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种田系修仙> 第一百一十九章 灵田虫害(万字大章求订阅)

种田系修仙 第一百一十九章 灵田虫害(万字大章求订阅)

  “小伙子,生财有道!”

  廖波竖起大拇指赞道。

  林寒看着真是招人喜欢。

  根本不需要费心费力去教他,他自己就能举一反三,自己就能觅食,自己养活自己。

  很独立,有很强的自理能力。

  陶阁主收到这样一位天才徒弟,运气真好。

  “廖师傅谬赞了,混口饭吃而已!”

  林寒谦逊笑道。

  这条路子,对他来说,真是意义非凡。

  从今以后,确实是生财有道。

  如果缺钱了,只要手里还有两百块下品灵石本钱,都能这样购买灵药,炼制成灵丹,迅速赚钱。

  施雨,还需要等待机会。

  种田,还需要等待灵草灵药成熟。

  炼丹这门技艺,完全不需要。

  只要还能买到灵药,就能炼丹赚钱!

  这就叫靠手艺吃饭!

  多一门手艺,就多一条赚钱路子。

  有炼丹这门手艺在,他以后再也不会饿肚子。

  炼丹是这样。

  炼器同样如此。

  学会炼器以后,若是灵器坊给他的炼器机会不够用,他可以从坊市里购买炼器材料,自己炼制灵器。

  炼制出的灵器,可以卖给灵器坊。

  若是灵器坊不要,还可以想办法卖给那些出售灵器的店铺。

  不出意外的话。

  灵器坊应该会收。

  毕竟能从中赚取一定差价,有利可图,没道理不收。

  “廖师傅,我去炼丹了!”

  林寒招呼一声。

  “去吧!”

  哗!

  灵光一闪。

  廖波收起灵力隔绝护罩。

  林寒转过身,准备去炼丹室炼丹。

  这时。

  一群排队领取灵药的少年少女,却顾不上排队,一窝蜂涌上前来,齐齐将林寒围起来。

  “林寒,你这碎布衣衫从哪买的?”

  “能不能告诉我们?”

  “这衣衫太好看了!”

  “我也要买!”

  一群少年少女们叽叽喳喳,激动不已。

  他们都觉得林寒穿上这身衣衫,俊逸非凡,简直要抢走所有人的目光。

  一个人怎么能这么新潮,这么时髦,这么好看。

  “落叶巷,唐巧凤裁缝铺!”

  “她手艺很好,价格实惠!”

  “你们去找她吧!”

  林寒面露微笑道。

  唐婶帮了他很多,没想到这种碎布拼接衣衫,竟然有这么多人喜欢。

  正好可以帮她拉拢一些生意。

  “落叶巷?”

  “我这就去!”

  一位少年带头道。

  “我也去!”

  “等等我!”

  一群少年少女们,争先恐后,向外冲去。

  转眼间。

  整个灵药堂,空无一人。

  “都走了?”

  廖波望着孤零零站在灵药堂里的林寒,不由惊讶问道。

  什么事,能比领取灵药还重要?

  “他们都去定做我身上这种衣衫去了!”

  “廖师傅,见谅!”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林寒不好意思道。

  这群年轻人,真是太疯狂了。

  怪不得。

  何成大叔说,破洞装会风靡。

  现在,破洞装还没有风靡,他这碎布拼接的衣衫款式,反倒是要先火爆起来了。

  “不怪你!”

  “人都走了,我也能清净一会!”

  “还真别说,你这身衣衫,真新潮,真时髦,真好看!”

  “要不是我年纪大了,怕被人说,我都想定做一身!”

  廖波笑着说道。

  “廖师傅有空可以去看看!”

  “落叶巷,唐巧凤裁缝铺!”

  林寒笑着劝道。

  “我还是不掺和了!”

  “追求潮流,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

  廖波连连摇头。

  “廖师傅,你真应该去试试!”

  “唐巧凤是个寡妇,人美手艺好,价格也实惠!”

  林寒笑着说道。

  “是么?”

  廖波眼前一亮,连忙道,“我回头就去看看,也做两身,时髦一回!”

  见他答应这么干脆。

  林寒反倒愣住了。

  他感觉到那里有些不对劲。

  刚刚劝廖波,廖波都无动于衷。

  怎么说了唐婶是个寡妇,人美手艺好,廖波立马就答应了?

