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永恒圣帝> 第4488章 天尊转世(超级大章)

永恒圣帝 第4488章 天尊转世(超级大章)

  此地,赫然是一处天战之地。

  天战之地极为辽阔,充斥着压制一切的气机,所有的大道都无法临近。

  甚至天战之地处,诸天大道破灭,不可临近,唯有两股超越一切的气机在弥漫。

  那是昆仑天尊与极魔天尊的永恒天道气机,哪怕隔绝了两个多混沌纪,始终不散,退散一切大道,湮灭一切道则,唯有永恒天道可长存。

  叶晨站在那里,看着无尽辽阔的天战之地,比之本源宇宙还要更为辽阔,心中感慨,至高天尊的战力果真恐怖无边。

  而且,这传闻只是两大至高天尊短暂交手之地,仅仅碰撞了数击而已,就造成了如此之大的破坏力。

  真正意义上的天尊战场还是在起源之地外的无尽虚无之地中。

  就算是太上境霸主在此,都受到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须知,古之大尊尚且是远远凌驾于太上之上的伟岸存在,拥有着不可揣测的伟力,强如叶晨这等太真至尊,不亚于太上王,都难以抗衡。

  而至高天尊,作为拥有圆满永恒天道的存在,那等实力,更是远远凌驾在古之大尊之上。

  相传,最起码需要十位古之大尊联手,才能抗衡一位至高天尊,可想而知,到底多强,他们留下来的力量,在这片天战之地,都让叶晨感受到巨大的压迫感。

  叶晨主动进入这片天战之地中,周身血气沸腾起来,抗衡着一股股恐怖的压迫感,并且体表足足多达三十六道永恒天道气息在流转,其中因为元始天尊与盘古大神的永恒天道都是两种,分化开来了。

  其中,三十六道永恒天道之力中,两道永恒天道之力与这片天战之地发生着异样地共鸣。

  当真正来到了坐标处,两道永恒天道之力越发地沸腾了。

  尤其是属于极魔天尊的永恒天道之力更是如此。

  他能够感受到了,极魔天界就在这里。

  只不过,隐藏得极深极深,而且此乃天战之地,彻底遮蔽了气机,以至于前来七十二柱界的诸强都难以寻出极魔天界的真正为之。

  轰隆隆——

  突兀间,天崩地裂,一座充斥着无尽黑暗的大世界陡然降临了此地。

  无穷无尽的魔气在肆意地沸腾着,倾覆这片天战之地,甚至就连昆仑天尊的永恒天道之力的气息都被彻底压制住。

  那是极魔天尊的本源天界——极魔天界,真正地出现了。

  叶晨还以为需要通过什么办法引动出来,没想到居然直接出现。

  旋即,他看着掌间上流转的一道极魔天尊永恒天道之力,顿时明白了,心头一动,便是进入了极魔天界中。

  极魔天界,比之天罗柱界还要辽阔不少,毕竟可是极魔天尊的永恒天界。

  初踏此天界内,看得到整座天界都黑暗无光,唯有无穷无尽的魔气正在肆意地翻涌奔腾着,遮天蔽日,动辄就能够撕裂开接天境至尊那千锤百炼过的至尊之躯。

  莫说是接天、补天层次的至尊人物,即便是强如通天境层次的巨头人物,在此地都会受到极大程度上的压制。

  “时隔了两个多混沌纪,这座极魔天界内的魔气还如此恐怖,实在难以想象,当年的极魔天尊到底多强,那等至高天尊,当真乃世间至伟存在!”

  叶晨感叹,立身在极魔天界内,看到了遍地的残痕,浩瀚无尽的永恒天界近乎被打崩了一样,预示着当年的天战是多么地激烈,简直不可想象。

  天崩地裂,湮灭一切。

  只是,与此同时,叶晨也有些好奇,当年极魔天尊与昆仑天尊到底是怎样的恩怨,如此之大,以至于两大至高天尊就此殒灭,昆仑天族与七十二柱魔神等势力就此绝灭了。

  就算是至高天尊之间,也不知搏杀到这一步吧?

  叶晨行走在极魔天界内,周身流转着一种黑暗如墨的永恒天道之力,正是属于极魔天尊的永恒天道之力,与极魔天界进行着共鸣,并且弥漫在极魔天界中的无尽魔气在浩荡翻涌,不断地没入叶晨的体内。

  欲要将他转化为魔,成为一位魔修。

  只不过,叶晨修为太强了,肉身亦是如此,太真至尊的他拥有着不亚于太上王级别的盖世修为,在此残破天界中,连太真境都无法影响,自然无法将他成功转变。

  反倒是成为了淬炼他肉身的一种能量。

  虽然魔气中存在着的极魔天尊之力可谓是微乎其微,连亿万之一都没有,但只要量足够多,还是能够提炼出一丝的。

  同时,也加快了天罗大尊的本源与精血的融合,缓缓地推动着叶晨肉身进一步强化、强大。

  凭借着极魔天尊之力的指引,叶晨直接冲天而起,冲向了极魔天界中央。

  轰——

  远在极魔天界的另一侧,世界边缘,一道身影强势闯入。

  “没想到,极魔天尊的永恒天界果真就在七十二柱界内。当年一代至高天尊殒落,天尊传承消失,想必就在极魔天界内了,也该是属于我了。”

  这位强者奇伟巍峨,头生两根犄角,宛若是盖世魔神,撕裂滚滚魔气,刹那间便是消失不见了。

  另一边,一位周身环绕着无穷时间光点的至强同样出现了,时光环绕,宛若是一条岁月长河,斩断一切,旋即整个人就唰地一声消失了。

  轰隆隆——

  与此同时,就在极魔天界的其他地方,也出现了一道道身影,气机强大得过分,铺天盖地,欲要湮灭世间一切,滚滚魔气都被碾压得驱散而开。

  这些身影,都在七十二柱界各方获得了相关的讯息,知晓了极魔天界的准确位置所在。

  而现在,都是为了寻找极魔天尊的天尊传承。

  无尽岁月前,极魔天尊殒落,携带极魔天界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甚至没有后人与亲传弟子,因此关于他的天尊传承,一直以来都下落不明。

