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龙脉天帝> 第二百三十六章 顾老头

龙脉天帝 第二百三十六章 顾老头

  第二百三十六章顾老头

  这才是让顾老头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同时修炼几种完全不同的力量,并且还有彼此矛盾的力量存在,凌飞扬是怎么调和他们之间平衡的?

  不仅如此,这些力量给顾老头的感觉还是那么的……纯净!

  凌飞扬身上表现出的情况让顾老头感觉有些不太真实,同时修炼数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许多修士都能做得到,但是要将每一种力量全都修炼到极其精深的地步那就实在是太困难了。

  就连他也未必做得到,虽然说五行之中任意一种灵气他都能够挥之如臂,但是这却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些力量不过是他通过自身力量所演化出来的而已,而非是他真正修炼出来的。

  但是以顾老头的阅历眼光却并不难看出来,凌飞扬体内澎湃精纯却又驳杂的力量却是数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凌飞扬修炼着不止一种功法。

  “小子,你到底修炼的什么东西?怎么体内力量如此古怪絮乱。”顾老头百思不得其解,最终还是开口询问起了凌飞扬来。

  可是这话才问出口却又忽然间止住了,修炼功法都是不传之秘,每一部功法那都是无数修行先辈的经验积累,历经一代代先辈这才完善传承下来的。

  各门各派对于自身道统的看中还要更胜于对生命的重视,一部顶尖的修行功法足以在修炼界中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跪求百独一下

  他如此冒失的就去询问凌飞扬修行了什么功法,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过凌飞扬却并未在意,他修行的十方天君诀或许是有些古怪吧。

  他名为十方天君诀,可是实际上他并不只是一部功法,而是更加类似倾向于一部合集,包罗万象的功法典籍。

  五行各有涉及,连炼丹、炼器等等方面也有着一定的注释篇章用以专门教导修炼。

  凌飞扬从十方宗后山禁地中遇到的那个神秘元神是什么来历,至今为止凌飞扬都不是很清楚,然而他所给予凌飞扬的功法却无疑是极其珍贵的。

  但是就风老魔而言,这部功法却并不完全,凌飞扬现在手里拿到的也不过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但是饶是这般里面也已经有了数不清的法门。

  金木水火土五行真诀彼此间呈相辅相成的修炼趋势,五行相生相克,修炼起来速度或许会受到一定的掣肘。

  然而这种掣肘对于很多修士来说是很值得的,将根基打的牢实,日后突破实力与境界才会稳固。

  可是却也并不是没有烦恼的,根基越是牢实,想要修行突破越是困难,就如凌飞扬现在这般,他的肉身与真元的强度早已经超越了寻常真元境七层的修士。

  莫说是同阶修士,就算是真元境八层九层的修士,等闲之人也根本不是凌飞扬的对手。

  他的底蕴是浑厚了,但是想要更进一步却也更加的困难了。

  这便是得失。

  凌飞扬同时修行了五种真诀,另外还有专门修炼神识的摄魂真诀,以及凌家的传世功法。

  林林总总的,凌飞扬修行的功法之多,之繁复已经到了让普通修士目瞪口呆的境地。

  如果是一个普通修炼者的话,在同时兼修如此多的功法,哪怕是一甲子的时间也未必能有什么成就吧?

  不可否认,这些功法都是极其优秀顶尖功法,但是他们的深奥也同样要超乎寻常修炼功法,修炼起来必是极为不容易的。

  现如今凌飞扬也不过弱冠之龄罢了,但是修为却已经逐渐逼近于化丹境,当真是造化弄人。

  “前辈眼光惶惶如炬,晚辈正是同时兼修了数种功法于一身。”凌飞扬干脆的承认了自己修炼的功法。

  顾老头却是已经张大了嘴巴,过了大半晌没能合拢,“了不得,当真是了不得,能将几种功法集于一体修行并且还能将他们彼此调和在一个平衡上,实在是了不起的手段。

  容老夫多问一句,小……小友师从何方神圣?”

  顾老头的态度有所转变,在他想来,能够调教得出凌飞扬这么了得弟子的人修为手段绝对要在他之上,不,或许……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紫府境修士能做得到的!

  凌飞扬尴尬的挠了挠头,顾老头心中顿时有所了然,恐怕是那人在其外出历练时便已经嘱咐过不许透露他的存在了吧?

  顾老头又一次的为凌飞扬寻找到了恰当的理由借口。

  但是凌飞扬方才尴尬的挠头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对顾老头解释,莫非要跟他说,自己是走了****运,被人丢下山涧却又惊遇到一个被人囚禁了几百年的元神?