  原因肯定不是出在手艺好上。

  那就只剩下,寡妇,人美。

  没想到。

  廖师傅这浓眉大眼,看着很老实憨厚的人,竟然也有一颗如此骚动的心。

  “廖师傅,我去炼丹了!”

  林寒和廖波招呼一生,走出灵药堂。

  来到炼丹室。

  林寒依旧选择最角落一间炼丹室。

  仔细清洗一遍炼丹炉。

  当即。

  他从储物袋中,取出灵药,开始炼丹。

  这一次。

  他决定先炼制辟谷丹。

  昨天一天都没有炼丹,手有点生了,先炼制辟谷丹,练练手,找找感觉。

  轰!

  地火暴涨,覆盖整个炼丹炉底部。

  林寒催动着控火阵盘,控制着火候。

  辟谷丹的炼制,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难度。

  成功率,也稳稳在九成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

  林寒开始有意加快炼制速度。

  从一刻钟一炉,慢慢缩短时间。

  一份份辟谷丹灵药,在他手里,被炼制成辟谷丹。

  速度很快。

  等到炼制第五十炉的时候,他的炼制速度,已经稳定在将近半刻钟一炉。

  这个时候,想要再加快速度,已经很难了。

  “这炼制速度还行!”

  林寒满意点头。

  一个时辰,能炼制二十炉左右。

  平均下来,二十炉就会失败一次。

  这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懈怠,恍惚,愣神的时候,有时运气又不是那么好,调整不是很及时,就炼制失败了。

  基本上,成功率算是能稳定在九成五左右。

  这已经是很厉害了。

  没有任何一个炼丹师,能保证自己的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总会失败的。

  他这才刚学习炼丹几天,就能将成功率稳定在九成五,他自己还算满意。

  这个成功率,意味着他就算是炼制辟谷丹,都很赚钱。

  当然。

  真炼制辟谷丹,也很辛苦就是了。

  不如炼制蕴灵丹,收益还能更高。

  连续炼丹三个多时辰,林寒感觉肚中传来一阵饿意。

  算算时间,肯定过了正午了。

  “吃点辟谷丹吧!”

  林寒拿出一瓶辟谷丹,吃下两枚。

  妙丹阁的灵膳堂,做的饭太难吃。

  去坊市里的灵膳铺吃,来回又太耽误时间。

  他还想在天黑之前,剩下二十八份蕴灵丹灵药,全都炼制一遍。

  下一次再来妙丹阁,就得是后天了。

  吃下辟谷丹之后。

  林寒盘膝打坐,催动五行心法,先将体内灵力恢复到巅峰状态。

  灵力底蕴充沛,在控火的时候,才能收放自如,控制火候更加精准。

  片刻后。

  林寒睁开眼眸,体内灵力,完全恢复过来。

  “开始炼制蕴灵丹!”

  林寒面露期待。

  这才是赚钱的大头。

  妙丹阁给了他十二份蕴灵丹灵药,他自己又买了十六份。

  现在一共是二十八份蕴灵丹灵药,看看这次成功率能达到何等地步。

  轰!

  地火高涨。

  林寒拿起控火阵盘,正式开始炼制蕴灵丹。

  放药,熬炼药液,成丹。

  这三个步骤,熟练而又流畅。

  不过为了保证成功率,他炼制速度,不敢太快。

  基本都是将近一刻钟一炉。

  毕竟。

  这一份蕴灵丹灵药,价值八十块灵石。

  一旦失败了,八十块下品灵石就打水漂了。

  太心疼。

  但饶是如此,失败还是不可避免。

  前面十份蕴灵丹灵药,林寒只炼制出八炉。

  成功率算是维持在八成。

  这时。

  他盘膝打坐,一会功夫,就将灵力恢复过来。

  灵力刚一恢复,他就立即开始炼制。

  然而。

  这一次的成功率,还是一样。

  十份蕴灵丹灵药,依旧只炼制成功八炉。

  最后八份灵药,倒是运气不错,炼制成功七炉。

  “蕴灵丹,还是得通过大量苦练才行!”

