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养鬼为祸> 第五十一卷 第五千零七十三章:抢药

养鬼为祸 第五十一卷 第五千零七十三章:抢药

  “凤神幻!你一下就划去了两成多最肥美的药田,真觉得大家都该听你的?”邹黑阳脸色阴沉,这老太婆向来就蛮横专断,一听到凤神幻轻巧的就划去了一大片的土地,整个人都不高兴了。

  “呵呵,听不听我的随便你,眼下此处离着谁的门派最近?我父就在门中坐镇,若是把他惹来了,顷刻便到,在大事面前,你觉得他可能会对此做出让步么?”凤神幻冷笑说道,而且说完还看了我一眼,已经点名了凤太上就是他父亲,就生怕大家不知道。

  凤神幻知道我不满意,毕竟一个门派占了这么大的药田。

  “这里姚星天还在,容得你在此嚣张!?况且要分配药田,也是我们掌门分配,你把诸太上都带进来,是何居心!?”邹黑阳脸色黑沉,已经万般不满了。

  “是何居心?邹掌门,你这意思是姚掌门难不成就会比我要的少了?你可问过他老人家什么想法了?”凤神幻冷声反嗤,这一下,邹黑阳也没办法淡定了,看向了姚星天,连忙问道:“姚掌门,你多少说句话吧?真让他分走两成半的药田!?我们是九大派,不是四大派!”

  “我们星天剑宗要三成,这一片,还有这一片,是我们星天剑宗的,周掌门,在大是大非面前,星天剑宗也很难做出更公允的决策了,这毕竟事关整个门派的命运,就算我会让步,我们两位老祖宗也肯定不会让步的,所有姚某此番也对不住大家了,这片药田是我们星天剑宗的!”姚星天大手一挥,直接划去了三成。

  这一下,不只是邹黑阳目瞪口呆,龙青衣、何尘香都面面相觑,全都面带惊愕,原来都淡定的一代宗师,眼下跟贪婪的土匪没什么区别!

  “这里是我们青衣仙阁的了!”龙青衣瞬间指向了一片区域,直接划去了两成,而何尘香直接飘到了一片肥沃的土地面前,也划走了两成!

  这回,邹黑阳整个人都脸色铁青了,怒道:“你们星天剑宗三成,神幻府两成半,青衣仙阁和尘香谷各要两成,剩下这半成是打发我们黑阳仙门的?”

  “啧啧啧,看看你们这些嘴脸,这地方是你们家的么?画了地,就是你们的了?”我心下当然是觉得这些家伙可恨,不过现在恨是没有用的,面对危机,得想办法把局面翻转过来。

  邹黑阳却不理我,姚星天和凤神幻她不敢惹,但龙青衣和何尘香她可不怕,立即冲过去挤入了这两人圈地的中央,怒道:“老身也要两成!老身看谁敢拦!”

  龙青衣脸都绿了,怒道:“作死么?邹掌门莫要忘了,你现在修为还未全恢复,就算吃再多的万年仙草,难不成你还能现在恢复过来不成!?且不要在这无理取闹,何不去问问姚掌门和凤掌门分一些?找我们作甚?”

  何尘香这大美女也暴露了不高兴的面容,气哼哼的说道:“邹掌门,烦请自重一些,有什么话可好好说,大家都是先到先得的,你慢了一步却反过来想要抢我们的,未免太过无礼了,还是说你现在觉得能打过我们俩?”

  “何尘香!龙青衣!你们难不成打算给我分半成?好歹我们三个得平分吧!我们大家门中坐镇老祖,哪个不是证道境,比不过星天剑宗和神幻府便罢了,但你们觉得我们黑阳仙门这边弱了还是如何?”邹黑阳气呼呼的说道。

  龙青衣和何尘香都凝眉沉思,这里一成的药田都是数以千计的万年灵草,谁家愿意放过?就算是拼去几条弟子小命,怕大家都是很爽快的,在暴利面前,人人都是恶魔!