  如今,伴随着七十二柱界的出现,世人自然也进入,追寻到了他的永恒天界,从其他魔神柱界中找到了极魔天界的踪迹,这一刻都进入了。

  叶晨穿梭在极魔天界中,迅疾如雷地冲向了天界中央。

  凭借着极魔天尊的永恒天道之力,他能后准确地感知到,极魔天尊残留气息的所在地。

  不过,与此同时,他也能够感应到,在极魔天界的各个方位,陆续地出现了一道道强大的气机。

  很显然,也有其他绝世强者闯入了极魔天界中。

  不过想想也是,七十二柱界中,七十二柱魔神殒落了,留下烙印的可不仅仅只是天罗大尊。

  当年极魔天尊统治的魔朝辉煌时,麾下古之大尊能有四位之多,极为可怕。

  如今,就是三十三天宫也不过如此相近的数量而已,可想而知,当年的极魔天尊是多么地强大。

  除了四位大尊外,其他七十二柱魔神都不容小瞧,都是备受天尊看重的魔道至强人物。

  自然,其他至强通过这些魔神知晓极魔天界的所在位置,也是理所当然。

  只是有些麻烦了,或许会出现几位太上榜的绝世王者,但他无惧。

  极速穿梭了一段时间,前方陡然开阔,出现了一座巍峨不倒的山岳,乃是天尊山。

  如此天尊山,比如天罗大尊的大尊山远要巍峨不知何几,魔气滚滚,更为浓烈。

  此地,极魔天尊的永恒天道之力更为浓烈,强如太真境都受到一定的压制。

  一道道身影从各个方位而至,降临到天尊山的周遭。

  全都气机无比强大,最起码也是太上境层次,甚至几道气机之强大,给叶晨的感觉不差于苍天霸主多少,俨然都是太上王级别的。

  “极魔天尊的天尊传承,就在天尊山么?”

  叶晨抬眸,看着天尊山上,最顶端的山峰赫然消失,光滑如镜,至今仍残留着绝世剑气,凛然无匹。

  隔绝无穷岁月,仍旧让得在场的强者为之心惊肉跳。

  看得出来,无尽岁月前,曾有至高天尊挥剑,一剑削断了极魔天尊的天尊山。

  轰——

  突然间,前方滚滚魔气被撕裂开,一道可怕的身影出现,神光绕体,宛若是无上神主。

  他气机格外地强大,无量魔气无法侵扰分毫。

  他身影高大,披戴着绝世战甲,抬首看着削断的天尊山,让各方太上露出惊色。

  “败天剑主,没想到这位太上王的绝世王者居然也来了!”

  “昔年一剑无敌三十三天域,大尊之下难寻敌手,无尽岁月中,一剑败尽多少太上!”

  谈及这位败天剑主,无人不感到敬佩。

  被称之为三十三天域中大尊之下第一剑道至强,以剑证道,杀入太上榜。

  败天之名,可见一斑,欲要败天!

  败天剑主心神震撼,他乃是以剑证道的绝世太上王,将来也要以剑证至高天位。

  他本以为自己的剑道天下无双,哪怕是至高天尊,在剑道造诣上怕也比不上自己。

  可如今一看,那削断天尊山的剑气,茫茫无穷,凌厉穿透岁月,远超自己不知何几。

  直到现在,他方才得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至高天尊,果然是需要他去仰望的伟大存在。

  下一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冲向了天尊山被削断处,一座极为巍峨的天尊古城耸立,漆黑如墨。

  不过很惨破,差点就破碎了,到处都是可怕的战痕。

  诸强都心感极魔天尊的传承极有可能就在这里,于是冲过去了。

  宛若是一道道流光而至,快速降临在天尊古城中。

  天尊古城,远要比起想象中更为残破,千孔百洞。

  哪怕号称万劫不朽,也在天战中损毁了。

  降临在天尊古城中,超过了三十位至强,并且最起码都是太上境层次,并且感应到有着其他至强气息在陆续出现,迅速赶往此地。

  因此,诸强都不曾大意,直接寻找极魔天尊的传承。

  第一主要之地,便是古城中央,往往是天尊古殿的所在地,极魔天尊的传承极有可能就在天尊古殿内。

  大半的至强都如此,包括败天剑主这等太上王亦是如此。

  只是,叶晨却是走向了天尊古城的另一侧。

  这是凭借从天劫中捕获极魔天尊永恒天道之力的指引,他冲向了东方。

  古城内,虽然早就残破损毁了,无数宫殿楼宇崩塌一空,城内更是数之不清的尸骸,历经无尽岁月依旧不曾朽灭。

  同样,伴随着当年殒落在此城中的强者,浮现出一片片异度空间,正是当年那些至强殒落后,浮现而出的本源世界。

  漫长岁月以来,早就显化在天尊古城中。

  叶晨来到一片异度空间内,身影一晃,便是出现在一座昔日魔道太上的本源宇宙中。

  他感受到了,此处本源宇宙中,存在着一丝微乎其微的极魔天尊天道气机,若非他自身也掌控着,恐怕真的无法发现。

  他一经进入,这座本源宇宙的宇宙本源意志就为之颤栗,感受到叶晨的盖世无匹,甚至乎远超昔日的主上,顿时传来了阵阵惶恐的情绪。

  叶晨眸光洞穿一切,看着隐藏在暗空间的宇宙本源,道:“你无需紧张,我来此只是寻找一样东西而已。”

