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龙脉天帝> 第一百零四章 棺中人
  第一百零四章棺中人

  孙旭的魂魄被大长老拘走,但是大长老迟迟未曾做出下一步举动,孙旭的事情被传的沸沸扬扬,直至孙家大长老确定没有太大的变数之后才开始做下一步行动。

  此地乃是孙家最为神圣的地方,孙家先祖最后闭关隐世之地亦是这里。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孙家先祖到底是否还活着却还是一个未知数,毕竟距离当年孙家先祖现世之时已经过去了千余年。

  千年沧桑可并不是说说的。

  试问千年岁月又有多少人能够熬得过去呢?

  即便是到了那化丹境的修为,也才不过有五百余年的寿元罢了,这是一个极为普遍的数字,很少有化丹境修士能够活过六百岁。

  孙家始祖当初隐世之时修为也才算是初入化丹境罢了。

  如果他没能突破到紫府境的话,那么孙家始祖很有可能已经身殒道消了。

  孙家大长老让掌握着孙家最为隐秘的一切,这些秘密都是一脉相传的,除了孙家大长老之外鲜有人知晓,关于纯血祭祀的事情,整个孙家之中除了少数几人,知道的人真的并不多。

  看着孙旭的身躯淹没在那玄水池之中,孙家大长老眼中爆出一抹精光,他划破掌心,令自己的鲜血流淌进了那有着繁复符文的祭坛之中。

  孙家一干长老盘膝坐在洞府之中,从那祭坛上能够看得到,他们一干人恰好形成了一个诡异的阵法。

  “布玄阴真血阵!”大长老暴喝一声。

  在那祭坛之下的一干长老依言而行,“喏!”

  从他们身上陡然间爆发出了一股狂暴的气势。

  “轰!”呆呆站在一旁的孙刚被这陡然间爆发出的气势震慑到了,“这……”

  孙家大长老的鲜血流淌入了那祭坛之中,而孙家一干长老的真元修为却是以极为诡异的形势开始流失,开始汇聚到那祭坛之中。

  “嘭!”

  被人忽略了的玄水池中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孙旭的身躯陡然间爆裂开来化作了一滩血水融入到了玄水池中。

  而玄水池中的池水也随着那地上的符文开始朝着祭坛汇聚过去。

  这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而在孙家族地之外,等待的心急如焚的凌飞扬也有些耐不住了,他十分好奇这山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那层隐形的兽皮披在了他的身上,守在山口的几名孙家子弟只感觉一股弱弱的气流在自己面前划过却根本未能发现凌飞扬的踪影。

  “诸位,成败在此一举,请诸位助我一臂之力!”孙家大长老双眼渐渐有些赤红起来,他厉声喝道。

  “愿为我祖效死!”众人齐喝一声。

  “砰!”

  祭台上那原本并不引人注目的一面石板忽然凌空飞起,此时再看去,石板之下却是有一个凹下去的坑洞。

  阴寒之气从中渗出,石板开启的刹那,所有人都感受到那一股透体的冰冷。

  然而孙家大长老却是面带喜色,“快,快,加快速度!”

  坑洞并不深,仔细看去,那坑洞却仿佛如同一副棺材一般,那飞起的石板则是棺盖。

  外面,凌飞扬蹑手蹑脚的穿越了孙家的重重防御走入了孙家族地的最核心之地,摆在凌飞扬面前的便是那孙家族地的洞府。

  在这洞外有着数名孙家的精英弟子把守,这次祭祀事关孙家的未来由不得他们不谨慎。

  守在门口的几人尽是凝元境修为,这份修为在孙家之中亦是绝顶的,除了孙家的一干长老之外他们算是能够横行无忌的了。

  凌飞扬此时不过是聚气境三层的修为罢了,与孙家的精英子弟修为相差了一个大境界,想要安然无恙的从他们眼皮子地下溜进孙家族地的核心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他将隐灵诀运起,在兽皮的遮掩下一步步的接近山洞。

  “嗯?”

  站在最左侧的孙家精英子弟眉头忽然一皱,他的异样被同伴发现了,“小五,怎么了?”

  “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好像多了点什么。”被叫做小五的那名孙家修士低声说道。

  正迈着小步朝着洞府中走去的凌飞扬忽然止住了步伐,连真元境修为的修士都无法发现他的踪迹,为何孙家之中的区区一名凝元境修士能够识破他的踪迹呢?怪哉,当真是怪哉。

  凌飞扬止住了步伐,空气中的异样重归平静,被叫做小五的孙家修士皱起的眉头重归平静,他低声呢喃道:“莫非是我的错觉?”

  其他几人见此也松了一口气,“小五,兴许是你太过紧张了吧,此番大长老他们要做的事情可是关系到我孙家未来的,容不得我等不小心,诸位兄弟打起精神守好洞府的大门才是正事!”