  林寒摇摇头。

  他现在炼制蕴灵丹,基本就稳定在八成左右成功率。

  想要晋升到九成成功率,感觉都很难。

  他有这么好的底子,想要更进一步,都很不容易。

  其他人,心性不如他沉稳,不如他认真用心,成功率肯定更难提升。

  “怪不得,大多数人,都只是靠炼丹温饱而已!”

  “任何行业,发财的注定是站在上层的少数人!”

  林寒感叹道。

  各行各业,都是如此。

  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水平,努力让自己成为上层。

  中层,其实过得也还不错。

  最苦逼的就是底层。

  “炼丹也是个辛苦活!”

  林寒满脸疲惫。

  二十八份蕴灵丹灵药,他炼制出二十三瓶蕴灵丹。

  失败了五次。

  整整耗费了将近三个时辰。

  中间也就恢复灵力时,稍微休息片刻。

  由于要时刻察看着丹炉中的药液变化,神识消耗很剧烈。

  此刻放松下来,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看看今天一天,收获如何!”

  林寒走出炼丹室,向灵药堂走去。

  这时。

  最后一抹落日余晖,也快要消失。

  眼看着天要黑了。

  “二青肯定放工了!”

  “赶紧结算一下炼丹收益,去接二青!”

  林寒施展出游身步,迅速向灵药堂走去。

  灵药堂里。

  廖波本打算关门,去落叶巷找唐巧凤做量身碎布衣衫。

  看到林寒到来,只好又退了回来。

  “廖师傅,快帮我结算下炼丹收益!”

  “我的牛才在田里等着我呢!”

  林寒面色急切道。

  “这很快!”

  “你将灵药给我!”

  廖波爽快道。

  “给!”

  “这是辟谷丹!”

  林寒立即从储物袋中,取出五十七瓶辟谷丹。

  六十份灵药。

  他足足炼制出五十七瓶。

  成功率高达九成五。

  “真是天才!”

  “这炼丹成功率,真是绝了!”

  廖波忍不住称赞道。

  “这一瓶辟谷丹,我吃了两枚!”

  “我就自己留下了!”

  林寒将四十六瓶辟谷丹,装在布袋里,递给廖波。

  “我给了你六十份辟谷丹灵药,成本是一千八百块下品灵石!”

  “你给我五十六瓶辟谷丹,一瓶五十块下品灵石,总共价值两千八百块下品灵石!”

  “你在辟谷丹上,净赚了一千块下品灵石!”

  廖波赞叹道。

  这个数字,简直不敢相信。

  别人一个月,都很难赚到这么多。

  毕竟,那些炼丹师,每个月都要从妙丹阁中领取固定酬劳。

  他们炼制的灵丹,只能拿到五成左右收益。

  林寒领不到任何酬劳,收益全归自己,这样反而赚得更多!

  当然。

  炼丹水平一般的,也是领取固定酬劳,加上五成炼丹收益,这种方式更为轻松惬意。

  林寒这种方式,实在太累了。

  没有几个人,能像林寒这样,连续炼丹,一直保持专注。

  一直呆在炼丹室里,人都要憋疯了。

  “给!”

  “这是二十三瓶蕴灵丹!”

  林寒立即将炼制好的蕴灵丹,也装在蓝色布袋里,递给廖波。

  廖波察看了一下,确认无误。

  “我给你了十二份蕴灵丹灵药,成本是九百六十块下品灵石!”

  “你这二十三瓶蕴灵丹,价值四千六百块下品灵石!”

  “蕴灵丹这一块,我应该给你三千六百四十块下品灵石!”

  廖波迅速将这笔账算清楚,认真道。

  “是这样!”

  林寒笑着点头。

  “所以,你辟谷丹和蕴灵丹,加起来的收益是四千六百四十块下品灵石!”

  廖波干脆利落道。

  话音落下。

  他立即取出四十六块中品灵石,四十块下品灵石,放在蓝色布袋里,递给林寒

  “多谢廖师傅!”

  林寒接过布袋,满面笑容。

  加上他手里剩下的七十块下品灵石。

  此刻。

  他的身家一共达到了四千七百一十块下品灵石。

  短短两三天时间。

  他就从一无所有,走到这一步!

  全都是靠炼丹赚的钱!

