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羽秋> 第六十三章 统治妖族
  “师祖,现在毓毓姑娘叛变,我们可怎么办才好?”任凭其他人怨气冲天,哭天抢地,阿遥却岿然不动,神态镇定,此时认真询问起庞德来。

  庞德神色严肃,摸摸胡须,说道:“我已经就觉得这毓毓姑娘来历古怪,是以一直盯着她,没想到推荐她居然是妖族中人,也是我没意料到呀。”

  “师傅,可她杀了妖王,拯救了人族。”

  庞德微微一笑道:“阿遥,你很好,没有被表现迷惑,被冲动支配,还能清晰的思考问题。”他叹息一声:“哎,若是誉斐还在,毓毓姑娘绝不会叛变。”

  “她和誉斐师兄?”阿遥迟疑地说道。

  “是的,她本事为妖,若不是心系誉斐,也不会这样帮着人族,如今誉斐消失,她便本相毕露了。”

  “师祖,誉斐师兄真的死了吗?”

  “死?”庞德摇摇头:“修炼信道之人极不容易死亡,他现在是处在将死未死只间啊!”

  “那如何能让誉斐师兄复生出来,遏制住毓毓的狼子野心?”

  “誉斐信道积累极难,信道始祖智隐公子都修炼未成,如今不死不活,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啊。”庞德叹了口气,神色颇为颓废。

  “如此看来,就只能配合她了。”阿遥神色认真:“师祖,让我去吧,师兄弟们性子急躁,难免不会惹怒了她,最终死在她的拳头下。”

  “嗯,阿遥,你好生联系其他弟子,这件事就全权交托给你,你且好自为之。”

  ……

  青秀山,妖界

  “大王,万妖大会开始了,青秀山有灵智的妖都来了。”森林中,胡图单脚站立,体型庞大,威风凛凛。而羽秋站在他的旁边,看起来很没有存在感。

  “你能知道妖族数目大概有多少吗?”羽秋问道。

  胡图摸摸脑袋:“这个小的可不知道,得最聪明的蛇姬来回答。”言罢就招手喊后面的蛇姬上来,把问题告诉了她。

  蛇姬看了眼森林四周数不尽的妖族,皱了皱好看的眉头,不确定地说道:“妖族每族不同,若像胡图这种,整个青秀山加十国就只有五只,像我们蛇妖一族生了灵智的有几百只,我为最强。虎族妖兽有一百多只,狐族有三百余只,狼族五百余只,大型妖兽莫若此数,但若是说到蚊虫类妖兽,产生灵智的可能就成千上万不止了,蚁类妖兽,蜂类妖兽同样。其后者族群数目多,产生灵智的自然就多,但是这种灵性妖兽往往没有什么战斗力,只是跟未生灵智前比起来聪明一点,但实在没什么用处。”

  “妙啊!”羽秋鼓掌,赞赏道:“不愧是妖族智囊,竟然对各族数目如此清楚,着实厉害。”

  蛇妖温驯地低下头颅:“哪里比得过大王英明神武。”

  “蛇姬,你这么聪明,你说说,妖族灵智从哪里来?为什么小小蚊虫也可以产生灵智呢?”羽秋看着那阴暗的森林处,那里掩盖着大量的蚊蚁虫类,数量是如此的多啊。

  “大王,灵智自自然产生,或人妖死后灵识所化。人或妖死后,灵识悬于草木之上,这时若有动物经过,则为动物开灵,若长久没有动物经过,则附于该植物之上,成为植物灵。还有一种则最稀少,是为天地灵物于灵气之中久矣,则天地附灵,天生灵识,这种方式产生的灵识,也是未来发展最强的。”

  “嗯,那为什么动植物有的无灵智,有的有灵智,人族却人人有灵智呢?”

  蛇姬苦笑:“大王,你这个问题可是难倒我了,蛇姬也不明白,为什么人族如此得天道钟爱呢?”

