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蝶谷修士> 第855章 金发公主的决意

蝶谷修士 第855章 金发公主的决意

  在这段时间里,叶美蝶手下的惊蛰和漆雕燕所率领的朝阳确实展开了暗战,之前玉山弟子雪路行曾为秦、楚牵线搭桥,早年又以陆知行的身份混迹于京城,虽然并不完全知道株叶晴柔的真实身份,但也已经有所怀疑了。

  叶美蝶得到了情报,一方面私下探查,另一方面她也不想伤到株叶晴柔。论兵力甘凉义勇不敌楚军,但若是说高端战力,楚军就大大的不如了。如果小剑神姬雅真的发狂动手,那织语长空只能和叶美蝶尽快逃命,所以不到必要的时候,叶美蝶绝不想翻脸。

  诸多怀疑的目光聚集在株叶晴柔身上,她本人当然不可能没有察觉,其实正常来说她向姬雅报备一声,然后将工作交给漆雕燕另行安排就好。可是没想到株叶晴柔竟然在出行的时候被掳走,这可真是惊到了监视中的惊蛰成员。

  叶美蝶对此也是满头雾水,京城里除了惊蛰,居然还有暗势力有能力绑走疑似朝阳重要成员。她怀疑过肖怀仁,也怀疑过互助会,甚至怀疑过雪路行等一票玉山势力。

  但之后事情的发展明显不对了,且不说谁有能力做这场伏击,就是姬雅夜访明月楼也来的蹊跷,似乎是弩箭传信。如果一支强弓劲弩可以威胁到姬雅所住的小院。那叶美蝶就真要怀疑姬雅身边的暗哨,和自己手下惊蛰暗斗的朝阳是不是同一拨人了。

  在之后的发展,可谓是峰回路转,不光株叶晴柔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还被姬雅光明正大的请出山做了中书舍人。

  叶美蝶确实想对株叶晴柔动手,但顾及姬雅的反应,以及同盟的关系。别说尚未确定,就是真的证明株叶晴柔是朝阳的成员,她也不会真的动手。相信其他人也是一样,心有顾忌便不会动手,一旦动手就是已经做好了应对准备,绝无绑走之后再完好无损的送回来的可能,这一套骗骗姬雅还成,叶美蝶却一眼就看出了不对。

  只是株叶晴柔真的觉得自己要暴露,直接申请撤退就行了,自然有人会接手。偏偏要搞这么多事,这是做给谁看呢?叶美蝶有些迷惑了。

  其实这因为信息的不完善,叶美蝶有很多事情不清楚。株叶晴柔确实已经在暴露的边缘,她自己也很明白,和漆雕燕交代一声就行。但是之前所发生的吴延越权事件,似乎已经在姬雅心里埋下了种子。反正都是要撤回来向姬雅坦白,倒不如趁这个机会,再推姬雅一把。

  ……

  纷纷扰扰的杂事落定,楚军已经开始撤离,两日后姬雅也准备回师北上。

  另一方面蜀王夕泽耀世死后,冰火郎君古乐清扶保夕泽家二公子收拢残兵败退庸州,此时夕泽家手中到还有五六万的兵马。这时候庸州夕泽家的二公子却上书准备迎娶公主。

  之前因为夕泽耀世的强行介入,把一位有婚约的公主指给了自己的儿子,还将那户原本订婚的贵族驱赶离京。虽然做法不得人心,但是消息已经公布,公主名节所在恐怕也改不了了。

  周帝姬准痛恨夕泽耀世,巴不得他全家满门抄斩,但是亚相肖怀仁却提出准他们所请,并给夕泽家二公子封爵。

  原因很简单夕泽家虽然连番大败,但从京城掠走的财富和粮草足够其麾下五六万大军维持许久。秦侯龙傲天初定蜀地不会再大动干戈,京城拿到要靠仅有五万人和他拼老本吗?

  其次虽然这次龙傲天向着朝廷,表现也是不错,但也不过是利益使然,他既然能背叛一个旧主,谁又能保证他不背叛朝廷?秦侯已经拥兵过十万,现在是因为蜀地经济不好,过两年缓过来之后呢?