  不管宇宙意志如何,他跨越无尽星空,来到了这座宇宙本源的核心世界中。

  这类似于昔日盘古宇宙的诸天万域,世界格外地浩瀚广阔,魔道文明可谓是极度昌盛,强者无数,几乎不亚于昔日的异族古宇宙。

  因为在叶晨的感知中,除了缺乏太上外,最强者已然达到了太真境层次,并且不止一位。

  太虚、通天等巨头也有多位。

  至尊不乏。

  当然,在他面前都不算什么。

  叶晨来到这座宇宙中央大世界中,凭借着极魔天尊的永恒天道之力的特殊感应,刹那跨越长空,来到了第一城内。

  在这里,正在举办着天骄选拔,有巨头现身,亲自主持选拔,欲要挑选出杰出的魔道天骄进行栽培,引来了这座宇宙中不知道多少天骄从宇宙六合八荒赶赴而至,极为地热闹。

  聚集于此的魔修,亿万不止,极为惊人。

  此时,叶晨就在第一城内,他看着正在天骄选拔的一座试炼大世界中的一个七八岁小男孩身上。

  这个小男孩看上去甚是普通,宛若平凡无奇,然而却正在跟其他魔道天骄一起参加魔朝九九八十一关险关。

  所有天骄都很不凡,超过半数都是大圆满至尊天骄,实力很强,一边在闯关,彼此都在斗法,厮杀得崩天裂地,很是可怕。

  小男孩看似很平凡,然而其他至尊天骄却难以伤及他,他始终从容淡定地化解一切攻击。

  这让得不少观看选拔大赛的魔道至尊、巨头都颔首,露出了赞叹之色,觉得这个小男孩很不凡。

  但偏偏叶晨感受到体内的极魔天尊永恒天尊之力在颤鸣着。

  莫名地,他知晓了,看向了这个小男孩。

  恐怕,这个小男孩是极魔天尊的转世身吧。

  世间相传,至高天尊是永恒不灭的,哪怕殒落了,他日终究会归来。

  小男孩感应到了叶晨的目光,哪怕对手正在攻击着自己,也视若不见,只是拂手间,那位修为达到了君王层次的魔道天骄便被直接轰飞,与叶晨对视:“你是谁?”

  “寻找你的人。”

  叶晨一步迈出,无视选拔大赛,直接闯入了选拔大赛的浩瀚试炼世界中。

  顿时,惊动了举办选拔大赛的一位位魔道至强,散发开铺天盖地的至尊之威,淹没过去,声音如雷道:“你是谁?”

  此乃宇宙第一天骄选拔,由多位巨头主持,不容外人破坏。

  但,当叶晨扫了一眼这些魔道至尊,顷刻间,盖世无双的武道意志蕴含眼神内,一经扫视,诸魔道至尊无法抗衡,神魂大震,纷纷直接昏倒过去了。

  所有人变色,一眼而已,让诸多至尊昏倒,就算是太虚境巨头都难以做到。

  难道,是太真境?

  第一城内,自然有太虚境乃至太真境的盖世巨头,直接觉醒,浮现出遮天蔽日的魔影,俯瞰向叶晨,想要知晓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叶晨身上倾泻出让整座大宇宙都战栗的无穷威势,道:“我不想出手。”

  各大太虚、太真巨头如遭雷击,遮天蔽日的法相直接崩溃,本尊震骇地看着叶晨,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此无敌的存在。

  就连宇宙中最伟大的几位太真境存在,居然都如此不堪一击。

  难道是传说中的宇宙之主、太上存在?

  可这座宇宙中,不可能诞生出如此伟岸存在,他们都不曾知晓。

  唯有一点,对方是从外界而入的。

  这些太虚、太真都是宇宙中的最强巨头,自然知晓宇宙之外,存在着更为广阔的世界,只不过太过危险了。

  曾有太真境最强存在走出宇宙外,却一去不复返,最终留下的魂石破碎,表示殒落了,可想而知外界是多么地危险,禁止一切生灵闯荡外界,避免招惹来不可抗衡的恐怖大敌。

  现场上,唯有小男孩神色不变,看向叶晨,双眼如墨,深邃无限,道:“原来如此,你是肉身成太真至尊,不亚于所谓的太上王了,这个宇宙中的修者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你是怎样找到本尊的,本尊感应到你身上有本尊的气机。”

  叶晨不言,手掌上浮现出一道漆黑如墨的永恒天道之力,恰恰正是极魔天尊之力。

  小男孩看了很长一段时间,沉默了。

  旋即道:“本尊明白了,原来如此,你就是那个关键之人。”

  “而且,本尊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天罗的气机,想来你是得到了他的遗留。”

  “对。”叶晨没有否认。

  “天罗,彻底殒灭了吧……”小男孩沉默,那深邃如渊的眼眸中流露出了一抹伤感之意,让人实在难以置信,堂堂极魔天尊,一代诸天纪最为嗜血的至高天尊,竟有伤感之色。

  叶晨沉默。

  “走了也好,其实也挺羡慕他的,最起码还能够彻底解脱,不想本尊,永恒不灭。”小男孩似是苦笑了一声,但很快,恢复了魔道威严,看向叶晨,道:“你知道,天罗可是本尊兄弟,你灭了本尊兄弟最后的印记,还敢来找本尊,真当本尊不敢杀了你吗?”

  盛传,天罗大尊与极魔天尊关系不一般,没想到,竟是亲兄弟!

  叶晨抬首,道:“你杀不了我。”

  保命,他有自信。

  毕竟,眼前的可不是昔日的极魔天尊,只是转世身而已,再强也有限。

  哪怕面对古之大尊,叶晨也自问有几分保命的把握。

  小男孩沉默了,说了一句让他感到莫名其妙的话:“你说得没错,毕竟我们都是一类人。”

  叶晨没听懂,开门见山:“我想得到你的天尊传承。”

  天尊传承?

