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外科教父> 0081章 真正的秀
  “叮咚!任务:尊严之战,完成一例超高难度骨盆手术,若手术完美,成功维护团队尊严,奖励一万分,另同时收获不同程度的仰慕。”

  洗手的时候,触发了系统任务。

  自动门缓缓打开,杨平站在门口。

  已经消毒的双手举在胸前,肩以下,腰以上,眼神犀利。

  宋子墨小五看到门口的杨平,救星到了!

  也知道隔壁的“高层”们看到这边的进度,有了决定。

  苏宜璇看到杨平进来,可怜、孤立无援的眼神,立刻闪烁着清澈的亮光。

  在她眼里,此时的杨平,脚下踏着七彩祥云。

  杨平刚刚开门就听到钟医生的骂声,再看到苏宜璇楚楚可怜的眼神,尼玛,一股火在胸中腾起,好像可以听到猛烈燃烧的滋滋声。

  较量!在年轻一代之间展开。

  穿手术衣,戴手套。

  拉起手术衣腰间的束带,交给苏宜璇,转身,再从苏宜璇手里接过束带,打上一个利索的结,眼神短暂的交流。

  上台!

  “钟医生,麻烦你让一下,手术难度有点大,韩主任让我来。”语气冷静、坚决,不容置疑。

  钟医生犹豫一下,才让开了位置,但是他没有下台的意思。

  张林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准备帮助推C臂机,他搬条凳子,指指屏幕:“这边可以坐一下,看屏幕,比台上更清楚。”

  钟医生刚才被杨平强大的气场震荡,有点没回过神,说:“我在台上看看。”

  他不甘心,想看看手术究竟怎么继续,屏幕总没有现场好。

  小五让开了位置,宋子墨一动不动,钟医生站在了二助的位置。

  “师兄,粘连太严重,解剖完全模糊,血管神经已经异位。”宋子墨提醒,把电刀的刀头按在电刀擦上,清除上面的烧焦组织,放在旁边杨平顺手的位置。

  器械在台上被重新分布,双击电凝被摆上来,电刀线、双击电凝线和吸引器被理顺,绿色大单的皱褶被抹平。

  台上的纱布被换掉,一块洁白干净的纱布被送上来。

  天成的默契。

  尖刀!无齿镊!

  杨平没有说话,只是手一伸,刀柄已经到了手上,紧接着,无齿镊又送上来。

  虽然苏宜璇第一次配杨平主刀的骨盆手术,但是从之前的习惯,早已熟悉,这个时候他需要尖刀和无齿镊,进行精细的锐性分离。

  显露很好,宋子墨的一助无可挑剔。

  左手无齿镊,右手尖刀,锐性分离开始。

  一百多台的解剖训练,三千台的骨盆手术训练,几百台奇葩的骨盆手术训练,足以形成碾压之势。

  杨平用手指稍微触摸,开始分离,硬脆的疤痕遍布视野,仿佛整个术区除了疤痕,再无其它任何组织结构。

  疤痕组织在无齿镊下,十分稳当,不用担心因为没有齿而会打滑。

  尖刀的锋尖,灵巧精准,一点一点切开疤痕的粘连,白色的疤痕剖面露出,术者就像知道所有血管的走行和分布,哪怕小小的血管,会提前被双击电凝止血。

  刀刚好切开疤痕,又不会伤到血管,换双击电凝止血,再继续,尖刀和双极交替进行,电刀被闲置在一旁。

  埋在疤痕里死亡动脉,在刀尖下无处可藏,逐渐显露,两把血管钳夹住,切断,缝扎。

  那块干洁的纱布还没有派上用场,髂外动脉静脉的轮廓慢慢的露出了,带着完整的鞘膜。

  接下来就是股神经和股外侧皮神经,大多数人此时用电刀分离,这样可以在分离的同时烧灼止血,但电刀的热杀伤力有点大,多少有一些组织误伤。

  杨平喜欢用尖刀加双击电凝配合,大炮和精确制导导弹的量级区别。

  犹如刀尖上的舞者,粘连一点一点的剔开。

  就像考古学家的刷子,一点一点清除沙土,价值连城的古董露出来。

  条索状的神经结构,清晰地显出来,同样带着完整的鞘膜和隐约可见的腹侧伴行供养血管,助手的血管钳不失时机,轻巧的从神经底下穿过,轻轻挑起。

  杨平手一伸,器械护士把漂亮的湿润橡皮条已经递来,不早不迟,两只手同时到达,相遇,橡皮条到杨平的手里。

  这边的血管钳已经张开嘴,橡皮条喂进去,嵌夹,抽拉,尾部对齐,血管钳夹住双尾部,牵拉向一边。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股外侧皮神完全被疤痕淹没,但还是被分离出来,被牵开保护。

  “大师兄骨盆做这么好?”

  台下不禁发出由衷地,轻轻地赞叹。

  “这个粘连好严重,很难做,要出很多血。”

  “你看,台上十分干净,看不到出血。”

  “传说中的无血操作!”

