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鹭吟长空> 015.友好协商
  殷封阑的背影僵硬了一下,他转过头,脸上没有明显的喜怒,只是琳荷苑中的杀气凛然了几分。

  风谣一抖,赶紧小声劝阻:“姨娘!您在说什么呢?快向王爷道歉……”

  “闭嘴!来了你就是我的人,干什么帮殷封阑说话!”何鹭晚回身狠狠瞪了风谣一眼。

  风谣被这怒意荡平了心绪,好一会儿才愣回神。

  何鹭晚冷着脸道:“我不管殷封阑给你交代了什么任务,只要你还跟在我身边就少替他辩解。”

  “……是……”风谣本能地选择遵从。

  何鹭晚怒意未消地看向殷封阑,硬是把他的杀气怼了回去。

  “干什么?大晚上躲人院子里吓人,还不许人生个气了?”何鹭晚大步走了过去,定在殷封阑身前两步的位置,毫不避讳地与他对视。

  殷封阑瞧着何鹭晚这张牙舞爪的样子,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威严被冒犯,甚至认为她有点可爱。

  收敛了杀气,殷封阑含了丝微笑。

  “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谁不盼着本王过后能陪同抚慰一下?怎么偏到你这儿不一样?”

  何鹭晚白了他一眼:“这算个什么事儿?难道事情不都在阑王殿下您的掌控之中吗?”

  “这话怎么说?”殷封阑佯装不知。

  “你想听,可我不想讲。”何鹭晚笑容甜甜,话里恶意满满。

  她转身就往屋里走:“我太困了,今天就不陪阑王殿下唠嗑了,慢走不送。”

  苏朵心大地想跟进去服侍,却被风谣拉着回了她们的屋。

  何鹭晚这边前脚刚进房,身后就跟进来个影子一样的殷封阑。

  她浑身汗毛乍起,这样诡异的身法,如果殷封阑对她抱有杀意的话,那她现在已经横尸当场了。

  “阑王殿下,我今儿很累了,有话明天聊成吗?”何鹭晚努力地压着烦躁。

  只是殷封阑根本不打算顾虑她的心情。

  他优雅流畅地关了门,笑道:“正好,本王也累了,一起睡吧。”

  “!”何鹭晚猛地后退一步,惊疑不定地看着悠悠转身的殷封阑。

  然后她明白过来,自己是被调戏了。

  “……您到底想听我说什么……”何鹭晚顿感无力,只能向无赖势力妥协。

  谁让她现在的身份受制于人,面对殷封阑的逼迫根本无法反抗。

  殷封阑跳上软塌坐好,手在桌案上比划了一下:“既然是闲谈,怎能少了茶饮助兴?”

  “……”何鹭晚认命地拖着疲惫的身体去烧水泡了一壶茶来。

  挪着步子坐上对面的软塌,何鹭晚面无表情地盯了殷封阑半天,她算是明白,一味躲避根本没半分用处。

  “我猜阑王殿下是想听听我对今天这件事的真正看法吧?”何鹭晚半耷着眼皮,一副兴致缺缺的表情。

  殷封阑这人太狡猾了,什么都看得很透彻,为了要达到他的目的更是步步紧逼。

  可偏偏他逼到跟前了,就是不主动挑明。他知道自己也明白他的想法,所以就悠闲地吊着,非要自己在无可奈何之下主动开口才行。

  难道他就这么喜欢把人当成猎物戏弄吗?

  “你很聪明。”这算是殷封阑的认可。

  但何鹭晚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我是看明白了,阑王殿下对我很感兴趣,但又不知道我是否堪用,所以才有了今天的考验。”何鹭晚吹了吹茶,又放下了。

  她的指尖摩挲着茶杯,任由滚烫的高温刺痛她的皮肤。

  “白倚涵动手是意料中的事情,不用多做布置,但庄清珮那个脑子,怎么可能想得出一个完整的阴谋来,要说背后没人指使,打死我都不信。”

  那背后之人显然就是殷封阑。

  “背后之人”自己添着茶,脸上始终挂着浅笑,偶尔目光会在何鹭晚的身上停留一会儿。

  何鹭晚感受到视线,抬眼对上:“怎么?对我的称呼和自称有意见?”

  这么具有攻击性的何鹭晚他还没见过,所以殷封阑笑了笑摇头:“没有,继续说。”

  “前不久你来跟我说了不少话,看起来好像很在意这个孩子,不过你的表演太不真诚了,所以我认定你是别有用意。”

  “果然,你没两句就提到‘哪怕王妃要动这个孩子也不行’,这分明是在给我暗示,如果这个孩子出事了,又能证实是王妃动的手脚,那你会毫不犹豫地惩罚她。”

  “恩。”殷封阑表示认同。

  见何鹭晚久久没接腔,他追问:“然后呢?”

