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第八十章 王薇的心思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第八十章 王薇的心思

  刘飞翔内心还是有些老成,心忖一个司法局办公室的人,这个年龄应该不是科级干部,不过就算只是一个科员,也还是有点底力。而作为海曲前几大名鼎鼎医院的骨科医师,双方倒也门当户对。这样的资质,特别两人不到三十的年龄,在普通人眼里自然已经可以风光无限了,难怪有骄傲的本钱。没受过什么挫折,自信心有所膨胀,也实属正常。

  “好的,我收下了。”王薇将名片收下,对两人笑了笑。

  王燕大概觉得通过这番展现“实力过后”心里面平衡舒坦了一点,就道,“那我们就先走了,我们的车还停楼下的...”

  进入电梯,王燕掐了顾军腰一下,“见人漂亮了吧,你就喜欢这一类型的是吧?”

  顾军连连笑着说“哪敢”,不过心里面却在腹诽,谁他妈不喜欢这一类型的,那女孩和旁边的那小子配起来,真有些让人心渗得慌。

  检查了房屋水电,刘飞翔关了电源总闸,准备离开,王薇站在门口,看着整个房子布局,修长的子俏立,最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双腿莲步轻移,披肩长发伴随着妙曼影轻扬,“走吧。”

  谁都没有看见,她转过去的时候,眼睛里停驻的流涟。

  她设想的烤箱位置。她希望的飘窗和衣柜。她希冀在橱柜下搁上那口有姥姥一直传下来的咸菜坛子。她设想过的浴缸颜色,花洒的样式,她希望房子不大,但世界黑下去时会在这里亮起一盏灯的守候和温馨。

  都在房间门关起来的时候,被隔绝在内。

  王燕和顾军从地下停车场开出他们的本田,这车不比大众车皮实,悬挂也有设计缺陷,内部空间狭小,内饰做工也较为粗糙,但王燕喜欢它的漂亮外在。显得很上档次。

  然后他们就看到刘飞翔和王薇下楼来,走向他们之前一直在观摩的奔驰,开门上车。

  随后发动,行驶向光斑的洒满的大马路上。

  本田车在其后久久静默。

  在汽车行驶的欧式长街高桥街景之下,王薇转头望向刘飞翔,明眸如湖,她的眼圈有些泛红,风从车窗灌进来,吹起她长长的黑发凌乱缭绕,她说,“飞翔,怎么办...我突然有点嫉妒柳如玉。”

  汽车爬上高桥,越过街道,偶尔穿过林荫和欧式建筑投影的间隙,斑驳的光影明暗不定的在外壳上掠过,这样的风景应该像是这个南方的秋季一样渗入人心。

  但王薇泛红的眼睛,她像是潮涨湖水般浸润起来的眸子,她零落的发丝,她每一寸细节上的完美和流露的委屈,让刘飞翔的心脏莫由名

  来的沉降下去。

  人生毕竟不比戏剧,每个人的出场不一定都会华丽,更不一定就刻骨铭心。但王薇却是那个锐利切入他生命中的女孩。她的高傲,她的矜持,以及她的慌张和踌躇,她镇定自若和无所适从的样子。这一切存在在刘飞翔两世灵魂看来也如此深刻。

  他曾经和她共处一室见过她不修边幅的样子。他曾经和她一起在metoo吧的球赛观众席喝罐装啤酒,一直到太阳从远山落下去,那时候没有改变世界的野心,只想着怎么能改变自己的人生。他们曾一起在夜间吃烧烤,一起上网,一起玩游戏叫得整个Metoo吧都很兴奋。

  那时候他们都还年轻,有着苍老灵魂的刘飞翔亦正开始年轻。

  刘飞翔却不知道此刻怎么接她的这句话,一时默然。

  王薇侧开去,目光落向窗外,“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刘飞翔点点头,“我记得的是你那个时候的青涩。”但随即一想似乎也是因为第一次被她的容貌所摄,目光不由得停留过长时间“欣赏”所导致,提起来何以堪。