  “哈哈,原来你这么聪明,也不知道啊。”羽秋大笑一声,说道:“算了,不管它了,开始吧。”

  胡图听命,故意重重往前往前踏出一步,顿时地动山摇,胡图又放出冲天妖气,这妖气一冲,顿时无数小妖都站立不稳,被冲的从天上,树上掉了下来,摔的头晕眼花,而胡图却对这效果十分满意,他张开大嗓门,开始大声演讲:

  “今天找你们来,主要就是介绍一下我们新的妖族大王,毓毓大王。”

  一时间,各种吆喝声,窃窃私语声都响了起来,无数妖族从树叶后,天空上,泥土里等等各个地方偷偷观看,看那新大王是个什么模样。

  羽秋看火候差不多,很配合的释放出一股冲天妖气,这妖气是她最近修炼的,总量不多,但和她本事躯体的妖族气势加成起来,就非常耀眼了。

  “天呐,这是远古大妖啊!”狐狸族的族长感受到这冲天气势,顿时跪倒在地,拜又三拜,喊道:“狐族归顺大王,求大王庇佑啊!”

  随后,虎族族长,狼族族长,鹿族族长,蚊族族长等等纷纷朝拜,表示臣服。

  其余妖怪虽然没有朝拜,但是也不敢表示违背,只是默然不语。

  羽秋万万没想到,一股妖族气势而已,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这让她准备的激情昂扬的立志话语都没了用处。

  羽秋低声问胡图:“为何他们这么快就都臣服了?”

  胡图笑到:“大王,你是一直生活在人族,不知道远古大妖对于我们妖族的意义,那是一种血脉里的臣服,我们是发自内心的臣服于大王的。”

  羽秋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变态的臣服感?”

  胡图想了想说道:“如果一定要说,就是孩子对母亲的依赖和服从吧,我们都是远古大妖的后代,出自同一个血脉。”

  对母亲的臣服和依赖?怕了怕了,羽秋再也不敢问了……

  羽秋很顺利地接管了妖族大权,妖族本就是实力为尊,她杀了前任妖王,就足够资格成为新妖王。以前她是人族时,尚且还有些妖不忿,如今她爆出远古大妖身份,这唯一的不忿也都没有了。

  接管妖族后,羽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生祠。

  生祠,就是用来纪念活人的祠堂。

  羽秋在妖族中开启了浩浩荡荡的立生祠纪念活动,纪念的,就是李誉斐。

  身份,就是妖王夫君,值得纪念。

  羽秋本想编出一些事迹来纪念誉斐,用以增长信仰。但是最近琢磨‘前世今生’,更了解了一些信修的事,却不敢这么干了。

  凡人之信仰,以真实的,虔诚的信仰为佳。

  “号外,号外,妖王颁布新的法令啦,信仰最虔诚一族,将能得到妖王亲自指点,还能得到妖王大人亲自炼制的丹药法宝啊!”一个大嘴鹦鹉拿着一张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体的纸张,飞入丛林,叽叽喳喳地叫嚷起来。

  “什么,法宝武器!”其他大鹦鹉都尖叫起来,叫声群起,声音比一百个女人加起来都要可怕。

  “大王不是妖怪吗?怎么会炼制人类才会的玩意儿啊?”

  “你不知道,大王从小是在人类世界长大的,所以学习了很多人族知识,大王是什么都会哦⊙∀⊙!”大嘴鹦鹉解释道。

  “喂,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怎么可能,这些都是大王亲口教我说的~~你们快些把消息传到全森林去,传遍好了我们大大有功。”

  “有什么功呀,有好吃的丹药吗?增强法力的那种~~”

  “都有的都有的^O^”

  “嗷嗷嗷,那我先去了,丹药给我留一颗^O^”

  一大群鹦鹉叽叽喳喳说完,就分别飞到森林各处传播消息去了。

  虎族处

  “听说了吗?只要虔诚信奉大王夫君,信奉最虔诚的那族,大王就给我们个个打造大锤。”

  “我听到是送宝剑⊙▽⊙”

  “宝剑有什么好的,我要大砍刀→_→”

  “我要射箭,我要大宝箭╭(╯ε╰)╮”

  “可是要信奉王夫最虔诚的族群才能人人有装备,不坚定的族群就只能选出一个最优秀代表,得到最好的武器⊙▽⊙!其他人就没有了!”

  “那还说什么,赶紧去拜见王夫啊!”