  龙傲天和夕泽家之间的仇恨已经不可协调,有夕泽家在庸州当做钉在秦侯东进前的一颗钉子就再好不过了,如果龙傲天有异动,夕泽家必然向朝廷求助,到时候两家联手便能防止夕泽耀世称王之事再度发生。

  思虑了一阵,周帝姬准也觉得似乎有些道理,况且夕泽耀世已死,就是把夕泽家都杀光,实际意义也不大了。于是颁下旨意,夕泽家与王室婚约成立,虽然前家主夕泽耀世又悖逆之举,然念及夕泽家往日功劳不予牵连,褫夺夕泽耀世蜀王称号,由其次子继承爵位,改封庸侯。

  于是原本的蜀侯夕泽家变成了庸侯夕泽家,虽然侯爵的称谓没变,但实际上的地位权势大大的衰落。不过远在庸州的古乐清松了口气,他是夕泽家的女婿,自然要为这个夕泽家谋划。他就怕周帝姬准太过憎恨夕泽耀世,一点后路都不给留,到时候就只能背水一战了。如今被封为庸侯也算是意外之喜。等夕泽家的二公子迎娶了公主,一边发展领地,一边抱紧朝廷,或许几代之后还能东山再起。

  ……

  明天就要离开京城,姬雅最后一次入宫拜别王兄周帝姬准。

  周帝姬准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很客气的说了一句:“此一去山高水远,王妹要多加保重啊!可能……你是我姬姓宗室最后的余光了。”前半句话只是正常的客套,后半句或许有那么几分真心吧。

  姬雅又去看了看母亲的故居,这里已经成为了‘儿童乐园’一般的存在,许多年幼的王子公主都很喜欢这里。后宫就不用雷芳和雄颖跟随了,楚侯走后京城基本上没什么可以威胁到姬雅。而姬雅在这里还见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正是将女儿托付给姬雅拜入灵山派的杨妃。虽然从此和女儿天各一方,不知道是否还有相见之日。但是她仍然很高兴,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不用同自己一样,在这巍峨冰冷的宫殿中蹉跎岁月、混吃等死了。

  见姬雅前来便笑道:“公主过来了。”

  姬雅点了点头:“娘娘这是在……”

  “帮着照看这些孩子们,他们之中有些还有母亲,有些却只是孤身一人。”

  “是吗?那还真是辛苦娘娘了……”姬雅有点不敢相信,曾经那个盛气凌人的后宫妃嫔,竟然开始学会照顾别人了?

  事情的发展有些魔幻,可是如今父王早已亡故,莫说后宫争宠,就是整个王室也不过是他人手中的工具与筹码,这些女人今后还能如何?只能在高墙内过这衣食无忧的生活,直到青丝换白发,红颜老死去。

  安顿好女儿的杨妃再无所求,不过每天看着这些孩子玩闹也是好的,自己的女儿不在,她只能把母爱转移到别人身上,以此来消磨自己的芳华,渡过还有一多半的人生。

  在这里姬雅难得的和杨妃聊了起来,等到她离开的时候却不知低头在思索什么。目送姬雅离开后,杨妃继续去照顾那些嬉闹的孩子们。好不容易从畏惧和自危变成如今开心的模样,也是多亏了姬雅的抚照和争取,希望这些孩子们可以继续无忧无虑的活下去吧。

  第二天,甘凉义勇拔营北上,历时了几个月的战争,姬雅终于成为了封国公主。

  回去的路上姬雅突然问常绣:“我和师父之间真的会对立起来吗?”

