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攻约梁山> 622风波恶2
  宋江就没考虑过凶残高廉得知柴进私通贼寇的事实会趁机合法干脆利落地弄死柴进以泄恨。

  对宋江来说,柴进是死是活对他都一样是好事。

  柴进死了,没救得下,柴庄照样得成了官府必铲除的逆贼,走投无路,在沧州呆不住了,柴进部下只能更快更紧密投靠宋江。柴进活着,得救了,唯一的路也只能是举庄当宋江死忠小弟。

  在实利上,无论怎样,结果对宋江都一样。

  在美名虚名上,柴进死了也不会影响宋江的声望。

  柴进是高廉太凶残霸道害死的嘛,宋江只是仗义没救得了,没责任,

  甚至柴进死了反而更有利于宋江的美名....人们越骂高廉越恨高廉的后台高俅,宋江的名字就会越多得被世人提起,就......大红了,而且是百姓最喜欢的那种正面典型——侠义无双及时雨......

  天下人多愚昧,多只会看表相,被表相迷惑,有几个人能看透宋江深远的阴险歹毒用意?就算能看透了,能感觉似乎这不对头啊,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这也不会损害到宋江。

  宋江是呼保义、孝义、及时雨,已美名在外,是好人,代表着人们最喜欢最期望的那些好汉品质。这样的正面人物,不可被恶意猜度,岂能容人随意诋毁......,从心理需求上或根本利益和立场上,都会有人(粉丝或利益同伙)自发地奋力维护宋江的形象,坚决打击敢否认宋江的。

  至于吴用这样的聪明人自然是看破不说破,只会努力把这种事化为也有利于自己。

  柴大官人对吴用可没恩义。

  吴用,用不着为陌生人柴进考虑什么。

  还有的人是事不关己,看破却不关心或不说破,不去多嘴生事非招灾......宋江可是强大的极可怕的黑社会头子。没事,谁会招惹这样的........

  所以,宋江就敢对天下人表示柴进和二龙山其实是一伙的贼寇,肆无忌惮直接坑柴进。

  在这个封建古代,他已经极会玩形象效应、名人经济,已是这时代的超级大腕名星.......

  宋江一切都算计好了,可是万万没想到柴进竟然能提前越狱逃走,竟然扑空了,没救得着。

  这个结果就不好了。

  宋江单方面喊的柴进其实是贼寇就有让人不信服的漏洞。

  你说你和柴进关系贼好,是一伙的,你来高唐州就是仗义无双为救柴进,有意思的是,你竟然不知道柴进已经自己脱险了。柴进竟然没告诉你这个?

  他为什么不告诉你?为什么不及时通知你不必费力来冒险了......你在造谣撒谎!无非是想利用柴大官人这种现代孟尝君的巨大人缘和江湖上的高大地位,达到你某些龌龊目的。

  最让宋江恼怒的是,如此,柴进就有了活动的空间了,完全可以否定和二龙山有关系。

  但,这点意外麻烦难不倒混县城黑吏却有美名混得极精通的宋江。

  他转眼就有了办法,

  这种丑恶心事也只能他自己想办法,不好和别人商量。

  他下令屠城,扬言为柴大官人狠狠报仇雪耻,

  凶残杀尽城中官吏和富户,也大杀无辜百姓,就是要把事件闹到最大最轰动,轰动到全天下人都能知道,都会议论,闹得深宫皇帝也能注意。

  同时,此次费师远征也能抢掠到最可能多的钱粮,获取最大的利益,来,值得。

  反正这是河北高唐州,不是需要注意保护的青州等二龙山周围,以后也不大可能再来这,尽可纵情祸害。

  还有第二招,

  把高廉的脑袋用石灰弄好送给柴进,此事让河间府知道。

  无论杀高廉的神秘人是不是柴进的人,这脑袋一送,加屠城,柴进和二龙山的关系就怎么撕也撇不清了。

  和二龙山是一伙的这个帽子,柴进是戴定了,休想从事件中脱出身去,而且是哑巴吃黄莲,只能认了这个哑巴亏,什么埋怨也不能对外说,柴进还得表示领了这份体贴的义气大人情,得好好感激宋江......不想死在沧州就得赶紧卷着一切乖乖投二龙山当忠心小弟。

