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同心骑士> 017无量界,无量法
  。。。。。

  青山绿水,大树丛林,绿色一望无际。

  西羊市-郊外山区-呼勒索山脉-竹岩山-野生大熊猫研究保护区的一间铁皮屋内,杨生脸色显得非常凝重盯着手中的褐色石珠。

  此石珠是他昨天去竹林考察大熊猫时心有所感给捡了回来,毕竟野外出现一个比弹珠大五号而且还是浑圆一体的石头,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好奇的捡起来吧!?

  反正又不费多少功夫,但如果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石球估计就没人捡走了……因为是会被抬走。

  然后神奇的事情在今天早上发生了,杨生开始了各方面研究此物,从早上研究到中午。

  最终他放弃了,谁叫肚子饿的咕咕响呢,随手把石珠揣进工作服的衣兜,走出了他那独特小窝。

  这个野外大熊猫研究保护区人数没有普通人想的那么多,平常人数不会超过3位,除去杨生这个研究勘探人员外,剩下两位分别是保安兼厨师的大叔孙大龙,医生兼动植物保护协会志愿者的韩磊。

  “哟,磊子你家里的事办完了?”

  韩磊生的面皮皎白,有一股女人相,生性刚好也是柔柔弱弱,他们这类人大部分都面皮薄不善言辞:“恩,生哥办完了。”

  杨生走进还是铁皮铸成的简陋小食堂,一眼看见了前天回家办事的韩磊,杨生没有回话转头对旁边另一个大汉说道:“龙叔麻烦你了。”

  “呵呵~你小子,特意给你留一份,自己去盛”坐在韩磊对面的孙大龙用他那独特的正方脸笑出声来,但在杨生看来很有喜感和温暖。

  “恩。”

  杨生点点头

  不一会杨生端着俩白瓷碗走了过来,坐在孙大龙身旁,瘪着嘴郁闷的说道:“龙叔,今天怎么又是竹笋炒肉啊,我们都连续吃十几天了。”

  “嘿,你小子别不知好歹,别人想吃还吃不到呢”耸动喉咙把一大嘴白米饭加菜咽进肚子里的孙大龙也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他自己都快吃吐了,孙大龙筷子一停突然想起什么紧接着又说道:“昨天你们俩都不在的时候,每季送菜的人打来电话说估计明早就到,晚上在坚持吃一顿竹笋炒肉你们明天就可以解放了。”

  二人吃着说着,韩磊在一旁不时应着,不一会一碗米饭一碗菜在交流中吃完了。

  ……

  “咚~咚~咚~咚~”

  “谁啊”正在屋内研究石珠的杨生听见有人敲门,有些恼怒、放下石珠后随口喊了声。

  “是我,生哥”韩磊应道

  “哦,你先等一下。”

  杨生用三秒时间整了整情绪,起身去开了门。

  “给,生哥”韩磊见门打开后连忙把手中的零食水果递给杨生。

  “哦,谢谢啊,磊子,来来快进屋。”杨生说着就动手要拉韩磊进屋。

  韩磊连忙用白皙的手挡住推辞道:“不了不了,生哥我的记录还没有完成呢。”

  杨生若有所思,点点头:“哦,那你去吧,有啥不清楚的可以来问我。”

  “恩,生哥我先回去了”

  目送韩磊走进5米外的小屋后,杨生关上门,把手里的零食水果随手放在桌子上,继续回到床上研究起石珠来。

  日头西斜

  杨生左右手反复拋甩石珠,双目略显无神,干燥的嘴唇微微张开,呢喃自语:“这个石头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早上的异象是我眼花了吗,可不对啊我身体不说堪比专业运动员可起码也是健康水平,怎么可能会出现幻觉!?”

  “至于高山低压原因则更扯了我在这都待快1年了,以前那么多时间都没有发生,就今天发生问题了?!”

  “难道需要特殊的契机或时间吗?”

  “算了,再试几种方法,如果不成就等明天早上吧,我还不信了”杨生‘被玩坏’的双目逐渐回过神来,一手紧握石珠神情坚定自语。

  杨生先做出一个纸圆盘,纸圆盘上画4个角度同等的角格,角格里分别写上:滴血法、刺激法、召唤法、祭献法这四种方法再加一个指针,使用随缘法。

  指节鲜明的大手伸出食指波动指针,指针快速旋转,5秒后杨生睁开之前闭合的双眼,一看指针指向召唤法。

  杨生便对照网上流传已久的召唤阵1∶1画了出来,然后把石珠放在召唤阵中间,杨生看着召唤词犹豫了……纠结三秒后,头颅不自然的左右看了看,深吸一口气念道:“天地间伟大至高无上的召唤之神,强大又帅气的您,这里有神秘而古老的珍宝献给您,请聆听我的召唤,请您化做神龙显现于此!”

  “…………”

  10秒过后

  浑身绷紧的杨生,松了一口气,万一真的显现一条神龙,杨生怕自己的三观承受不了……

  指针再度旋转,杨生睁开眼后看着指针指着的祭献法满脸无语,又要念尴尬又羞耻的词了。

  咳咳两声调整一下心态,对比网上流传版本最多的祭献阵三下五除二画出来一个,把石珠同样放在祭献阵中央,快速扫了一眼祭献词了后念道:“公平且至高的祭献之神,在此您的奴仆想要沾染一些您的光辉,为此把这个神秘且古老的宝珠祭献给您,望尊贵又伟大的您现身于此!”

  “…………”

  又是10秒过后

  这一回杨生不紧张了,看见阵法没有动静,随手把石珠拿下来,把画有祭献阵法的纸捏成团扔进旁边的垃圾篓内和另一个纸团永久的呆在一起了。

  再此闭上眼转动指针,睁开眼后发现又转到了召唤法上,黑着脸连续转了3次总算转到看着正常的滴血认主法,心情复杂的他不由地松了一口气,拿起桌子上的大头针,忍着疼痛点进中指,挤出血珠滴到石珠上。

  还别说,这扎指头真特么疼!

  杨生又等了10秒,发现石珠没发生啥变化,也不转动指针了,拿起石珠装进裤兜里出了门,找到正在给大狼狗花花洗澡的孙大龙:“龙叔,你那大铁锤放在那里,我用用。”

  “放在杂物间了,给,接住钥匙”孙大龙一只手按住花花,一只手解开裤腰上的钥匙扔给杨生。

  ……

  看着大青石台上的石珠,杨生对着双手哈了一口气,握紧身旁的大铁锤使出最后一法刺激法,猛地一下砸向石珠,‘砰咚’一声石珠下方的大青石竟然开裂了而石珠竟然没有一点事。

  杨生有些颤抖抽筋的手拿起石珠左右翻看,弯下腰来摸摸大青石台上新加的凹形印,他已经确认这个石珠真有大问题。

  小心翼翼收好石珠,兴致高昂的抗起铁锤,快速跑到杂物间把铁锤扔进去后关上门,随后把钥匙挂在孙大龙的门把手上,便高高兴兴跑回到小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