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紧一点,只要不逃,尽量安抚吧,他们只有十几个人了。”罗勃说。

  柳秀眼睛亮了亮。

  他听到的不多,对外面情况也不大了解。但听到两条重要的信息,死了不少人,落花城可能只剩下十几个人。其次是罗勃准备用火烧这些怪物,他已猜出罗勃的办法,时间是来得及的,没有自己等修为弱的人拖累速度,又熟悉道路,白护卫速度会非常快。不过就是这条办法,依然需要大量的黑火油,罗勃那只纳器究竟有多大的空间?

  见机行事了。

  柳秀更加不急,他挖好洞壁,人跳进去,又继续推演。

  半夜时分,被小青弄醒,柳秀立即将隐息符贴在自己身上,又在前面插上阵旗,一会儿,几只怪物游荡过来。

  “与夜魔毒真的很相似,深夜正是它们活跃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畏光?”

  第二天中午,阵门打开,阴舍诃几人站在门口东张西望,没有看到怪物,他们才带着石头、泥土进来,来到第二条岔道,在其他岔道情况未明的情况下,只有阴舍诃他们走的最远,罗勃也只能继续选择从第二条岔道突破。

  阴舍诃几人将泥土放下,建成一道三四尺高的石墙,又将它们拍实。

  “这是为倾倒黑火油准备了。”

  柳秀又向外面看去。

  “那么多武器?”

  怪不得甬罗王将贵重的大空间纳器交给罗勃,当然,柳秀也明白了甬罗王的计划。

  接着他看到高城主几人在开采石头。

  纳器暴露出来,但有了纳器便能做很多事。

  比如这些石头,关键时候将纳器里的石头倾倒出来,堵住通道,便能赢得撤退的时间。

  “呵呵。”

  柳秀去了落花城杨府一边准备一边就在推演,昨天入阵,看到了更多,也能推演出更多的东西。

  通道深处的东西,可不是堵住通道就能保障安全的。

  做好土堤,阴舍诃几人迅速退走,罗勃与姚护卫站在门口暂时未关阵门。姚护卫说:“殿下,明天你不要进来。”

  “我不进来,能放心乎?”

  “进来可以,遇到危险,立即撤退。还有,这次若还是得不到孟天王的传承,你也要回去。”

  “姚坎,此次我向父王请令而来,无功而返,以后就不要争储位了。”

  储位?

  柳秀忽然想起来,据说甬罗王有十几位妃子,十三个儿子。

  “那个唐国小子有没有死?”

  “不用管他,等我们出来,你将这颗爆元弹点燃,将此处轰塌。”罗勃将一个大铁丸交到姚护卫手中。

  轰塌阵门可不是为了柳秀,而是毁掉阵门,不让其他人发现。

  柳秀心里说,你还想出来?

  又是一夜过去,阵门重新打开。

  罗勃带着大伙走了进来,拿出那只手镯,从里面倾倒出许多木桶。

  “这只纳器空间果然很大,怕是将落花城的黑火油一起买来了吧。”

  柳秀目测了一下,它的空间约有近百立丈,即便他义父手中的那只纳器不过十余立丈,可以说这只纳器价值连城,这么大空间的纳器,不知甬罗王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不过这个风险是值得的,若是雾山之战罗勃获胜,各个强者不得不反,这些武器又交到他们手上,唐军不但会惨败,都有全军覆没的可能。

  将所有木桶倒出后,大伙拍开桶盖,将桶里的黑火油倒入石墙后面。前面的通道比较平坦,黑火油密度又大,想要流到后面,还有一会。于是罗勃带着大伙出去,将阵门关上。

  直到半柱香后,阵门才重新打开,罗勃向大伙分发弓箭与弩炮。别看它们是战场上的武器,放在这里,比各个巫师的巫术都管用。

  落花城有些人脸上露出怨愤,一个个心里想到,若是你前天将这些武器拿出来,我们不是少死许多人?

  想的太多了,罗勃努了努嘴。姚护卫会意,他持着纳器跳到石墙里面,来到尖刃前停下,然后打开纳器,将这两天夜鹰尊者等人猎杀的蛮兽尸体一起倒入通道里。数量之多,就连隐藏在第六条通道口的柳秀也闻到了浓烈的血腥气。

  姚护卫不敢逗留,倒完后立即返回,又迅速来到外面,将那些小山般的武器收入纳器里面,交到罗勃手上。

  “来了,”小青又开始不安地扇动着翅膀。

  修为最高的夜鹰尊者也听到了动静,他喝了一声:“准备。”

  “果然很强。”

  一头怪物不知如何发力的,从石墙里跳出来,没有落地,就被路达尊者反手一箭给活活射中胸膛,落在地上不动。其实罗勃搬来的都是他从甬蒙带来的普通军用武器,只比一般民用武器强一点,或者这么说吧,胜过柯家寨百姓手中的武器,又不及柳秀替阿蛮专门请人铸造的那把剑。

