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种田系修仙> 第一百一十二章 父母线索(七千字大章求订阅)

种田系修仙 第一百一十二章 父母线索(七千字大章求订阅)

  走出坊市。

  林寒骑上风行纸鹤,向落叶巷飞去。

  顷刻功夫。

  就来到自家小院上空。

  刚一落下身形。

  砰!

  隔壁窦婆婆的院门,忽然打开。

  “我不同意你这么做!”

  “你积点德吧!”

  老罗头摔门而出。

  他左脚跛了,一瘸一拐,怒气冲冲走出窦婆婆小院。

  “老罗头,怎么回事?”

  “你和窦婆婆吵架了?”

  林寒诧异问道。

  窦婆婆从不出门。

  老罗头捏泥人为生。

  没想到。

  老罗头和窦婆婆,竟然认识,还发生了争吵。

  窦婆婆,可是能向天买命的大修士。

  老罗头跟她吵架,这岂不是说,老罗头也是大修士?

  难道。

  他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老罗头年轻时是绝顶天才,年老归来后,就修为全失,这里面疑团太多了。

  可是。

  老罗头,若是顶级大修士的话。

  是谁打瘸了他?

  窦婆婆,是谁弄瞎了她的一只眼?

  哗!

  灵光一闪。

  老罗头布下一个土黄色隔绝护罩,将两人罩在其中。

  “林寒,你不要借钱给窦瞎子!”

  “千万不要借!”

  老罗头望着林寒,郑重叮嘱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寒不解问道。

  他总感觉,窦婆婆,老罗头,他们之间隐藏着很多事。

  现在。

  窦婆婆瞎了一只眼,寿元只剩下三个月。

  老罗头破了一只脚,修为全失,只能捏泥人为生。

  这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凄惨。

  但他们曾经,绝对都是大修士。

  “你不要管,也不要问,更不要胡乱猜测!”

  “你就安心过你自己的小日子!”

  “离我们这些老家伙远一点,免得沾染了晦气和霉运!”

  “记住,千万不要借钱给窦瞎子!”

  老罗头满脸严肃,再次叮嘱道。

  “窦婆婆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了!”

  “我若是不借钱给她,她就没法花钱买命!”

  “很快她就死了!”

  林寒正色道。

  “死了就死了!”

  “谁都会死,她窦瞎子就不能死么?”

  老罗头理所当然道。

  “可是,我总不能眼看着她死去!”

  “她只是需要两万块下品灵石而已,我能拿得出来,能借的起!”

  “我真不忍心,眼看着窦婆婆就这么死去!”

  林寒认真道。

  “这老太婆,活着也没用了!”

  “你借钱给她一次,她就会再借第二次,永远是个无底洞!”

  “你一共就见过她两三次,你们之间又没任何感情,她对你也没有任何用处!”

  “你何必惹上这个麻烦!”

  老罗头严肃劝道。

  “有用!”

  “窦婆婆说,她和我牵连很深,跟我之间有很深的大道因果!”

  “从她的话中,我能感觉到,她似乎知道我父母的下落!”

  “只是她说我还不够有钱,不够强大,暂时不愿意告诉我!”

  “我变强,变有钱,还需要一些时间!”

  “在这之前,我肯定不能让她死了!”

  “不然我就失去我父母的线索了!”

  林寒认真道。

  “这老太婆,竟然跟你说这些!”

  “你父母的线索,不少人都知道,她死了就死了,还有别人活着呢!”

  老罗头气愤道。

  “不少人都知道?”

  “为何我一点消息都没有?”

  “各方打探都打探不到!”

  林寒满脸震惊。

  原来他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好多人都知道。

  就他不知道。

  “我父母还活着么?”

  林寒连忙问道。

  “活着!”

  老罗头如实道。

  听到这话。

  林寒不由松了口气。

  人还活着。

  “他们去哪了?”

  “何时回来?”

  林寒连忙问道。

  “不让你知道,这是你父母的意思!”

  “他们叮嘱过我们,想让你过平凡安逸的日子!”

  “若是有幸,你能变得很强大,到时才会告诉你!”