  “呵呵,邹掌门还有半成可言,我作为主人,可是什么都没有,我找谁说理去?五派执事堂就是这么圈地要东西的么?这未免也太过分了点吧?”我冷笑说道。

  结果我这话落音,姚星天笑了笑,说道:“赵掌门现在还笑得出声来,这说明另一处祖传药田恐怕也不只是这规模吧?否则平素怎么会出手如此的大方?既然已经有了那一块祖传药田,这一块就算不占,理应也能接受对不对?”

  对个屁,我心中骂了起来,这里的一切都是老祖宗九天落剑留下来的,现在到了我手中也就要由我来分配,惠及我门中弟子理所应当,但你们其他八派算什么?讨饭都不算,算是土匪,比道劫都可恨。

  当然,现在我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了,所以装成了有一瞬间紧张的样子,而凤神幻恰好捕捉到了我犹疑的目光,当即说道:“赵掌门不说话,看来确实如此了,你们落剑仙宗祖传药田恐怕所藏丰厚不亚于次吧?我们这里分配必须按照现在的分配来,而邹掌门若是觉得自己出手慢了,就去跟赵掌门商量商量才对,让他那分出两成来,我们不也就没有矛盾根源了么?反正赵掌门那块药田,指定了要比这块大的。”

  邹黑阳一拍大腿,说道:“正是如此,可光是老身说了没用,好歹也要诸位掌门点头才行呀!”

  姚星天捻须点头,说道:“如今九派皆是共谋如何生存之际,自然是均衡分摊一番,否则如何应对道劫的侵入?若是赵掌门的祖传药田亦有这片药田一般大小,就均出来给黑阳仙门这里等量的两成来好了,如何呀?而此处剩下的五分地,就均过来给我们星天剑宗罢了。”

  “姚星天!你莫要太无耻了!”我忍不住咬牙怒道,而其他掌门当然也一副要举双手抗议的表情,姚星天看到惹了众怒,轻咳一声说道:“老夫只是打个比方,这样吧,这五分地老夫当然不会要了,为了让离开的正鼎仙门,硫月仙宗,北夜仙门都无话可说,把这五分地均给他们好了,这样一来,想来他们家老祖宗也不至于怪我们吃独食,如何呀?”

  “这样还差不多,姚掌门真是吓坏凤某了,啊哈哈哈……”凤神幻觉得这招高明,而何尘香和龙青衣都一脸笑容,也算是同意了这说法了。

  不过邹黑阳却还不甚满意,嘀咕说道:“老身怎么知道这赵落剑的祖传药田就比这里的大?要是不够这里的两成,又如何是好?姚掌门、凤掌门、龙掌门、何掌门,如此分配委实没有什么保障呀!”

  几个掌门顿时就看向了我,我咬咬牙,说道:“没有这回事!我们祖传药田也就几组药,你们莫要太贪心了,否则别怪我们家祖师爷问罪!”

  “呵呵,祖师爷?姚掌门都说了,你们祖师爷早就道崩了,还祖师爷呢,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现在我们也就还要两成,又不是要采绝你家药田,这样吧,拿走了两成,多出来的我们不会染指,赵掌门觉得如何?”龙青衣大刺刺的说道,而且一边说,一边已经拿出了一堆的玉盒,开始采药起来了。

  “喂!你们怎么回事?现在就采药了?”邹黑阳惊愕的看着这些平素里正儿八经,现在却急忙摘草药抢劫的虚伪仙家们。

  “这些草药有的超过了万年,一株还衍生出了好几组,采不采集,丢在这里也是有万年成熟期了,难不成还留在这里?”凤神幻最是果决,一片片的药田给他不断快速的摘好后放入了玉盒里面,生怕速度慢了半分,而姚星天同样也是如此,更别提本来就是种草种药出身的何尘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