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锦绣弃妻> 第619章 那女人落下的 (一更)

锦绣弃妻 第619章 那女人落下的 (一更)

  程二猛倒是挺镇静:“尹大姑娘,那晚站在你身边同样也戴着面纱的姑娘可是尹二姑娘?可以让我看看她的那支牛角喜鹊簪子吗?我没有看错的话,那是我爹亲手雕刻给我姐姐的,是我自己设计的。”

  “你没有看错,”知若直接道,“那是阿娟婶送给我二妹的”。

  “那……那……”程二猛一下子激动得眼睛都红了,“我姐是否还在?她现在在哪里?”

  “在洛城,”知若答道,“她很好,她母子俩过得最苦的日子都过去了。但再苦,她也是堂堂正正做人,无愧于天地和自己,这是阿娟婶母子俩自卖为奴到梅庄时候说的话。”

  “好就好,好就好,”程二猛泣不成声,“母子俩?我姐夫是没了吗?我能不能给她们母子俩赎身?”

  知若“嗤”了一声:“你以为阿娟婶会肯用你做山贼抢来的银子替她们母子赎身吗?”

  程二猛一愣,苦笑道:“我被掳走后,被卖到一家铜矿。三四年后,奄奄一息的我被扔在乱葬岗,是陈大猛碰巧救了我。因为我长得像他早夭的弟弟,他花了很多银子找郎中治好了我,还把我带回猛牛寨,认我做了异姓兄弟。我在猛牛寨就改名程二猛,不过他们都叫我秀才,我在猛牛寨养了近一年才把身子养了回来。”

  “我也不赞成陈大哥做山匪,”见知若几人都在认真听,没有嫌弃他的神情,程二猛继续回忆道,“但是寨子里那么多人都是走投无路才上山寨投奔他,他们除了抢劫也没有其它谋生手段。陈大哥对我格外纵容,知道我不愿做山匪也没有强逼我,只是让我帮着做些写写画画的事,还有教寨子里的孩子们认字。”

  “后来我听说南边的海运很容易挣银子,就想着探出一条路子,以后或许能带寨子里的弟兄们金盆洗手过上正常人家的生活。陈大哥觉得可行,就点了十个会水性的弟兄随我南下。”

  “海运生意确实挣银子,”程二猛脸上的笑容愈发苦涩,“但是都被几个大家族掌控了,像我们这样没有背景、小打小闹的,即使苦拼了这么多年,也只能跟在人家后面拣一些残羹冷炙。直到今年初,我们机缘巧合接手了一条大海船,规模也扩大到近百人,我才算是看到了一些希望,这才回猛牛寨准备同陈大哥商量举寨南下的事。后来的事,你们就能猜到了。”

  “不过,尹诏大将军为国为民,我从来没有想过报复尹家或者劫走尹大姑娘什么的,”程二猛突然想到梁大海刚才的话,连忙解释道,“那晚我真的只是想让尹大姑娘去陈大哥坟前陪个罪,也是我给自己和那些弟兄们的一个交代,还有拿五千两贴补一下陈大哥那个女人和孩子的生活,叶娘子说他们现在生活得很苦。”

  “交代?受害人还要给劫匪交代?”知若冷哼了一声,“叶氏跟你说她生的孩子是陈大猛的,你就信了?有证据吗?你见过她的孩子吗?哪个长得像陈大猛了?”对这点她还真是有点好奇。

  程二猛又是一愣:“没有证据,也没有见过,可是……如果不是真的话,有哪个女子会这样诋毁自己的清白?叶娘子还是官家出身的千金小姐呢,之前也是官家夫人。”

  “官家千金?官家夫人?”梁大海嗤之以鼻,“又怎么会同山匪勾结打劫梅庄?你都懂得尹诏大将军为国为民,她在做什么?她让你讹的是五万两,不是五千两吧?”叶氏的审讯结果当日就送到了潘家铭手里。

  “你怎么知道?”程二猛惊讶了,“她是想要五万两银子,还要我杀了尹大姑娘给陈大哥报仇。我虽然同情她,也想让陈大哥的孩子日子好过一些,但道理是非我还是懂得的,而且五千两银子也是很多了,我想着以后我们的海运生意做好的话,也可以贴补他们一些。”

  知若几人摇头,瞧这个山匪做的!不过人程二猛也说了,他虽然住在山寨几年,但还真不算是纯正的山匪,之前也没参与打劫过,唯一的一次就是劫持秋嫣然和牛如夏威胁知若的那次了。

  梁大海倒是欣赏这人的义气和重情感恩,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好好去经营你的海运生意吧,别再信叶氏那个恶毒女人。虽然我们极其厌恶她,但她的子女还真不可能是山匪的。而且根据官府那边的资料,叶氏也不认识陈大猛,她之前之所以联系上猛牛寨,是同你们那个叫刘享的二当家是旧识。”

  “刘二当家?”程二猛立马就相信了,因为刘享的父亲生前是太医,他们家认识官家姑娘很正常。那个女人竟然骗他?一个女人为了银子连脸都不要了吗,凭白诋毁自己的清白不算,还把自己的子女变成山匪的野种?这简直颠覆了他的认知。

  知若简单地将阿娟婶的遭遇和境况说了一遍,才道:“看在阿娟婶的面上,我们就不计较你那晚的行为了。但是叶氏见过你,你还是尽快离开京城吧,也不要在人前去同阿娟婶认亲,暗地里联系她就好。你也知道,官府现在还在寻你呢,可别连累了阿娟婶和长生叔他们一家。另外,建议你一下,程二猛这个名字和秀才那个绰号也都不要再用了,过个一两年,或许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程二猛点头应下,竟然跪下来给知若磕了个头,既为自己那晚的行为告罪,也为知若对他姐姐和外甥的恩情道谢。

  程二猛起身正要告辞离开时,突然想到什么,从身上掏出一团用棉帕包着的东西,打开棉帕,里面是一个扇坠模样的玉如意:“这是那个女人不小心落下的,那天我到约定地点找她时,她手里正拿着这东西在琢磨,还嘟囔着什么玉先生、什么世子的,见我突然出现赶紧往袖子里塞。后来我们要离开时,正好有几个人往我们这边跑,说有流民骚乱什么的,那个女人也赶紧跟着跑了。我本来想爬上树看一下流民的动向,结果一回头,就看到这棉帕包在地上,应该是她没放好掉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