  就在二龙山贼以及新加入的官兵贼在城中纵情屠杀祸害时,其间发生了一件事,关于女人的,让宋江顿时又有了个给柴进进一步戴帽子的好法子。

  事情是由高廉的老婆殷氏引发的。

  又是生铁佛飞天夜叉这对僧道恶徒,与矮脚虎王英之间冲突搞出的事。

  这回是王英跑得快钻得最及时,率先闯到了高廉后宅抓到了正慌忙收拾钱财逃跑的殷氏。这矮骡子一见殷氏,眼睛就直了,腿就走不动道了.....其实没那么漂亮,也不年青了,就是猎奇。

  王英正在上手,却还没乐起来,生铁佛和飞天夜叉就到了,本是来指定最有钱的高廉家抢大钱发大财的,当然,顺便找官夫人快活快活,听说知府老婆很那啥.......双方本就有前科,不对付,上回,清风寨刘高老婆是归了王英的。生铁佛二人对这个大亏一直是记在心里的,总想找机会找补回来,理所当然认为这回得归他俩,又比王英能打就是能欺负王英.......王英要X不要命的货,尤其是在如今天下难见美人时,先抢到手了岂肯让与他人....打起来了,吃了大亏,怒极.......兄弟燕顺、韩伯龙就来了,这二位不好XX  ,也瞧不起王英,但一个头磕在地上发过誓的结义兄弟,自然得帮兄弟,何况,王英确实吃了大亏,被打得不轻,腿都瘸了,生铁佛飞天夜叉这是在欺负他们青峰寨团伙没人啊......这口气怎能咽得下?这脸怎么也得争一争.......三打二,恶斗。

  生死仇敌一样往死里干.......宋江来了,瞅着这场面这个怒啊。

  这特么是英雄好汉干的事吗?

  这种丑事传出去,天下人会怎么看二龙山?还不得笑话死......二龙山丢不起这人,也损失不起。替天行道的形象就倒了。谁还会信呐?累及晁盖威名,也最严重损害他宋江的英名......

  幸好庞振芳这些降将和官兵都在忙着引导和配合山贼对城中杀抢立投名状,都不在这,不然,这些刚投降的官军一瞅所谓的二龙山英雄好汉竟然是这么些玩艺,定会认为如此垃圾下作不讲规矩不守义气,脸都不要的团伙岂是能成点大事的?跟这样的团伙在一起岂能有好下场.......

  宋江的大黑脸都气白了,又青了,仿佛随时会气得暴毙舍下众兄弟而去了。

  可是,就这样了,正争得红眼的生铁佛崔道成和飞天夜叉丘小乙还在闹呐,怒发如雷,大骂王英不止,疯狂大吼你这三寸丁废物还敢和本佛爷(道爷)争......今日定杀了你这锉丁叫你知道厉害.....挥刀照样往死里狠斗,充分暴露着一切只为自己的凶狂暴虐恶棍不堪。

  而王英也充分暴露疯狂流氓的本相,又挨打吃了大亏,还当众被羞辱大丢了面子,越发含恨在心头,血红着两眼,瘸着腿也不肯罢休,也污言秽语疯狂叫骂着,挥枪不断瞅冷子凶残攻上去,反正是三打两,而且如今他们青峰三虎的本事也有了不少长进,尤其以雄壮的韩伯龙长进最大,如今战这对凶狂恶棍斗起来不吃亏,宋江等头领来了,他本有些虚的胆子就更大了。

  宋江的权威被无视了并且是被当众调戏了。

  他没有再呵斥住手,只一捏拳头,咯吱一声,冷眼瞅着还在自顾死斗的五个人,目射暴戾杀机:今日定要行军法砍了尔等狗头,耀我权威,以证我是老大的不可挑衅的地位.......

  燕顺,韩伯龙二人拼命厮杀间其实是在暗暗叫苦,

  他们一看惊动了宋江,宋江又气成了这样,心就惊了,慌恐想罢手不打了,他们二人都是真爱宋江的,最敬佩公明哥哥,尤其是燕顺,绝对的死忠粉,岂会不听公明哥哥的,奈何,这对恶僧道完全疯了,武艺又高,杀得他们想住手也住不了,否则错眼间就得被砍死,加上王英也疯了,拖累得二人更无法住手,得护着王英别被对手轻松一刀宰了啊!王英是结拜兄弟,是青峰小团伙的老大之一,若死了,他们二人的面子也丧尽了,以后如何还有脸在山寨当头领......