  “然后?!”何鹭晚冷笑出声,甚至懒得看他一眼。

  “然后的事情我不都分析过了吗,事情就这么阴差阳错地发生了。你把决定权交给我,怕是想看看我对你是否服从吧?”

  “毕竟,就算白倚涵没有害成孩子,但该做的她都做了,只要我咬死她不放,那你想治她重罪也合情合理。”

  说着,何鹭晚直勾勾看着殷封阑,一字一句坚定道:“我不会给任何人当刀使,我也不会明知真相还去混淆是非。”

  殷封阑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却被何鹭晚一手拍开。

  他好笑地挑眉:“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性子这么烈?”

  “那是以前我睡得好。”

  殷封阑:“……”

  合着现在的炸毛是因为睡眠不足?

  殷封阑被逗笑了,笑得十分开怀,一点也没有晚宴的时候,始终一张面具脸的僵硬。

  何鹭晚暗叹,这人真的是一点都不给他的妻妾们好脸色看。

  “你这么心软,迟早要吃亏的。”笑罢,殷封阑提醒道。

  “你是指,白倚涵她们害我,我却没有任何报复行为吗?”何鹭晚问。

  “不错。”

  “你想错了,我那不是心软,是根本不在意。”何鹭晚手边的茶不烫了,她才拿起来喝。

  “举个例子,一个婴儿把你的手当吃的,刚长出来的乳牙咬痛了你,你会因此恼羞成怒直接把他摔死吗?”

  殷封阑没想到她会这么比喻,刚想回答,那边又说。

  “不过你的话应该不是没可能……成吧当我没说。”

  殷封阑:“……”

  “本王在你看来就是这般心胸狭隘的人吗?”他觉得好气,可又想笑。

  这何鹭晚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他真想敲开来看看。

  “不好说……毕竟我也不怎么了解你。不过你既然以战神之名享誉天下,自然不会是心慈手软之辈。”

  “算了……本王不与你计较……”殷封阑张张嘴,还是没有自我辩白,跟何鹭晚论证这种事情太跌份了。

  何鹭晚显然是知道他的自傲和矜持,所以故意将他一句,现在看着殷封阑说不出话的样子,她心情可谓大好。

  何鹭晚就不信,以她前世几千年的智慧,能斗不过一个毛头小子。

  “继续刚才的话题,阑王殿下。这次的事件既然是个考验,那想必你也有了评判,不知道最后你的结论是什么呢?”何鹭晚平静地看着殷封阑,温和笑了笑。

  好像她丝毫不在意结果。

  哪怕这是事关生死的大事。

  殷封阑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女。

  关于何家庶三小姐的事情,他的手下也查到了不少。

  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妾生的女儿,在尚书府这种地方就已经饱受欺凌,对上面安排下来的事情只能接受,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她这辈子做过最大胆的事,恐怕就是为了他守住了户部内奸名单的秘密。

  这件事之前,她一直是个谨小慎微、固守本分的普通女子。

  若说生死徘徊一回,就能让人从头到尾进行蜕变,殷封阑是怀疑的。

  可眼前这人货真价实就是何鹭晚无疑,那她的从容镇定、优雅傲然和那份洞察人心的睿智又是怎么来的呢?

  更不用说她特殊的问话技巧,让殷封阑看了都有招揽的心思。

  “阑王殿下?”何鹭晚试探地叫了一声。

  哪怕殷封阑面无表情的时候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但人在跑神的时候,那份涣散的精神是造不了假的。

  所以何鹭晚忍不住唤他回魂,这边赶快聊完吧,她还要睡觉呢!

  “你的心性正直,本王很满意这次的结果。”殷封阑回过神来,淡笑道。

  恩??

  满意??

  她没听错吧?

  何鹭晚犹豫了一下,这和她想好的不太一样。

  本来以为这次逆了殷封阑的意,她能激他两句,在他愤怒的时候诱导他把自己扔出府。

  如果运气好,殷封阑气得精神状态起伏过大,她说不定还可以趁虚而入,催眠一下,为以后牟利。

  只是他这么镇静,似乎什么计划都不好顺利执行了……

  “阑王殿下的意思是……想招揽我成你的手下?”何鹭晚问道。

  这话殷封阑听着都觉得好笑,古往今来,想把小妾变下属的,估计他是头一个吧。

  他点点头:“不错,本王是有这个意思。”

  何鹭晚正襟危坐,一派严肃:“不知道阑王殿下对我的评价如何?您具体打算怎么任用我?”

  殷封阑双眼一眯:“这就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了。”

  “那我也可以不用考虑是否接受您的招揽了。”何鹭晚平静道。

  “公然顶撞,你胆子不小啊?”殷封阑冷哼一声。

  杀意开始弥漫,缓缓向何鹭晚压迫。

  她却不为所动,脑中闪过千万思绪,最终决定赌上一把,遂认真地看着殷封阑道:“阑王殿下,恕我冒昧问一句,您有夺嫡的打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