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残殇> 第八百三十节 情之为物(36)

天残殇 第八百三十节 情之为物(36)

  齐御封刚接下了狄坤和夏徵的联手进攻,此刻根本无法与岳玲忧的森罗炼狱对招,也无法躲闪,只能聚一股力,双掌快速凝聚刚刚消散的护体真气,撑起一片浓密的黑紫色真气,准备硬抗森罗炼狱。

  两股绝强的气,如同两个气场的撞击,扩散出来的真气,化作强流扩散,那股气劲,让人的心都为之沸腾。

  齐御封虽然勉强撑起护体真气为防御气场,但根本不足七成功力,面对全力的岳玲忧,确实势弱了半分。

  冲击碾压之下,齐御封的护体气场,化作那四散飞溅的气流,被森罗炼狱的气劲淹没。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岳玲忧如流星坠落一般,弯着身子,右掌带着森罗炼狱的掌力落地,周围三丈之内遭到森罗炼狱毁灭性的打击,整个广场中央,深深的凹陷下去,粉碎的地板,在气劲的碾压之下,炸起一阵浓浓的烟尘,飞起的碎石,足有一丈之高,淹没了广场中央,着实让人震撼。

  齐御封在森罗炼狱的强横之下,失去了平衡,翻滚中飞出了烟尘。

  虽然受了伤,但是齐御封翻滚之时,顺势翻起身来,身子前倾,单膝跪地,右手杵在地上,衣衫沾上了不少泥尘,混乱的真气冲击,喷出一口鲜血。

  齐御封瞧见夏徵和狄坤,早已经明白二人反叛,眼神之中露出那久违的兽性与疯狂,冷狠的盯着三人,咽下一口带血的唾沫,左手随即擦掉了嘴角的鲜血,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

  “好!很好!哈哈哈!”只见齐御封疯狂的大笑三声,随即侧头冲着屋顶之上的唐靖说道:“唐少堡主,你可知萧大小姐的容貌拜谁所赐?”

  听见这话,狄坤和夏徵手中长剑紧握,向前迈出一步,似乎准备动手。

  唐靖一愣,看了一眼夏徵与狄坤,随后轻跃而起,从屋顶之上飞身而下,站在齐御封身旁,原本想要乘势追击的夏徵和狄坤,也只好停下了动作。

  对于萧茹芸之事,唐靖自然很是在乎,当初萧茹芸毁容一事,险些让萧茹芸香消玉殒,唐靖倒也从齐御封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些东西,眉眼之间的怒火被点燃,盯着夏徵与狄坤,冷声问道:“莫非齐教主知晓?”

  狄坤冷笑一声,抢先一步说道:“齐教主亲自下的命令,齐教主又怎会不知?说来齐教主的确应该给唐少堡主一个解释。”

  唐靖侧头,质问的目光盯着齐御封:“是你?”

  齐御封微微扬嘴,淡定一笑,略有一丝嘲笑的模样,倒也没有否认,点头道:“没错,的确是我,而且不瞒唐少堡主,我并未遵守约定放萧大小姐离去,此刻萧大小姐仍在禁地之中。”

  此时阴灵教的人,几乎只剩下一些残兵败将,大战已经接近尾声,阴灵教已然败落,毒妖和毒骨也借势摆脱了夜魔之手和夜魔之爪,双方几乎停下手来。

  听见齐御封的话,众人皆不知齐御封想要做什么,纷纷露出诧异的神色。

  毒妖已经回到齐御封身旁,面具已然掉落,那一身黑袍,掩盖了伤势,虽然年华已逝,但那一张俏艳的脸蛋,倒也是姿色嫣然,嘴角的血迹流至下颚,眉目之间的怒火与杀气,与之容颜有些不称,不知齐御封此时为何还要去招惹唐靖,甚是不解,随即问道:“主人…你?”

  唐靖一听,眉眼之间泛出杀气:“为何?”

  齐御封微微抬头,复杂的神色,望着天空长叹一声,随后淡然笑道:“情之为劫,几人能过?情之为物,又怎是言语能说得清?江湖之事身不由己,命运之劫又何尝不是如此?”

  唐靖虽不清楚事情的缘由,但齐御封承认了事实,这倒也就点燃了唐靖的怒火。

  其实齐御封知道自己已经败了,就算自己逃走,也会遭到天上之上的追杀,与其苟延残的活着,倒不如做一个了断,或许也算是一种解脱,所以齐御封此时激怒唐靖,就是想要与唐靖大战一场。

  瞧见唐靖眼神中的战火被点燃,齐御封冲着唐靖继续说道:“一直听闻唐少堡主碎日八式名动江湖,却不曾有机会切磋一番?如今这倒也算是我一桩未了的心愿,不如唐少堡主陪我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若是你赢了,我便放了萧大小姐,若是你输了,那萧大小姐便要随我共赴黄泉!”

  唐靖背着吴翼与齐御封四目相对,怒火已被点燃,何况为了萧茹芸,也只能应战,出于心中的不屑,轻哼一声,冷声应道:“好!唐靖奉陪!”

  “唐少堡主莫非是他人的傀儡不成?任由他人利用?”毒妖已经知道了齐御封的心思,心中甚是着急,忍不住想要澄清事实,阻止唐靖参与。

  唐靖侧目,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毒妖,带着怒火回应道:“唐靖虽然愚钝,或有因不知,但所为之事,对得起天地。”

  毒妖指着狄坤,急言道:“那唐少堡主可知,萧大小姐毁容之事,乃此人亲手所为,而且…”

  “你不必多言,他不过是奉命行事的一条狗而已。”齐御封阻止了毒妖继续说下去,将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

  毒妖知道齐御封心意已决,将目光移至齐御封身上,微微皱眉,露出复杂的神色,想要继续说下去,却还是在齐御封的决定之下,把话咽了回去。

  唐靖顺着毒妖所指,侧头看了一眼狄坤,轻哼一声道:“果然是你!”

  狄坤与唐靖对视,知道唐靖认出了自己,瞧见唐靖那杀气腾腾的目光,侧头看了一眼岳玲忧和夏徵,似乎有些担心,略显一丝慌张。

  唐靖看得出来,狄坤本是齐御封之人,现在已经投靠了岳玲忧,而岳玲忧是吴翼请来的救兵,唐靖自然也还是要给岳玲忧三分薄面,所以唐靖只能将心中的怒火暂时压下,将目光移至齐御封身上,狠声道:“冤有头债有主,伤害过茹芸之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哈哈哈,好!我倒想要见识见识唐少堡主的碎日八式!看看唐少堡主够不够资格,掀起这一场风雨。”

  齐御封大笑三声,兴奋的说了一句,腰间的双手凝聚一股力道,淡淡的黑紫色真气涌现,缠绕上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