  “太厉害了。”

  “比附二的那个医生厉害多了。”

  议论避免不了。

  钟医生的喉咙很干燥,吞了一口唾沫,这种分离的手法,远远超出自己,望尘莫及。

  时而左右配合,时而交叉双手,左右手完全一样熟练,没有所谓的顺手与不顺手,无齿镊夹持疤痕组织,竟然没有一次打滑,尖刀与双击电凝配合天衣无缝,让整个手术几乎无血。

  暴击!绝对超过三万的暴击!钟医生有点恍惚。

  手术进行到这里,术者还没有说过一句话。

  “专注!注意显露!”杨平的声音极为严厉,就像教授训斥自己的学生。

  钟医生回过神来,说的是自己,自己就是二助,立刻将拉钩牵开一点,既然在台上,二助,理所当然做好自己的角色,专业素养不要让人怀疑。

  精索的分离还不是很理想,杨平回过头来继续,将钟医生已经分离的精索进行更好的显露,毕竟,疤痕组织没有弹性,等下稍微一拉,容易伤害精索,术后遗留逆行SJ就麻烦了。

  三个窗口完成,沿着窗口提供的通路,继续深入,陈旧性的积血要涌出来,立刻被助手提前置入的吸管化解,暗红的血液沿着吸管,快速被吸进台下的密封瓶里。

  鲜血!鲜血要涌出来,断裂回缩的小动脉,被操作唤醒,冲破了自凝血块,马上要形成喷射之势。

  你根本没有机会喷射,杨平手里的血管钳,两把,左右各一把,已经钳夹拉出动脉的两个断端。

  没有一秒的延迟,宋子墨打结止血。

  重复一次这种动作,另一个断端被结扎。

  再处理骨折周围的血管,不管是回缩的,还是没有回缩的,都被轻松地找到,予以处理,即使回缩到骨块里面的,也被骨蜡填塞,术区干干净净。

  那一块纱布还没有派上用场,只用吸引器、双击电凝就维持了术区的绝对干净。

  “冲洗了!打起精神,这是在手术!”

  杨平不满的语气,喝斥,血管钳敲打钟医生的手,痛得钟医生想缩回,但是手里有拉钩。

  没办法,刚才确实又有点走神,手型一变,拉钩的位置不太对,显露不好。

  羞耻感如大山压在头上,钟医生始终昏昏沉沉,自然难以集中注意力,好在他只是一个二助,对手术的影响不大,但是现在说下台,未免让人说小气,于是硬着头皮待下去。

  杨平自上台,到目前为止,只说了三句话,但是三句话全是跟钟医生说的。

  冰盐水递过来,杨平开始冲洗。

  “七孔,重建,弧形--”杨平一口气报出几块钢板的型号,根本不需要器械商跟台的技术员参与,苏宜璇边听,手上的动作几乎同时,所需的钢板型号和邻近的型号,全部挑出来,摆在合适的位置。

  然后电钻钻头上好,调试没有问题,连钻头旋转的方向锁都仔细检查,钻孔测深攻丝三步曲的工具依次展开,尽管是锁定钢板,无需攻丝,但是苏宜璇还是准备好,以备用。

  “好厉害的年轻人?多大年龄,主治?”谭博云之前对杨平根本没有印象。

  他目前熟悉的,能够记住的,就是韩主任、田主任、还有几个带组主任,宋子墨因为外形出众,也有印象,这个年轻人根本没印象。

  “哦,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刚晋主治,年轻人嘛,经验不足,多给点机会。”韩主任淡淡地说。

  难怪田园信心十足,让他上台,韩主任心想,自己一直忙,怕是培养速度慢了点,一直没有让他做骨盆,最多只是一助,看来他平时串台,跟田园做了不少骨盆,田园对他知根知底了。

  韩主任有点惭愧,对手下的年轻人关心太少,也确实,这段时间,又是骨科研究所,又是显微创伤骨科,事情太多,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总想几天就把骨科弄成全国一流的科室。

  这段时间,对杨平宋子墨几乎是放养,好在田园能够代替自己,带一带这些年轻人。

  这种骨盆骨折,已经是四级手术的巅峰了,还存在广泛的疤痕粘连,就算经验老到的重量级专家,也会觉得无从下手,这个年轻人上台这么轻松地解决了,这没有几百台的经验,达不到。

  对粘连的锐性分离,快速地处理断裂回缩的血管,对解剖的熟悉,无不令人瞠目结舌。身边这个田园还没上台呢,一个主治就这么厉害。

  对田园,他一直记忆深刻,去RB和美国,他们都是一批,这个年轻人比自己整整少了十多岁了,但是水平完全不在自己之下。

  勤奋,天赋高,有锲而不舍的毅力,手术、理论、科研,没有任何短板,当初调过来之前,他对田园有忌惮的,但是听说他跟韩主任去了新开的科室,心里就放心了。

  “三博卧虎藏龙呀,田老弟!”谭博云不知道怎么继续聊下去。

  田主任风轻云淡:“哦,我们这里,高精尖的复杂手术没附二那边多,只有多做这些常规手术,这些小子只要肯学,韩主任一般都愿意教。”

  尼玛,这话说的,这手术还是常规手术?那你们的高精尖手术是什么呀?换头颅呀。

  但是没办法,只能听着,人家一个主治现在台上,把手术做得这么溜,这放到附二,也是可以横着走的人了。

  自尊心和孤傲之气被严重的伤害了。

  同样,超过三万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