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第十一章 前世情人

重生之平凡的人生 第十一章 前世情人

  刘飞翔怔怔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

  命运总是如此捉弄人,当刘飞翔回过头时,忍不住在心里呐喊一声,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小!

  司机在此刻提高了声音:“喂,到站了,下车了,我要打扫卫生了,小妹子,赶快下车吧,要不耽误我下趟车接班。”

  匍匐在椅背上的女孩儿艰难的抬起头来无力的说道:“对不起师傅,我有点难受,能不能再坐一会儿?”

  “哎呀,你这个晕车坐下去只有更难受,要不你还是下去到候车室坐一会吧,我真得打扫卫生了,那边还有热水你可以喝一点。”司机有些不耐烦了,这都快1点了,打扫卫生至少要1点半,还要吃饭,在撵一点五十的点赶回莲花县,时间确实很紧。

  女孩子强撑起身体站起来,想要去拿行李架上的包裹,可是身体却一阵摇晃,险些栽倒,刘飞翔下意识的丢下自己的包,赶紧跑过去扶住女孩儿。“喂,你没事吧?”

  “你们一起的?嗨,一起的你还不扶着她赶紧到候车室休息一会而?晕车难受的厉害啊,坐一会喝杯热水就好了。”司机送了一口气,忙不迭的帮着女孩儿拿起包递给刘飞翔。

  “走吧,慢一点。”被司机这一下子把担子推过来,都没给刘飞翔解释的机会。

  看着眼前女孩儿脸色苍白的模样,刘飞翔心中一阵疼惜,不过这一世却是初次见面,刘飞翔只能硬着头皮扶住对方的胳膊,另外一只手提着自己与女孩儿的包下了车。

  下了车,刘飞翔环顾四周,这个时候正是各地班车进出站的时候,整个汽车站停车场里都是车来车往,旅客们提着大包小包来去匆匆,整个车站里一片狼藉。

  司机们拿着拖布清洗这自己的车辆,各类小吃在车站门口叫卖着,小吃的香气混着汽车尾气的气息在这热闹无比的阳光下四下弥漫着。

  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儿呢。柔顺乌黑的长发很自然的斜披在肩头上,泡泡纱质材料不是什么流行东西,不过这一袭白底小花的连衣裙却更显得女孩的清丽脱俗,月牙儿般的眼睛笑起来总是那样惹人恋爱,油亮如浸泡在水中的黑葡萄一般的眼眸望向自己的时候,让刘飞翔心中惹不住颤抖,前世的那一段时间里,自己不也是无数次沉浸在她的这凝眸中么?而她苍白的脸色更是让刘飞翔禁不住心中的爱怜。

  “谢谢你了,我没事儿了,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就行了。”看到下车后刘飞翔四下张望和望向自己的眼神,潘凌下意识的挣脱了刘飞翔的扶持,轻声说道。

  眼前的这个男孩儿望向自己的时候,潘凌心中也是忍不住一颤,一种莫名的悸动,就像是一股电流直入自己的心灵深处,并向着全身所有的神经末梢传递,让她感觉似乎灵魂都被电击了一般。

  刘飞翔那一眼望过来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觉,熟悉、亲昵、爱怜、感伤,就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全身,让潘凌下意识的想蜷缩起来,躲进对方的怀中,仿佛对方的怀抱就是暴风骤雨中的一个避风港。

  刘飞翔并不知道自己的一望竟然会给对方带来如此大的触动,他只是下意识的回忆起无数早已消逝在记忆中的前尘往事,那些点点滴滴就像是野火烧过的草原,被那春雨浸润,立刻就无声无息的蔓生开来,一种莫名的情愫萦绕在刘飞翔心中,无法抑制。

  “得,我看你还是别在这里硬撑了。”刘飞翔看了对方一眼,探手继续扶住对方的胳膊,大大咧咧的说道:“你要是真能行,我也就不赖在这里了,可你看看你这幅样子,再怎么说咱们也是同车上下来的,同时莲花县来的,最起码的同情心和道义感我还是有的,我去哪儿?”

  “我去泉城大学那边,大学时候学校里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完,回来补点手续。”潘凌心中心潮萌动,她不知道眼前的男孩为何会给自己带来如此复杂震撼的感觉,让自己居然在一瞬间迸发出如此亲切的感觉,这太不可思议了,莫非这就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不,不!潘凌越是不愿意承认,这种执念去牢牢的盘踞着自己的心灵。

  “行,我这里还有两瓶藿香正气水,我看你不像是晕车,倒像是中暑一般。”刘飞翔一边扶着潘凌的胳膊,另一只手提起两人的提包,想着车站外走去。

  刘飞翔其实还沉浸在那种奇妙的情绪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以️⃣这种方式和自己前世中的前妻见面了,这个世界真的是太诡异了。

