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灭世武修> 第三千三百六十八章 盖世十凶 六

灭世武修 第三千三百六十八章 盖世十凶 六

  “你的意思是,让本仙用七杀仙阵将十凶纳入阵中,化为阵枢?”

  大黄狗一身汗毛都炸起来了,这事情可非同小可,毕竟那是荒古十凶,任何一尊都有几乎与大帝比肩的战力,岂是它一人能够掌控的?

  雪花道:“目前被召出的十凶,都不在鼎盛状态,加上老仙主为天道化身,凝聚两千万联军的精华修为,又有乌恒的破晓之光辅助,未必就不能借助七杀仙阵召出十凶阵来,眼下也唯有十凶阵能挡下七大界王与七界联军的攻势了。”

  “迫在眉睫,没空做选择了。”

  乌恒神色一凛,他也清晰感觉到老仙主的天道化身在变弱……

  并非是没有足够多的仙力支撑,而是其本体已经顶不住了。

  纵然是天神,被献祭为天道化身,能保持天道化身的状态也很难超过半个时辰。

  老仙主又经历如此高强度的大战,自然加剧了化身的消融时间。

  慕珊听了雪花的计划后,亦是郑重点头道:“此法可行,断崖关已然不可能守住,目前能够保证联军撤退才是最关键点。”

  需知,百大域的天道法则本就残破,被七大界王联手给击穿了。

  后来又有老仙主以身献祭天道,释放出笼罩万域的天道神辉,这直接导致百大域的法则之力再度被消耗。

  所以说,百大域战场对于十盟来说,已经不占据任何主场优势。

  在这里继续战斗下去,实属不智。

  “嗡!”

  另外一边,老仙主还是以强势手段与七大界王对决,斗得天昏地暗,乾坤倒转,每一击打出,都是万重道法夹杂其中,玄乎其行,变化诡异。

  然而七大界王的手段,也着实逆天,能成为诛天之人,岂是如此简单!

  纵然老仙主手握断崖关两千万联军的力量,也只是把七大界王逼退,难以将其重创。

  “老头,撑不住多久了吧?”

  修罗王此刻长发散乱,被打的皮青脸肿,但脸上的笑容却很冷厉,他眼睛里冒着火气,一忍再忍,终于发现老仙主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

  千大域的修士,终归是愚蠢的。

  如果一开始大家就联手,加上三大域门的力量,或许他们七大界王都得受到重创,导致战斗无法继续。

  然而幻尘、七星海棠与楚心芸、炼狱殒神四大域门两败俱伤,乌恒的地狱之门力量也受损一半后,七界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千大域失去了最佳绝地反击的机会,葬送了百大域景秀江山!

  “本为天神,诛天之人,最后却作为天道走狗,何其悲哀。”

  审判主宰略感惋惜的摇了摇头,说实话,就目前的断崖关,碧云山老仙主是第一个让他愿意用正眼瞧上一眼的修士,其修为底蕴很深,道法造诣也超越了普通天神。

  但也只能惋惜……

  惋惜十盟的愚蠢,居然把这样一位顶级战力拿出来给世人一个合理交代。

  如果大家都愿意共同承担一些责任,又何必牺牲一位十盟级别的盟主人物呢?

  所以说,绝对的统治,才能拥有绝对的团结,目前的千大域一盘散沙,昔日辉煌不复,战火不断,生灵涂炭。

  审判主宰认为,神族该站出来了,统治这个世界,唯有神族,才能带给这个世界最美好的未来。

  至于其余六界?

  或许在这位神族主宰的心里面,他们只是垫脚石罢了……

  当然,这样的想法,审判主宰是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来的,毕竟他嘴里面喊出的口号是七皇治世!

  简言骇意,七大皇族共同治理世间,恢复到初始世纪末的局面。

  可每一位界王都清楚一个道理!

  只要有派系分立,就有争斗!

  谁都想一统,要完成这个目标,终究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轰!

  虚空中的打战大在继续,老仙主以一敌七,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强大战力。

  赤霄剑轰鸣,银河翻滚、血气沸腾、邪冥瞳绽放极光、无情天道杀伐扩散、八钢噬魂旗群魔乱舞,审判之光遮天蔽日。

  这七大极道之力,与断崖关的万灵之辉对拼。

  看似老仙主的手段更强大一点,七大界王都被压制了,但换一个角度思考,亦是体现出了七大界王的强大。

  毕竟他们对抗的不止是一具天道化身,还有断崖关两千万联军的集结之力。

  也就是说,七大界王现在正在以七敌两千万!

  断崖关的修士,都认为在老仙主身上,看到了荒古末世时期无敌战神柳镇元的无敌风姿。

  然而真正眼尖的高层,却是在七大界王的身上看到了柳镇元风采。

  十万年前的荒城一战,柳镇元带领千大域的数千万军队与七界联军血拼数年之久……

  最终战至最后一人……只剩下柳镇元!

  而七界也只剩下最精锐的八十万军队,其中天神境强者不下百人,最后血战三天三夜,全被盖世无敌柳镇元屠尽!

  没人知道柳镇元为何那么强……

  人们只知道,最后七界不得不花出巨大代价,请来天国丧钟开路,引十三桅黑血古川破灭荒城。

  “不对……”

  “老仙主身上的气息怎么越来越弱了?”

  “天道化身似乎在消逝……”

  断崖关联军并非瞎子,在老仙主与七大界王对拼数千招后,终于发现了端倪。

  “为何十凶不出手了?”

  “那些在星空中的十凶,似乎也在消逝……”

  终于联军炸裂,人声鼎沸,陷入一片慌乱之中。

  “还是失败了吗?”

  滕王脸色煞白,他这一生向来谨慎,步步为营,如今却在断崖关折戟沉沙,他不甘啊。

  “为何要这样?”

  守城派的星主门都在内心悲呼,心中悔恨自己,为何不早点离开。那时候他们尚有机会逃出生天,可现在仙力都被老仙主所牵引着,根本抽身不了。

  他们恨啊,既恨手底下联军的不争气,把自己拖入泥潭,也痛恨乌恒与雪花的诡计多端。

  人们经受了巨大代价与失败后,往往很容易将原因都甩锅到外在因素身上。

  可事实上,他们思考的是经历失败的原因。

  却没有想到,他们的利益出发点,本身注定了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