  这座宇宙的诸强都很疑惑,但看向小男孩,在很多人眼中,只是一个天赋杰出的小男孩而已,仅仅千年岁月就达到了君王层次,天纵横溢。

  但现在一看,这个小男孩不简单,尤其是这位堪称宇宙主宰级别的伟大存在,看情况就是特意来找他的。

  小男孩摇了摇头,道:“天尊传承不在本尊身上,就在天尊城内,你如果获得了本尊古兵的认可,当可得到本尊为你留下的一切。”

  显然,极魔天尊在叶晨身上,也有布局。

  与补天尊一样。

  叶晨有感觉,古今诸天尊,在自己身上,都有所布局。

  “好!”

  叶晨转身离开,丝毫不曾停留。

  小男孩看向叶晨离开的背影,笑了一声:“有些意思呢,盘古居然选了他,就算是天尊之王都难以化解量劫,不过他却是最特别的,比起元始都要更特别……”

  “希望你能够通过洪狱塔的认可吧,只是似乎有些难呢,洪狱塔已经背叛了本尊……”

  “不过,他也是天尊,难不住他呢……”

  离开了这座本源宇宙后,叶晨再度回到了天尊古城。

  这次,他目标是寻找天尊古兵。

  每一位至高天尊都有天尊古兵,自然,极魔天尊也有。

  只不过想要寻找天尊古兵,可有些困难,毕竟天尊古兵究竟在哪里都不清楚。

  天尊古城,正在办法大战,一位位太上正在激战,那处方位正就在古城中央,一座残破的古殿浮现长空,乃天尊古殿。

  天尊古兵会在那个地方吗?

  叶晨凝眉,他尝试着以极魔天尊的永恒天道之力进行感应,果不其然,能够感应极魔天尊的转世身,自然也能够感应到极魔天尊的其他遗留,有天尊古殿,也有一样可怕的存在。

  只不过很隐晦,难以感应出准确位置。

  轰隆——

  突然间,天尊古殿颤栗起来。

  天尊山被削断处,长空崩灭,一道长不知道多少亿万里的剑光长河蓦然出现了,浩浩荡荡,横亘在天地间,碾压住了一切的大道。

  “是天尊剑气!”

  天尊山被削断出,昔日至高天尊斩出的一道剑气,此刻竟然突兀复苏了。

  一剑光寒动天界,整座极魔天界都在震颤起来。

  与此同时,天尊古城沉下去,欲要压制那道可怕的天尊剑气。

  但整座天尊古城猛烈颤动起来,显然是有些难以镇压下去。

  天尊剑气正在冲击着天尊古城,是以目前残破无比的天尊古城,难以压制这一道天尊剑气。

  所有人都惊呆了,为何天尊剑气突然间就复苏了。

  无法理解。

  轰隆隆——

  就在这时,摇摇欲坠的天尊古城顿时稳固起来了。

  因为,天地间无声无息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古塔,乃是魔塔,流转着滚滚天尊之力,压盖那道天尊剑气,仿佛正在进行天尊间隔绝万古的斗争般。

  两者在抗争,爆发开了震颤着整座极魔天界的波动,恐怖无边。

  他们都知晓极魔天尊,自然知晓这位魔道天尊的天尊古兵乃是传说中的洪狱塔!

  洪狱塔共有七十二层,代表了七十二柱魔神。

  此刻,洪狱塔出现,极魔天威沸腾,欲要压盖那一道天尊剑气。

  隐隐约约间,似是极魔天尊跨越长空而至,亲自镇压这一道剑气。

  “洪狱塔,极魔天尊镇压诸天之古兵,倒没想到主动出现。”叶晨有些讶然,但也得来全不费工夫。

  如今,只要得到洪狱塔的认可,便可得到极魔天尊留给他的传承了。

  轰隆隆——

  洪狱塔从天而降,七十二层都在圣光,浮现出了一道道巍峨滔天的魔影,赫然正是七十二柱魔神。

  仿佛,七十二柱魔神跨越长空,随着洪狱塔镇压这道剑气。

  所有至强都第一时间远离了天尊古城,包括叶晨在内。

  因为洪狱塔与那一道天尊剑气在抗衡着,流溢出了极端恐怖的天尊之威,哪怕是太上境霸主都不敢临近,否则丝毫的余波波及,足以灭杀太伤了。

  天威不可测!

  “只不过是剑祖的一道剑气罢了,崩灭吧!”

  恍惚间,天地间响起了极魔天尊的声音,洪狱塔陡然强盛了无数,从天而降,寸寸崩碎了那一道天尊剑气。

  就此瓦解了。

  众人看得心神凛然,毫无疑问,这是至高天尊相隔了无穷岁月的斗法。

  但如今,显然是极魔天尊更胜一筹。

  而那位被称之为剑祖的至高天尊的天尊剑气,土崩瓦解,剑气消散,不复存在。

  洪狱塔沉浮在天尊古城上空,巨大无比,仿佛是另一座天尊山般,漆黑如墨,涌现出七十二种至强气机,更伴随着茫茫无尽的天威。

  “天尊古兵已出,天尊传承必然就在其中,去抢夺天尊古兵!”