  当然。

  主要还是因为,他从百药阁,自己买了十六份蕴灵丹灵药。

  不然的话。

  单靠提前预支一个月的辟谷丹灵药,蕴灵丹灵药,也根本赚不到多少钱。

  一个月的收益,顶多也就两千多块下品灵石而已。

  还是要找对路子。

  自己购买灵药,自己炼丹,生财有道。

  “林寒,你这炼制蕴灵丹的成功率,还是维持在八成左右,我就没法再提前预支蕴灵丹灵药给你了!”

  “接下来这一个月,妙丹阁都不会再给你任何灵药了!”

  “你若想炼丹的话,就只能自己买灵药了!”

  廖师傅面露歉意道。

  林寒这样的炼丹天才,他是真喜欢。

  但规矩就是规矩。

  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

  “没关系!”

  “我后面自己购买灵药,炼制成灵丹,出售给妙丹阁便是!”

  林寒豁达道。

  从一开始,加入灵器坊和妙丹阁的时候,莫师傅和陶师傅就详细跟他解释了,他得到的是放养待遇。

  他只是莫师傅和陶师傅个人名义收的徒弟。

  不归灵器坊管,也不归妙丹阁管。

  每个月都没有固定酬劳。

  唯一的好处就是,他炼丹的收益,全都归自己。

  但实际上。

  灵器坊和妙丹阁,每个月给他的炼丹机会,真是有限。

  由于他提前预支了炼丹机会,给他的灵药,又减去了五分之一。

  要是指着妙丹阁提供的炼丹机会来赚钱,他收益真是少得可怜。

  一个月才赚两三千块下品灵石。

  虽然也不错了。

  但跟他施雨,真是没法比。

  想靠炼丹赚钱,还是自己购买灵药,更为靠谱!

  “你放心!”

  “你炼制出的蕴灵丹,品质上佳,功效很好,肯定很好卖!”

  “两百块下品灵石一瓶,我大量收,你炼制多少,我收多少!”

  “这一点,我还是可以做主的!”

  廖波拍着胸膛保证道。

  “多谢廖师傅!”

  林寒躬身行礼。

  想到二青还在灵田里等他。

  今天也还没给灵田施雨。

  林寒立即和廖波告辞。

  走出灵药堂。

  他直接从储物袋中,取出淡黄色风行纸鹤,骑上纸鹤,直奔镇外灵田。

  一会功夫。

  就来到镇外灵田。

  这时。

  明月东升。

  万家灯火。

  已经是晚上了。

  “林寒,你总算来了!”

  孟月柔牵着二青,站在田埂上,主动迎上前来。

  “我炼丹去了!”

  “炼了一整天,午饭都没顾上吃,刚结算完炼丹收益,我就过来了!”

  林寒笑着解释道。

  “哞!”

  二青站在一旁,委屈叫了一声。

  每次都是弄到很晚才来接它。

  有时都忘记了它的存在,忘记喂它。

  它越来越感觉,在这个家,它快没地位了。

  “二青,走吧!”

  “带你去灵田里吃星叶草!”

  林寒牵着二青,笑着说道。

  正要和孟月柔告辞。

  “你身上穿的这身碎步衣衫,一下火爆了!”

  “我都找裁缝,定做了两身!”

  孟月柔打量着林寒,嫣然笑道。

  她感觉今天的林寒,要比之前更为俊逸出尘,浑身都散发着光芒一样。

  视线很难从林寒身上移开。

  “连你都知道了?”

  林寒满脸意外。

  妙丹阁的一群少年少女们,一窝蜂冲出去,去找唐婶定做衣衫。

  没想到。

  连孟月柔都听书了,还去定做了。

  唐婶忙得过来么?

  “中午的时候,小镇上就在疯传此事!”

  “落叶巷的唐巧凤裁缝铺,门槛都被踩烂了!”

  “各大裁缝铺,也都努力拉拢客人,给人定做碎布衣衫!”

  “晚上的时候,就有一些少年,穿上了碎布衣衫,招摇过市了!”

  孟月柔盈盈笑道。

  “竟然会这样!”

  林寒满脸不可思议。

  一开始,唐婶要免费帮他做四套衣衫,他有些过意不去,为了节省布料,才让唐婶用碎布拼接起来,缝制衣衫。

  但唐婶缝制出来的,还是太花花绿绿。

  他都没好意思直接穿出来。

  今天穿的是黄婉欣亲手做的,青色碎布为主的衣衫,看着还比较清新舒服。

  没想到。

  一下就火爆了!