  “在你变强之前,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我们答应过你父母,你现在怎么问,我们也不会告诉你!”

  老罗头认真道。

  “我父母的意思?”

  “让我过平凡安逸的生活?”

  “这么说的话,我父母也都是大修士?”

  林寒满脸不可思议。

  在他印象里,父母一直都是普通人。

  怎么会一下子变成了大修士?

  大修士,会住在落叶巷这个贫穷的地方么?

  这里都是年老归乡修者,落叶归根的地方。

  他们那么年轻。

  大修士,手里只有三亩灵田么?

  这根本说不通。

  而且。

  真是大修士的话,为何离去之前,不跟他招呼一声?

  哪怕编个理由骗他一下也好。

  就这么突然走了。

  突然失踪了。

  音讯全无。

  就是这样让他过平凡安逸的日子?

  他这三年,过得穷顿困苦,饭都吃不上,哪里安逸了?

  “多说多错!”

  “越说越错!”

  “你父母的身份来历,你就别问了!”

  “你也不用胡乱猜测,肯定和你想的不一样!”

  “你只需要知道,窦瞎子绝对不止唯一知道你父母线索的人!”

  “你离她远点,越远越好!”

  “这老太婆不是好人!”

  老罗头郑重叮嘱道。

  “我知道了!”

  林寒点头道。

  随即。

  他抬起头来。

  “老罗头,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么?”

  林寒问道。

  “你问!”

  老罗头道。

  “你和窦婆婆是大修士么?”

  林寒好奇问道。

  “曾经是!”

  “现在不是了!”

  “我修为全失,这三年多,才刚恢复一点修为,窦瞎子也是一样!”

  “我们两个,都是即将入土的人!”

  “我们注定要死,你不要因为我们,误了自己!”

  老罗头正色道。

  “你之前吹的那些牛,也都是真的?”

  林寒惊讶问道。

  “没错,都是真的!”

  “我罗浩南,一生行事磊落,何须跟你们一帮娃娃说谎!”

  老罗头意气风发道。

  “竟然都是真的!”

  林寒满脸震惊。

  他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怀疑和猜测,还跟许荣说过。

  但没人相信。

  没想到,老罗头整天吹嘘的那些,都是真的!

  “我父母是不是大修士?”

  林寒问道。

  “我没法说!”

  “你别问了!”

  “我真后悔跟你说这些!”

  “全都怪窦瞎子,提前将这些告诉你了!”

  “还用你父母的线索,来暗示鼓动你借钱给她,真是卑鄙险恶!”

  老罗头破口大骂道。

  “好,我不问了!”

  林寒连忙安抚老罗头。

  “对了!”

  “我最近腿很疼,需要买些灵药,缓解一下疼痛,你能借我点钱么?”

  老罗头问道。

  “当然能!”

  “你借多少?”

  林寒笑着问道。

  今天收获真大。

  老罗头和窦婆婆吵架,两个人都是大修士。

  曾经是。

  按照这么推断,他父母应该也都是大修士。

  这下。

  他心里放心不少。

  不用再担心父母的安危。

  只需安心赚钱,安心变强,早日从窦婆婆和老罗头这里,拿到关于父母的线索就行!

  “你先借给我三千块下品灵石!”

  老罗头开口道。

  “给!”

  林寒二话不说,立即从储物袋中,取出三十块中品灵石,装在蓝色布袋里,递给老罗头。

  “好孩子!”

  “我也知道你父母的线索!”

  “你不要管窦瞎子死活!”

  “我还能活好多年,你以后多借点钱给我就行!”

  老罗头笑眯眯道。

  话音落下。

  他立即收起土黄色隔绝护罩,一瘸一拐,向落叶巷巷口走去。

  这时。

  窦婆婆拄着拐杖,从院子里颤颤巍巍走出。

  哗!

  她一挥手,又布下一个蓝色隔绝护罩。

  “林寒,老瘸子跟你说了什么?”

  窦婆婆望着林寒,关心问道。

  “老罗头说,我父母都是大修士,但现在不能告诉我,他们去了哪里,等我变强才能告诉我!”

  “他还说,他也知道我父母的线索,不让我借钱给你!”

