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血妖姬> 第2616章 龙韭菜
  不过在颜洛儿坚决表示不可能,同时让敖火庆体验了一把血焰的威力后,敖火庆眼睛噌的就亮了;

  女的不行,那男的总行了吧~!

  “···”看着转移了目标到自己身上的敖火庆,雪如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流墨墨却是黑了脸;

  “师丝桐你特喵要管不住他,那我就不客气了~!”

  “咳,怎么男的也不行?我就是好奇而已呀~!”对于流墨墨的愤怒,敖火庆有些尴尬的说道,不过这事儿师丝桐表示他和血妖姬们是一个立场的;

  别看他和琴瑟色的关系还行的样子,但是关于琴瑟色他们几人那奇怪的血红色能量和惊人的血色火焰,那是他也未曾,或者说是他们几人的底线,并不能触及的;

  而现在,敖火庆那个家伙竟然窥视起了他们的力量,还试图近距离探秘??

  ··或许会出现洒迭的那种情况了?

  师丝桐面无表情的看着敖火庆,并没有出言应下他所说的愚蠢行为,更没有说明缘故,毕竟,敖火庆那把年纪的老龙,那好奇心太强的坏习惯还是得治一治的~!

  师丝桐的沉默让敖火庆感觉有些奇怪,尤其是师丝桐看向他的眼神,似乎,不太妙的样子?

  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到他的打算,就好像之前他因为好奇颜洛儿妖族转修仙人自创功法,为此他都能瞒过师丝桐跟着颜洛儿这么久,现在有更让他好奇心动的事情,那也是不会那么轻易就打消掉的。

  然后,在师丝桐一脸的同情中,敖火庆直接被血妖姬们揍成了狗··

  “哼,要是不老实,我就扒了你的龙皮,抽了你的龙筋~!”看着整个龙都萎靡,生命力被吞噬的只剩下一丢丢的敖火庆,颜洛儿冷哼说道;敖火庆顿时更加委顿了。

  “你们龙族的,自己管,死了记得扒皮抽筋给我留着。”颜洛儿捏着拳头对敖无暇说道,敖无暇一哽,看了看快不行了的敖火庆,默默扭过脸去;

  他是钻石龙,和火龙又不是一族的~!

  不过,敖无暇虽然碎碎念着敖火庆和他不沾边,但是他也只是嘀咕几句,并没有真的见死不救,毕竟都是龙族。

  而血妖姬们都表示并不想见到敖火庆那个讨人嫌的家伙,于是敖无暇就带着他和黄狼兄弟们往山体内的下层走,找地方给敖火庆恢复。

  嗯,毕竟主要的问题是几乎被抽干净了的生命力,快成龙肉干;至于其他的细节,等生命力恢复了就正常了。

  “吾以为,汝等与他亦会闹翻。”而在敖无暇带人离开后,师丝桐看着血妖姬们,神色却是有些奇妙的说道;

  “和他?没那个必要;”对于师丝桐的诧异,流墨墨只淡定开口表示道,一旁的颜洛儿懒洋洋的啃着一块茶点接口说道;

  “龙族的生命力很多也很强啊,我觉得我可以再吃几次。”

  “···”颜洛儿带着明显垂涎的意味说道,让师丝桐一愣,而同样是龙族的敖樱兰和敖景云则是一僵;

  这是对龙族感兴趣了??她们不会被吃吧?!

  二次激活芯片,强撑着没有昏迷,接收到芯片信息,得到厚土基地以及地面城市立体地图,脑子涨疼,缓了3天后,

  得知莎莎,佳佳要见朱颜,朱颜得知佳佳受伤,见到后被暴瘦虚弱躺着的佳佳惊到,问起莎莎,朱颜试探几次,激怒阿强,得知莎莎一直是拖累佳佳的,惊疑之余拿出通行证表明自己身份,女人们惊愕冲进来,佳佳相信这个说法并让女人们离开,和佳佳交谈一会儿,佳佳催促朱颜拿食物清水回去休息,朱颜接到强制任务完成信息,回到自己房间,查看个人面板,商场,买了两瓶鉴定水鉴定出了被动技能和关系,惊异佳佳的复杂心绪,准备休息,等第二天再去找佳佳问清楚