  唐婶的门槛都被踩烂了!

  “对了!”

  “何成大叔让我传话给你,他说你超越了他的破洞装!”

  “他想让你去他府上一叙,想要和你聊聊碎布装,聊聊如何引领潮流!”

  “他说他一直被人理解,研究出来的新潮衣衫,也没人愿意穿,反而是你的碎布装,一下就火了!”

  “他想弄清楚原因!”

  孟月柔笑着说道。

  “何成大叔?”

  林寒面露惊讶。

  碎布装火爆,他哪知道是什么原因?

  要不是孟月柔跟他说。

  他都不知道碎布装火爆了。

  至于火爆的原因,他更加茫然了。

  “我明天去他府上一趟吧!”

  林寒点头道。

  何成大叔送给他五十袋上等灵肥,装在储物戒中。

  他还剩下十五袋灵肥,准备撒在自家三亩灵田里。

  储物戒到现在都还没归还回去。

  明天去何成大叔府上,聊聊潮流,顺便将储物戒还了。

  “你这满脸疲惫,眼睛里都有血丝,看来炼丹累得不轻!”

  “你带二青吃完星叶草,也赶快回去吧!”

  孟月柔关心道。

  林寒为了赚钱,实在太拼了。

  “累没事!”

  “穷才可怕!”

  “只要有钱赚,再累都值得!”

  林寒满面笑容道。

  提到钱,他顿时就精神了。

  “你现在手里有多少钱了?”

  孟月柔笑着问道。

  之前她记得林寒说过,手里灵石都快吃不上饭了。

  这两三天时间,应该能赚了上千块灵石了吧?

  “我现在手里有四千七百一十块下品灵石!”

  “吃饭完全不成问题!”

  林寒灿烂笑道。

  这些钱,甚至都可以试着租田种了。

  租个五亩灵田,租金一年一付,完全不是问题。

  “炼丹有这么赚钱么?”

  孟月柔惊讶不已。

  “炼丹,炼器,学会了,都挺赚钱!”

  “不过赚的都是辛苦钱!”

  “不太适合你!”

  林寒望着孟月柔,如实道。

  孟月柔打理灵田,无非是找人帮她施雨,找人帮她耕田,找人帮她除草就行。

  根本不用自己亲自做事。

  “还真是!”

  “我最近一直忙着打理灵田,都没去灵器坊!”

  “等有空再去吧,不行我就不学炼器了!”

  孟月柔认真道。

  她去灵器坊报名,纯粹是凑热闹。

  听何秀她们说,炼器很复杂,练习刻阵法诀,练得头都大了。

  她又不缺钱。

  没必要吃这份苦。

  她对炼器,也没有特别的偏爱。

  如果只是为了赚钱的话,她完全可以去做那些轻松的事。

  动动嘴皮,钱就来了。

  “你有太多选择!”

  “去不去都行!”

  林寒笑着点头。

  他不一样。

  他没得选。

  炼丹赚钱,他就得去学炼丹。

  炼器赚钱,他就得去学炼器。

  他也没有一个有钱的爹,可以让他动动嘴皮,就能赚到钱。

  他的钱,都是辛苦赚来的血汗钱。

  “你这前景很好!”

  “种田,租田,打造灵池,炼丹,炼器,有太多收入来源了!”

  “要不了多久,你就能赚到第一桶金了!”

  “不过你赚钱的话,也不能只靠努力,不要只埋头苦干!”

  “我爹说,赚钱也就最开始,需要卖苦力,后面的话,其实都是靠脑子在赚钱!”

  “有空的话,你去我家里,跟我爹聊聊这方面的,或许他能给你一些建议,让你少走一些弯路!”

  孟月柔嫣然一笑,主动邀请道。

  “我有空就去!”

  林寒满口答应下来。

  孟长福大叔,完全是从最底层崛起。

  他从心底钦佩。

  孟长福大叔说的这些话,他也觉得很有道理。

  赚钱。

  并不是只靠努力。

  比如炼丹,他若是老老实实,每天在妙丹阁,领取几份灵药,慢慢炼丹赚钱。

  现在炼丹水平,还没提升上来呢。

  一个月后,才能赚到这些钱!