  林寒添油加醋道。

  这两个曾经的大修士,竟然吵起来了。

  恰巧,他们都知道他父母的线索。

  他想试试用激将法,套一下他们两个的话。

  或许都不用等到他变强大。

  现在就能提前知道父母的线索和下落!

  “这老瘸子,真恶毒!”

  “他真不要脸,竟然不顾约定,提前透露这么多给你!”

  “林寒,关于你父母的事,我劝你还是不要打听,对你不是什么好事!”

  “你就安心赚钱,安心变强,迟早会知道这些!”

  窦婆婆认真道。

  “窦婆婆,我听你的!”

  林寒点头。

  他这激将法,也不管用。

  窦婆婆还是不肯泄露半点关于他父母的线索。

  “林寒,你先借我两万块下品灵石!”

  “我还剩下三个月的寿命,你总不能看着我死吧?”

  窦婆婆用一只眼睛,直勾勾望着林寒,问道。

  “我肯定不能!”

  林寒立即道。

  他总不能当着窦婆婆的面说,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窦婆婆瞎了一只眼,也很可怜。

  可是。

  他又担心老罗头所说的,他借给窦婆婆这一次,会不会还有下一次。

  会不会一只都是无底洞?

  若是这样的话,他什么时候才能发财?

  钱都借给窦婆婆了,他也没法变强了!

  “你放心!”

  “我就借你这一次,买两年寿命!”

  “很快就把钱还给你!”

  “我若是不还,你以后就不要再借给我!”

  窦婆婆似乎看出林寒的担忧,立即说道。

  见林寒还是有些犹豫。

  她有些急了。

  “你父母的线索,老瘸子只知道一点点,他没我知道的多!”

  “若是我死了,你可就失去了,关于你父母的重要线索,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窦婆婆说道。

  听到这话。

  林寒不由面色一变。

  父母的线索,这是他的软肋。

  所有的线索,他都要拿到。

  窦婆婆,他必须得救!

  “给!”

  “这是两万块下品灵石!”

  林寒立即从储物袋中,取出两百块中品灵石,装在蓝色布袋里,递给窦婆。

  “好孩子!”

  “我寿命又能延长两年!”

  “你尽快在这两年时间里,变有钱,变强大!”

  “到时我将我知道的线索,全都告诉你!”

  窦婆婆许诺道。

  “好!”

  “这就去种田,争取早日发财!”

  林寒满面笑容,斗志昂扬。

  窦婆婆拄着拐杖,干瘪的面容上,流露出满意笑容,走进小院。

  吱呀一声。

  窦婆婆关上院门。

  林寒打开铜锁,院中禁制,回到自己小院。

  “研究下灵田禁制布置手法!”

  林寒走进静室,盘膝坐在蒲团上,取出青色玉简,向里注入灵力,研读起来。

  花费了约莫小半个时辰。

  他才将这套攻防一体禁制,摸索透彻。

  三个防御阵法,两个攻击阵法,威力都很强大。

  唯一的弊端,就是太费钱了!

  没有妖兽和修者攻击,这套攻防一体禁制,一天都要消耗五块下品灵石。

  若是遭受了攻击,这套攻防一体禁制,就会防御,同时反击。

  但消耗的灵石,也会更多。

  动辄就是数十块下品灵石。

  若是被人连续攻击,在短短一刻钟时间里,就能消耗一两百块下品灵石!

  当然。

  若是放在阵眼处的灵石不够多的话。

  灵石耗尽,这套攻防一体禁制,也就失去作用了。

  “以后得随时将阵盘带在身上!”

  “出现异动,就得赶紧过去察看!”

  “不然这套灵田禁制,消耗灵石太厉害了!”

  林寒满脸认真道。

  种植黄芽草,地兰草,玄元果,这样珍贵的一品上等灵草灵药,必须得用这种攻防一体禁制。

  哪怕消耗灵石多,也得用。

  这种开销没法省。

  “可以去种田了!”

  林寒面露笑容,收起青色玉简,走出静室。

  咚!

  咚!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呀?”

  林寒问道。

  “小寒,是我!”

