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外科教父> 0091章 山雨欲来
  “你把车牌号给我,发个手机定位过来,看看附近有路牌没,有的话拍个照给我,我们联系交警去找你们。”苗主任火急火燎。

  “我看看!”田园看外面,正好前面有个路牌,前方五百米,石坡出口。

  太好了,田园赶快说:“我们的位置是距离石坡出口五百米!”

  “好好好,太好了,我们让交警派车来接你。”苗主任语气激动。

  交警也不行,应急车道本来没什么车,一些人等不急了,往应急车道上开,现在也堵死了,不过可以沿着高速步行到出口,找一辆靠近出口的车应该能去石坡人民医院。

  “苗主任,应急车道堵住的,交警的车也过不来,我们步行到石坡高速出口,让交警想办法调一辆靠近出口的车,送我们过去,可以不?”田园根据目前的处境,向苗主任建议,毕竟苗主任不知道现场的情况。

  “好的!随时保持联络。”苗主任挂断电话,马上汇报董院长,求助交警。

  田园看了一下手机的电,还有很多,包里还有充电宝,应该问题不大,关键时候,手机是战略物资。

  他立刻站起来,扶着座椅,大声说:“前面出了交通事故,石坡人民医院向我们求援,一个胸腹树木贯穿伤的抢救手术,要我们尽快赶过去支援手术,骨科的、手术室的都去,泌尿外科的王主任,你再挑两个人,你们派三个人参加支援,其它人等交通疏通,赶到南桥县。”

  车上人一听消息,立刻骚动起来,妇产科有人举手:“怎么没有我们,田主任你这是搞歧视!万一伤员有孕妇,我们参与保胎、评估手术都行。”

  “现在是胸腹贯穿伤的,你看,堵车堵得密不透风,人太多去不了,这几个人现在还不知道怎么送过去。我也想让你们去,但是南桥县的人正等着我们呢,这么多美女还是留下去南桥,正好代表我们医院的青春靓丽形象。”田主任安慰。

  电话又震动了,还是苗主任的:“田教授,刚刚接到消息,不止一个伤员,胸腹贯穿伤的只是最重的,重伤的一共有八个,全部要送到我们医院来。”

  “老苗,我们车上现在有五十四个人,都是医生护士,可以全部过去支援急救。”田园赶快说。

  “太好了,辛苦你们了,你们赶快到石坡出口去等,已经联系交警去找你们。”苗主任很兴奋。

  “刚刚接到消息,重伤人员有八个,大家都去!”田园宣布,妇产科的同事立刻沸腾起来。

  田园交代司机:“我们都要下车,去石坡人民医院参加医疗支援,你等下直接把车开到石坡人民医院来,南桥那边我会跟他们沟通,注意安全。”

  “嗯,你们注意安全,我到了石坡就给你电话。”司机说。

  “大家按顺序下车,不要挤,下车后,沿着栏杆走,注意安全,张林和小五先下,带队。”田园安排。

  张林和小五两个立刻下车,打探一下,后面的车龙也看不到头,应该很安全。虽然是堵车的,但是毕竟在高速上,安全第一。

  五十几个人,从车上一下子全下来,很有规模,引来旁边的人围观,田主任带大家沿着栏杆往前走。

  “你的包给我,保证不偷吃你的零食,你小心点。”杨平跟小苏说。

  小苏取下背包,交给杨平:“你自己也小心点。”

  五百米不远,一队人到了石坡高速路口。

  下高速的匝道早就堵住了,靠近匝道的车,都想下高速绕道,结果乱了次序,又堵死了。

  前后的车龙都一眼望不到头,一直延伸到看不到的地方。

  田主任手搭凉棚,远眺,观察环境:“大家原地等待,我联系苗主任看看,注意安全。”

  “胖子,你那外套里面是红色的,脱了反过来,等下用来打信号。”杨平提醒胖子,田园一听,是个办法:“胖子,快点,你就做信号。”