  搀扶着潘凌,到了泉城车站门口的KFC,点了两杯加冰的雪碧,便与潘凌对面而坐。

  潘凌的肌肤相当好,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点瑕疵,这一点前世中有过七年夫妻的刘飞翔很清楚,不过这一段记忆却充满了酸楚和苦涩,尤其是孩子几岁的时候,恋爱期间的那种甜蜜和快乐如雪融一般消失,结婚七年的两人感情似乎走到了尽头,但为了孩子便开始了“分居”生活。不过两人却似乎谁也离不开谁,在刘飞翔的记忆里,到自己重生,两人从没有提出过离婚,只不过爱情的保质期似乎只有七年。

  “来,把我这硕果仅存的两管藿香正气水喝了吧,应该有点效果。”刘飞翔熟练的用钥匙串上的小剪刀将藿香正气水封口剪开递给对方。

  “谢谢。”许是对刘飞翔感觉特殊的缘故,潘凌并没有矫情,只不过接过藿香正气水之后闻到那股难闻的药味儿禁不住皱起眉头。

  “良药苦口利于病,赶紧喝了,我好送你过去。”刘飞翔看了看手机,已经一点多了,反正泉城大学附近也有彩票站,自己也的事情也耽误不了,晚上八点前打出来就行,更何况自己在泉城也没有什么人可以投奔,还不如送潘凌到泉城大学。

  “怎么?耽误你的事情了?没事儿,你先走吧,我坐一会儿就好了。”潘凌一咬牙将两瓶藿香正气水喝了下去,强烈的藿香药味儿差一点让她又吐了。

  “你这个样子,我能走么?”刘飞翔摊了摊手。“这里人多眼杂,人来人往的。。”

  “怕别人看到说闲话?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怕啥?”潘凌笑了起来,不知道是藿香正气水发挥了作用,还是坐下来身体适应了许多,潘凌苍白的脸上多了几丝红晕,笑起来秀眉微扬,两个酒窝若隐若现,看得刘飞翔也是一呆,先前并没有注意,前世性子一直冷淡的潘凌这一世第一次见自己竟然如此亲昵。

  挠了挠头,刘飞翔这才似笑非笑道:“这倒不怕,就怕人家说你这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这不是寒颤了你,也恶心了我么。”

  被刘飞翔自嘲的一番话逗的忍俊不禁,潘凌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花枝乱颤,两个酒窝更加明显。“哎呦,没看出来,你还这么贫嘴。”

  “我这哪叫贫嘴啊,这叫苦中作乐,自我调剂。”刘飞翔也笑了起来,“生活不如意十之八九,但我们还得过下去不是,不能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不是?”

  潘凌略略有些诧异的看了刘飞翔一眼,刘飞翔似乎也觉的自己有些失言了,摇了摇头说道:“好些了没有?”

  “嗯,被你这一逗,我倒是觉得好多了,我看你也是登的不耐烦了,走吧。”潘凌说着就要站起身来。

  “嗨,哪能现在就走啊,我们点的加冰雪碧还没有上呢?哪能让美帝占我们的便宜?也不急这一时,再坐一会儿吧。”刘飞翔说道。

  潘凌也是强撑着起身,听到刘飞翔这么说便也顺势坐了下来。

  “嗨,都已经认识半个小时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好心人。”潘凌揶揄道。

  “啧啧,我这还没怎么,你就给我发好人卡?我姓刘,名飞翔,你就叫我飞翔好了。”刘飞翔回答道,并没有着急反问潘凌的名字,对于潘凌刘飞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如何面对,许是不想再重蹈腐辙罢了。

  “好名字,你心飞翔,那我也就自我介绍一下了,免贵姓潘,单名一个凌字。我们这就算认识了。”说完,潘凌首先伸出手。

  刘飞翔被潘凌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在自己的印象中,潘凌一直是一个被动的人,难得这一世竟然对自己另眼相待,不禁红着脸与潘凌握了下手,便触电般的松开。

  等到雪碧上来,两人相视无语。

  从汽车站到泉城大学其实不近,要倒三路公交,不过有这个即将暴富的刘飞翔这里当然是打车来的舒服,更何况还有个晕车的潘凌要照顾。

  付了53块的车费,把潘凌送到泉城大学门口,询问了潘凌何时回莲花县,又硬着头皮约了潘凌回莲花时候请她吃饭,互留了号码之后,潘凌便英姿飒爽轻轻挥手后便离开了,只留刘飞翔一人在阳光下流汗。

  老天到底要如何玩自己呢?

  不去想这些儿女情长,在泉城大学附近随便找了个福利彩票站,在自己的构思下、在彩票站站长诧异的眼光下,花了672元打了自己设想的所有彩票。殊不知刘飞翔这个随意的举动,让这个彩票站长吹嘘了许久,现在的大学生可能会计算彩票概率,在他的彩票站里他见证了两注一等奖与无数三等奖的出现,生意一度火爆到极点。

  从彩票站出来,刘飞翔长出一口气,呵,新的人生,财富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