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画满田园> 第两千二百零六十九章 很大的圈套

画满田园 第两千二百零六十九章 很大的圈套

  玄妙儿加快了脚步,到了书房门口没有人,但是书房的门关着。

  玄妙儿上前去敲了敲了门:“潘小姐,你在么?”

  里边有些声音,却听不清,玄妙儿确定丁尚书不在府上,现在潘雅榕在书房,所以对着千落道:“你先进去看看。”毕竟不知道里边会不会有危险,千落功夫好,进去能自保。

  千落应下,踹开门进去了。

  过了一会,千落在里边传出了声音:“小姐,可以进来了。”

  玄妙儿这才跟心静一起进去了,只见里边有个熟悉的人,就是曾经跟丁孟良在醉仙楼喝酒的那个于柏晨,他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尽管衣服都穿在身上,可是明显的有些褶皱和凌乱。

  玄妙儿顺着千落的声音看过去,看见潘雅榕缩在墙角,好在衣服还都在身上呢,这让玄妙儿舒了口气。

  于柏晨今个怎么都觉得不顺呢,给潘雅榕下了药了,可是她竟然有解药,自己只能用强的,还差点被她用了迷药,好在自己会功夫,又懂得闭息,要不自己到被她迷倒了。

  现在也没有预料到有人来,更没想到是玄妙儿,所以这时候他真的是紧张的,没想到这么一个女人,竟然让玄妙儿插手了。

  这时候他自然是想要溜的,所以对着玄妙儿道:“玄小姐,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说完于柏晨就要出去。

  玄妙儿拦住了他:“于公子对今个的事没有什么说的么?”

  于柏晨心虚是心虚,但是对这个事他还是有心理准备的,因为在丁尚书的书房调戏丁尚书的女人,这本就是个不正经的事。

  但是他也吃准了这个事都不敢宣扬出去,更不敢告诉丁尚书,要是丁尚书知道潘雅榕被自己碰过了,那潘雅榕更惨。

  所以于柏晨道:“玄小姐,我就是来府上找丁孟良说点事,以为他在书房,这就过来看看,哪想到遇见了潘小姐,潘小姐见我年轻英俊,这不就是想要跟我恩爱一番,我不同意,她这还动手了,好在我定力好。”

  这于柏晨直接颠倒黑白了,可是刚才屋里只有潘雅榕和他两个人,他们各执一词的话,这个事还真是对女方不利的。

  玄妙儿看着于柏晨:“于公子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丁府的下人都没有人看见你进来?莫不是于公子是爬窗户进来的?”

  这个是个关键的点,因为刚才自己刚才在外边时候,没有听见下人说于公子来的事。

  于柏晨没想到玄妙儿这么聪明,张口就说到了重点上,自己是从窗户进来的,自己从正门也进不来这地方啊。

  但是他怎么可能承认呢:“我怎么能从窗户进来呢?玄小姐玩笑了,这屋里就我和潘小姐两人,是她让我来的,要不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这书房没人守着?”

  潘雅榕颤抖的站起来:“你凭什么诬陷我?你就不怕我告诉老爷。”

  “你告诉老爷有什么用?你不能证明你的清白,到时候不知道咱们谁更吃亏,你要是聪明的话,那这事就这么算了,当什么都没发生,反正我也没占到你什么便宜。”

  潘雅榕想要说什么,可是话道嘴边又停了,因为确实是自己怎么都占不到便宜,如果不是为了家里人,自己可以不要了命,也要让他陪葬,可是现在自己要是死了,家里怎么办?

  玄妙儿也有些为难了,因为这个事在这个时候,就是女子吃亏的事。

  这时候守在门口的心澈的咳嗽了一声,千落的耳朵动了动道:“小姐,有人来了,怎么办?”

  于柏晨现在倒是一副不怕的样子:“玄小姐,现在我要是露面,怕是对潘小姐没有好处。”

  潘雅榕咬着嘴唇道:“玄小姐,让他走吧。”

  玄妙儿看着于柏晨:“我告诉你,别想着用这个事来威胁潘小姐,你知道我的本事,顶天我把潘小姐送走,她过得一定比你好,但是你能不能保住命,那就两说了。”

  于柏晨的脸上肌肉颤抖了一下,没有说话,从后窗户跑了,但是也是默认了玄妙儿的话。

  玄妙儿从手上摘下来一个金丝细镯子,扔在了书架下边,然后对着潘雅榕道:“赶紧弄好头发,帮我找。”

  潘雅榕这才反应过来了,赶紧收拾自己的头发和衣衫,然后也假装的开始找东西。

  这时候丁尚书和柳姨娘一起进来了。

  柳姨娘到门口就感觉道不对了,因为怎么有玄妙儿的丫鬟,难道是玄妙儿来了,但是她还留着一线希望,就是玄妙儿来了也没事,因为只要是于柏晨和潘雅榕有了丑事,那谁在这,都只是更坐实了这件事。

  可是当她进来看见于柏晨根本就不在,而潘雅榕也是好好的,玄妙儿也都在这好像找上门东西,跟她之前设计的完全不一样的时候,她心里慌了,有点失控了。

  玄妙儿看见丁尚书也回来了,心里明白了,看来丁尚书之前说的找不到文件,就是被柳姨娘做了手脚了,她这都是设计好的,先让丁蓝凌病了,不能出来帮着潘雅榕,然后调走了丁尚书,再让于柏晨在这等着潘雅榕入套。

  这时候玄妙儿直起腰对着丁尚书施礼道:“丁伯伯回来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回去发现金丝镯子不见了,这一想也就是掉在这了,所以回来找找,这个镯子本身不值钱,但是是九王妃送我的,我一直带着的,所以有点不舍,想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了,反正丁伯伯说过我和蓝凌都能自由出入这书房的,所以我就自己来寻了,丁伯伯可别怪我不知礼数。”

  她没有说谎,她特意扔的就是莎莲送她的镯子,这样才更真实的,并且丁尚书的书房不是谁都能进的,但是之前丁尚书说过玄妙儿和丁蓝凌还有王御史是可以自行出入的,所以现在这么说没有一点问题的。

  潘雅榕也站起来对着丁尚书施礼,然后继续弯着腰帮着玄妙儿找镯子。

  丁尚书笑看着玄妙儿:“你这丫头,就是话多,东西找到了没?院子里,路上,还有蓝凌那都看了?”

  玄妙儿一副孩子的天真笑着道:“都看了,我记得看你们下棋时候,我喝茶听见点声音,当时没在意,后来想想有可能是那时候掉的,所以就想着还是来书房找找的,其实找不到也没事,到时候我去京城再去九王妃那讨一个。”

  丁尚书觉得玄妙儿还是带着孩子气,所以也是越说笑的越厉害,对着柳姨娘道:“你看看这怎么也是孩子,你也帮着找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