  胖子赶快脱外套,翻过来,把红色的一面翻到外面,妇产科的同事递过来一个自拍杆,胖子把衣服用自拍杆撑起来,举着。

  “苗主任,我们下车了,已经步行到石坡匝道的出口,对,就在这里,五十四个人,恩,我们举着一件红色夹克,好,我们就在这等。”田园打电话告诉苗主任位置。

  “交警等下派人来找我们,胖子,把红色衣服举高点。”田主任说。

  他很担心伤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时间就是生命,多一秒,就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终于,穿荧光马甲的交警,手里拿着对讲机,出现了。

  也是步行的,他到处看,因为一直堵车,下车透气的不少,光这个出口周围,就聚集了几堆人。

  忽然,他发现这边举着的红衣服,立刻从车与车的间隙中穿过来。

  交警皮肤黝黑,声音嘶哑,边过来边挥手,等近了,说:“您好,是省城来的田教授吗?”

  田园赶快跟他握手:“是的,我叫田园,石坡人民医院打电话要求我们紧急支援。”

  “终于找到了,大家辛苦了,你们跟我来,下了匝道,就是收费站,过了收费站,我们有车在那等,把包给我吧?”交警很憨厚,要帮最近的女同事背包。

  另一个交警也过来了,年轻一点,交警喊他:“快,帮忙提包。”

  堵车不太好走,都是从车与车的缝隙里穿过,以前跟着急诊出车,救治肝脾破裂的病人,杨平有经验了。

  好在车子堵在匝道路口,大家沿着匝道走,看到了石坡收费站。

  匝道的车全堵在这,过了收费站,明显疏通很多,起码都慢慢在移动。

  过收费站的临时停车区,一辆旅游大巴在那等了。

  “那就是我们调来的车,专程送你们去石坡人民医院,很快的,半小时就能到。”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田主任带着大家开始小跑,胖子跟在后面有点费力,穿高跟鞋的妇产科同事,忘记到拉杆箱里拿运动鞋了,干脆脱了鞋子,穿袜子跟着跑。

  这个时候,明显比早上出发要好,无需维持次序,没有一个人拖拉,大家上车,还是按原来大巴的座次,没有一个人坐错的。那个穿袜子跑的女同事,脸上表情痛苦,但是没有哼一声,也没有掉队。

  “我们已经上了交警的车,很快就到。”田园跟苗主任保持联络。

  此时,苗主任正在石坡人民医院急诊科等,救护车还没有来。

  “老苗,重伤的一共八个,全在路上了,吴县长马上到,怎么样,田教授他们到哪了?”董院长在急诊科亲自指挥,手机没停过。

  石坡人民医院是这一带技术力量最强的,这种发生在附近的大交通事故。病人往上面送,或者到上面临时调人,都不可能的。就算地区中心医院,距离这里高速要三个小时,何况实力跟石坡相差不大。

  急救的压力自然全部压到了石坡人民医院,石坡很久没打这种大仗了,苗主任和董院长站在急诊科门口,年轻时的那股血气又从心底升腾起来。

  县政府的红旗轿车嘎吱刹在急诊科门口,也顾不得什么礼节排场了,吴县长自己推开车门走出来,起码两秒,秘书才提着包跟出来。

  “吴县长,全院医务人员已经待命!”董院长迎上去。

  吴县长握住他的手,紧紧的:“董书权!听着,这是一场硬仗,集中一切力量打赢这场硬仗,任何不服从调遣者,原地处分。”

  “急诊和外科门诊全都停掉了,病人分流到中医院。”董院长领吴县长往里走。

  “对,集中力量,血站那边怎么样?”吴县长问。

  “没问题。”

  “你说的省城医疗队到哪了?”

  “在交警的车上,半小时内到,有五十多个人,有骨科,泌尿外科,妇产科的。”

  “太好了!”

  吴县长混浊的双眼,透出闪亮的光。

  “轻伤疏散到其它几个友县,我们已经联系好了,重伤全部放你们这,你们技术和设备是最好的,顶得住要顶,顶不住也要顶。”

  吴县长从基层爬上去的,没那么多斯文。

  急诊科的主任办公室成为临时指挥中心。

  紧接着,黑色轿车一辆一辆的刹在急诊科门口。

  卫生局的,道路交通运输局的,公安的,血站的,一波局长,全来了。

  特大交通事故,一旦处理不力,那是要滚蛋的。

  急促的鸣笛由远而近,

  第一辆救护车出现在急诊科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