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 2298:相爱相杀

  姬娜激动地说着,说着说着就哭了。

  蔺赤看着她脆弱的样子,心里一阵疼惜,深深地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一片清明。

  姬娜是女孩子,她可以醉,可他不行,即便是烂醉如泥,他也能牢记自己身上的使命,他活着不是为了他一个人而活,而是代替整个蔺氏家族而活,为了家族的荣光,他不是他自己!

  他深深地看了姬娜一眼,将她横抱了起来,大步朝外走去,“不能再喝了,你醉了。”

  “可是我喜欢这种感觉,就像飘在云端一样,浑身都轻飘飘的好舒服。”姬娜踢着双腿,晕眩的感觉更重,这一刻她什么都不顾了,她只想好好地让自己度过跟蔺赤相处的这段最后的时光。

  门关上的那一刻,姬娜缠着蔺赤脖子的胳膊稍稍用力,瞬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鼻尖碰撞在一起,周围的温度瞬间提高了好多。

  蔺赤享受得看着她,“小姬娜,你这是主动投怀送抱了?你不是这样的人啊,看来是真的喝醉了,不过我喜欢,就喜欢你主动的样子。”

  姬娜不想听他废话,直接堵住了他的嘴,两人相拥在一起,蔺赤在她耳边小声说道:“这可是你自愿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毕竟你这个样子我还无动于衷就有些不是男人了。”

  “废话真多。”姬娜咬了他一口,“你要不行我换人。”

  “我肯定行,男人哪有说自己不行的?”蔺赤说着拥着她翻转,化被动为主动。

  一直到凌晨房间里的战斗才结束,满室氤氲,姬娜累得手指头都不想动了,趴着就要睡着,嘴角却带着满足的微笑,蔺赤围着一条毛巾将她抱进浴室清理了一下,“小妖精,你真的很棒,就是这体力不行,回头还得好好练习才行。”

  姬娜不高兴了,“谁说我体力不行,我体能训练可是全优,这点儿运动还难不倒我,我还能再大战三百回合。”说着又要缠上去。

  蔺赤拿着洒水喷头喷她,“你先冷静一下,再来一次我觉得你要错过明天早上八点的约定。”其实他倒是不介意再来一次,只是姬娜的样子实在太累了,他不忍心看她太累!其实他心里明白姬娜为何会这样?那把被他毁掉的小刀已经说明了姬娜的决定,只是她对自己已经有心了。

  有心的人最累!看着姬娜他突然就明白了,心里明明很想相守到老,却身不由己!

  姬娜听了他的话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闭上眼睛享受着他的服务,后来真的迷迷糊糊睡着了,她太累了。

  第二天,清晨的眼光洒落进来的时候,姬娜缓缓转醒,一睁眼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脸庞,蔺赤还在熟睡,她看了看身上穿着的睡衣有些诧异,昨晚她的记忆就到洗漱,后来的事情她居然一点儿印象都没有,要知道她的工作性质让她不得不时刻保持高度警惕的状态,别说身边有人,就算有人呼吸她都能及时察觉,可昨晚她居然完全把自己交给了蔺赤,一个跟自己立场对立的男人。

  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震惊,看了看时间还差五分钟不到八点,他应该快醒来了,痴迷的目光落在他脸上,好想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直到

  地老天荒!然而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多停留一秒,终究,还是要面对。

  一想到未来,姬娜眼底蒙上一层雾气,她眨了眨眼睛将上涌的雾气压下去,转身去找自己的衣服,东西藏在衣服里面,她怕被蔺赤发现,进门的时候就先脱掉了外套,视线在屋子里扫了一圈看到外套在沙发上扔着,急忙走过去,可手落在口袋上的那一刻她愣住了。

  没了?她又仔细试了几下,依然是空空如也,刀片真的没有了!她急忙蹲下到处寻找,然而却怎么都找不到,焦急中的她都没有察觉到蔺赤已经醒来,幽深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心里已经做了决定。

  姬娜找了片刻突然意识到有双眼睛落在她身上,抬头对上蔺赤那双幽深的眸子,还有什么不懂?她缓缓站起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都知道了?”

  “嗯。”蔺赤点点头,嘴角漏出一抹苦涩的笑意,“你到底是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我给了你那么多的提示,为什么你却始终不肯抓住?”

  姬娜面无表情,“对你来说是正确的选择,对我来说是错误的,我跟你的立场本来就是对立的。”

  “傻,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只可惜你始终都不相信我。”蔺赤看着她,眼神中写满了控诉。

  姬娜移开视线,“事到如今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又是这句话,你就不能换句台词?我要你的命很简单第一次就能要了,何必折腾这么久?姬娜,前面是你做出的选择,从现在开始你失去了选择的机会,你就留在我身边,好好看着吧。”蔺赤叹口气,起身穿衣服。

  姬娜突然出击,“你不会得逞的,千户家族不是你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这里是东瀛是千户家族的地盘,就算千户家族斗不过你们,还会联手其他的家族,你以为为什么东瀛几大古老家族能屹立数百年不倒?表面上都是独立的,可一旦威胁到其中一家,其余几家就会蜂拥而至,你觉得你能抵挡得了吗?”

