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同人之奈落归叶 三十八章

  落璃漫无目的地走着,月亮随着东移逐渐变得浅白,山的东方开始发亮,落璃感觉到一股又一股的灵力涌入自己的体内,像是可以吸收天地精华似的,整个人在灵力光芒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圣洁光辉。

  引得附近山头的精灵都跟着出来眺望究竟是哪里下来的神明,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着白色巫女服的黑发白瞳的女子,即使如此,她空灵的气质和绝美的容颜还是引得小精怪们赞叹不已。

  “好美的人类啊,她穿着巫女服,是巫女吧。”一个小精灵惊讶的问道。

  另外一个小精灵应和道“不知道,大概是神明派下来的神使吧,这股灵力滋润的这片土地都好温暖啊。”

  几个跟小蘑菇大小的小精灵你一嘴我一嘴七嘴八舌的说道,落璃都听在耳里,也只是笑笑。

  等到她走过这片土地的时候,本应是落叶的季节,略显枯萎的青草一瞬间又变得鲜嫩,偶尔间还冒出了几朵粉嫩的小花骨朵。

  便又引得小精灵和小精怪们一阵感叹和惊讶,看向落璃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落璃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过于纯洁的灵力,并且一直源源不断的吸收来自自然界的力量,她会有些担心,害怕自己的身体没办法承受这么多的力量。

  可不知不觉间,她来到了落叶城城门口,这个隐藏在鬼界和人界交接的地方,因为隐蔽性总是会转移地方,这个城池也没有固定的地址。

  她看着城门口这一棵犹如参天大树,整整约有三座城门,十米高左右的枫树,露出了一丝怀念的情绪,这时,守护城门的是一个牛头人身和一个穿着武士服的童子。

  他们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子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穿着武士服看上去像是个正常人的男童子,走上前问道“这位姑娘,请问您是到落叶城的,还是不小心迷路走到这里的过路人呢?”

  落璃淡笑着说道“本来我只是个过路人,只是如今想要进落枫城做客,不知道你们城主落青大人是否欢迎呢?”

  牛头人身的守卫和童子听到落璃提起城主大人的名讳,并且看落璃的容貌和身边围绕的灵力都不是一般人,于是牛头人身的守卫走上前问落璃“当然可以,只是落枫城不怎么有外来人,不知姑娘可否报上名讳,待我们回禀一下城主给您答复。”

  落璃点点头,“我叫沉落璃。”

  牛头人身的守卫做了个辑便进城去跟城主汇报去了,留下穿着武士服的童子,他看起来也就是十一二岁孩童的模样,可是在这个城里,不要用容貌去判断一个人。

  不一会,牛头人身的守卫就出来了,对落璃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沉小姐,城主大人有请您到落枫城做客。”

  落璃点点头,整理了巫女服的下摆,在牛头人身的引领下,进了落叶城,等到落璃进了落叶城后,那个童子惊讶的发现城门口的枫叶树竟然在秋天凋零的季节,长出了新的枝丫,成了一片嫩绿。

  看着落璃进入城门的背影,不由感叹道“真是来了一位神明啊。”

  牛头人身的守卫将落璃送到落枫城的正宫门口后便退下了。

  落璃站在宫门外正纠结要不要进去,正神游思想的时候,听到门内传来了明媚的声音“是落璃吗?进来吧。”

  她不由摇摇头,听到这声音,她就忍不住叹口气,轻轻推开门,竟然发出“吱呀”的声音,落璃很担心这是不是年久失修啊。

  等到她推开门,映入视线里的就是一个躺在贵妃椅上身穿青色长袍镶着一圈皮毛的男子,看样貌也就是三十左右,一头墨绿色的长发慵懒的散落在地上,一双轻佻的桃花眼看向推门而进的女子,与妖艳外貌完全不符的就是他有如孩子般明媚的声音。

  “落璃,好久不见啊。”这个人,便是从鬼界来的城主,落青,而他本身是鬼界四大鬼王之一。

  落璃走上前跪坐在榻榻米上,然后恭敬的回了句“落青大人,多年不见,您还是如此安康。”

  落枫城的城主听了落璃的话不由感觉脑壳有点抽抽的痛,他从贵妃椅上坐了起来,然后一脸无奈的说道“落璃,这么多年,你怎么说话还是这么令我听着不舒服呢?”

  落璃也只是微微笑着不说话,看着落璃这完美无瑕的笑容,落青只好无奈的摇摇头,从贵妃椅走下去,走到落璃身边刚想摸落璃的头,殿里就闯进一个妖娆的女子。

  寥寥无几的衣料裹着曼妙的身姿,很快就贴近了城主落青,落青也只好尴尬笑笑将黏在自己身上的女子推开“红叶,你先退下,有客人来访。”

  落璃则是很自然的将头低下去,不去看他们那个方向,被称之为红叶女子只好冷哼一声瞪了落璃一眼就傲娇的离开了。

  “落青大人,她是您新的宠妾吗?”落璃抬起头来没有感情的问道,城主大人只好点点头复而又摇摇头“也不算是,只能说,长得挺好看的。”

  “原来落青大人是如此看中外貌的人呀”落璃思索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落青大人,您是否知道少城主的下落呢?”

  城主看了眼落璃,忽而笑着躺在贵妃椅上,就那么吊着一双桃花眼看着落璃笑“落璃,我可是听说那个小子为了寻找西国的公主大费周章,甚至亲自带人离开了落枫城呢?现在你问我,或许问错了人吧。”

  落青城主叹了口气,怀念的感叹道“枫飞那个孩子是真的像极了他的母亲,只是身为妖怪,有人类的感情会显得太过懦弱的,而落枫城的城主,不应该有如此执着的感情。”

  看着城主感怀悲伤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这个城主是很爱落枫飞母亲的,可是想到刚才的姬妾,她摇摇头,告诉自己,事实是既定的,无法改变的,只是她真的很好奇城主对他的儿子究竟是如何的感情。

  “落青大人,确实不久前我遇到了少城主,可是少城主已经被人剥了人皮,活活痛死的。”落璃不知该用如何的语气告诉城主这个事实,最后只得淡淡的将事实叙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