  对于天尊古兵,谁能不眼热。

  那可是至高天尊的战兵,威能无匹,复苏到最极致,便是拥有着天尊级威能。

  自从诸天尊推动盛世崛起,可是有人曾得到了天尊传承,且得到了天尊古兵的认可,顷刻间成为了天地间的盖世霸主。

  那是一位太上王,本来就是榜上绝世王者,战力无双,大尊之下屹立最巅峰。

  得到天尊古兵后,更是实力踏上了全新的台阶上。

  曾有古之大尊眼馋,前往欲要抢夺那件天尊古兵,那位太上王反抗,持掌天尊古兵与之大战,杀得天崩地裂,无尽山河崩塌,星河湮灭,恐怖无边。

  最终结果,古之大尊竟是无法奈何那位太上王,对方持天尊古兵全身而退。

  一下在起源之地掀起了无尽风暴。

  太上王持天尊古兵,并可大战古之大尊,不落下风,等若拥有了大尊级战力。

  毫无疑问,这让无数至强眼热不已。

  古之大尊,也称之为有缺天尊,掌控部分天道之力,凌驾在太上之上。

  但太上王持天尊古兵,竟是斗了个旗鼓相当,让人不得不震惊天尊古兵的可怕。

  正是因此,眼前极魔天尊的洪狱塔一出,顿时让各方至强都眼红了眼,欲要争夺。

  一道道强大的光束崩现,横亘在极魔天界上空,哪怕是这座天尊永恒天界也难以承受如此之多的太上境霸主大战,呈现出一道道巨大的空间裂缝,遍布各方。

  如败天剑主等各方至强冲天而起。

  轰轰轰轰轰轰——

  恐怖的太上级别大战,在极魔天界爆发了。

  现场,足足来了超过三十位太上境霸主,平日间都是高高在上的伟大人物,但为了天尊传承,都来了,杀得难分难解。

  轰隆——

  败天剑主神色睥睨,他被誉为大尊之下第一剑道至强,何等强大,挥动神剑,劈出了一道长达亿万里的剑道长河,滚滚太上规则凝聚其中,恐怖无边,似可斩开整个极魔天界。

  噗呲、噗呲、噗呲……

  血光崩现,剑光乍现的刹那,直接砍中了几位太上。

  实在太快了,快得就连太上都难以反应过来,就被砍中了。

  诸位太上神色大变,惊骇地看着败天剑主。

  尽管知道败天剑主修为惊世,位列太上榜上,剑道更是称尊无双,但这一剑依旧是超乎了所有人意料之外,强得太可怕了。

  一剑,斩伤四位太上,不可阻挡。

  这,就是太上王级别的战力吗?

  同为太上,居然相差如此之大?

  败天剑主冷漠地道:“你们太弱了,这里不适合你们来了,回去吧。”

  他冲天而起,浑身散发着滔天的剑气,凝聚成一道不过百丈长的剑气而已,然而却凝聚到极致,乃是他最强攻伐体现。

  百丈内,有我无敌。

  败天剑主借百丈无敌剑芒,劈开洪狱塔滚滚而至的天威,迅速靠近。

  “败天,这里可不仅仅只有你!”

  如同洪钟般的声音响彻天地间,只见到一道极其霸道的身影纵天而至,散发着滔天的紫色血气,如天地巨人,靠近洪狱塔。

  苍天霸主!

  同样亦是一尊太上王!

  他也来了,对于洪狱塔同样很是眼热。

  与此同时,另外几个方位,也有着一道身影强势而至,毫无疑问,都是太上王,迅速靠近洪狱塔。

  自然,几大太上王旨在洪狱塔,谁也不可能让给谁,在靠近洪狱塔的边缘爆发开更高层面的大战。

  其他太上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因为他们绝望地发现,身为堂堂太上的他们,竟然没资格参与。

  与此同时,叶晨也冲天而起了,对于洪狱塔,他同样志在必得。

  感知到叶晨的存在,败天剑主远远地看了一眼,微微皱眉,冷哼道:“哪里来的家伙,这洪狱塔也是你能够参与的吗?”

  旋即挥动手中战剑,劈出了一道可怕剑道长河,丝毫不亚于方才重创四位太上的那一剑。

  叶晨眼神一冷,一拳崩碎,并且拳势不减,如携带整片天道而至,直接轰向对方。

  “这——”

  宛若神主般的败天剑主神色一凝,没想到这人还是一个可怕之辈,看来非是寻常太上,极有可能是其他太上榜上的王者。

  这些年来,伴随着诸天纪的绝世强者陆续出世,起源各大榜单更迭了不少,自然太上榜也时常换上。

  突然出现一个并不认识的太上王,并不稀奇。

  败天剑主挥剑与之碰撞,蹬蹬蹬地后退了几步,身遭虚空全面崩塌,虎口生痛,吃惊地看着对方。

  肉身力量竟如此之强,能够硬撼他一剑而震退他,看来此人非是一般的太上王,很有可能是肉身证道的太上王。

  难道是来自于荒天族的肉身太上王?

  “你是谁?荒天族的太上王?”

  败天剑主喝问,荒天族的肉身太上王并不是没有,但没有眼前之人,难道是诸天纪时期的其他不为人知的肉身太上王出世,还是有人晋升太上境了?

  叶晨冷漠不言,身影如天道横亘,散发着滔天无量的血气,如似天尊临尘,让各方至强都感到巨大压迫感。

  苍天霸主神色一变:“是他,他也来了?”

  周身环绕着时光长河的太上王,出尘绝立,道:“苍天霸主,你认识他?”

  生有犄角如同魔神般的太上王也身为好奇,他看着叶晨,只感觉那等肉身强得太过离谱了,到底是哪位?

  是荒天尊的亲传弟子?

  还是他的不知名子嗣?

  苍天霸主冷冷道:“你们都认识他,但他不是太上王,而是太真境。”

  “太真境?”

  各方太上王一惊,顿时想起了一个名字,叶晨。

  “他就是那位太真至尊!?”

  魔神般的太上王露出惊色,自然知道这个人,在最近实在太过久负盛名了,刚渡劫晋升太真境就击杀了绝尘霸主那等老牌太上境,并且在大尊级别的行劫者面前躲过一劫,并且在补天城内让苍天霸主都吃亏了,被称之为太真至尊。

  没想到居然是眼前这个人,血气的确恐怖得不可想象,让他们这等太上王都自问不如。

  恐怕,也只有肉身太上王才能相提并论。

  “原来是他,传说中的太真至尊叶晨!”