  外面传来一道苍老声音。

  “来了!”

  林寒连忙去开门。

  吱呀!

  院门打开。

  院门外,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

  看着有些眼熟。

  也是落叶巷里的老人。

  没记错的话,大家都叫他老张头,他年老归来,也回来三年多了。

  “老张头,有事么?”

  林寒笑着问道。

  哗!

  灵光一闪。

  老张头布下一个青色隔绝护罩。

  “林寒,你想不想知道你父母的线索?”

  老张头神秘兮兮道。

  “当然想!”

  “你也知道?”

  林寒连忙点头,满脸惊讶。

  没想到。

  落叶巷里,知道他父母线索的老人,竟然这么多。

  窦婆婆,老罗头,加上老张头。

  这都三个人了!

  “你给我五万块下品灵石,我就全都告诉你!”

  老张头笑着说道。

  “五万块下品灵石!”

  “这也太高了,我没这么多钱!”

  林寒惊呼一声,连忙摇头。

  借给老罗头三千块下品灵石,窦婆婆两万块下品灵石,他现在手里,只剩下两百多块下品灵石了。

  也就够他几天饭钱。

  后面都得卖甘霖草赚钱,不然又得过回饿肚子的日子。

  五万块下品灵石,他根本拿不出来。

  “这一点也不高!”

  “我这是良心价!”

  “窦瞎子,罗瘸子,他们两个更精明,一次一次从你这里搜刮!”

  “最后加起来,数量肯定超过五万块下品灵石!”

  “我这是一口价,你给我钱,我立即就告诉你线索!”

  老张头一本正经道。

  “窦婆婆和老罗头,是问我借钱,还会还给我的!”

  “他们可不是问我要钱!”

  林寒连连摇头。

  “你这傻小子,窦瞎子和罗瘸子,他们自己都养不活了,哪还有钱还给你?”

  老张头嗤笑问道。

  “这……”

  林寒面色愕然。

  确实。

  老罗头和窦婆婆,都要问他借钱了。

  他们哪里还有钱?

  拿什么来还他呢?

  “我可不像他们那么虚伪!”

  “我就是要钱,不是借钱!”

  “你给我五万块下品灵石,我直接告诉你线索,免得被他们两个再坑!”

  老张头直言不讳道。

  “可是,我现在没钱了!”

  林寒无奈道。

  他真想现在就知道父母的线索。

  可惜,手里没钱了。

  “你手里有钱了就去找我!”

  “也可以分批付款,付给我一万,我就告诉你一点线索!”

  “付清五万,我就全都告诉你!”

  老张头笑呵呵道。

  “好!”

  林寒点头道。

  虽然说,老张头很坑,要价太高。

  但他确实是很磊落。

  比老罗头和窦婆婆都要干脆。

  给钱就告诉他线索。

  不会一次一次从他这搜刮钱财。

  “不要搭理窦瞎子和罗瘸子了,以后有钱就去找我!”

  老张头郑重叮嘱道。

  随后。

  他收起青色隔绝护罩,向小巷尽头走去。

  林寒也跟着走出小院。

  锁上院门,拿出阵盘,开启小院禁制。

  随即,从储物袋中取出淡黄色风行纸鹤。

  正要骑上纸鹤,前往镇外灵田。

  这时。

  小巷另一边,又走过来一个拄拐老头。

  “小寒,等一下!”

  拄拐老头,健步如飞。

  转眼间,就来到林寒跟前。

  “老李头,什么事?”

  林寒诧异问道。

  他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妙。

  自己难道被这帮老头老太婆盯上了?

  哗!

  灵光一闪。

  老李头布下一个红色隔绝护罩。

  “小寒,想知道你父母的线索么?”

  “给我两万块下品灵石,我就立即告诉你!”

  老李头面色急切道。

  “你也知道我父母的线索?”

  林寒满脸震惊。

  这到底怎么了?

  为何突然之间,这些人都知道他父母的线索了?

  一起找上门来!

  问他是否花钱购买线索!

  “我知道的一清二楚,你父母是怎么失踪的,他们去了哪里,我都了如指掌!”

  “你只需给我两万块下品灵石,我就立即全都告诉你!”

