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冷艳女神爱上我> 第二十八章 虚以委蛇

冷艳女神爱上我 第二十八章 虚以委蛇

  “是他?”见到周章文的那一瞬间,罗铮的眉头不由得皱起,原本还算愉悦的心情一下子变差。

  前不久的事情他可没有忘记,要是他不知为何有了那类类似于北冥神功的霸道能力,恐怕早已经被刘呈给废了,而这周章文便是罪魁祸首之一,在罗铮心里面也算与周章文有了梁子。

  “怎么是他?”

  原本带着笑容的周章文,在见到罗铮的那一刻,心中的惊骇连言语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简直如火星撞地球一般,脸上的笑容与感激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人傻愣愣地站着。

  啪!

  双手一双,哪怕手中那无比珍贵的八百年野山参掉在了地上,一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在乎,双眼直勾勾地看着罗铮,要知道,就在刚才前不久,他还与人合伙杀了罗铮一位亲人呢,虽说不是至亲。

  但是他可以肯定,一旦罗铮知晓此事后,那么他们之间必定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后悔?

  后悔有用吗?

  不,反应过来迅速将地上那精心包装保存的八百年野山参捡起来之后,周章文并没有多想,他不后悔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事情都到了这一步,罗铮必须死,因为他觉得那个鹰脸男太强了得罪不起,所以死得只能是罗铮,还有那个打断他肋骨的姜玥寒。

  嗯?

  周卫国眉头一皱,对于自己的儿子他还是比较了解,拿八百年野山参作为谢礼必定知道对方是贵客,绝不会做出如此失礼的事情。

  周卫国又看了眼罗铮的反应,心中一荒顿时低吟一声:“遭了,章文平日里招惹是非,该不会招惹到这个罗铮小兄弟了吧?”

  而反应过来的罗铮,在看见紧随其后的宋一针后,心中更是有些惊慌,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宋一针,医术是瞒不过了,只是眼前这一切究竟是意外还是刻意出现在此?

  正当这个时候,罗铮耳边听见周卫国的声音:“小兄弟,你跟我的犬子认识?”

  “何止认识,他还差点叫人将我打成残废,要不是我朋友及时救了我,恐怕我现在已经是废人了而不是在这里给你诊断治病。”一开口罗铮便没有任何顾忌,周卫国的病现在也就他能医治,因此周卫国如果还想活着就需要求着他,赵光亮也是。

  还有,在走进周家豪宅的时候罗铮便已经观察过了,能瞬间镇压他的异人高手并没有,并且自身实力加上那霸道的能力,他无惧眼前的周家自然可以从容离开。

  “章文?!”

  在罗铮话音落下的一刹那,周卫国脸色瞬间严肃地直视周章文,要是一般人他自然不会理睬,可这罗铮关系着他的身体健康,他大儿子找了三年都不曾见到海神之泪这种奇花,只剩下短短半年左右的期限,找到海神之泪的可能性恐怕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在刚才切身体会之后,周卫国把自己活下去的希望都寄托于罗铮身上,因此在罗铮面前必须要他一个交代。

  “爸,我…没有,我只是让人去吓唬吓唬他,而且我的下属至今下落不明,我怀疑他已经被这个罗铮,还有这个家伙的朋友给联手杀……”

  “砰!”

  周章文那毫无底气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一声用力拍出巨响,只见周卫国黑着脸,一只手拍在桌子上,似乎由于用力过度,手背的筋脉暴起。

  “混账东西给我向罗小兄弟道歉。”

  听到自己父亲的怒吼,周章文并没有照着,而是有些不服气地叫了声:“爸!”在他眼里,罗铮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让他跟一个注定要死的人道歉,心里面根本就不情愿。

  周卫国一直在注意着罗铮的神色与反应,罗铮脸色依旧平淡带着不悦,心中一沉,以前都是别人求着他自然可以姿态高高在上,而现在是他有求于人,任何高傲的姿态都绝对不能拥有。

  没有丝毫犹豫,周卫国在儿子周章文朝着他不满喊爸的那一瞬间,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呵斥:“给我跪下。”

  “爸!你让我跟他下跪……”周章文不甘心叫着;

  “跪下!”

