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外科教父> 0039章 爱马仕
  病人是四十几岁的男子,矮胖,牙齿有点不整齐。

  穿着花衬衣,扎着爱马仕的鳄鱼皮带,手上戴着一颗夸张的钻戒。

  推轮椅的年轻女士,面容漂亮,模特身材,一双大长腿晃人,曲线极为夸张,斜挂一个LV包。

  随着轮椅进来,一股香水味扑面而来。

  “张教授呀,您好,终于挂上您老的号了。”病人十分激动,握着张教授的手,要从轮椅上站起来。

  张老握着他的手,立刻拍拍他的手背:“坐下,坐下说话,别激动。”

  张老隔着老花镜瞄一眼电脑上:“山西过来的?”

  “对,山西的。”病人坐下说,“排号排了三个月,才轮到我。”

  医院其实有VIP诊室,像张老这种德高望重的教授,开VIP号,一个号两千块,要是有不在乎钱的,挂VIP号,那可以不用等这么久,毕竟愿意出两千块挂号的是少数。

  但是张老就是牛脾气,他不开VIP号,只看普通的专家号,而且什么塞条子打招呼插队的,他统统不理,管你什么人,要么看别人,要么排队。

  研究生和那位年轻女士扶着病人躺到诊床上,张老又仔细给他查体,问病史,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戴上手套,按了按流脓的窦道说:“三年了?六次手术?”

  “三年前车祸,这边的胫骨骨折了,开放性的,做了髓内钉手术,术后三个月就开始破口流脓,后来做了几次手术,挖骨头,填骨头,还有把大腿的皮也补到这来,都没用,这里好了,那里又破了,流脓,有臭味。”张老问一句,病人说十句,而且夹杂着几个专业词汇。

  的确,有一股脓液的臭味。

  “你这个病情很严重,很复杂!”张老很慎重地说。

  完了!病人半张着嘴,颤抖的声音:“教授,还有救不?几年了,帝都魔都哪都去了,全国有名的教授看了个遍,都说截肢。听说张教授您有办法,我们又从山西赶到这来,你看,有救不?”

  张老表情严肃,不说话,查完体,脱下手套去洗手。病人立刻自己翻身下床,坐到轮椅上,自己飞快的拨动轮子,推着轮椅跟着张老转:“有救不?教授,还有救不?”

  张老面色凝重:“这个严重的很呀,救还是有救,就是--”

  “就是什么,教授?”病人着急了。

  张老洗完手,扯一张擦手纸擦干,转身。坐回椅子上,慢悠悠地说:“就是得花钱,花很多的钱。”

  病人绝望的脸上,立刻变成笑容:“吓死了,教授,钱不是问题,这个你不用担心,只要能治好,不截肢,钱不是问题,多少都可以。”

  “不是一点点钱呀,这个花销很大,住院时间长,要好几次手术,而且不是百分之百的把握。”张老说话抑扬顿挫的。

  “教授,我相信您,您给我治,要还是不行,我就认命了。教授,帮帮忙,你看我才四十几岁,要是没了一条腿,这一条腿跳来跳去,想想心里就难受。”说着说着病人竟然挤出几滴眼泪。

  “可以装条假肢嘛,搞个几百万的高科技。”张教授说。

  “那总不是自己的呀,你说花钱可以搏一搏,花,你给我花。”病人主意已定。

  “这可不是小数目呀,少则几十万,多则百万级,这个复杂,要把整段感染的骨头全部锯掉,只留两头好的骨头,然后再装一个架子,把两头的好骨头延长,慢慢汇合到一起,中途还要填塞含抗生素的硫酸钙,静脉还要用抗生素,这个过程要一两年,其它的不说,光这个延长的架子,便宜的都几万,贵的几十万。”

  “这几十万的和几万的有什么区别呀?”病人也是好奇。

  “这么说吧,你说两百万的宝马跟五万的五菱宏光,有什么区别?可以说没区别,都是车,四个轮子在路上跑;又可以说有区别,你说宝马和五菱一样的?不可能一样。”张老解释。

  “明白!就这么定了,用几十万的架子,现在就给我安,卡,拿卡,笨手笨脚的,快拿卡呀,刷卡!”病人当机立断。

  陪他的那个女的,手忙脚乱,打开LV包找卡,没想到拿出一把的卡,刷那张呀。

  “别激动,不是现在,要住院,住院去慢慢治,交钱也是住院的时候交,不是现在。”张老敲打办公桌。

  女士又收回拿出的卡。

  “嗯,教授,谢谢您呀,再生父母呀,这趟来的值了。”病人这个激动呀,已经情绪失控了。

  “希望是有,我们全力以赴,你也不用着急。”张老安慰他。

  病人揩眼泪说:“教授呀,我心里有数了,我做生意的,天南海北,见的人多了,教授这么负责的,真是第一次见,刚才教授亲自给我拆开敷料,检查烂腿,检查那么久,我就心里有底了。留个电话,教授?方便不?”

  张老拍拍他肩膀:“留电话就不用了,别客气,你住院后,听医生的,安心治病,我也会不定期上去看看。”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哎,你要来看我呀,手术到时候你得亲自帮我做呀,教授。”病人拉着张老的手。

  这时研究生把入院通知单开出来了,交给病人:“床位比较紧张,要等,你先回住处,等我们病房的电话,一有床位就通知你。”

  “等什么床位,收VIP病房!”张老有点不满研究生的处理。

  病人立刻又是一次感动:“对,对,对,住VIP,现在就住进去。”

  “人家等了这么久,还等什么?”张老说。

  老教授就是贴心,病人越发高兴,早就该来这个医院,这几年瞎转悠了,没有遇到明主,今天算是走运了。

  看完这个病人,张老发现杨平还站在诊室里,特么一个大活人,现在才发现。

  “你怎么还站在这?”

  “我?”杨平不知道怎么说了。

  张老问:“有事吗?”然后不再理杨平,说:

  “我跟你们年轻医生讲,反复讲,当医生的要有仁心仁术,也不要死板照条,你看,人家带着四千块钱,就活该残废吗?得想办法帮人家治,四千块有四千块的治法,买不起机票还去不了帝都了?你再看这个土豪,几百万对他来说,就是一场牌,你不挣他的钱挣谁的钱?还收普通病房,没动脑筋。目的都是一样,治好病,但是过程千差万别,同样的是减肥药,便宜的,一颗原味苦药;贵的,吃起来找到初恋的感觉。都是一颗药,效果都一样,体验不一样。”

  这话说的,简直悟道的水平,杨平打消了理论的念头。

  看着这个张老头,脑海中浮现一个影像--济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