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外科教父> 0138章 抱出来的尺码
  “我还要买一套李宁的运动服。”小苏牵着杨平的手,挨着他。

  杨平表情淡然:“那就靠紧的,运动服更要测准,大了不好看,小了妨碍运动。”

  小苏靠过去,紧紧地偎依在杨平身边。

  到了李宁的专卖店,在女士专区,小苏对着琳琅满目的衣服,只看,不动手挑:“你帮我挑!”

  她想看看杨平到底是不是蒙的。

  衣服整整齐齐地挂着,杨平问道:“你要哪一款?”

  “你随便挑!”小苏等着看他露馅。

  杨平只是目光扫一遍,似乎很随意地拿了一件上衣和一条裤子,连衣服都没有仔细看,更不用说看吊牌尺码了。

  “这一套最适合你,不管款式、颜色、还是尺码。”杨平将衣服交给小苏。

  小苏接到手里,第一件事就是翻看里面的吊牌看尺码,果然蒙的,这不是自己平时的尺码,这个坏人。

  看穿了杨平的把戏,小苏笑道:“这不是我平时穿的尺码!我穿的比这小。”

  “你把这套和你自己觉得合适的尺码都拿去试一下,试试就知道了。”杨平很有信心的样子。

  坏人,你装!还装得面不改色,小苏心里偷笑。

  边笑边挑,小苏自己又挑了一套同款的,只是尺码不一样。

  她将信将疑,找了一个空闲的试衣间,把两套衣服都拿进去。

  杨平坐在墩凳上休息,导购员没话找话聊:“先生,你女朋友真漂亮!”

  “嗯!”杨平生硬地回答。

  “你看,先生,这边都是本月上架的新款,她穿上更好看,冬天搞运动,要多备几套。”导购员鼓动。

  “行,等下她自己挑。”杨平是个话少的人,对不熟悉的人,不太喜欢说话。

  大概十几分钟,小苏出来了,将一套衣服还给导购员,另一套交代她打包。

  “怎么样?”杨平很自信,但还是想知道答案。

  “你弄错了,这次不准!”小苏得意地说,故意打击他的信心。

  杨平摇摇头:“不可能!”

  “你这么肯定?”小苏问道。

  “从来没有失过手!”杨平喃喃地说。

  小苏瞪了他一眼,这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含有微微的怒意。

  小苏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冷地说:“你赢了,你挑的这套真的最合身。”

  然后转头对导购员说:“我的运动服都是你们这买的,今天这套怎么要大一个尺码?”

  她自信身材一直保持得非常好,没有胖呀,要是选择兼职,女士的形体健身教练,自己一定可以胜任。

  “哦!对不起,这个系列的尺码比其它的都偏小!”导购员解释。

  小苏这次真信了,他拥抱一下就可以测出尺码,有点像电视里的高智商怪人,想起可以抱出尺码,心里就觉得想笑,这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又想起杨平刚刚说的话,心里不免有一丝醋意。

  果然没错,感谢系统超级培养计划,对构图的训练,让杨平的观察和思维能力都快速提升,不仅让他在穿刺的时候,可以精确掌握十五度的角度,而且这个能力居然可以运用到生活中。

  小苏买了这套运动服,从李宁旗舰店出来,然后又拉着杨平到处闲逛,也没有再买什么东西,女人逛街好像永远不会累。

  有几次路过高档女装品牌店,小苏直接忽视,杨平想拉她进去买套贵点的衣服,她一脸的嫌弃:“这衣服,不好看,没有朝气!”

  逛到中午,两人去面馆去吃鲜虾云吞面,又跑到冰室吃了三色冰激凌,这些都是排挡式的老店,好吃,名气大,价格还不贵。

  “你辛苦了,让你歇一会,喝杯咖啡。”小苏拉着杨平。

  两人找一家咖啡馆坐下休息,喝咖啡,聊聊天,窗外的阳光很好,建筑很有风情。

  和小苏在一起,杨平真的很轻松,很开心,没有一丝的生疏和局促不安,完全不用刻意去照顾她的感受,也不用担心惹她生气。

  “你就买这么一点?我有准备的,你可以放心大开杀戒!”杨平掂一掂手里的衣服,一个袋子就装下了。

  女人逛街,不是大包小包的么。

  “今天本小姐发慈悲,让你的钱暂时存着,生点利息。”小苏将糖包撕开,倒杨平的咖啡里。

  杨平摸摸脖子:“我脖子都伸出来了,你不下手?”

  小苏用娇嫩的小手在杨平脖子上做砍的动作:“先养着,养肥了再砍!”

  “不砍算了!”杨平无奈地摇头。

  “嫌本小姐太慈悲?好,下次去大唐会!”小苏哼一声。

  大唐会!那是G市奢侈品购物中心呀,据说一件衣服动不动就上万,一个包包几万到几十万,爱马仕的旗舰店就开在那。

  这小姑奶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毁天灭地,不给活路呀。

  “别,苏大小姐,缓一缓,你还是先把我养肥,大唐会,估计我这卡撑不过一次刷卡。”杨平赶快搅拌咖啡。

  “不行,说好了,下次大唐会,让你看看本小姐的战斗力!”小苏嘟着嘴,倔强的样子。

  “求大小姐放一条生路!”杨平拱手。

  小苏得意地说:“好吧,看你这么诚恳,就先养肥。”

  “我问你,你刚刚说从来没有失手,什么意思?”小苏脸色立刻巨变。

  刚刚堆满笑容,乐呵呵的,突然变得认真凝重。

  “什么?什么意思?”杨平完全不懂。

  小苏撒娇的语气:“老实说,你那古怪的量尺码的方法,从未失手,量过几个?”