  对招数下,姬娜还是不敌蔺赤,被他单手压住,目光闪烁地看着她,“你这是关心我?不如来点儿实际的,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万一我这一去不回,你会想我的。”

  “我跟你说正事儿,你们聪明点儿的话就立即退出去,不要插手这里的事情。”姬娜说道。

  “本来我们也没想管,可是你们先对小凝凝出手,我也是没有办法,不如我们俩打个赌,千户家族一定会拿下,如果其他家族也敢冒头,那就一起拿下!最终胜利的还是我们,赌不赌?”蔺赤脸色一片淡然。

  “你就如此有把握?”姬娜气结。

  “当然,别的不说就说易云睿那个宠妻狂魔,他会任由小凝凝吃亏?那是不可能的,你们真傻,就算去找易云睿麻烦也不要去找小凝凝的麻烦,你们这是摊上大事儿了。”蔺赤点点头,反手将姬娜的手捆住,“既然知道落在了手里就老实儿点儿,安安静静地看戏就好了。”

  “蔺赤,你们会后悔的。”姬娜焦急地喊道,她说的都是事实。

  蔺赤做了个嘘的禁声手势,转身走了出去,没多久端着早饭进来,两碗粥

  四个包子,还有一些爽口的小萝卜咸菜,“大早上不能吃太油腻,尝尝这个粥跟包子,味道都不错。”

  姬娜将头扭到一边不吃。

  蔺赤也不生气,舀了一勺粥送到她嘴边,“人是铁饭是钢,千万别跟自己身体过不去,什么时候都要记得填饱肚子,饿肚子的滋味可不好受。”

  姬娜就想到了他小时候逃亡的那段时间,肯定饿过肚子,心微微疼了一下,说道:“你给我解开绳子,我自己喝。”

  “那不行,你脾气这么暴躁突然跑了怎么办?”蔺赤坚持要喂她。

  “我不会跑,这里都是你们的人我能跑到哪里去?”姬娜用力挣脱了一下,“给我解开,我要自己吃。”

  蔺赤叹口气放下碗,先帮她解开了绳索,“你说的有道理,反正你也出不去。”

  姬娜端起碗喝了粥,吃了一个包子就饱了,问道:“接下来你们打算做什么?”

  “跟山本松平合作,里应外合干掉千户雄一。”蔺赤没有隐瞒她,有些事情早晚都要知道,与其从别人口中知道,不如自己直接告诉她。

  姬娜脸色微变,“你,你们非要杀他吗?”那毕竟是她的父亲,她不希望他死。

  “他不死,山本松下怎么掌权?原本那个机会是你的,可惜你放弃了。”蔺赤说道,知道她心里难过,可是没有办法,“千户雄一的性格你应该了解,除非他死了,否则绝对不会放弃手中的一切,所以他死掉是唯一的办法。”

  姬娜咬着唇没有说话,她怎么会不了解呢?对父亲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千户家族,为了千户家族的荣誉可以牺牲所有,包括他自己的性命。

  “我吃完了,你好好在这里待着,不要惹事,对了,不要跟佐藤飒见面了。”蔺赤提醒道。

  姬娜脸色微变,“佐藤飒呢?”交给她东西的是佐藤飒,蔺赤既然拿走了她的工具,自然也查到是佐藤飒给她的。

  蔺赤微微一笑,“他很好,现在可是我们的贵宾。”

  “什么意思?”姬娜眉头不自觉地拧紧。

  “就是我说的意思,佐藤飒可是我们的贵宾,王牌都有这个待遇。”蔺赤笑笑,“你期待着吧,他还能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姬娜没说话,脑子里却想着佐藤飒是如何变成了他们的贵宾?难道他背叛了千户家族?也不对啊,如果他背叛了千户家族,千户雄一不可能把那些东西托付佐藤飒交给她。

  “我能相信你说的话吗?”姬娜想来想去都觉得蔺赤是骗她。

  “当然,我这个人虽然表面上看着挺不正经的,但我发誓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蔺赤笑笑。

  姬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跟我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你还真敢说。”

  “当然,我有什么不敢的?”蔺赤笑笑,就往姬娜身边靠,“你不会相信了吧?”

  姬娜躲开他看了下时间,“现在已经八点了,我觉得我们的关系也应该结束了,你要对我父亲动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以后我们俩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