  “我们再见建个祠堂吧,别人一个祠堂,我们两个,铁定能赢^_^Y”

  “可是我们数量少啊,像蚊子大军这么多,我们会不会吃亏了⊙﹏⊙”

  “你撒呀,数量少才更好约束,蚊子那么多大王打造武器都要累死@_@”

  “有道理有道理*^O^*”

  于是虎族的纪念生祠活动也轰轰烈烈地开展了起来。

  其他族群,莫若如是。到处都贴着纪念王夫的步骤,规则,奖励,即使有听不懂的,也有大嘴鹦鹉给他们讲的清清楚楚,他们恍然大悟之后,就同样参与到轰轰烈烈地生祠纪念事业中去。

  羽秋端坐房间中,看着从各地飘来的或小缕,或大块的虔诚意念,心里满意地点点头,妖族行动力还是强啊!

  妖族强者为尊,以前虎妖为妖王时,需要人族魂魄炼制噬魂蛊,带着妖族打人族,于是就开启了妖族人族二十年之战,如今羽秋为妖王,一言不合就要和人族和好,这种离经叛道的事情竟然也没受到什么影响,妖族众妖很平静地就接受了,总而言之,在妖族,妖王拥有无上的权力,一言既出,无人能挡。

  “呵呵呵!”羽秋闷笑起来,这种手握权柄,尽情挥洒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想怎样,就怎样,臣下俯首帖耳,奋力遵从。妖族,真是个好地方啊~

  简直让她不想回去了。

  那团噬心蛊已经被她吞吃了,本来她还纠结于要不要给誉斐吃,但研究‘前世今生’后,她就打消了这个主意,信仰必须纯粹,还是不可强行喂食这种杂碎的人类灵识。

  而当她自己吃了那团噬心蛊后,却得到一个意外之喜。她的灵识变的更强了,而且当她去认真专研时,居然还可以看到信仰之力了!

  羽秋确定,她以前是没有这个能力的,因为她时刻都在研究相关的东西,这个能力是吃了噬心蛊以后才出现的!

  胡图可算帮了她大忙了,她当即就把胡图招来,喂了他几滴紫幻花汁以示奖励,胡图高兴的离开后,羽秋又喂了两朵素兰花给萱儿用于弥补。

  有了可以看到信仰大小的能力后,羽秋可谓是如虎添翼,可以清楚地知道哪些族群信仰虔诚,按她说的做了。哪些族群阳奉阴违,生有异心。

  而在那块玉佩看来,还是虎族的妖做的好啊!

  虎族妖数虽少,但是人数非常齐全,跟蛇姬传上来的数据很是对的上,而且虎族信仰个个虔诚精粹,可见是下了大力了。

  倒是蚊虫蜜蜂这些数目众多的妖族,似乎不怎么出力,难道是怀疑他没有能力给每人制造一把武器?

  呵呵,吸引小动物的方法,不止有武器啊-_-||

  妖族各事已经井井有条,如今,倒是该去人族一趟了。

  不知道那边商议的如何了呢?

  是否依旧这样仇视我?还是,有其他的想法?

  青秀山,人族大殿

  羽秋走进大殿:“大家都商量好了吗?”

  窃窃私语一片噪杂的大殿瞬间安静下来,大家都用一种莫名奇异的眼神看向羽秋。

  羽秋坦然面对,看向看在众人中间的阿遥。

  阿遥苦笑一声,说道:“毓毓姑娘,你如今武力强大,你想怎么样,我们也不敢有二话的。”

  羽秋摆手,说道:“我要的可不是强迫你们做事,这样谁做事的积极性都不高,阳奉阴违的也没什么意思。”

  阿遥应道:“那毓毓姑娘的意思是?”

  羽秋走到一面墙前,墙上挂着一幅画,乃太师炼丹图。

  “我记得,我的先祖曾说过,青秀山地大物博,仙人众多,丹药法器层出不穷,怎么如今竟如此衰落了呢?连誉斐哥哥,都因为没有续命丹而不得不转修信道。连这些小小的筑基期妖兽,都压制不住?”

  “要不是我们青秀山三百年前遭了大变,我们怎会如此?怎会任由你这个妖物欺压!”一个年轻的青秀山弟子闻言忍不住站了出来,对着羽秋利呵道。

  “阿遂!退下”阿遥喊道,心里却不是很担心,他这几天认真想过最近所有事情,得出结论,毓毓姑娘对誉斐师兄的感情是真的,她现在如此作态,因为是为了做什么事情。

  难道,真的是为了妖族人族大一统吗?

  难道,是她想做人妖二族的始祖女皇吗?

  不像啊,毓毓姑娘的性格,不像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