  老李头满脸笃定道。

  “我现在没钱了,等我有钱了再找你买!”

  林寒望着老李头,摇头道。

  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这中间肯定是出错了!

  一切都太反常了!

  “等你有钱了,第一时间找我!”

  老李头笑着叮嘱道。

  随即,他收起灵力护罩,向远处走去。

  看着老李头的背影。

  林寒眉头紧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之前他多方打探,都打听不到半点父母的消息。

  为何现在,仿佛这些老头老太婆们,全都知道了他父母的线索。

  都跑过来向他要钱。

  让他花钱购买。

  窦婆婆和老罗头,更是从他手里拿到钱了。

  “还是问一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寒心绪不宁。

  他感觉很不妙。

  咚!

  咚!

  林寒用力敲窦婆婆的门。

  可是。

  敲了半天,都没人回应。

  “去问问老罗头!”

  林寒立即收起风行纸鹤,向落叶巷巷口走去。

  来到巷口。

  老罗头也不在了。

  一群孩童们,正在巷口玩耍。

  看到林寒。

  孩童们都嘻嘻笑起来。

  “小傻瓜,被骗了!”

  “小傻瓜,被骗了!”

  孩童们声音清脆悦耳,一起拍着手喊道。

  林寒听着,却感觉无比刺耳。

  “被骗了?”

  林寒站在原地,有些发懵。

  窦婆婆和老罗头骗了他?

  老张头,老李头,也跟着过来骗他?

  难道老罗头和窦婆婆,他们说的,关于他父母的线索,都是假的?

  这到底怎么回事?

  林寒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有些眩晕。

  这时。

  许荣母亲刘芳,从巷口这里经过。

  看到林寒,她连忙跑上前来。

  “小寒,大家都在疯传,说你被老罗头和窦婆婆,骗了两万三千块下品灵石!”

  “是真的么?”

  刘芳关心问道。

  “刘婶,是真的!”

  林寒面如死灰。

  “还真被骗了!”

  “你这孩子,老罗头嘴里没有一句真话,谎话连篇,吹牛从不脸红,你怎么能信他的?”

  “窦婆婆,她昼伏夜出,平时大家都见不到她,你也能被她骗到?”

  “你怎么想的?”

  刘芳心疼道。

  两万三千块下品灵石,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上午的时候,窦婆婆跟我说,陆壁一家要去望月郡了!”

  “她提前算到,陆壁要将灵田租出去!”

  “让我去试试看!”

  “我去了之后,果然如此,我也顺利租到了五亩灵田!”

  “我就对她深信不疑了!”

  “她说她需要两万块下品灵石,向天地花钱买命,我就借给他了!”

  林寒认真道。

  这过程中,他没感觉哪里出了问题。

  相反。

  他更加笃定认为,窦婆婆是个大修士。

  简直太厉害了!

  “你这傻孩子!”

  “窦婆婆昼伏夜出,她可不是从不出来!”

  “她经常穿着斗篷,去坊市里打听各种小道消息!”

  “这些算卦的,消息灵通的很!”

  “很多事,她都能比你提前得到消息!”

  “她就是利用这个时间差,在你不知道之前告诉你,让你觉得她算得很准,对她深信不疑!”

  “同时,她对你也很了解,知道你的所有情况,知道你的弱点是你父母,你想知道你父母的线索!”

  “她略施小计,就把你骗到了!”

  “这个老家伙,真是成精了,坏透了!”

  刘芳忍不住痛骂道。

  “原来是这样!”

  林寒身形一顿,如遭重击。

  亏他还深信不疑。

  信了窦婆婆。

  也信了老罗头。

  甚至,连老张头都信了。

  直到老李头来骗他,他才感觉到不对劲。

  但那时。

  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会被窦婆婆和老罗头骗!

  不敢往这方面去想。

  “我父母都是大修士,这些也都是他们编的?”

  林寒望着刘芳,不甘问道。

  “当然是编的!”

  “你父母就是突然失踪了,谁也不知道线索,他们这些老头老太婆,怎么可能知道?”

  “他们就是看你发财了,想从你身上骗一笔钱!”