  原来是这个,杨平放心了,说来脸红,自己以前还真没谈过恋爱,读大学时,连近距离跟女孩子说话都没有过,惭愧,相比别人,有时候怀疑自己上的是假大学。

  “现在不老实交代问题,以后就去大唐会交代。”小苏毫不客气。

  杨平笑着说:“这个我还真有信心,这方法嘛,只用过一个人,就在我面前。”

  “真的?”小苏脸上绽放笑容。

  “真的!你看我眼睛,全是真诚!”杨平凝视着她。

  小苏差点笑出声来:“你真吓着了?没事的,量几个都没关系,以后别滥用这绝技就行。”

  杨平庆幸,好在自己以前真没抱过女孩子,她这又是恐吓又是圈套的,能把话全套出来。

  休息一会,小苏神秘地说:“你在这等我,我去买点东西就回来。”

  “我陪你去。”杨平收拾东西。

  “你坐着休息,等我,不用陪。”小苏执意让杨平不要去,杨平也不好勉强,只是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别乱跑,快点回来。”杨平告诉她。

  小苏打了个OK的手势,出了咖啡馆。

  相对咖啡,杨平更喜欢喝茶。

  杨平招手,服务员过来:“你这有茶没?”

  “先生,对不起,我们只提供咖啡!”

  哦!逻辑没问题,咖啡馆不卖茶。

  半个小时后,小苏提着一个包回来了,杨平瞄了一眼,好像也是衣服。

  小苏用手挡住他的目光:“给我家人买的东西,不许偷看!”

  这么神秘,不就是衣服嘛,杨平去帮忙提,小苏拒绝:“我自己拿,等下都放车上”。

  小苏看看时间:“还早呢,我带你去练车,大学城那边,人少,路又新又宽,最适合练车了,练完车,找地方吃晚饭再回去。”

  这一天真的很开心,一点也不累,杨平最讨厌的就是逛街,但是跟小苏一起,以前讨厌的事情,居然成了最开心的事情。

  到停车场,小苏将买的几包衣服都整齐放在后排座位上,让后带着杨平,把车开到大学城。

  G市的大学城,确实练车的好地方,道路崭新宽阔,关键是路上没有几辆车,稀稀疏疏几辆车,几辆是教练车,还有几辆看那乌龟速度,不用说,也是来练车的。

  靠路边停车,小苏和杨平下车,交换位置。

  前面路边停着一辆SUV,突然,轰的一声,空轰油门的声音,把人吓一跳。

  杨平探头看了一下,一个女孩子坐在驾驶座,估计空档把油门踩死了,还好不是倒挡,一脚油门踩死,不然就冲过来了。

  杨平什么人,系统空间的训练,对天赋值的积累,学习能力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比的,何况还是有驾照的人,经过正规培训。

  “别怕,先开慢点,找感觉,车感好了,就加速,再适应速度。脚只要不加油,就在刹车上,正踩刹车,斜踩油门,一旦遇到紧急情况,第一反应在右腿,刹车!记住了,我坐在旁边,放松!”

  小苏像个教练,认真的地,一字一句地教杨平,这是她自己的经验积累。

  杨平像个老司机,调节座椅,系好安全带。

  学驾照的时候,启动车辆的那几步,立刻变成图片,在脑海中一副一副按顺序放映---脚踩刹车,启动车辆,挂D档,左转向灯,松手刹,松脚刹,必要时轻点油门。

  杨平疑惑了,这车跟自己学驾照的破大众不一样呀,刚才观察了,居然没有找到点火的地方,中控区也没有换档把,手刹,电子手刹的开关都没有。

  “这车跟其它车不一样,中控区没有换挡杆,档位在方向盘这里,手拨的怀挡,往上拨是倒挡,往下是前进挡,中间是空档,你看,这个拨杆右侧的镀铬按键是驻车档,往左侧一按就行。它点火的方式跟一般的车也不一样,没有点火按钮,你踩住刹车,只要车钥匙在车里感应范围内,踩下刹车,车子就通电了,然后拨D挡,再踩油门,其实是电门,车子就可以走了,等红灯,你刹车拨空档就行。”小苏耐心地讲解。

  “到目前为止,我只开过大众捷达,还是手动挡的。”杨平将小苏说的记住,然后又详细问清楚,在脑海里将步骤分解成图片,重新放一遍。

  可以了,掌握了。

  踩刹车,车辆通电,拨D挡,左转向灯,松刹车,轻点电门,走起!

  “不错呀,你真考到驾照几年没开过车?”小苏不相信。

  “真没开过!”杨平这是实话。

  小苏说:“驾驶无非是手脑协调,你做手术厉害,手脑协调好,自然对汽车的掌控好,嗯,如果自己觉得操控很自如,可以加速!”

  杨平的脚慢慢踩下,加油,车子平稳加速,到了红绿灯路口,和缓的刹车,挂空挡,动作显得挺熟练。

  围着大学城溜达一圈,感觉真的很熟练了。

  “你车感很好,多溜几圈!”小苏口渴了,在喝水。

  再转了几圈,小苏说:“靠边停车,透透气!”

  杨平靠边停车,距离边线刚刚三十厘米,刹车,拨P挡,两人下车透气。

  旁边那车转了几圈,也靠边在休息,就是刚才那个轰油门的车,男的和女的也下车在路边透气。

  男的刚刚看到小苏在车里对杨平讲解,看杨平下车,一脸鄙夷,特么一个大男人,让一个女人在教车。

  等小苏下车,男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小苏,再看看这辆特斯拉。

  最后目光落杨平身上,鄙夷之色变成了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