  第二天问到佳佳受伤,佳佳竟然红名闪现,接到主线任务佳佳的秘密,要知道佳佳变化的原因,治安队来外面喊回收,出门交出临时通行证,周围围观人眼神变化让朱颜拿出自己通行证大声嘲讽,然后回去,女人们惊异除了问询,说出临时通行证,同时让女人们生出疑心,被佳佳劝退,女人们出去,问及佳佳,佳佳说起她和莎莎的往事

  佳佳和莎莎末世前是亲密无间的闺蜜,是家境富裕千金小姐,莎莎的善良是世家女中的明珠吸引着世家子们的纯真公主;末世来临,他们露出真面目;莎莎的善良,成了任何人攻击她的利刃,而她却甘之如饴,即使一直受到伤害;佳佳那时并没有和她在一起,末世开始是在另一个城市,但父母家人都在这个城市,所以她硬是咬牙跑了回来;但父母早已死去,心灰意冷的佳佳失去活下去的意义,成了不要命的疯子,有一次逃脱不了,心底却只剩下解脱的时候,遇到了莎莎。

  莎莎拼命救她,自己弱的要死就拿出自己所有的物资,求同伴救她,他们答应了出手了,却是把莎莎推进了丧尸群里;佳佳疯了,莎莎却说她不后悔,她是她唯一的朋友,她当初亲眼看着父母为了救她被丧尸吃掉,她不再善良学着那些人的狠,她咬牙活了下来,因为她父母说过,她要把他们的份也活下去~!但是,当她看到佳佳的时候,她一直假装的强硬外壳瞬间崩塌,她还有朋友的。那群平时关系还不错的同伴,她以为把物资都给了他们,他们起码也会帮她把佳佳救出来,但是她低估了人心的险恶。

  她们怎么逃出来的佳佳没有说出来,朱颜追问佳佳不愿说,只继续说后面的,逃出来了找到了厚土基地,越说情绪越崩溃的佳佳到后面语无伦次情绪崩溃,弄清楚原主是奇葩的圣母后,朱颜也知道了向东是怎么回事,明白了进游戏时佳佳为什么对她那么恶劣,佳佳感叹朱颜不同了,又提及任务区,朱颜觉得去看看,出门试探打开自动寻路,发现路线具现化到地面,却只有自己能看见,顺着路线走到任务区广场,被人群臭味熏死,排队排到却被说可以去领任务牌

  知道任务牌是中层以上才资格拿到,这种莫名走后门只有小白,去另一边中层排队的队伍,到了之后管事不相信转头去原来那去问,回来后感叹朱颜上面有人竟然还想靠自己实力而不是走后门,对她佩服不已,朱颜却是恼怒小白这坑人的行为,拿到任务牌后查看任务板,找任务的时候,下一个来交任务的让她看到三颗巨狼的眼球,选好一个比较危险的任务后离开,回到土楼发现里面闹哄哄的,进门遇到拎救陌生女,另一女探头催促,发现朱颜后想出手,女人们涌出,指明朱颜确实是莎莎

  女人们回去继续喝酒玩闹,去佳佳房间找佳佳,佳佳说明那些是二楼和三楼的女人出任务回来,带回来一批酒,告知佳佳明天要出任务,佳佳让她拿食物,发现她只拿了一点点,感叹她真不同了,然后郑重交代她不要相信任何人,要注意周围,发现佳佳变成蓝名后,突然多出的名字后缀‘转化中’,再次问起受伤问题,确定问题出在腿上,强行掀开被子,任务完成,佳佳红名,朱颜感觉伤口似曾相似,佳佳惊喜以为朱颜恢复记忆,恢复蓝名,又黯然并没有恢复记忆;

  洞悉腿上伤口是丧尸抓的,埋怨其不处理好,转化进程60%,接到任务要帮助佳佳转化,失败会被佳佳牵连,无语主线任务一直和佳佳挂钩,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提出让佳佳明天跟她一起出去外面做任务,佳佳惊诧,朱颜说是担心她,佳佳因为伤势行动不便,朱颜表示会解决问题,借口的隔壁自己房间拿东西,在商场买了止血药粉,揭开初步凝结的血痂,上药后凝结成红色药膜,不再疼痛,朱颜把所有伤口都挑开上药,完毕后已经没有任何痛感,佳佳惊奇起身活动后发现行动自如

