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不是神豪> 第二十五章 开荒‘新韭菜’

我不是神豪 第二十五章 开荒‘新韭菜’

  “老苏,哥们回来了,你在哪呢,出来聚聚。”

  来自老同学也是苏辰为数不多能够称得上好朋友的张恒电话,让他给爷爷奶奶送完水果和牛奶之后,中午饭也没吃,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返回县城。

  初中高中六年同学,且大学这四年也没断了联系,张恒大学毕业后更是奔着苏辰跑到了燕京,结果他没有坚持下来,反倒是张恒通过自身努力,通过了-司-法-考试,如今跟在一个律所给人当助理,甭管收入多少有多么累,这样的职业也足以让张恒家人引以为傲。

  “走,上我那。”

  彼此知道对方是否脚臭、放屁什么动静的关系,要不是两人在燕京上班隔着大半座城市,合租会让两人压力小很多,生活环境也好不少,苏辰或许也就不会回老家。

  出租车直接停在张恒的旁边,苏辰示意他上车。

  苏辰在副驾驶回过身,看着穿着打扮早已与原先不一样的老友:“你小子现在是人五人六了,大律师。”

  在老友的面前,张恒恢复了原本挺不招人待见的碎嘴子:“少扯犊子,怎么地,买菜去你那喝?”

  苏辰:“成。”

  大半年没见,他发现老友的变化真的很大,小眼睛戴上一副眼镜,增加了一抹书卷气,本就笑脸迎人的面容给人几分信任,身上穿着皮鞋西裤,衬衫外面套着一个无袖的毛衫,上车就将呢子外套脱下来,这就是手里没有夹着一个公文包而是拎着一个兜子,不然跟苏辰认知中的相关行业从业者,形象完全贴合。

  “我擦!你小子发财了。”

  崭新的公寓,对比张恒记忆中那个出租屋的一间,这差距就好似县城和燕京的差距一样,进屋就发出符合他骨子里性格的鬼哭狼嚎。

  “瞎混呗,我这也刚搬过来,一会儿你陪我去超市再买点东西,咱俩在家吃火锅。”苏辰没接话,显然是不想细说,好朋友之间也无需什么秘密都没有,张恒也没在意,舒舒服服往沙发上一靠:“舒坦,我晚上火车,不能喝多,还得回家取行李。”

  时间再紧,也得见一面。谁请客吃顿饭都不是压力,两人只是习惯了独处聊天喝酒的氛围,出租屋再挤,点餐买来的烧烤再凉,对二人而言也比在饭店喝酒要舒服。

  “那东西不买了,我家楼下的饭店给送餐。”昨天搬来的时候,房东就跟他说了,这附近三个楼点餐,饭店可以不用打包盒,直接以盘子和瓷盆给你送上来,你吃完放在门口打个电话就行,他们自有人来收。

  苏辰打电话订餐,张恒将自己拎着的兜子打开,一瓶梦之蓝,一个罐头瓶:“你少点,我妈烀的牛肉咸菜给你带了一瓶。”

  一个偏口鱼,一份辣拌牛肉丝,一个木耳白菜片,一份红烧鲍鱼。

  苏辰又让饭店到旁边小超市买了随便买了一套简装的茶具和一个电水壶。

  “你小子回来就对了,我也想要会来。”

  作为好朋友,张恒能明显感觉到老友的变化,钱是男人的腰杆子,老苏回来肯定是混的不错。

  茶具四个杯子,两人直接拿其中两个杯子当酒杯,烧上水,泡上茶叶,这边酒倒上,先碰一个大口,一人喝了一两。

  “你可拉倒吧,多少人想要在燕京站稳脚跟都难呢,你小子不容易,可别胡思乱想。”

  “我也就是说说,不过哥们,难啊,每天跟在人家后面当‘碎催’,那滋味不好受。”

  “行啊,混着吧,等哥混好了,你以后回来给我当私人法律顾问。”

  “擦,滚犊子。”

  苏辰是有的放矢,张恒却是实打实的当做玩笑。

  好久不见,酒喝的舒坦,苏辰以晚上一起洗澡他安排为由,都没能让张恒多留一天。

  “等哥牛掰了,以后带你飞。”

  张恒说出来的,苏辰心里想的。

  想归想,苏辰却没想到,会那么快的实现。

  ………………

  十一过后,苏辰到单位跟老板辞职,尽管只是两次收礼物赚到钱还不是完全稳定,伴随着他第二大阶段的展开,每天按时上班这件事,属实挺耽误事。

  本身也没什么交接的,老板挽留了几句也就送上祝福语,苏辰离开前提了一个要求,希望可以将那对老夫妇的房子收尾再离开,这期间当然不算工资,提成也只要一半,不要现金,购买一个扫地机器人送给这对老夫妇。

