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不是神豪> 第二十一章 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

我不是神豪 第二十一章 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

  “我去!一点了!”

  遮光布的窗帘确保了屋内即便是大白天,依旧漆黑一片,唤醒手机屏幕,让还慵懒的苏辰猛的坐起来,起身到窗边将窗帘拉开,暖阳照射进来,他并不在意自己的一级睡眠状态会被发现,在他这间公寓的窗外,近距离内根本没有比它更高的建筑,十三楼便可以确保他不必挡着窗帘也没关系。

  光着脚,保持着一级睡眠的状态,直接走进卫生间。

  这滋味,舒坦。

  老家是平房,没这条件。

  上学是宿舍,也没这条件。

  毕业了在燕京,住最便宜的房子,更没条件。

  回到老家,出租屋也没这条件。

  这一瞬间,苏辰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活得挺悲催的,就连起床一个最松弛状态完成洗漱和清理肠胃,这么多年都不曾拥有。

  刷着牙,冲着热水澡,苏辰很兴奋的挥舞一下手臂,从今天开始,我的生活会一天比一天好。

  早餐吃昨天剩下的全家桶?公寓就是好,有微波炉,热一下就行。

  听着微波炉响动的声音,苏辰按动了暂停,关闭了微波炉,随手将全家桶拿出来扔进了垃圾桶,换上衣服,在外卖网站找到了一家在县城很有名的粥铺,他们家有现熬的各种高配粥,百元价格一小盆的海鲜粥,需要提前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预订。

  趁着这时间,苏辰去银行办了一张卡,给里面存了二十五万,父母的养老保险一次交齐,大病险一人办理一个高配版本,一年一万多块钱,这些他早就了解过,现在准备起来也得心应手。

  一小盆的海鲜粥,价格决定食材,搭配几样爽口小咸菜,这顿早午餐吃的非常舒服。

  再度逛超市,给父亲买了两瓶五粮液,两条华子,给母亲买了两套超市里最好的化妆品,他们需要的秋衣秋裤也买好,又买了一个最贵的海鲜大礼盒和一些高档的月饼,招了一辆出租车给了高出市场价的价格,拉着东西先到公寓楼下,拿上老夫妇给的高档月饼,在下午三点多这样一个父母分别打开电话催的时间,坐车回家。

  隆兴村,小县城外的小村庄,不挨着国道省道,每天只有早晚各一趟的小客车通往县城,不能算是贫困村,却也没有什么额外的赚钱门路,如同老一辈的农民一样,这里的村民除了种地之外想要多赚一些钱,多数都是外出工地打工或是帮助别人扒苞米种水稻赚钱。

  苏家没钱,但也绝对称不上穷,每年的春夏,苏辰的父亲苏大龙和母亲杨敏都会外出打工,父亲有力气,母亲手巧,同样打工他们是赚得多的,到了秋收忙碌之后,两人都会休息,过一个安安稳稳的冬歇和新年。

  苏辰大学毕业后不再管家里要钱,夫妻俩三年就将家里的房子翻新,院子也重新拾掇过,窗明几亮无论是谁看到都得竖起大拇指说一声,大龙家两口子是过日子人。

  从小苏辰就在满满洋溢着幸福的环境里面长大,没大钱,但也不会缺了他的钱花,父母俩每一次给他打电话,都是嘱咐他在外面要吃好穿暖,在苏大龙的认知中,儿子不给自己惹事,不管家里要钱,那就不错,娶媳妇儿的钱,他们早就给儿子准备好了。

  “爸妈。”

  出租车停在苏家的门前,苏大龙和杨敏推开屋门到院子来迎儿子,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从小到大就疼爱的不得了,苏辰记得母亲说过,小时候还有人劝她不要太惯孩子,不然孩子长大了不懂事。

  苏辰很清晰的记得,当母亲说这件事的时候,满脸都是骄傲,谁说我儿子长大了不懂事,我家孩子多好,上大学就知道自己在外面打工赚生活费,大学毕业就没管我们要过钱,逢年过节还会孝敬我们。

  这样的幸福,苏辰开始接触社会之后感触就更深,那份幸福感就愈发的浓郁。

  苏大龙和杨敏都是典型的乡下人,苏大龙黑壮属于那种车轴汉子,苏辰是随了母亲的肤色和长相,杨敏也是她那个年代少见的接近170公分‘大个儿’,干活儿不仅心灵手巧,也有力气。两口子五十多岁的年纪,干农活儿依旧一个能顶三个,小时候不是惯着苏辰不让他到田地里帮忙,是他根本插不上手,能在家里帮着给鸡鸭鹅喂喂食,杨敏都得逢人便夸自己大儿子懂事。

  “你这孩子,又乱花钱。”杨敏照例接过东西先嘟囔几句,儿子的钱自己留着花就好了,处个对象给对象花也行啊,我们又不缺钱,每次回来都大包小裹的买,浪费。

  苏大龙眼尖一些,发现这一次儿子带回来的东西价值不同了,接过东西,冲着出租车司机摆摆手,认不认识的,他就是这样性格的人,外向跟谁都自来熟,在外面也吃得开。

  拉开房门,扑面而来的辣焖牛肉香气,让苏辰迫不及待的先进了厨房,掀开大锅盖,也不怕烫,躲开锅内的热气,用一旁的勺子,直接捞出两块,吹了吹就塞进嘴里大口的咀嚼。

  这天下最好吃的美食,还是妈妈的味道。

  “急急急,五斤呢,够你吃的,剩下回去给你带着,也够你吃两天的,这天凉了,不用冰箱也能放两天。”母亲没有去说小时候在家的那句话:“臭小子,洗手。”而是将从水盆内拿出来的温热毛巾拧干,递给儿子,让他擦手擦脸。

  苏大龙表情有点严肃:“这些东西怎么回事,又是五粮液又是华烟。这得多少钱?”