  若是不靠脑子,他也想不到,自己从百药阁购买灵药,自己给自己弄炼丹机会。

  埋头赚钱,只能赚点辛苦钱。

  动脑子,才能数倍,甚至数十倍的赚钱。

  还有第一桶金。

  他一开始想的,赚到第一桶金,就可以购买灵田。

  这其实很难,需要很长时间。

  换个思路一想。

  购买灵田,也是为了种植昂贵的灵草灵药赚钱。

  前期没钱购买灵田的时候,为何不租田呢?

  租田一样可以大赚!

  底层劳力,上层劳心。

  劳心赚得更多!

  孟月柔动动嘴皮,就能赚到钱,这就属于劳心。

  层次摆在这里呢。

  他想要达到劳心这个层次,还得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前的话。

  还是要劳力和劳心相结合,这样才能赚得更多。

  和孟月柔告辞。

  林寒牵着二青,来到自家三亩灵田跟前。

  哗!

  灵光一闪。

  林寒拿出阵盘,打开灵田禁制。

  “二青,赶快吃!”

  “吃完咱们就回去了!”

  林寒招呼二青道。

  话音落下。

  他双手掐诀,施展出飘雨术,开始给灵田施雨。

  细雨淅沥。

  不到半刻钟,就施雨完成。

  二青还在埋头大口吃草。

  林寒走到灵田里,察看星叶草,灵谷,碧罗果长势。

  经过二青之前拉出牛粪的地方。

  发现二青这段时间,一直将牛粪拉在星叶草的灵田里。

  一直都固定在这一片地方。

  现如今,场面已经极其壮观。

  一并排,就是六坨牛粪。

  现在有了三排了!

  这些牛粪,不管是横排来看,还是竖排来看,都是整整齐齐。

  非常讲究。

  “二青这家伙,要是去当工匠,也绝对是个能工巧匠!”

  林寒摇头叹道。

  当即。

  他避开这些牛粪,走到灵谷所在的灵田里,察看起来。

  “又有杂草了!”

  林寒眉头一皱。

  这灵田里的杂草,他前段时间才刚拔光。

  现在又有一批新的杂草长出来,都是还不到一寸的嫩芽。

  “得尽快练成木丝术,回头用木丝术除草!”

  林寒正色道。

  随着灵谷日益长高,他采用的密集种植法,灵田里没有什么缝隙了,没有下脚的地方了。

  下田锄草,很容易就踩到灵谷秧苗。

  除了有新的杂草幼苗长出来。

  灵田板结情况,更为严重。

  有些地方,都出现了裂纹。

  灵谷不像星叶草喜水,又不能彻底施雨灌溉。

  “翻地灵蚯数量应该差不多够了,明天就试着放养到灵田里,先将灵谷所在的这一亩灵田,翻土一遍!”

  林寒打定主意。

  这样的话。

  明天他就可以将十五袋灵肥,也顺便撒在灵田里。

  翻地灵蚯翻土之后,就可以将灵肥和灵土混合到一起。

  察看灵谷过后。

  林寒走到碧罗果所在灵田。

  “怎么叶片发黄了?”

  林寒面色一凝。

  当即。

  他又往前走了走,发现这一亩碧罗果秧苗,全都泛着淡黄色。

  原本青翠的叶片,此刻带着病态。

  “生病了么?”

  林寒面色严肃。

  他连忙催动神识,察看原因。

  可是。

  连续察看了几遍,也没发现有病。

  “这是怎么回事?”

  林寒眉头紧锁。

  他给人种植帮工的时候,基本都是种植灵谷。

  对于灵谷,他还算经验丰富。

  和碧罗果,他是第一次种植。

  本以为翻土,施雨,除草就行。

  没想到,运气这么差。

  碧罗果竟然生病了。

  这可怎么办?

  关键是。

  他现在还找不到病因。

  “问题该不会出在根上吧?”

  林寒灵机一动。

  他立即弯腰拔出一株碧罗果秧苗。

  果不其然。

  碧罗果的根茎上,出现了一些细小的缺口。

  像是被什么东西啃过一样。

  “生虫了么?”

  林寒连忙扒开下面的灵土。

  果然。

  灵土里,有两个米粒大小的白色小虫。

  “原来是你们!”