  这是个不需要借口的时代,你有点秘密,无需找借口隐藏,呵呵一笑不去接话茬,就不会有人再去问,老板和单位同事包括那对老夫妇都询问过苏辰是不是有新的公司,是不是有别的发展,他不想撒谎只需要笑一笑,一句自嘲的瞎混即可。

  老夫妇的新房,苏辰下午起床之后都会去转一转,现在不是站在甲方了,对施工要求更为严苛,代表乙方来监工挑毛病,懂行你想要糊弄我也不行,弄得施工的瓦匠和后续的木匠,苦着脸将用心程度提升到最高。

  好在苏辰也很够意思,他在这对老夫妇的房子上就没打算赚钱,既是老两口对他的信任,也是他对自己几年工作的一个临时总结,不敢说网络神豪系统会彻底改变他的命运让他以后不再涉猎这个行业,至少短期内,他希望给自己一段时间的工作有一个不错的‘告别仪式’。

  对施工要求严苛归严苛,对施工的各种技工他也绝对够意思,每次来都会扔下一包煊赫门或是玉溪之类的香烟,还会拎着饮料上来,有时候上午起来了,直接打电话中午和技工们一起吃饭,都是他买单,有一次被老夫妇碰到了,老先生因为身体缘故不喝酒了,当天中午也破例敬了苏辰一杯,对他不再从事这个行业深表惋惜,话里话外,儿女也都有换房打算,还准备找他来设计和施工。

  当银行卡里有了钱,当网络的生活超过半个月,苏辰的自信心增长速度非常快,举手投足之间的那份对赚钱的淡然,也给他自身增加了很独特的气质,看起来不像是打工仔,到像是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

  辞职之后,苏辰的生活就全扑在了网络上,娱乐的时候娱乐,玩游戏的时候打游戏,生活作息时间有些乱也没太当回事。

  以前是在网络上看直播看热闹,边缘化的人物;现在不一样了,每天在网络充当神豪的时候,苏辰都会进行深度体验,微信和私信也开始与胜子、老丁这样的男主播多了一些交流,多了解一些这个圈子的内幕,为自己设计‘网络照进现实’的方案做贡献。

  ‘懂事上道’的来回礼看直播玩游戏刷礼物,只是一种,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还要在这个环境里多观察多了解,某个点一旦触动到他,很可能就会化作一个新的赚钱渠道。

  对于辞职苏辰一点不后悔,不光是因为网络赚钱更容易,是他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在网络上,为自己寻求新的赚钱渠道。

  从家人到朋友,苏辰不能跟任何一个人去说系统的事情,这里面不光是一个信任的问题,也担心一旦消息外泄,算不算系统惩戒的范畴,即便不算,即便未来会告诉父母,当下也不是好的时机。

  好的生活环境,比起过往更为优质的生活质量,衣食住行的质量都在提升,每天一餐到外面吃,一餐点餐,如果有兴致,晚上这一餐会自己做,家常菜对于一个在外打拼多年的人而言不是什么难题。

  最近苏辰也买了好几套衣服,过去那些地摊货都让他打包叠好,回村的时候给一些远方亲戚。不再怯步于各个耳熟能详品牌店的大门,都不是国际大牌,几百块上千块差不多也就是极限,一身搭配几千块,在县城这样一个地方,苏辰也勉强算是在穿上面步入了有钱人的生活层面。

  以前不敢想花了三万块买衣服是什么感受,现在想的是我需要购买一台车了。父母所说的房子,苏辰暂时还没有放在自己生活必需品的序列。

  十月十五号,隔了半个月,苏辰决定今天晚上‘网络照进现实’第三场直播,这半个多月的投喂,大熊宝宝自不必说,胜子也展现出了跟着大哥一路往下走只站大哥立场的状态。

  直播之前,苏辰也选择了进入一个头部主播的直播间,这是个带货电商主播。

  今天起来比较晚,懒得动,家里点了一份外卖,吃过都已经两点多,第一批十几个主播按照苏辰自己制定的小计划,都达到了差不多的极致,这批韭菜养熟了,以后正常养就可以,该开荒新的种植地了,新的韭菜也需要培育了。

  大林子。

  曾经短视频时代的王者之一,后直播人气也很高,乐乐整合资源后,转型带货主播,和妻子二人共同带货,避免了曾经稍显低俗的个人形象和直播风格遭遇封禁。

  人气高,粉丝基数大,粉丝黏度高,这也让大林子转战带货领域取得更大成功,大批量的电商和厂家都找到他,直播间不再需要神豪土豪大哥,有电商线上线下让他赚钱。礼物收益可在乐乐上排名前茅,线下合作收益让其底气更足。

  PS:感谢起个昵称真难的五千赏!感谢piangya的打赏!各位大佬有推荐票的请投出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