  周卫国上前,抬脚有些用力地一脚踢在周章文的膝盖后,受力之下,周章文双腿往下一弯跪在了地上,以他的能力,周卫国这一脚,哪怕他身上还有未好的伤势,只要抵抗根本不会下跪,但是他还是跪了下。

  因为他不敢。

  熟知自己父亲性格的周章文,在见到他父亲如此呵斥与行为后,很清楚自己心里面再怎么不甘心,眼下也必须依照他父亲的话去做,在这个周家还是由他父亲说了算。

  如果,如果罗铮的那位亲人未死,他可以放下一切去求着罗铮,只要他父亲多活一天,周家的繁荣就会多昌盛一天,可现在一切都挽回不了。

  罗铮不死,未来有天或许就会轮到他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自己好好活着,那么就只能让罗铮去死,牺牲自己父亲多活几年的希望。

  “该死的罗铮,今天先让你得意得意,明天我一定会亲眼看着你怎么死。”

  跪在地上的周章文心里哼哼着,都说画人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周章文内心的想法并没有知道,为了平复父亲周卫国的愤怒,表面上老老实实地跪着,一副任凭处置绝无怨言的样子。

  “向罗小兄弟道歉。”周卫国继续不容拒绝地命令,想着这件事情撞上了,就一定要让罗铮满意才行,否则自己的病怎么办呢?

  跪都跪了,不痛不痒又不会少一块肉的道歉说是几句又怎么样?抱着这个念头,周章文故作诚恳地向罗铮道歉,还说不打不相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自己愿意做出任何事情以作诚恳地道歉。

  当周章文一番话说完,罗铮不由得皱起眉头,对于那支八百年野山参,他内心十分渴望得到,如果跟周家人就此翻脸的话,自然就不可能得到。

  怎么办?

  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边上,赵光亮见到周章文被逼得下跪跟罗铮道歉,作为一个小辈对于眼前这情况,最好的选择就是沉默不语,宋一针倒是为罗铮考虑开了口: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罗小兄弟,我看就原谅章文这一次吧,毕竟你也没有受伤不是吗,至于惊吓和章文的过错,我想周家一定会竭力补偿你的……下不为例,如何?!”

  在话语中,宋一针并没有自言周家在江州的势力与影响,但是却不止一次暗示罗铮,这话连边上的人都听得懂,周章文心里也暗暗得意,周家永远都是他的依仗,有着这张保命符,在江州他几乎可以横着走。

  “对,下不为例,若下次犬子再冒犯你,任凭处置如何,罗小兄弟?!”

  周卫国脸上笑眯眯着,要是罗铮还觉得不解气,他倒是可以把三儿子给打一顿让罗铮出出气,毕竟这种皮肉伤养一养就好,可要是打残了,他可舍不得。

  那是他的底线,哪怕罗铮可以医治好他的伤势也不可以触碰。

  相信罗铮一定会跟自己三儿子化解误会,最终握手言和成为朋友的周卫国并不知道,他的三儿子与罗铮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而他的决定,也注定会让罗铮与周家为敌。

  只是眼下,罗铮并不知道待他如家人一般的罗家人,已有一人被杀害,周章文是罪魁祸首之一,因此在边上人的好话下,加上那支他内心十分渴望的八百年野山参,心中最终做出了决定。

  他低吟着:“过去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只有他下不为例,可他仗着自己有本事扇了我一巴掌,这事该如何说?”

  尼玛逼!

  要不是周卫国就在边上,在听了这话的周章文差点就跳起来骂人,他明明连罗铮的衣服都没有碰一下,还被姜玥寒给打残进了医院。

  “这睁眼说瞎话的混蛋,你他妈还能不要脸一点吗?”周章文心里面怒吼咆哮,可偏偏他知道,现在的自己说什么,边上的人估计都被偏向罗铮,解释也只会越描越黑,最终徒劳无功。

  因此他不得不背下这莫须有的黑锅,在周卫国的眼神下选择沉默,耳边想去让他更委屈的声音:

  “那罗小兄弟,你是自己扇回这一巴掌呢,还是我替你?”

  周章文心里面瞬间有一万头对罗铮的草泥马。

  心中暗爽,表面平淡的罗铮开口道:“我自己来吧!”

  话音落下,估计说出刚才话就是为了扇周章文一巴掌出出气的罗铮,抬起手,在周章文咬着牙硬挨这一巴掌时,罗铮的手掌,就行寻常打人耳光一样,啪地一下打得周章文好一阵疼,脸上留下了一个五指印。

  比起疼,这跪在地上挨上罗铮一巴掌,这才是让周章文内心恨意滔天的根本所在,颜面,尊严,在这一刻早已经没了,而周卫国却只能在脸上对罗铮客气笑着:“罗小兄弟,现在如何,你解气了没有?”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以前的事情就此一笔勾销。”

  罗铮的话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接下来,在收了周家这支八百年野山参后,一切都变得那么和谐友善,可对于未来即将到了的残酷,这一切却显得那么虚伪。

  而在搞定了周家人之后,并不想在周家过夜的罗铮,刚要由赵光亮亲自送回去,却被宋一针叫住,将宋一针想要找自己单独聊一聊。

  一直对宋一针想要避而不见的罗铮,心里面不由得低吟叹气:这该来的,最终还是要来,躲不掉的人,避不开的事,这一次这宋老恐怕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自己胡编的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