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不是神豪> 第十四章 千面网络
  “呼!”

  玉溪味好,苏辰看着帐号后台余额第一个数字的减小,狠狠呼出烟雾,满足感爆棚。

  “今天,可是一下子刷出了两天的‘充值’,太奢了。”

  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他自己都乐了,还真是一旦膨胀起来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无视天下的霸气形象。

  看了看衣柜旁纸壳箱内的‘储备粮’。

  方便面,四种口味的方便面。

  辣条,鱼肉肠。

  乏善可陈,当来自网络上的拜年磕听多了以后,还真就不如暂时退出直播间,拿手机给自己点一份水果捞和一个汉堡来得更实惠。

  私信里,诸多好友的态度变化也非常明显,新加的好友‘钱都不是事’、瑶瑶,也都发来了简单问候的话语,神豪天涯也没有了之前的高高在上姿态,诚恳的对苏辰今晚的帮忙表示感谢。

  看过他的,再看小药药的,苏辰就只剩下撇嘴一笑,虽说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很明显,网络这样一个将‘情义’关系变得淡薄的平台,人不为己的想法被发挥到了极致。

  “我不想跟别人一样的称呼,从今天起,我就叫你小饼饼,好不好?”

  “把你微信号发给我,我不要找不到你。”

  “小饼饼,你再不理我,信不信每天发一百条私信给你,烦死你。”

  撒娇,娇憨的语态会让你不自觉的将小药药那张精致的脸颊代入,加微信私下里联系,就不再需要想象画面。

  苏辰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第二个微信,天上掉馅饼的微信,几天前已经注册好了,也有几条朋友圈的动态,全部都是关于游戏的。

  “今天发现一款游戏,尝试一下。”

  “氪的很有创意,过几天和朋友去新区玩一下。”

  今天一战封神,他也就借此机会,在乐乐私信里跟大家互动,回复大家信息,几乎所有人都要过微信,今天统一发放。

  微信开始一个个申请发过来,小药药、棉儿、九月、胜子、天涯、瑶瑶、钱都不是事以及几个有幸被苏辰‘喜欢和看中’的主播。

  比起乐乐私信相对办公化的刻板,到了私下里的联系一下子距离就拉近了很多,而曾经苏辰也很好奇的有钱人和大主播们的朋友圈,也向他展开了所谓的神秘面纱。

  看朋友圈,他都忘记了回到乐乐去享受万人欢呼,外卖到达,吃着水果捞,翻看着每一个人的朋友圈。有钱人和主播的朋友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晒有钱。

  游艇。飞机头等舱。高档餐厅。五星级酒店。奢侈品。各种购物。各种消费。

  当然了,女主播的朋友圈,福利还是不少的,但凡是在现实中对自己有信心的,朋友圈内各种展示,而只是以各种照片填充朋友圈美女姿态的女主播,可以怀疑一下她本人和网络上的差距有多么大了。

  当个小底层游客的时候,好奇。

  真的看到了,觉得挺有趣。

  看了一会儿之后,苏辰就没有兴趣了,他不是一个甘于在角落里吃着盒饭抠着脚头不梳脸不洗当一个幻想家的类型,穷X幻想女神更不是他的风格,看到别人纸醉金迷的生活。以前,至多是羡慕,不要咬牙切齿的恨,也不会心态失衡的嫉妒,现在,则是动力满满,我有了一个不太靠谱的桥梁踏板,我不需要质疑不靠谱到什么地步,我只需要将不靠谱变成靠谱,那所有的羡慕嫉妒都会转为自身拥有,让别人去对自己羡慕嫉妒。

  没有回复大家加了好友之后的问候,现实中的他或许会经营人际关系,在网络上他已经将仅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网络照进现实’的计划里,其它时候,他不想顾忌任何人任何事。

  冲个澡,将柜子里的电热毯拿出来,没有供暖之前的一段时间,晚上睡觉很冷。

  收拾好屋内晚上吃东西的垃圾,台灯调整光亮,钻进热乎乎的被窝,苏辰先是发了一会儿呆,按照计划他是打算后天晚上直播,可看现在的状况,似乎明天直播也没什么问题,真的等不及了。

  豪情霸气的刷出两天‘充值’,无疑也是对自己的调侃,一个女主播就在自己这里赚走了数百万,而自己呢,现实里买个水果捞和汉堡,还要想着如何满减合算。

  懂事上道的,以后大家是合作伙伴,网络上神豪天上掉馅饼会继续捧你,不懂事的,哪怕老子一天充值一千万,也不会白白送给你。

  辗转反侧半天,失眠,下意识的拿起手机唤醒屏幕解开屏幕锁,自己的微信随意扫了一眼,能打发无聊夜晚的也就是乐乐了,多数主播都在这开播,哪怕是赢了的小药药和输了的瑶瑶,也都不忘趁着热度来增长粉丝关注增长直播人气。

  苏辰开着天上掉馅饼的号,进了‘病人’大熊宝宝的直播间。

  三百万的礼物,三千万票,大熊宝宝在‘最佳女主持’的组别,一下子冲到了第一位。

  ‘天上掉馅饼’被很多公会和神豪土豪私下里咒骂,什么意思,你还真打算将整个活动变成你一个人的画面,真以为这些钱就能够让你霸屏整个乐乐?

