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冷艳女神爱上我> 第十一章 梦境
  岭南,省城!

  异人,对于普通人都是难以想象的存在,然而这个世界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并不代表它不存在,就如徐家,这个表面上拥有上百亿财富的商业家族,便是一个世代相传的异人家族。

  徐欣芮便是这在异人界号称岭南徐家的异人家长二小姐,出生世家,从小就拥有高贵的气质,生母也是一位出身名门的高贵女人,继承了优良基因的她,长得并不算差。

  均称的身材加上衣服与打扮,走在街上也算得上一位漂亮的美女。

  相比外貌,她的天赋被称之为徐家的天之骄女,年仅二十五岁便达到了练气淬体的六重境界,优越的天赋被一隐世宗门收为亲传弟子,至于是什么宗门,除了徐家少数几人,也只有徐欣芮知晓。

  “宋老口中,那个跟你外貌一模一样的人,是还活着你吗…三弟!”徐欣芮在挂了宋一针的电话后喃喃自语,在外界,她三弟已经死了,还修了一座简简单单的坟墓。

  可也只有徐家少数人知道,三年前,她口中的三弟奄奄一息落入江水之中,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个只剩下半口气的人,落入湍急的江水中还能活命?

  就算水性一般的一人,也会被活活淹死在江水中,更别说一个快死的人。

  不过听闻了宋一针的话,徐欣芮打算去看一看。

  而在此时的江州,受陈华求助,派人去收拾罗铮的三爷,得知手下人轻松被罗铮给吊打,在有了十足准备后,也打算亲自来见一见罗铮。

  跟徐欣芮通完电话的宋一针,意外接到了孙岳青的电话。

  被罗铮那救命一针给吓到的孙岳青,连忙说了罗铮的事情,好心好意打算将罗铮介绍给这位泰山北斗般的宋一针当徒弟,却不知这个消息把宋一针一惊,对于罗铮的身份,再一次产生怀疑。

  ……

  而此时的罗铮,在走进病房意外地发现,在罗叔病床边多了一个很热情的年轻人,戴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有很读书人的气质,青年也注意到了提着热水壶进来的罗铮。

  对此,罗雨淑连忙介绍:“这位是我大学的同学,知道爸住院便来看望下,他妈妈这这医院的主任,可以照顾下爸。钱飞,这位是我弟弟罗铮。”

  “你好,我叫钱飞。”听闻罗雨淑介绍,钱飞连忙向罗铮很客气地打招呼,心里面瞬间就把罗铮当成了自己未来的小舅子。

  昨天听闻罗雨淑家里人出事住院,钱飞便有了趁机来帮忙拉拢好感的念头,也想过要是罗雨淑家里缺钱,他也可以大大方方地借给几万块。

  可万万没想到,到眼前的机会却因为罗雨淑的弟弟认识了什么朋友给解决了,想到这里,钱飞心里面对于罗铮,不由得产生了几分‘怨念’,不过自己还是有献殷勤的机会。

  想到这里,在罗铮握手开口说了自己名字后,钱飞连忙道:“你来的正好,我正要说叔叔这病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医治好的,这普通病房不适合静心养病,回头我跟我妈打声招呼,给你安排一间高级病房,还有专门的医护人员24小时看护。”

  罗婶闻言连忙开口:“这高级病房得要好多钱吧。”

  呵呵!

  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笑的钱飞,却摆手一副很随意地开口:“一般人肯定要多收钱,可这一般人怎么能跟叔叔阿姨你们比,我保证不会比这普通病房贵,而且以后用药治疗方面,绝对会比一般人便宜。”

  这话,就好像这江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是他们家开的一样。可钱飞的话,却立马让罗婶眼睛都发亮。

  而罗家人的反应与态度,让一心想要拉拢关系,刷好感的钱飞心里得到了极大满足,要是罗玉淑现在对他表露一副崇拜的样子,估计心中的暗爽都能飞上天去。

  钱飞来医院是跟他母亲打过招呼的,对于儿子的事情,自然要上点心,可有些事情不是上心就能够办到的。

  正当钱飞将大话说出去没一会儿,病房的门被推开了,钱飞母亲,这医院外科主任陈秀芸,穿着白大褂走了进来,见状的钱飞连忙大叫了声:“妈!”