  “杀死你们!”

  林寒满脸愤怒。

  终于找到罪魁祸首了。

  他直接抓起两只白色小虫,将它们捏爆。

  但下一刻。

  他面上又露出无奈。

  这一亩碧罗果,都是这种情况,显然这亩灵田下面,都出现了这种白色小虫。

  灵谷幼苗好好的。

  没猜错的话。

  这些白色小虫不爱吃灵谷,专门吃碧罗果根茎。

  偏偏。

  这三亩灵田,最贵的就是碧罗果。

  他就指望这亩碧罗果赚钱呢!

  可是。

  现在,他完全拿这些米粒大小的白色小虫,没有办法。

  他总不能将这些碧罗果秧苗,全都拔出来,扒开灵土,找出这些白色小虫,一只只将它们捏死吧?

  这样碧罗果秧苗,重新栽种,还能种活么?

  “孟长福大叔说得对,种植昂贵灵药有风险!”

  “我现在的种田水平,还不能自如应对这些潜在风险!”

  “幸好之前没有将租的五亩灵田,全都种上黄芽草!”

  林寒感叹道。

  目前这种情况。

  他能想出来的办法,就是用金针术,杀死这些白色小虫。

  这样的话。

  他只需催动神识,找到灵土里的白色小虫,施展出金针术,用金色小针,将这些白色小虫刺死!

  可惜。

  他现在还没学金针术。

  金针术,指法难度堪比木丝术。

  他现在学习也来不及了。

  等他将金针术练到精通境界,能够大批量杀死白色小虫的时候。

  这些白色小虫已经将碧罗果根茎,全都咬断了。

  碧罗果全都死光了!

  “这白色小虫,属于害虫!”

  “不知道何成大叔,对它们是否了解,是否知道对付它们的办法!”

  林寒立即想到何成大叔。

  当即。

  他从灵土里,扒出几只白色小虫,拿出一个空的药瓶,装在瓶子里。

  他打算明天一早,就去找何成大叔,问问看。

  这碧罗果秧苗出了问题,他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得尽快将这个问题解决!

  “二青,走吧!”

  林寒和二青招呼道。

  “哞!”

  二青点点头,走出灵田。

  林寒拿出阵盘,开启灵田禁制。

  一人一牛,在月色下,向家里走去。

  穿过长长落叶巷。

  来到自家门前。

  进入小院。

  “二青,喝点水就睡吧!”

  林寒施展出飘雨术,往水槽里注满水。

  随后。

  他去看了下院中苗圃里的黄芽草,黄芽草冒出了小嫩芽。

  “不知道租种的两亩黄芽草,是否冒芽!”

  林寒面露期待。

  他准备明天顺便去看看。

  “翠玉竹长势越来越好了!”

  转过身来,看到院中陶罐里的翠玉竹,青翠一片,长到八寸来高,林寒不由面露笑容。

  随即。

  他走到灵池边,拔掉木塞,给灵池换水。

  片刻功夫,就换水完成。

  “甘霖草成熟了!”

  “明天就能收割卖钱!”

  林寒微微一笑。

  辛苦打造灵池,每天都给灵池换水,马上就要有第一笔收益了。

  吱呀!

  推开静室房门。

  林寒走进静室,直奔墙角陶罐,催动神识,察看陶罐中的情况。

  喜人的是。

  两条翻地灵蚯,一直在产卵。

  陶罐里的小灵蚯,数量已经达到了四百三十二条。

  有两百一十六条灵蚯,都长到四寸来长。

  陶罐里,都快容纳不下它们。

  “你们得挪地方了!”

  林寒招呼道。

  话音落下。

  他立即打出契约法诀,和这些小灵蚯签订灵宠契约。

  耗费了好长一会功夫。

  才跟四百三十二条小灵蚯,全都签订灵宠契约。

  “你们也去翻土吧!”

  林寒抱着陶罐,来到院中。

  随后,吩咐陶罐中的两百一十六条四寸来长的小灵蚯,爬进种植翠玉竹的一百个陶罐里。

  每个陶罐里,都放养进去两三条。

  加上之前放养的两三条灵蚯。

  现在一百个陶罐里,每个陶罐都有四五条翻地灵蚯,整天翻土,提升灵土品阶。

  “你们两个,继续产卵!”

