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第4665章 奸计

  “我说过很多次,除非满三个月,否则昆仑旧址没法子打开,不是念师不能进入。”

  帝阳释伽还是一口拒绝。

  昆仑旧址的准入准则不能变更。

  否则,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昆仑旧址。

  那地方一旦被破坏,后果不堪设想。

  “两个月。”

  冰心像是没听到一般,丢出了三个字。

  “两个月?”

  帝阳释伽有些不明白冰心的话。

  “两个月后,我要进去。”

  冰心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最近,他的心情很是不畅快。

  说完这一句,冰心转身就走。

  “岂有此理,谁理你。大不了,我不当这摄政王,直接走人。”

  帝阳释伽思忖了片刻,心想着,不如趁着这阵子,回家族一趟。

  帝阳青峰和青露那边,似乎形势不大好。

  他打算请示家主,要不要再派一些年轻一辈的进去。

  可再一想,帝阳释伽不禁苦笑。

  家族里,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派遣了。

  帝阳莘之后,确切的说,是帝莘之后,帝阳家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像样的人才了。

  “让他进去。”

  就在帝阳释伽思忖着,不知怎么决断时,一个阴测测的身影,骤然而现。

  一个俊美的男人,站在了帝阳释伽面前。

  “怎么又是你,你小子到底有完没完。就算是上吊也要给人喘口气。”

  帝阳释伽一看对方,赫然又是帝莘。

  这小子,又去而复返了。

  这几晚,他接连出现,让帝阳释伽食难下咽夜不成寐,如此几晚,帝阳释伽都要崩溃了。

  “释伽,百年不见,你连为父都不认识了。”

  俊美男人背手而立,一双凤眸微微扬起,看向帝阳释伽的目光中,带着几分审视和严苛的意味。

  帝阳释伽忽觉头皮一麻,腾地站了起来。

  “帝阳……父……父亲。”

  帝阳释伽脸色剧变,他高大身形,仿佛一瞬之间矮了一大截。

  眼前的男人,对于帝阳释伽而言,俨然就是梦魇般的存在。

  帝阳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帝阳释伽宁愿对着帝莘,也不愿对上帝阳莘。

  这个男人,是恶魔。

  他根本没有什么骨肉亲情可言。

  当初,帝阳释伽就险些被帝阳莘夺舍了肉身。

  若非是那时候,帝莘那小子出现了。

  帝莘是最合适帝阳莘的完美肉身,所以帝阳莘才舍弃了帝阳释伽,改而培养帝莘。

  只是没想到,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帝阳莘这样的人物,一代天婴,居然最终会折损在自己的亲生儿子的手上。

  不仅如此,这个儿子,还是帝阳释伽自己一手培养的。

  “你怕什么?”

  帝阳莘勾了勾唇,他那张俊美的近乎邪肆的脸,凑近了帝阳释伽。

  他能清楚看奥帝阳释伽身躯微微颤抖。

  对于这个结果,帝阳莘非常满意。

  事实上,除了帝莘之外,帝阳莘的每一个儿子,都很畏惧他。

  帝阳释伽也不例外。

  哪怕他当了百年的摄政王。

  “孩儿不是怕,孩儿只是太激动了。”

  帝阳释伽浑身紧绷,他不知道帝阳莘今日来的目的是什么?

  帝阳莘也许没有死,这在帝阳家并不是什么秘密。

  帝阳释伽早前也得了消息,只是他没想到,本该是一缕游魂的帝阳莘,竟能化成了帝莘的模样四处走动。

  他和帝莘,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看样子,你很想念为父。很好,你可别帝莘那小子有良心多了。”

  帝阳莘拍了拍帝阳释伽的肩。

  帝阳释伽大气不敢出一声。

  “父亲,你这次来,可是为了回归帝阳家?”

  帝阳家如今摇摇欲坠,积蓄有人站出来主持局面。

  帝阳莘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释伽,为父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人不能目光如此狭隘,帝阳家只是沧海一粟,我们要的,可不是这一颗粟米。”

  帝阳莘沉声道。

  “父亲教训的是,那父亲您的目的是?”

  帝阳释伽试探道。

  对于帝阳莘这个父亲,帝阳释伽并不了解。

  他小时侯,帝阳莘常年在外,父子俩并不亲厚。

  他也捉摸不透对方的想法。

  “自然是为了帝莘。你也看到了,那小子的肉身,我还未到手。”

  帝阳莘砸吧着嘴,那模样,就好像帝莘是可口的美食。

  “那人似乎不是帝莘。”

  帝阳释伽虽然口口声声直呼对方是帝莘,可他最近也发现了,对方可能真的不是帝莘。

  至少,帝莘不会在凌霄城内宣传什么教义。

  “那家伙自称冰心,是什么道门的创立人。不过,他是谁都无所谓,只要我得了肉身,帝莘也好,冰心也罢,都得死。”

  帝阳莘咬牙切齿道。

  可眼下的问题就在于,冰心那家伙的实力太强,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这对于帝阳莘而言,无疑是此生最憋屈的时刻。

  自己亲手培养出来的儿子,居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自己对他,无计可施。

  “孩儿怕不是他的对手。”

  帝阳释伽唯恐帝阳莘让自己去对付冰心,忙说道。

  “废物,胆小如鼠,亏你也是我帝阳莘的儿子。”

  帝阳莘看着帝阳释伽的窝囊样,很是恼火,冲着他就是一顿怒骂。

  “有本事,你倒是自己动手啊。我看你也是怂的要死。”

  帝阳释伽腹诽道。

  若是不避讳帝莘,帝阳莘为何早前没有露面。

  可帝阳释伽面上,依旧是恭恭敬敬。

  “我今日找你,就是为了对付那小子。你眼下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有一个法子,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让那小子神魂俱灭。”

  帝阳莘得意道。

  这种借刀杀人的法子,他最喜欢不过。

  “什么法子?”

  帝阳释伽心头一动,追问道。

  “让他进入昆仑旧址。自然会有人杀了他。”

  帝阳莘冷笑道。

  不枉他让帝阳进入了昆仑旧址。

  冰心不是要除魔卫道嘛,如今昆仑旧址里,群魔乱舞,红月信徒纷纷现世。

  冰心若是进去了,以他的秉性,必定是大开杀戒。

  届时,联合帝阳和太阴圣女之力,不愁冰心不死。

  冰心一死,帝莘那小子又无法苏醒,这具肉身,就归他帝阳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