  吴用和三道士军机参赞魏辅梁、陈念义、鲁绍和,也匆匆到场了,都第一时间察觉到宋江想杀人立威泄恨的凶险心思,却都装不知,故意装不知发生了何事,只小声询问孙立等大将这是怎么了、兄弟伙怎么往死里干起来了......都不在乎这五个家伙死不死的,反正都不是要紧头领。

  却有个人察觉到宋江的可怕杀心,顿时急眼了,正是蒋门神。

  这厮上山落草,和生铁佛飞天夜叉臭味相投,很快混在了一起,成了山寨有名的步将三凶,和这对恶棍出家人已有紧密的小团体利益关系,只为了他自己,这时候也得赶紧出头救人,不能犹豫,不能慢半点儿,否则宋江杀人的话出口,再想挽回就难了,就算下跪哀求宋江高抬贵手,那也是在直接挑衅宋江的权威,是和宋江作对,也是在阻止宋江想杀人泄恨。

  蒋门神虽恶,却不是崔道成与丘小乙这对披着出家人皮只顾肆意作恶的恶棍,他很有地痞泼皮那种混社会的眼色机灵劲,很会察言观色做事,巨人糙汉却有颗敏感的小心灵......所以卑贱之身却能成为张都监这样的傲慢只看天的大官的座上客,不仅仅是能打能给张都监带来金钱利益。

  这厮连忙冲了上去,以巨大身躯有的巨大嗓门大吼:“道成,小乙,你们不要命啦?公明哥哥在此,你们还敢放肆?快住手。”

  雷爆一样的大吼,震得正斗得投入的五人都一惊,手上都慢了,神志也清醒了不少。

  蒋门神趁机奋勇扑入战团,舞大刀冲开双方恶战。

  燕顺、韩伯龙趁势脱身。

  王英,虽然很想就此杀了老和他争的这对僧道一了百了,红眼仍不肯罢休,却没了兄弟护着,怕反被同样极想就此除掉他的崔道成二人趁机干掉,自然是机灵地慌忙跟着退了。

  崔道成丘小乙凶狂本想追杀上去趁机宰了王英这锉得不行却敢猖狂的贱废物,却被蒋门神巨大的身躯和横着的大刀阻住了去路并被劝说提醒,这时终于留意到宋江老大的神色,他们也不傻不瞎,混险恶江湖的能一直活着岂能没点眼力见,心终于格噔一下子,这才收敛了凶狂......

  但,转眼间,二恶又是火冒三丈,杀心再暴起。

  王英,很会玩恶人先告状这一套,而且,这次,他自觉占理,是这对不要脸的出家人不讲义气不讲规矩抢他得手的XX.....瘸着腿使劲装可怜,娘们一样委屈万分地哭叫着:“公明哥哥,你看看这对不守出家人清规戒律的狗东西把小弟打的。他们还要杀我......你再晚来片刻,小弟就没命了。他们根本不讲义气,不是能一起的兄弟,纯粹是歹徒人渣王八蛋,对哥哥也无忠义.......”

  哭嚎着,他还指指脸上被打的乌眼青和巴掌痕,腿也瘸得更厉害了:“公明哥哥,小弟冤枉啊。这次真不是小弟的错。都是他们仗着凶狂歹毒无耻欺负人,你可得为小弟作主哇.......”

  气得崔道成丘小乙一横刀就想冲上去剁了王英,但却到底没敢。

  今日的宋江已不是当年打清风寨时的宋江,威望、权势已经树立起来了,身为山寨二当家却已经能和开创基业的大当家晁盖巧妙别别手腕了,能主宰山寨五个当家人以外的所有头领的生死,杀凶狂可怕的崔道成二人也只是动动嘴一挥手的小事,此时明显又正在气头上,杀心正炽,崔道成丘小乙凶狂成性无法无天,却也怕死,很怕激得宋江更怒而直接令人拉他们砍了。

  这对恶货只能怒视着王英,也委屈地诉说着自己的理由......上次.....归王英了,我兄弟讲义气,敬公明哥哥听哥哥的,已经便宜了王锉子一次,这次该是我们的。是王锉子不义气.......

  恨恨等待公平裁决。

  宋江没搭理争执的任何一方,而是看看吓瘫在一旁的殷氏,脸上的阴冷化为一种古怪干笑样,笑说:“这女娘......确实有几分风采。现在满天下缺年轻女人。这女子......也算难得。”

  说话间,他扫视着在场的众头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