色闪烁。

  杨平调整呼吸,手里捏着导管,不松不紧,调整到最佳的方向,突破!

  一瞬间,就像狙击手瞄准了很久,终于扣动了扳机。

  非常棒!导管顺利越过狭窄,没有碰到管壁,然后再深入足足二十厘米,杨平才松手。

  大家提到嗓子眼的心全部放下来。

  监视器的上的血氧饱和度,慢慢的上升,,99--

  成功了!韩主任压住声音。

  有了这台魔肺的辅助,宁先生挺几天没有问题,如果运气好,挺过几十天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