  几位太上王神色都有些凝重,被称之为同境界王者的,如他们,也只不过是踏上起源榜上即可。

  但如果要称之为同境界至尊无敌,则是拥有横扫同境界起源榜的绝对实力。

  这一点,就算骄傲如他们,都自问做不到。

  太难了,近乎不可能。

  遍数起源六大榜单上,太上境称尊无敌的,唯有混无极与荒墟,乃是两大太上至尊,盛传都拥有与古之大尊巅峰对决的战力。

  如今,眼前这个叶晨,虽然只是太真至尊,还不是太上至尊,但拥有着的战力不仅仅匹敌太上,而是匹敌太上王,可以击杀太上了。

  如此妖孽人物,怎能让他们不为之忌惮。

  叶晨抬眸,丝毫不惧其他太上王,大步走向了洪狱塔。

  极魔天尊的天尊遗留就在洪狱塔中,不一定是天尊传承,应该是类似于补天尊那样的遗留。

  如败天剑主、苍天霸主等其他太上王也不约而同地冲向洪狱塔。

  嗡——

  洪狱塔似是自主复苏,弥漫开惊天动地的天威,丝丝缕缕蔓延开去,湮灭长空,让几大太上王如泰山压顶,备受巨大压力。

  不过,但凡是太上王者,又有几个是泛泛之辈,都无一例外地拥有冲击天尊之位的人物,天赋超绝。

  他们各施神通,冲天而起,承受无量天威而靠近。

  叶晨同样如此,只不过,他更为轻松不少。

  不仅仅因为太真至尊无敌的肉身,也是因为肉身烙印了三十六种永恒天道之力,此刻在体表流转,尤其是属于极魔天尊的永恒天道之力化作一层乌光,笼罩己身,如同化作了一尊大魔神,与洪狱塔散发的天威共鸣,直接抵消了大半的天威。

  哪怕还剩下一部分天威,但已经不值一提。

  叶晨迅速来到了洪狱塔前。

  “怎么可能?”

  苍天霸主、败天剑主等四大太上王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叶晨,即便他拥有堪比太上王的战力,但也不应该如此轻松。

  他抬掌贴在洪狱塔上,引动极魔天尊的永恒天道之力,尝试着跟洪狱塔的神坻进行沟通。

  唰——

  无声无息,叶晨的身影出现在一方魔界中。

  他神色不变,知晓这是属于洪狱塔的内世界。

  自然,天尊古兵的内世界无比巨大,几乎不亚于永恒天界了。

  叶晨面前,出现了一尊撑立天地的魔神身影,气机霸道绝伦,雄伟巍峨,端坐在一方天座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叶晨,一股股天威汹涌澎湃而出,凝视着叶晨,道:“见到本尊,还不赶紧跪伏下来!”

  声音如天雷,瞬间响彻整座内世界。

  无量天威铺天盖地而至,压盖在叶晨身上。

  仿佛,眼前的就是极魔天尊。

  然而,叶晨体表三十六种永恒天道之力流转,抵消了这股天威。

  毕竟,眼前的不是真正的极魔天威。

  魔神凝眉道:“你是谁?本尊为何在你身上感受到本尊的天道气息?”

  “你的天道气息?”叶晨看着这道与极魔天尊一模一样的身影,顿时明白了,怕是这洪狱塔的神坻欲要取代极魔天尊,让世人遗忘真正的极魔天尊。

  “不错,本尊乃极魔天尊!”魔神道,他站起来,瞬息间,魔影无穷高,魔道天威更是无穷恐怖,湮灭一切。

  就算是苍天霸主、败天剑主等太上王相比起来,也不过是渺小如蝼蚁罢了。

  这,就是天尊古兵的神坻,无限接近于天尊层次的伟大存在。

  叶晨自然感受到巨大压迫感,哪怕体表有着三十六种永恒天道之力流转,也无法抵消。

  身影震动,幻灭不停,仿佛随时都会彻底地炸开。

  但他抬首,看着魔神,道:“不,你不是极魔天尊!”

  真正的极魔天尊就在天尊古城内,眼前的只是神坻而已,嚣狂地想要彻底取代极魔天尊,成为真正的至高天尊。

  甚至乎,叶晨认为,当年极魔天尊的殒落,或许跟他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

  闻言,自称是极魔天尊的魔神神色沉下,喝道:“找死!”

  天威无穷,碾压向叶晨,足以击杀太上王。

  太强了!

  叶晨如今太真至尊的修为也无法阻挡。

  轰——

  不过,这一刻,他源自于神魂最深处,涌现出了一股无穷伟力,将这股天威抵消了。

  且,一切压力都被化开,他矗立内世界,如盖世帝主。

  古兵神坻神色一变,看向叶晨震惊道:“天威?你是至高天尊?”

  叶晨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他知道自己有着大来历,疑似是天尊子嗣,但现在看来,恐怕还要更为惊人。

  难道,他是天尊转世?

  没有去深想,眼前更大的目的是去得到洪狱塔的认可,但洪狱塔就连极魔天尊都不承认了,如何得到认可?

  无穷伟力从神魂最深处源源不断地涌现而出,叶晨仿佛自身化作至高天尊般,一拳轰向洪狱塔神坻。

  “不!”

  洪狱塔神坻怒吼,无穷魔道天威涌现而出,内世界出现了一道道粗大无边的漆黑毁灭魔雷,每一道都足以击杀太真,重创太真,大吼道:“吾乃极魔天尊,至高无上,谁可灭我?”