  陈秀芸点点头,冲着病床上罗水根来道:“既然你们女儿跟我儿子是同学,医院的事情能照顾我一定尽量照顾,高级病房这几天比较紧张,过段时间我尽力安排,一些可以避免的药我也会尽量少开或者不开,减少你们医药费这一块的承担。”

  这话让罗家人心里面很高兴,少一分钱就少一分负担,关于刚才钱飞那信誓旦旦的话,作为妇道人家,还是农村出来,现如今家里顶梁柱双腿骨折,这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怕罗铮帮家里面拿回来应得的二十万,可花钱依旧要精打细算。

  小孩子的话虽然听着高兴,可在她眼里,大事情还是家里大人说了算,钱飞在这里,话刚说出去,正巧钱飞妈妈来了,随口提一下也不吃亏。

  于是乎,罗婶就把刚才钱飞的话给重复了一遍,说得陈秀芸眉头皱起,目光瞥了眼儿子钱飞,心里面摇头,自己怎么生了个说话不经过大脑儿子,说出话来一点都不考虑考虑后果。

  这医院也不是自己开的,哪有那么大的权利和能力,难不成还要自己家里倒贴钱?要是自己未来的准儿媳,那花点钱帮忙也应该的,可现在八字没一撇呢,谁敢保证这钱花出去会不会打水漂?

  还有一点,出生城里家境优秀的陈秀芸,不太愿意跟农村人攀亲戚,要不是看在儿子喜欢,又是同学,又是力所能及的小事情,她才不会出现在这里。

  天底下好看的女孩子又不止眼前一个。

  不可能达成儿子张开大话的陈秀芸,皱着眉头认真郑重地开口:“很抱歉,小孩子年轻不懂事,医院不是我们家开得,安排高级病房本就不是我一句话的事情,这该付的钱更不可能少,治疗费用方面,只能依照我刚才所说,可以避免的药可以减少或者不开。”

  “妈!”

  钱飞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不过换来的却是陈秀芸的怒视一眼,低沉道:“你胡闹什么,这是医院不是我们家,你那些话,就算院长来了也不可能答应的。”

  陈秀芸的话斩钉截铁,对于钱飞,就仿佛脸上重重挨了一巴掌,想起刚才在罗家人面前打得保票,有一种丢人都丢到姥姥家的脸上无光。

  “妹子,你也别怪孩子,他也是好心,你们的情,我们家心领里,也在这里跟你们说声谢谢,我还是住这普通病房吧,医药费能省一点就尽量省点,这以后还要多麻烦你呢。”

  病床上的罗水根来真心诚意地开口,心里面也带着感激,正当这时候,这病房的门又被推开了,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有罗水根来的主治医师,不过此人站在一位头发有些许白的中年男人身后。

  而见到这里中年男人,陈秀芸连忙客气地打招呼:“钱副院长,你怎么会来这里?”

  陈秀芸很吃惊,这种病房,副院长出现的几率几乎为零,毕竟副院长属于管理人员,除非有某位领导来医院视察才会陪同,像眼下这单独而来的,简直闻所未闻啊。

  钱副院长对陈秀芸点点头,面容平淡带着上位者该有的态度与严肃,目光四处观察,在看见病房中并不起眼的罗铮时,整个人立马愣了下,紧跟着,让陈秀芸,还要病房中之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对待陈秀芸这位主任,脸色都不冷不淡的钱副院长,瞬间变了人似得,立马主动走到罗铮面前,露着友善而又很客气地微笑道:“小兄弟,你可让我好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