  常绣没有回答,只是说到:“云侯不在意,殿下不会想。”

  “那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因为云中和甘凉不是一个门派,而是一个地区,一个很大的地区。”

  闻言姬雅沉默了,她之所以问常绣这个问题,是因为常绣是个‘外人’。她和她手下的部队都是再柴胜男死后,由京城直接前往云中的,既和姬雅没有关系,也和林越没有关系。其他的人哪怕是阮玉,她也算的乌龙沟出身,无论想法与否,自然地会被归于常州派。

  常绣是个很聪慧的人,她也看出了整个势力下的一点暗潮涌流,但恰恰作为一个‘外人’她不好介入其中。正如她的回答,元州派和常州派的分类越发明显,但实际上林越和姬雅,一个不在乎,一个去不想。大家自然相安无事,但这里毕竟不是一个门派,不能永远去看师徒关系,想要彼此报团取暖不吃亏,元州派也好,常州派也好,只能推着自己主公往前走。

  姬雅明显感受到了这股推力,阮玉、漆雕燕、简途,拜圣女教三将,甚至是雄颖都有这样的倾向。而这一回的京城之行,也暴露出在关键时刻,包括吴延在内的元州派不服从自己指挥的问题。

  一路无话,又过了几日,姬雅终于回到了云中,将四万大军安顿在并州附近,她没有先回并州府,反倒是去了云侯庄园,面见林越将在这期间的事情简单汇报了一下。

  这一次云中的收获十分大,不光为金发公主正名,而且还带来了大批的工匠、移民以及珍贵的书籍。为将来云中甘凉的发展打下了极好的基础。

  林越点了点头:“雅儿,你做的很好。如今你是梁国公主了,甘凉地区最近有些不大太平,恐怕短时间里你清闲不得啊。”

  姬雅出征的几个月中,受封两国公主执掌整个甘凉地区的消息已经早一步传了回来。而甘凉各部族的反应也是不一,像德罗伊、巴特尔这样早早和姬雅建立关系的自然是欢欣雀跃。而一部分小城小部,一向是奉大周朝廷为正朔。虽然北大营重创,魔云海南下等因素让甘凉这段时间内有些秩序混乱,但是朝廷如果空降一个官员或是领主,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还有一部分人的反应就相对激烈了,本身对于周人就带着些许仇视,又或者自由惯了不想被缚束,自然不能容忍头上突然多了个老大。尤其是这个老大还是个女人。在不少部族中,女人的地位并不高。甚至有个别的地方的习俗默许‘女人不算是人’这种观念,对于女性的摧残罄竹难书。

  短短的一个月之内,许多西北城市里和云中有关联的商队,被截查、勒索、抽税的事情就发生了十余起。虽然摄于云中的战力,他们不敢公然伤人抢劫,但是也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两地交界处的牧民、农民的摩擦也增加了不少,甚至于几伙不知名的小股匪徒在商路上流窜。

  姬雅闻言知道作为一个封国公主,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于是她说道:“师父……这一次可以完全交给我吗?”

  林越看着她笑道:“当然,雅儿,你的成长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这一次我不会再有任何插手。但是你也不可鲁莽,有些事情不是靠一个人就可以解决的。”

  “是,师父。”姬雅明白他的意思,因为自己总是仗着修为高,想要减少损失,所以自己冲在一线,企图将事情解决。这样一来事情虽然变得简单,但是后患不小。既浪费军队,又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这一次林越要求姬雅不能再犯上回的错误了。

  姬雅这一路车马劳顿,事情说完之后,林越便直言:“好了,这些日子你辛苦了,稍微休息两日再去准备处理甘凉的事情吧。”

  “是……师父,我……”姬雅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林越反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要说?”

  姬雅垂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要想想。”

  “呵呵,好吧,你今天先好好休息,什么时候想好了在和我说。”林越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弟子又在闹啥,不过都不重要,哪怕是天大的祸事,以现在的林越来说,摆不平的也不多了。

  姬雅准备在云侯庄园里小住两日,真有什么事她会来向师父求助的,女孩子大了,很多时候林越也不想刨根问底。

  离开了林越身边,姬雅没有去休息,而是找到了漆雕翎:“姬雅,见过老师。”

  “嗯。”轻轻一声算是漆雕翎的回应。以前漆雕翎也曾教授过三小,所以林越的三个弟子也都已老师相称。

  姬雅再度说道:“我想恳求老师一件事情,虽然很为难,但是我想请老师成全。”说罢便半跪于地。

  漆雕翎秀眉一皱:“说。”

  姬雅抬起头面色一红,稍一犹豫便说出了自己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