  刘芳一针见血道。

  “我父母都是普通修者?”

  林寒问道。

  “肯定是普通修者!”

  “你父母真是大修士的话,你想想这里面,得有多少疑点?”

  “谁能奈何他们,谁能让他们一夜之间,突然失踪?”

  “他们自己走的话,为何不给你留下任何线索,不给你安排一些后路?”

  “你可是过了三年寒酸落魄日子!”

  “你那时只有十二岁,为人父母者,绝不可能下得了这个狠心!”

  刘芳笃定道。

  “刘婶,你说得对!”

  林寒冷静下来。

  确实。

  父母从小就很疼他。

  如果他们真是大修士,绝对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

  对他不管不问。

  有好几次,他都差点饿死了。

  差一点就死了!

  父母若是大修士,怎么会让他落到这一步?

  说话间。

  小巷口走来几位同龄少年。

  “林寒,怎么没去找你的大修士父母去?”

  “被骗了两万三千块下品灵石,滋味怎么样?”

  “现在是不是还没回过神来,还很懵逼?”

  一群少年笑嘻嘻问道。

  林寒站在原地,暗暗握拳。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么短时间。

  整个落叶巷的人,都知道他被骗了!

  连孩童们都知道了!

  他被骗得好惨!

  “老罗头,亏我还天天买他的泥人!”

  “窦婆婆,亏我相信她,借钱给她买命!”

  “他们两个,竟然一起来骗我,良心都喂了狗!”

  林寒气愤不已。

  之前黑蛋在望月郡被骗,他还安慰黑蛋。

  没想到。

  他在落叶巷,在自己家门口,竟然被天天见面的老罗头和住在隔壁的窦婆婆骗了!

  “刘婶,你知道老罗头和窦婆婆在哪么?”

  林寒连忙问道。

  他一定要找这两个老家伙,将两万三千块下品灵石要回来!

  这可是他的全部家当!

  “我听人说了!”

  “老罗头在巷口这里,跟一帮老头们吹嘘了一阵子!”

  “之后,窦婆婆来到巷口!”

  “老罗头和窦婆婆,共同骑着一只青色纸鹤,飞走了!”

  “他们可能带着钱,去别的地方养老去了!”

  “你追也追不上了!”

  刘芳面露无奈,摇头道。

  “竟然是被他们两个合伙骗了!”

  “亏我还以为,他们两个在吵架,有很深的矛盾!”

  “这演戏演得太好了!”

  林寒欲哭无泪。

  他这被骗得好惨!

  这两个老家伙,人老成精。

  坏透了!

  “升仙镇那么多有钱人,他们不骗别人,为何来骗我?”

  “我挣得可都是血汗钱!”

  “他们良心不会痛么?”

  林寒心痛不已。

  “其他人,不好骗!”

  “你才十五岁,涉世未深,又有父母失踪这个心病,他们很容易就能骗取你的信任!”

  “这个也不怪你!”

  “换做我是你,也一样会被骗!”

  刘芳宽慰道。

  “年轻,总要付出一些代价!”

  “以后学精明点吧!”

  许金走过来,拍拍林寒肩膀,安慰道。

  “许叔,刘婶,谢谢你们!”

  林寒向许金,刘芳鞠躬行礼。

  日久见人心。

  他被骗了。

  很多人都是看他笑话。

  许叔和刘婶,还是一如既往,关心他,安慰他。

  这世上,也并不全都是坏人。

  “我去种田了!”

  林寒和许金,刘芳告辞一声,迅速从储物袋中取出淡黄色风行纸鹤。

  骑上纸鹤,立即向着镇外灵田飞去。

  刚飞出落叶巷。

  林寒就忍不住泪流满面,放声痛哭。

  他难过的。

  不是这被骗的两万三千块下品灵石。

  以他现在的赚钱能力,很快就能赚回来。

  他最伤心的,是关于父母的线索。

  全都是假的!

  他不知道父母是否还活着。

  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不知道他们为何失踪。

  很替他们担心,很牵挂他们。

  但现在。

  他没有任何线索。

  无从找起!

  这才是最让他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