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第4719章 爱情、亲情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第4719章 爱情、亲情

  月儿?

  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哇。

  九皇子瞅瞅两人,同时心底有些急了。

  啧啧,蓝颜祸水。

  杨妃儿的这个魔靥,可是有够厉害的。

  虽然对帝莘怕极了,可九皇子不得不承认,帝莘是男人中的极品。

  那样的男人,用那样宠溺的语气,让一个女人留下来。

  只怕全天下,就没有可以拒绝他的女人。

  杨妃儿十之八九是要沉沦了。

  九皇子暗暗摇头。

  可这一想,他又惊了惊。

  不对啊,这是杨妃儿的魔靥。

  若是杨妃儿不醒来,自己就会和杨妃儿一样,被永远困在这里。

  他可不想,永远对着帝莘。

  还要看着帝莘和杨妃儿在那卿卿我我。

  意识到这一点,九皇子急了。

  “杨妃儿,你清醒点,这个男人是假的,他不是帝莘。”

  “杨妃儿,你想死我还不想死。”

  九皇子喊得口干舌燥,可杨妃儿却是浑然不知。

  作为魔靥的旁观者,九皇子所做的一切,本就是徒劳。

  他已经快要绝望了。

  他真要这样被困死在魔靥里?

  这时,杨妃儿却是动了动。

  她轻声道。

  “帝莘,你可记得,我们经历的一切?”

  帝莘依旧是一脸的温柔,他颔首。

  “自然是记得的。”

  “那你是凤莘还是巫重?”

  杨妃儿轻声问道。

  “凤莘?巫重?”

  帝莘一怔。

  杨妃儿这是怎么了?

  可别是傻了。

  已经近乎绝望的九皇子见杨妃儿在那胡言乱语,也是一脸的焦急。

  “亦或者说,你是冰心?”

  杨妃儿继续说道。

  “我是帝莘,怎么会是什么冰心、巫重和凤莘。月儿,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帝莘关切道。

  “你不是冰心也不是巫重,更不是凤莘,所以,你也不是……”

  杨妃儿呢喃着。

  嗤-

  却见一根千里一丈柳穿过了帝莘的胸膛。

  帝莘浑身一僵,他那双温柔的凤眸里,闪过了难以置信。

  九皇子也惊呆了。

  杨妃儿她这是……女子眼底的温柔渐渐褪去,变成了伤色。

  凤莘、巫重亦或者是后来的冰心,他们都不是帝莘,他们又都是帝莘。

  “你根本不是帝莘。”

  叶凌月轻声道。

  看到帝莘的那一刻,她有多欢喜,那她心中就有多悲痛。

  魔靥幻化成的人,让她几乎沉沦下去。

  她多么希望,那就是她的帝莘。

  “杨妃儿……”

  九皇子吃惊着。

  可不等他和叶凌月反应过来。

  身后,只听得喀拉一声。

  一面镜壁破碎开。

  帝莘的身影也跟着消失了。

  一面镜壁轰然破碎。

  帝莘化成了碎片。

  九皇子小心翼翼望了眼杨妃儿,她的眼眶红红的,似有泪光在里面打转。

  可那泪水,始终没有落下来。

  她居然敢杀帝莘。

  这胆子,未免也太肥了些吧。

  九皇子这时,脑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虽然他也觉得很古怪,杨妃儿和帝莘到底是什么关系?

  可显然这时候不是八卦的时候。

  因为在一面镜壁破碎之后,新的魔靥已经接踵而来。

  虽然,无论是叶凌月还是九皇子都不知道,新的魔靥到底会是什么。

  “月儿?”

  欢喜的呼声,从左边传来。

  九皇子和叶凌月同时看了过去。

  这一次,九皇子又愣住了。

  眼前是几名男女。

  确切的说,是三男一女。

  这三人,实在是俊男美女,哪怕是出身炽神狱的九皇子都不得不承认。

  三个男人,年纪不同,有一对长得容貌一致,应该是对双胞胎。

  年长的那男人,眉宇冷峻,轮廓深邃,除了英俊之外,自有一股上位者才有的威严,让九皇子的感觉和自己的爹爹炽皇相差无几。

  可四人中,最惹人注意的还是居中的女子。

  如果说,女子身旁的几个男人如同星辰一样,各自璀璨,那居中的女子,就如月亮一般,皎洁美丽。

  比起来,虔蓝佛陀就显得毫不起眼了。

  一眼看过去,看不出女子的年龄来。

  她似乎二十出头,又似乎更年长一些。

  她微笑着,望着杨妃儿,她笑的时候,嘴角就有两个小小的梨涡。

  女子此时,眼底已经湿漉漉一片,她望着叶凌月,几乎是踉跄着奔上前来。

  “娘亲?”

  九皇子看到杨妃儿和那美貌女子抱在了一起。

  娘亲?

  九皇子傻眼了。

  这位他看了都不禁心摇神曳的美丽女子居然是杨妃儿的娘?

  好竹出歹笋啊!

  这美人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丑女儿来了?

  一定是她男人是个丑八怪。

  九皇子感慨着。

  “月儿。”

  “爹爹。”

  九皇子又看着杨妃儿惊喜着,望向了那名“翻版炽皇”。

  ??

  九皇子看看男子,再看看那美人,心底大惊。

  “阿姐,我们可算是找到你了。”

  那对相貌堂堂的双胞胎男子也走了过来。

  这感情是一家人?

  可怎么就杨妃儿长得歪瓜裂枣?

  九皇子一脸好奇,瞅瞅杨妃儿。

  一家人相聚,免不得互诉衷肠。

  “娘亲,爹爹,我们已经有百年未见了。你们可都还好?”

  杨妃儿望着眼前的家人们,眼底满是喜色。

  “好,都好,我们一直在找你。”

  “阿姐,从今往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不分开?”

  杨妃儿自言自语道。

  “月儿,你可还记得这里?”

  云笙拉着女儿的手,她们的身后,却是一片宫殿群落。

  “这里是?”

  九皇子看着那些宫殿,再看看杨妃儿。

  “月儿,你忘记了,这里是八荒神宫啊。我们一家人在这里住了多年,从今往后,你和爹娘、阿日阿月一起住在这里可好?”

  云笙殷切得望着女儿。

  九皇子看着这和睦的一家,实在是有些羡慕。

  虽然也是皇子,可他的母妃还有他的父皇,从未有这般亲近的和他相处过。眼前的这家人,就显得和睦多了。

  要是他有这样温柔美貌的娘亲,还有亲近的兄弟,威严的父皇,他一定舍不得离开。

  舍不得?

  不对!

  这是魔靥啊魔靥。

  这些是杨妃儿的家人。

  这魔靥好生厉害,居然是继帝莘之后,又幻化成了杨妃儿的至亲家人。

  杨妃儿这一次,绝难摆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