  私下里的不满归不满,谁也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几个大主播所在的公会也都得到了实惠,综合考量下也都按兵不动,当苏辰给大熊宝宝刷票的时候,棉儿胜子等主播都关闭了直播。

  这都快要十二点了,直播的时间都够长了,正好来捧捧大佬的臭脚,也跟着大佬出来转一转,增加点在大佬眼中的存在感。

  进来后看到已经流下眼泪的大熊宝宝,看到高高一人站在贡献榜上的天上掉馅饼,或多或少老主播也都知道大熊宝宝的事情,以前对方红火的时候也都有过一些交集,熟不熟的在网络上就是层次的划分,当你不在这个层次了,也就不熟了,你被网络抛弃了,我们也就差不多是路人了,就算彼此有联系方式,也是万年不会有任何联系的可能。

  棉儿进来刷礼物,胜子也刷礼物了,大家觉得馅饼老板力挺的人就是自家人,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上也要这么展示,我们的立场就是馅饼老板。

  老丁也来了大熊宝宝的直播间,这两位以前同属一个公会,线下也不止见过一次,曾经在一起并肩战斗的时候给游客的感觉也是相亲相爱一家人。

  时过境迁,几年来,双方再没有任何交集。

  老丁跟大熊宝宝连麦,后者是哭得稀里哗啦,几年的蹉跎,谁还认识当初的自己,今天若不是‘天上掉馅饼’神豪的力捧,自己直播间怎么会重新拥有十几万的人气,贵宾席又怎么会重新坐满君王、公爵。

  “老熊,你这丫头就是太轴,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损失掉的想办法拿回来就好了,现在有馅饼老板在,你好好直播,咱们重新把过去的欢声笑语带给大家,重新把直播间做好……”

  老丁是头部主播,也自己做公会,劝人这件事对他而言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聊了很多,劝了很多,还邀请大熊宝宝哪天有时间去他直播间连麦,一起做游戏。

  “好好直播。”

  苏辰留下四个字,离开了大熊宝宝的直播间,无论是哭戏,还是洗nao的戏份,他都不喜欢。他离开后赶紧去这几天一直熟悉的游戏去看,明天没有新服开启,后天凌晨新服开启。

  那就明天晚上看直播再投喂一圈,到零点直播去闯荡新服,在大熊宝宝直播间,苏辰已经看到了‘你辰哥’直播后的‘钱景’,只要以后‘天上掉馅饼’一直挂在‘你辰哥’直播间,每天出去投喂结束,总会有主播反过来找自己玩,看今天他们在大熊宝宝直播间刷礼物的架势,自己的计划目前就看会有多么成功了。

  苏辰这一走,不到二十分钟,各路主播也都散场。

  ……………………

  燕京。

  五环外的单身公寓。

  看着面前电脑屏幕上的直播间,看着公屏上那些打字希望自己振作起来的游客,大熊宝宝再度哽咽,直播虽然关了,她还是跟大家在聊天。

  老丁等人来,她感谢,但这些场面交情场面话,她再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必要去重视了。

  犹记得当年老丁跟自己一样,在公会的安排下拼命战斗,自己掏腰包也刷,可明显人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礼物刷的也没有那么狠,最后得到了很多,而自己呢,也并没有得到太多公会粉丝的支持和认可,只得到他们的一句话:“老熊别着急,明年我们再赢回来。”

  曾经平台的年度比赛,那个比赛刨除公会刷的礼物,大熊宝宝还清晰记得,自己能够提现的佣金有接近二百万,那是一次彻底将自己财团给刷伤了的比赛,从那次比赛之后,自己的财团一下子没了大半。

  这些佣金都刷了出去,为了所谓的公会荣誉,为了自己所谓的单项冠军。银行卡里的钱,最后也充值刷了出去,没得到冠军,丢掉了财团,失去了心态。

  浑浑噩噩数年,她自己不承认病态,却在今天真正放肆的痛哭一场后,感觉到身体内那个曾经欢乐无限的大熊宝宝又回来了,不是因为贡献榜上三千多万乐乐豆的贡献值,不是因为刚才最高峰值二十多万的人气值,也不是那么多主播来捧场……

  只因为,她觉得有一个人真正懂自己,也真正的欣赏自己,才会用这样一种方式告诉她,你该回来了。

  那个每天能够带给直播间游客轻松喜悦心情的大熊宝宝,该回来了。

  “哪怕我不为任何游客,我也要为你,找回曾经的自己。”

  这个时候,大熊宝宝才去加‘天上掉馅饼’的好友,几分钟之后通过,她发了一行字过去:“已经不再会慷慨激昂的人,只想说两个字,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