  这不是没脑子又是什么……

  “算了,既然你不想说那便不说了,以你修炼的功法来看也不像是什么邪魔外道,你跟我说说你的一些基本资料吧,老夫这就为你做一块身份玉牌。”顾老头徘徊了两步走回了先前那张桌前。

  他挥手一弹衣袖,却是不知道从哪个乾坤袋里摸出了一枚玉石来。

  他手中的玉石看起来十分的毛糙,拳头大小的玉石在他手中渐渐有所变化,一缕青紫色的火焰渐渐从他掌中升腾起来,紧接着包裹了那枚玉石。

  原本粗糙不规则的玉石在他手中却变得如同泥团一般任由他拿捏,不多时一方崭新的小令出现在了顾老头手中。

  顾老头聚精会神的盯着那小令,他的力量游走于玉牌之中,在玉牌上也逐渐显现出了一些符文图像,令牌的背面俨然是一座东游城的虚型。

  有了这一标记那便说明凌飞扬的身份乃是得到东游城认可的,拿着这块身份令牌凌飞扬便能在东洲修炼界中自由行走了。

  别人要查实凌飞扬的身份完全可以按照身份玉牌上玉牌的制作来源查询,这样一来不可谓不方便。

  然而制作了这一方身份玉牌给予了凌飞扬的身份认可之后东游城也承担上了一定的责任,假如凌飞扬出了什么意外,为凌飞扬制作身份玉牌的人也会受到一些牵连。

  这在修炼界中也并不是没有的事。

  “将你的气息输入其中吧,今后这便是属于你身份的证明了。”顾老头将玉牌掷于凌飞扬手中。

  玉牌入手之后凌飞扬的神识很快就渗入了其中,姓名、修为、身份来历等等方面的信息在身份玉牌上皆有罗列。

  凌飞扬没有道出自己的来历,在这身份玉牌上记载的信息便归属于散修,不过凌飞扬却是还有着另一层身份。

  金钱商行的东家之一,在这身份玉牌上凌飞扬留下了自己的神识烙印与气息,还有金钱商行特聘供奉的身份,随即他将身份玉牌交换与了顾老头。

  顾老头的神识也再次扫了一遍那枚身份玉牌,将凌飞扬的身份信息另作备份后这才完成了一系列的程序。

  身份玉牌也分成很多档次,像凌飞扬真元境的修为,他拿到的身份玉牌便是青玉的。

  化丹境修士的身份玉牌则是黄玉,修为越高,身份玉牌的档次越高,这本就是自身身份的一种体现,虽然是一般的身份玉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前辈,若是没有其他什么事,晚辈是否能先行离去了?”凌飞扬出言问道。

  顾老头也没有多留凌飞扬的意思,他点头应许了他的离开。

  在凌飞扬离开之后顾老头这才仿佛回过神来,只听得他低声呢喃道:“当真是好奇怪的小子,我竟然一点都看不清楚他的师承来历,却是不知道是哪一门哪一派的隐世宗门……哎?他,他好像还没给我灵石!”

  这身份玉牌也不是凭白无故就给予那些登记造册的修士的,这些身份玉牌一个个也都是明码标价的。

  一个真元境修士的身份玉牌制作好也是要收取千枚灵石的。

  然而顾老头恍惚间却浑然忘记了向凌飞扬收费……

  凌飞扬从顾老头那里得了身份玉牌后走进了东游城,从外面看东游城便已经是极其雄伟的存在了,然而穿越了城门之后再看城中的布局,凌飞扬再一次感受到了修炼者的力量。

  东游城何等壮阔,这么一座巨城在最巅峰的时候足以容纳数以千万的修士寄居其中,一座座林立于城内的高楼大厦'简直是晃瞎了凌飞扬的双眼。

  凌飞扬站在城门口打量着城内的境况,从凌飞扬身边经过的一些修士却也是见怪不怪,总是有那么些个土包子第一次出门没什么见识,东游城那是在整个东洲修炼界都稍有的雄伟巨城。

  翻遍整个东洲恐怕也难以找出第二个同东游城一般占据着地利人和的修炼城池了吧。

  东游城此时的盛况也是少有的,此时恰逢商道大会的举行才使得东游城聚集了比以往多出倍于的修士。

  凌飞扬还在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东游城内的建筑,冷不丁的,从身侧传出一声不屑的话语,“哪来的狗东西挡在路中间真是碍眼。”

  声音从身侧不远处传来,众人尽是修炼之人,耳目之聪自然不是凡人所能比拟的,那声音虽然并不是特别的高,可是周围修士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好搜搜篮色*书*吧,即可最快阅读后面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