  “你那时也特傻,骑着个破摩托就要买一栋楼。”王薇莞尔。

  重生伊始,莲花这个小城市还没有怎么发展,却就在那个小旮旯撞见了原本应该不属于这里的王薇,那对宝石般得眸子一度让刘飞翔失眠几天。勾起了他更大走向更远处的原动力。

  “我还记得有次后来你帮我收拾Metoo吧,记得你那个时候都不好意思和我说话”刘飞翔眯了眯眼睛。

  重生快一年的时间,刘飞翔算起来与王薇呆在一起的时间最多,特别是Metoo吧交给她之后,而现在王薇已经变成了一个女强人模样。

  奔驰车载着两人飞驰,虽然汽车内部的空间其实设计很合理宽阔,不过和王薇这么一起在车里面,说着有关两人从前的话题,只觉得车很紧凑,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较为狭窄,都能从吹过来的风闻到王薇的体香。

  刘飞翔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半年多过来,白驹过隙,但生活总能让人感觉到平凡中的跌宕起伏,命运在不被人察觉间的走转腾挪。

  从每天一早天刚朦朦亮就起去粮食局报道,清冷得让车窗都蒙了一层雾气,让人都不由自主缩缩脖子的那天。再到了现在在解放路驰行,将两旁欧式精致建筑抛之脑后的豪华轿车。

  从小城售楼处里那个每天让人经意不经意瞥上一眼就会心愉快好几个小时,让不少男生暗生愫的女生。到自己旁,这个越加出落得颠倒众生的女孩。

  这所有的一切,成长和境遇的改变,在从那一头朝这一头的跨度的短短半年的时间里,物是人非。

  在汽车里面,回忆过去的好时光,这的确是一种很特别的心境。

  王薇对刘飞翔扫来明媚一眼,眼睛里的水汽也稀少下去,“其实我一直很好奇,那一次韩非凡家里出事,你表现得比成年人还要冷静得多,要知道,那可是杀人犯,而我现在想想也都很害怕。但你却还可以从容不迫的让古所分头行动按计划行动。不得不承认,后来古局长和我说起来都敬佩不已。你知道古局长后来怎么跟我说你的吗?”

  刘飞翔侧头过来,有点意外,道,“哦,怎么说的?”

  王薇脸微红,道,“他说...他为我把关了,要是你对我有想法有意思...让我可以答应你。”

  刘飞翔憨厚一笑,没心没肺道,“古文杰他妈的眼光真好。”

  王薇皱眉,“你可不可以别这么主观的自我膨胀。”

  刘飞翔嘟哝,“这明明是客观。”心想京城回来之后就领教过王薇的伶牙俐齿,难不成今天车里面还要和她来一场交战。

  要换做从前被刘飞翔看破意图这妮子估摸会幸灾乐祸一笑,但王薇今天的笑容似乎并不自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王薇接起,看来是约她的一些朋友,王薇就说了一个地儿,说是朋友临时过去聚一聚,让刘飞翔把她搁街区上就行了。打完电话,王薇又笑道,“我琴棋书画不会,洗衣做饭嫌累。既不勤快,也不贤惠,相信以后嫁了人也很难讲究什么三从四德,估计以后也不会有男的能容忍我这一型的。”

  “要按照这个标准,估计满天下都是光棍。”刘飞翔摇摇头道。“我看是很少有人能够入你的法眼才是真的。”

  汽车抵达王薇要求下车的街口,停了车开门而下,车外就是一片林荫,王薇站定,眼瞳隐没在光影之下,看不到表,正准备走,润泽泛蜜的嘴唇轻轻咬了咬,转对刘飞翔道,“我脑袋里经常有一个有趣的想法...你说如果我比柳如玉更早和你表白...结果会不会大不一样?”

  这个城市的初冬偶尔如盛夏般肆无忌惮的燥,偶尔却又天清云淡凉风徐徐。一度导致刘飞翔在这个秋天有时候穿着单衣,有时候却又不得不罩着棉衫外。

  这形成了两种极端的生活,一是在秋雨连绵天气清冷的时候,刘飞翔一行就窝在宿舍寝室里面看书游戏电影喝茶打聊天。另外则是在燥降温的夜里,一群人就在四中背后的小吃街吃海鲜烧烤炒螺丝河粉的大排档,

  以及在冒着呲呲气,被勺子不断敲打铁锅的声响背景下面和三五好友喝几瓶啤酒。

  而反而往往类似于此的景象,才能构成多年以后回忆起来最深刻的年轻印象,那样有哥们兄弟在旁边谈笑,心里则有姑娘牵挂着的子。

  随之王薇的离开,刘飞翔像是看到了第一次见到王薇的样子,这个女孩骄傲而敏感。他像是看到了前世潘凌的影子,转瞬即逝。

  现在她的背影,在这个风沙吹拂的道路上,胜似今夏那抹白衣胜雪的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