  “回头我就帮你们购买晋升灵药,助你们晋升为二品灵虫!”

  林寒抱着装有草泥灵土陶罐,回到静室,叮嘱两条翻地灵蚯道。

  听到这话。

  两条翻地灵蚯,顿时兴奋不已,激动地缠绕在一起。

  “你们产卵有功!”

  “从现在起,我给你们两个赐下名字!”

  “你叫缠缠,你叫绕绕!”

  看着缠绕在一起的两条翻地灵蚯,林寒一本正经道。

  他感觉这两个名字,很适合它们。

  缠缠和绕绕,听到这名字,都兴奋不已,缠绕得更激烈了。

  它们身为灵虫,竟然也有自己的名字。

  它们都觉得莫大荣耀,自己竟然被如此重视。

  很快,还要给它们买晋升灵药,还能晋升为二品灵虫。

  感觉虫生一片璀璨,充满希望。

  “你们好好努力!”

  “我也好好努力!”

  林寒将陶罐放到墙角,静室中央,盘膝坐在蒲团上。

  哗!

  青光一闪。

  他催动体内木系灵力,双手掐诀,开始练习木丝术。

  七十二个法诀,一气呵成,施展出来。

  用了六个呼吸功夫。

  若是还能再快一个呼吸时间,就能晋升到娴熟境界。

  哗!

  哗!

  青光闪烁不停。

  林寒一遍遍施展着木丝术。

  一个时辰过后。

  木丝术有了些微进步。

  一次施展下来,大概只需五个半呼吸多一点点。

  距离五个呼吸,更进一步。

  “再巩固下刻阵法诀!”

  林寒双手掐诀,开始复习炼制灵锄所需的三个阵法的刻阵法诀。

  这一次。

  他是将三个阵法的刻阵法诀,全都连起来,完整施展出来。

  之前单独练习的时候,都能施展出来。

  现在施展一整套法诀,还是感觉有些生涩,中间有好多处磕磕绊绊。

  “这样不行!”

  林寒很不满意。

  以这种刻阵法诀水平,炼制灵锄都不够格。

  必须还得继续练!

  灵光闪烁。

  林寒一遍遍练习一整套刻阵法诀。

  一遍比一遍快,一遍比一遍流畅。

  十指舞动,华丽绚烂。

  一个时辰后。

  能够在半刻钟之内,就将一整套刻阵法诀,全都流畅施展出来。

  真正去炼器的时候,肯定不需要这么快的速度。

  “这还差不多!”

  林寒停下练习。

  这样的刻阵法诀水平,他还算比较满意。

  给他一份炼器材料,他直接就能炼制出灵锄!

  “手指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放松下来,林寒这才感觉,十指酸痛不已。

  浑身疲惫。

  但他还是强撑着,盘膝坐好,五心向天,按照七长五短,九浅三深的呼吸韵律,催动五品五行心法,开始修炼。

  修炼,和术法一样,靠的就是日积月累。

  每天都得努力。

  再累都得坚持。

  好在。

  修炼的时候,灵力温养淬炼肉身,能很大程度缓解疲乏。

  很快。

  林寒就灵台空明,沉浸到修炼中。

  修炼了两个时辰后。

  林寒眼皮开始打架,坚持不住,直接歪倒在蒲团上,沉沉睡去。

  “哞!嗷!嗷!”

  二青搞怪叫声,将林寒从睡梦中惊醒。

  “哞!嗷!嗷!”

  二青学着公鸡打鸣,叫得不亦乐乎。

  “二青,别叫了!”

  林寒连忙爬起来。

  推开静室房门,来到院中。

  这时,日上三竿。

  眼看再过一个多时辰,就到正午了。

  “二青,吃吧!”

  “吃完你自己去灵田里干活!”

  林寒立即从储物袋中,取出五斤星叶草,放到牛槽里。

  紧接着,施展出飘雨术,将水槽加满水。

  随后。

  他匆匆洗漱一番,换上唐婶给他做的花花绿绿的碎布衣衫。

  今天去见何成大叔。

  他穿上这一身夺人眼球的碎布衣衫,肯定能让何成大叔眼前一亮。

  不过。

  他更关心的是。

  何成大叔是否认识,这种专吃碧罗果根茎的白色小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