  轰隆——

  两者碰撞,竟是分庭抗礼。

  洪狱塔神坻震惊,眼前这个神秘青年,居然拥有不亚于古之大尊级的力量,那是怎样惊世的战力。

  可分明只是太真境而已。

  难道,真的是古之大尊隐藏修为,或者是更可怕的天尊转世?

  受到洪狱塔神坻的天威压制,叶晨只感觉神魂深处,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无与伦比的力量,这种力量,感觉甚至乎比起当初在荒天域劫杀自己的行劫者大尊与荒墟,还要更强大。

  难道,他真的是天尊转世吗?

  轰——

  无声无息间,叶晨身后,浮现出一尊无与伦比的伟岸身影,可横压三千大世界,掌握诸天万道,混沌光彩汹涌澎湃,如同一尊盖世天尊,看向洪狱塔神坻。

  “你是——”洪狱塔神坻惊骇,那等身影,让他如同面对昔日的极魔天尊一般,至高无上,不可抗衡!

  轰——

  天尊般的混沌身影抬掌压下去,洪狱塔神坻拼命地释放更为强大的天威,但这些阻挡,俱是如同豆腐般,摧枯立朽,被轻易地摧毁,大手拍在他身上。

  那撑立天地的巨大魔影陡然炸开,天座崩塌,洪狱塔神坻身影坠落大地上,浑身是血,近乎炸开。

  打出一击后,天尊般的混沌身影消失。

  叶晨恢复平静,他自然也感受到了,而且,那道混沌身影,如同混沌天帝一般。

  难道,他跟混沌天帝有关?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混沌天帝却是古今最年轻的至高天尊,而且数十万年前崛起,强势无匹,也不曾传出殒落的消息。

  于是,叶晨感觉自己不是混沌天帝的转世身。

  但,应该有着极大的关联。

  洪狱塔神坻被击败了,他看向叶晨有着惊恐,因为知晓对方就算不是天尊转世,也必然有着极大关联。

  叶晨来到他跟前,道:“我前来,是遵从极魔天尊之意,得你认可,获得天尊遗留。现在,你可以交出来极魔天尊遗留没有?”

  “陛下之意?”洪狱塔神坻神色一变,终而惨然一笑:“我本想取代陛下而行天尊之位,以为陛下永生不能归来,没想到他终究还是留下了后手,是我输了。”

  他跟随极魔天尊无尽岁月,诞生灵智,成为天尊古兵神坻,天生无比强大,而且继承了极魔天尊的霸道。

  极魔天尊在世时,他万分臣服。

  可极魔天尊殒落后,无尽岁月来,他逐渐地背叛了,欲要阻止极魔天尊转世归来,自己成为真正的极魔天尊,称尊天下。

  可到头来,发现还是自己想多了。

  这一切,都在极魔天尊睿智地算计下。

  说话间,他身影一震,出现了两样东西。

  一团拳头大小的天尊本源,一团拳头大小的天尊真血,与昔日的补天尊遗留一样。

  这两团至高天尊极其珍贵遗留出现,让叶晨身上的极魔天尊永恒天道之力都在不断震颤着。

  “原来,都是一样的遗留。”叶晨看着这两团天尊遗留,抓在手心中,但没有立马炼化。

  因为此地不太安全,他不敢确定,如果在炼化天尊本源与天尊真血时,洪狱塔神坻是否会出手。

  连极魔天尊都会背叛,更别说是他了。

  而且不敢保证天尊真血与本源内,是否还有其他,不然那就麻烦了。

  收入了体内空间,叶晨转身就要离开。

  洪狱塔神坻道:“虽然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你可以带走我本体,在陛下彻底归来时,暂时掌控洪狱塔。现在的你,应该处于回归阶段,还没有彻底回归成功,大尊之下也就罢了,但如果是大尊层次对你出手,你就有危险了。”

  “好!”

  叶晨应下了,洪狱塔这等天尊古兵,的确是盖世天兵。

  唰——

  身影再度出现在洪狱塔外,这时候,败天剑主、苍天霸主等人还在靠近,并且此刻与他刚进入洪狱塔内的神色、位置、攻击都一致。

  叶晨有些惊愕,但立时明白了,洪狱塔内世界时间流逝与外界不一致,里面发生了那么多,外界几乎是完全停止阶段。

  不愧是天尊古兵,果真恐怖。

  “他接近了洪狱塔,很有机会可以得到那件天尊古兵,诸位一起出手吧!”

  苍天霸主道,这等天尊古兵,自然不希望落在了他人手上。

  败天剑主等其他太上王觉得大有道理,同一时间全力爆发,要对付叶晨这个近水楼台者。

  恐怖的四大太上王攻伐,顷刻间淹没了叶晨。

  面对着四大太上王的攻伐,就算是其他太上王都要避其锋芒,除非是如混无极、荒墟这等太上至尊,才能硬接下来。

  轰——

  然而,面对着这毁灭性的攻伐,叶晨直接驱动洪狱塔,抵挡身前。

  四大太上王攻伐尽数被抵挡下来,甚至乎,洪狱塔悬于天穹上,一动不动,根本打不动。

  这一幕,让败天剑主、苍天霸主等四大太上王色变。

  洪狱塔居然动了?

  被他得到了?

  各方太上也大吃一惊,这才过去多长时间,这件天尊古兵居然就被得到手了。

  洪狱塔悬于叶晨头顶上,七十二层流转出七十二道魔神之光,他如天尊临尘,扫视着四大太上王,顿时掌控洪狱塔,打出一击。

  轰——

  这一击打出,极魔天界都猛地大震,无与伦比的力量倾泻而出。

  四大太上王色变,因为这一击,已然是远超在他们之上,达到了古之大尊层次。

  当年,曾有一位太上王侥幸得到一件天尊古兵认可,面对古之大尊也可全身而退。

  现在,这位太真至尊也得到了洪狱塔认可,同样掌控了媲美古之大尊级别的无匹战力。

  四大太上王第一时间退开,不敢迎接。

  但终究是慢了一些,这一击虽然只是擦边而过,却让他们四人纷纷吐血,体表战甲出现了裂痕。

  让各方太上悚然。

  仅仅只是碰撞便让四大太上王重创吐血,如果直接击中,怕是能够生生打爆!