  就是这些普通的军用弓箭弩炮,在路达尊者等人手中,威力无穷地放大。

  毕竟剩下来的二十几人,几乎无一弱者。

  正好通道宽度有限,加上提前准备了一道石墙,二十几人组成了一道严密的防线。

  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方的血食可能渐渐少了,开始有更多的怪物向通道口扑来,二十几人压力越来越大。

  严杪尊者一个不小心,被一头怪物抓住,其他人还未来得及救,就被怪物迅速地拖到通道里,不久便传出他撕天裂地般的惨叫声。

  “殿下,要不要点火?”高城主问。

  “再坚持一会。”

  柳秀暗中点头,在不知道通道有多深、怪物有多少的情况下,时间拖的越长越有利,只有拖的更长,才能尽可能地将怪物吸引到沾着黑火油的通道里。除非如阴舍诃所说,持着那个大空间的纳器去落花城再买一回黑火油,罗勃又不敢等。

  过了一会,一个叫解登的人又被怪物抓到通道里弄死。

  有几个落花城的人开始出现了恐慌,姚坎说:“殿下,时候差不多了。”

  “放。”

  大伙捡起地上的火把,一一掷入到通道里。

  不一会儿大火弥漫,余下的人一起发出欢呼声。

  到是阴徐二人有些心不在焉,阴舍诃还不时地向第三条岔道瞟去。

  “看啥呢,我还会在那条通道等你们找?”

  也没人找他,阴舍诃只是看一看。不一会儿,传出来一股难闻的焦臭味,空气也开始变得灼热。阵门口又刮起了一股狂暴的气旋,向通道涌去。柳秀不得不小心地扶着阵旗,省怕有人发现他,毕竟离的太近,而这些人都是修为深的强者。

  气旋刮了一个多时辰,渐渐平息。

  “再来。”

  夜鹰尊者又从外面搬来几头沾满鲜血的蛮兽尸体。

  过了好一会,也没动静。

  柳秀看不到第二条岔道里的情况,不过竖起耳朵听着。

  “大约怪物真的全烧死了,或者有,也被困在某个地方不得出。”

  罗勃冷漠地说:“高城主,你带着落花城的人先进去。”

  “啊。”

  柳秀有些好笑,小炮灰一起折了,轮到你们这些大炮灰了,啊什么。

  七比十五的情况下,阴舍诃都不敢逃跑,变成了九比十三,高城主哪敢生起反抗的念头,他只好拖着惨白的脸色,带着十余名落花城的人先行进入通道。

  罗勃的人也未全进,姚护卫继续站在阵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通道。半个时辰过去,大半个时辰过去,快一个时辰过去。关键不能再拖下去,一旦拖到黑夜来临,即便柳秀做了许多准备,他也不敢深入主阵。

  他先掏出一支琉璃管,吞了一粒药片,又将小青与小碧放到竹筒里,塞上木塞,迅速揭掉隐息符,拨掉阵旗,向第六条通道跑去。

  这条通道前面便是鱼水阵,因为大阵的改变,鱼火阵威力无穷的缩小,属阴性的鱼水阵威力却无穷的放大,前天,正是第二个被怪物拖到通道里的解登的带领下,六人进入此条通道,仅是第一关,落花城的五个小炮灰便全部折在鱼水阵下,解登只好返回。

  硬抗之下,柳秀绝对闯不过去的,况且对方是一个小武王。他也不会硬闯,仅跑了三步,正好避开对方的视线,便将手中的琉璃管砸在地上。

  姚坎先是愣了一下,这个唐国小子胆子得有多大,竟然一直躲藏在大伙眼皮底下。

  至于未发现,以他的境界是容易理解的,不是柳秀用了阵旗与隐息符,大伙就发现不了,是大伙疏忽了,根本未注意另一边。

  他迅速清醒过来,向柳秀追去,一个小武王,速度得有多快,那怕柳秀用了神行符也逃不了。眼看眨眼之间,柳秀就要被追上,忽然姚坎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实际还有救的,他是小武王,速度快,只要迅速逃到洞外门,大太阳照一照,夜魔毒便化解了。

  关键姚坎知道自己中了毒,但不知道中的是夜魔毒,还想扛一扛,先将柳秀抓起来再说,就耽搁了这么一小会,夜魔毒发作。姚坎艰难地迈了两步,倒在地上不动了,一会儿只剩下一堆骨骼,还有衣服以及他腰间的佩刀,手里抓住的那颗爆元弹。

  刀未要,但捡起了爆元弹。

  柳秀看着这堆骨骼,微微叹口气。

  来到蒙南,他不得己之下杀了几个人,可他的性格却不喜杀人。若不是姚坎一直不离开,柳秀宁愿从另一个方位出去,也不会用计来猎杀他。

  柳秀放出小青,拿出夜明珠,看着第二条岔道,站立一会,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