  其余人等轰然应喏,隐藏在一旁的凌飞扬却是将他的话听了个真真切切,关乎孙家未来?孙家想要做些什么?

  凌飞扬对十方宗虽说并没有太大的归属感,可是今天既然遇到了,那他就不能就这么不闻不问,孙旭是十方宗的核心弟子,如今孙旭生死不明孙家又另有动作,这事透着种种诡异,凌飞扬真的很想弄清楚,孙家到底在捣什么鬼!

  待那几名孙家修士放松警惕后凌飞扬这才踱步走进了孙家族地的最核心之处。

  这通向山洞深处的甬道并不长,凌飞扬很快就走进了洞府之中,十多名孙家的长老盘膝坐在洞府各方,模糊的影子令凌飞扬并未能看得真切。

  孙家大长老此时正站在那祭坛之上为祭祀做最后的努力。

  凌飞扬走进洞府时,祭祀也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石板凌空飞起,露出了石板之下的那石棺。

  石棺中静静的躺着一个人,他身上穿着的道袍与十方宗弟子所穿的道袍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但是区别于他的道袍是猩红的血色,浓郁的血腥气息不由而然的从那道袍上散发出来。

  被尘封于石棺中不知多少岁月,他的躯体虽然并未腐朽,但是却也有些僵硬干瘪了。

  “玄阴之气灌天灵,我族真血充血肉……”孙家大长老的鲜血依旧在流淌着,他脸上的疯狂之色愈加明显,而躺在石棺中的那副躯体却是在他的动作下渐渐的有了反应,干瘪的躯体在渐渐充盈。

  如果说原本这石棺中的人只剩下了一层皮,那现在石棺中的人已经健壮的不下于寻常壮汉了。

  他脸上渐渐有了血色,整个人的气势正在攀升着,从原本的一具尸体,变成了如今就有血肉修为的‘活人’。

  聚气境……凝元境……真元境……

  他的修为正以极快的速度攀升着,而这副躯体上却是散发着一股邪魅的气息

  站在这洞府入口处的凌飞扬亦是有着极深的感受的,那具不知名躯体的气息修为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的攀升着,而与此同时,孙家的一干长老也发生着一些奇异的变化。

  修炼之人,修为越是高深,老化的速度也就越慢,孙家十余名长老之中大多数人还都只是四五十岁模样的外貌。

  但是就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孙家的一干长老正在迅速的老化着,那满头的白发渐渐显现,脸上的褶皱也渐渐多了起来,他们身上的气息也微弱了很多。

  他们的生命正在悄然流逝……

  他们的老化虚弱换来的却是石棺中那具躯体的强大,孙家家主孙刚被这一幕所震慑了。

  他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了几步,在孙家大长老那狂热的目光之下,那具躯体睁开了双眼。

  “嘭!”

  多么微妙的响动,化丹境突至!

  “噗!”

  “噗!”

  ……

  孙家长老齐齐吐血,他们已经到了油灯枯竭的地步,他们刚才所组成的阵法令他们的精气神全部都灌输入了石棺之中,他们用自己的毕生功力唤醒了沉睡于石棺中的人。

  “啊!”

  躺在石棺中的那人忽然正坐起身躯来,低沉的吼声从他口中发出,孙家大长老目露喜色,他惊喜的探身向前,“您终于醒了!”

  孙家大长老的话语吸引了石棺中人的注意,隐藏着兽皮之下的凌飞扬一阵心悸,那一双血眸是那么的冰冷。

  那是一双不包含任何情感的双眼,那是一双嗜杀的双眼。

  “咚!”

  孙家大长老的身形陡然间被从祭坛上弹飞出去,那百五十斤的身躯重重的砸在了山洞的岩壁上。

  “咳咳,你……”

  孙家大长老目露惧色,这与他所设想的不一样啊,这是怎么回事?

  “死!”死沉且带着憎恶的声音犹如来自幽冥的召唤一般,发出这声音的正是那具从石棺中走出的‘人’。

  凌飞扬微眯着眼打量着这个从石棺中走出的‘人’,他的个子可是不低,足有近一米九的样子,而且是那么的健壮。

  方才孙家大长老便是被他一拳打飞的。

  孙家大长老心中十分的不解,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有这般大的反应,仿佛与他有着不解的深仇大恨一般。

  “你,你不认识我了吗?”孙家大长老颤颤巍巍的说道,他眼中也满是惊惧。

  毕竟眼前这副躯体的主人有着化丹境的修为,他仅仅只是真元境九层罢了,化丹境与真元境虽然只是一层之隔,但是这一层却永远阻隔了他更进一步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