  “走!”

  苍天霸主拭去嘴角的鲜血,只能无奈地承认了,天尊古兵落在叶晨手上,自然,天尊传承也必然落在他受伤。

  即便并不清楚他是如何得到了。

  他冲天而去。

  苍天霸主都走了,其他三大太上王虽然不甘,但也无何奈何。

  持掌天尊古兵的叶晨,拥有大尊级战力,便是四人时也不是对手,何况走了一个,想要争夺,那是找死。

  败天剑主深深地看了一眼叶晨,突然生出了一抹颓然。

  因为,他仿佛见到了一位太上至尊的崛起。

  太上至尊啊,可是所有太上王的绝望。

  他踏剑转身离开。

  环绕着时光长河的太上王,与头生犄角的魔神太上王也纵空离开。

  其他太上自然也纷纷离开,只是有些不甘与眼热地看着残破的天尊古城与天尊古殿。

  虽然残破了,但依旧是至高天尊的遗留,留有天尊秘纹,可是无价之宝。

  但叶晨岂会让他们得到手呢。

  打四大太上王稍微擦边就重创了,但对他们稍微擦边,就极有可能是殒落了。

  轰——

  突然间,极魔天界远空血光冲天,紫霞浩荡亿万里不止。

  所有人都感应到一股熟悉而强大的气息迅速地消弭,直至消失。

  苍天霸主殒落了!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准备离开的太上都惊骇不已,转头猛然看向了叶晨。

  是他掌控天尊古兵出手击杀了苍天霸主?

  但这时,叶晨却是神色凝重,看向极魔天界的边缘,一字一顿道:“行劫者!”

  没错,极魔天界边缘,出现了一行可怕的身影,身披黑袍,遮掩天机,看不清楚真面目,赫然正是行劫者。

  谁也想不到,这些行劫者居然也进入了七十二柱界内,并且来到了极魔天界。

  且,行劫者中有大恐怖,强如苍天霸主,一代太上王,有机会冲击至高天尊之位,都被照面间击杀。

  毫无疑问,这行行劫者中,有古之大尊级别的存在,而且,还不是寻常大尊。

  否则,即便是古之大尊想要击杀一位太上王,都不可能照面间。

  唯有如天罗大尊那等层次的超级大尊,方可做到。

  行劫者中,竟有如此超级大尊?

  “是行劫者!”

  败天剑主等三大太上王,以及其他多位太上,纷纷色变,自然知道行劫者的可怕。

  替天行劫,欲要覆灭整个起源之地,更迭轮回。

  传闻,行劫者中,有至高天尊级别的存在。

  现在,七十二柱界中盛传出现天尊传承,备受各方关注,这些行劫者怎敢到来。

  难道就不怕其他永恒天族、天尊级势力,甚至是古之大尊,乃至至高天尊的出手吗?

  一道道行劫者身影,踏入整座极魔天界,看着下方久久不散的紫色漫天血气。

  不久前,一代太上王苍天霸主,就被击杀此地。

  神魂崩碎,真灵湮灭,彻底殒落。

  “这苍天霸主虽有证得天尊之姿,我等行劫者召唤多时,诚心邀请都不愿加入,今日也罢,直接扼杀,也算是减少了起源之地的有生力量。”

  对于苍天霸主的殒落,一位位行劫者神色冷漠。

  刚才,正是他们出手,击杀了苍天霸主。

  若是苍天霸主愿意归顺劫组织,自然受到重点栽培,但如果不愿意,就只能彻底扼杀。

  劫组织替天行劫,不会放过任何阻挡量劫降临的威胁,哪怕只是成长摇篮中的威胁,亦是如此。

  为首之人冷漠道:“本来有资格成为劫大尊,既然不惜抬举,那么就直接扼杀便是了。”

  对于为首之人,其他行劫者从稍后一些的身位,能够看得出来,在劫组织中都相当之高。

  而且,身上散发开的气机也超越太上之上,赫然是一位古之大尊!

  很显然,苍天霸主的殒落,便是这位行劫者大尊所谓。

  “玄尊修为盖世,苍天霸主这等太上王,便是我等欲要阻拦离开都颇为困难,但玄尊大人出手,却是直接当众击杀。而今乱世将起,量劫再临,玄尊大人必然可在量劫中破而后立,成为圆满天位。”

  其他行劫者,对这位名为‘玄尊’的行劫者大尊甚是恭敬,显然,这位玄尊在劫组织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玄尊没有说话。

  其中一位行劫者太上扫视着残破不堪的极魔天界,道:“当年极尽辉煌的极魔天界,起源之地第一魔道圣地,何等鼎盛,七十二柱魔神,亿万魔宗汇聚,已然是超越了不少永恒天族、天尊级势力。但最终在我等行劫者出手下,还不是成为废墟,过去了无尽岁月,依旧无法恢复。”

  各方太上惊骇,当年魔朝崩塌,极魔天尊殒落,似乎不仅仅只是诸天黄昏的缘故,而是背后有着行劫者的身影。

  行劫者,到底多么地可怕。

  “虽然极魔天尊殒落了,但的确称得上一代枭雄,他留下的天尊古兵洪狱塔,也自当是落在我等行劫者手上,方可真正地发挥出应有大用。”

  其他行劫者开口,旋即目光落在了天尊古城上空的洪狱塔,以及叶晨。

  PS:一万四千多,差几百一万五,算了,赶紧更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