  苏辰擦了擦手,站在洗脸盆架子前,微微躬身,温热的水洗了几把脸,一边擦脸一边跟父母解释:“我以前在燕京的时候,跟人入股合伙买了点,嗯,怎么跟你们说呢,类似股票但又不是,虚拟货币,现在翻了好多倍,赚钱了。”

  从兜里拿出银行卡:“爸妈,这里面有二十五万,密码是我妈生日,我记得上次回来,我妈说有个养老保险,你们俩这岁数一次交九万多就行,两人都办了,另外你们俩一人再去找我薇姐办个大病险,以后我年年给你们交。”

  解释是不需要特别的解释,从小到大父母对苏辰的信任是有的,孩子不会外面惹事,也不会做错事,他拿回来的钱肯定是正道赚来的,这一点苏大龙和杨敏都不需要怀疑。

  烟酒化妆品价值不菲,苏辰也不去解释这是孝敬你们的,银行卡这二十五万,足以让他们的注意力完全从那些东西上转移。

  杨敏一把将银行卡拿走:“二十五万?”

  苏辰笑着将鞋子脱掉,直接上入东屋的火坑:“嗯。”

  杨敏赶紧进屋上炕,打开炕柜的门,将银行卡放在自己的包里面:“老九,明天跟我去街里查一查。”

  苏大龙家里九个孩子排行最小,家里人都称呼他老九。

  很显然,苏大龙关注的点跟妻子不一样:“苏辰,跟爸说,你赚了多少钱?”

  苏辰将想好的说词道出:“还有一些,我就留下了三十万拿回家二十五万,剩下大家还一起合伙做别的生意,本钱就我攒的那三万块钱,现在都十倍拿回来了,就算剩下的赔掉也不怕。”

  杨敏放好银行卡:“你这孩子,养老保险交也就交了,一次交齐,大病险就先不交了,一年我们俩不少钱呢,我们有农合医疗,不浪费那钱,剩下的给你攒着,我和你爸都合计好了,你也不可能回农村结婚,我们俩准备这几天到街里转一转,给你在县城买个房子,到时候你也好找对象。”

  苏大龙接口道:“你不是搞设计的吗?也认识不少卖楼的,哪的楼好,你自己选一个,你也大了,我和你妈就给你交个底,家里‘归了包堆’有五十万,我和你妈这些年一点点攒的,本不打算都给你,现在也没有后顾之忧了,我俩身体还行,还能干几年,你拿这钱,先交个首付,装个修。农村孩子没个房,腰杆咱也挺不直。”

  杨敏在一旁连连点头,这父母跟孩子聊天就是这个模式,你让他们感受到你长大了,能够顶天立地了,那他们就会将家里的真实情况跟你全盘托出。如果你做不到,那父母每天会想的就是我要给孩子多想一些,不然没人替他想。

  苏辰笑着说道:“我不着急,这两年兴许我就赚大钱了,到时候买大别墅,给你们都接过去。妈,快点,饿了,爸,羊杂汤呢。”

  夫妻俩被提醒,咦了一声,赶紧都下地,趿拉着家里的拖鞋,分工明确,杨敏还要再炒一个肥肠,苏大龙则负责弄出一锅好喝的羊杂汤。

  “那啥,儿子,冰箱里有给你买的饮料,还有葡萄,都洗好了。”

  “知道了妈。”苏辰冲着父亲喊道:“爸,我爷我奶在谁家呢?”

  苏大龙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你不用管,在你大爷家呢,他们家今天也有好吃的,不用去喊。”

  苏辰哦了一声表示了解:“爸,烟酒我可都打开了,你别不舍得喝。”

  “啊,别!”苏大龙小跑过来,晚了,五粮液精致的硬塑盒子拆开了,华子也拆开了。

  “你这小子,浪费啊,这咋就给打开了。”

  杨敏将一盆蘸酱菜和一碗农家酱端过来,白了一眼丈夫:“不打开咋的,你还要显摆显摆啊,儿子可不光是孝敬你一个人的,打开,儿子,晚上妈跟你喝点,你爸他有散白酒就行。”

  苏辰将炕桌摆好,接过母亲递过来的蘸酱菜和农家酱,笑道:“爸,要不然,这瓶给你留着,我和我妈喝一瓶?”

  他的手快,就是担心父母舍不得。

  爸妈,以后这些东西,儿子供得起。

  PS:感谢书友2546的五千打赏!感谢老友andy陈、史大狗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