  佳佳翻找出一条干净的红色紧身裤套上,外面继续穿着破烂脏裤子,朱颜表示她接的任务是适合小队做的,佳佳诧异好奇,朱颜没有细说离开她的房间回去休息,饥饿度已经明显,第二天去找佳佳,等她吃完东西带着装着部分食物的包裹出门,出门和邻居打招呼不管有没有人看到的规矩,两人一起往基地出口走去,排队出城,检查记录通行证后就出来了,黑暗地下通道,朱颜打开立体地图看路,两女摸黑前行,快到出口朱颜因为地图上出口处大片红点拉着佳佳停下,并告诉佳佳外面情况不对

  红点越来越多,佳佳却是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问,身后脚步声传来,在她们后面出基地的人来了,朱颜拉着佳佳挪到通道边上,想让后来者去探路,不想后来者发现她们,直接止步在她们身旁开口,朱颜用等人搪塞,后来者男人怒起说话,瞬间红名拔剑杀来,朱颜大惊拉着佳佳往回跑,看到地图上又过来的一个灰点,推开佳佳,用力量加持把灰点撞向后来者的方向,倒霉蛋灰点被杀,新鲜人类血肉的味道吸引了出口出聚集的丧尸,丧尸群冲了进来,佳佳尖叫过来拉着朱颜狂奔向基地

  杀了人的后来者追来还欲杀她们,朱颜怒起使用精神影响,让男人的剑扎到墙上,男人惊醒拔剑又继续追来,朱颜盯着地图上靠近的红点使用精神控制,让男人被丧尸群追上,沦为食物;因为前面的丧尸啃食男人暂时停下,两女冲回基地内说明外面有丧尸群,地图上丧尸群又继续向前,让朱颜一惊,刚刚出去的几人闻言立即冲了回来,人们哗然,守卫一边让关门一边让通知治安队,朱颜趁机拉着佳佳离开门口,往住所而去

  住所告诉女人们情况后,就拉着佳佳回了房间,发现佳佳似乎是吓懵逼的双目无声呆滞模样,名字后缀闪烁不停显示转化中,情况明显不妙,直升机在基地上空来回飞,挂着让所有人去任务区接任务否则杀无赦的条幅,把所有东西收起来后,带着佳佳出门,顺着人潮往任务区走去,大量治安队带着热武器在任务区镇压,乱糟糟的人群安静,排队上前,交通行证拿到分配的标记五,回头要离开,治安队指点喝骂要朝另一边出去,往那边走,再接任务保护佳佳转变期不被发现,失败会暴露身份,怒起任务的威胁还有失神的佳佳和她高温的皮肤

  出了任务区,看到人潮和挂着条幅一到十的无数土楼,选了距离最近的五标记土楼挤了过去,门口几人不满佳佳的失神状态也没立即赶人,只让朱颜进去再说,进门是个大堂,后面几个女人打量之后示意她们去找队长,去队长在的房间,里面一片黑暗队长突然袭击,朱颜躲避,不想佳佳突然惊醒,一巴掌扇队长脸上,房间亮起,顶着巴掌的队长让她们去问外面几个女人这儿的具体情况,佳佳发现周围陌生情况想问,被朱颜制止拖了出来,两女去柜台前问询,得知为首女人叫飞机,队长叫暗格,知道要等队伍找齐满员五十人才出发,上楼休息和去门口与其他队员沟通认识,两女选择上楼

  进了二楼房间朱颜说明佳佳现在不稳定的状况,佳佳自己也不确定能保持意识多久,告诉佳佳她失去意识后发生的情况,两女分头去休息,闭目养神睡过去后,有女人上来叫醒,惊诧女人急匆匆的脚步,得知她带着儿子诧异不已,下楼后发现人员只有三十人,暗格让大家介绍自己后,立即就出发;朱颜发现那个中年女人的儿子是装在塑料背箩里的婴儿,感觉愈怪,疑惑并没有满员,但出门发现外面几乎没有人了,顿时明白为何不再等着招人,暗格让所有人跑步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