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神的贴身高手> 第3583章归来
  /

  枫擎天的话让流风霜陷入了深思。

  许久之后,流风霜道:“枫老大人,我们这次营救你非常顺利。我也与宗寒正式交手了,他的修为古怪,厉害。那颗大金丹更是无所不破,越杀越强。我后来提出给宗寒一些法宝,丹药,他拒绝了。大概他也看的出来,我给他法宝,丹药会成为致命的东西。”

  枫擎天微微一惊,道:“大人您的意思是,他有心要放了我们?”

  流风霜道:“看此人生平,前些年修为也不如何厉害。但他依然能够战无不胜……由此就可以看出,他这个人智计也很厉害。至少不在我之下,如果此番我与他交手激烈,营救也颇不顺利,费很多曲折。那我还觉得可能是我胜了。眼下看来,我倒觉得,他本就不想杀你们。只不过,任务在身。更不想因为对你们有任何徇私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就一直无为而为。他在和我的交手中,说话方式就格外的尖锐,一副正邪不两立的态度。”

  枫擎天道:“宗寒确实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您说他有意放了我们。这倒也是有可能的,毕竟,他自己也说过很多次,他与我们枫家无仇无怨。”

  流风霜沉吟半晌,随后道:“有趣有趣!这样一个人生在了审判院,而且还得到了重用。看来,审判院是有心要和裁决所一争高低了。他们两家争的越厉害,我们的日子就会越好过。”

  两天之后,陈扬一行人回到了审判院中。

  这一趟枫家任务也算是失败了。

  在归途中,红绸什么也没多问陈扬。

  她知道有些可以问,有些不能问。

  这趟任务,天查司也有参与。所以对这个结果,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陈扬也让红绸和英罗西写了详细的述职报告。

  之后,陈扬又去见了沧海岚。

  已是夜晚。

  陈扬与红绸一起来到了西岚庄园。

  银灰色的光芒照在庄园的草地上,庄园的正前方乃是灯光喷泉。

  这个庄园,一向都是美轮美奂中透着幽静。

  陈扬与红绸都是着正装而来,犹如参加一场舞会一般。

  沧海岚在地下茶室里煮茶,陈扬与红绸一起拜见。

  彼此相坐之后聊了许久。

  沧海岚忽然意味深长的道:“小寒,我这里没有外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老师说句实话。”

  陈扬也不藏着,掖着,笑笑,道:“能说的实话,我一定说!”

  沧海岚道:“枫家人被救走,你有没有放水?”

  “哈哈,没有!”陈扬说道。

  沧海岚似笑非笑,道:“是吗?”

  陈扬道:“真的,老师。对方很强,我是力以赴!当然,我也跟您交个底。如果我不想他们把人救走,那我可以多动一些脑筋。甚至,那个圈套都不会钻进去。枫家人的死活,我不关心。所以,我懒得去费心思。”

  沧海岚对陈扬这番回答很是满意。

  他认为陈扬足够真诚。

  “我在回来路上有和红绸聊过,当然,这些内容传出去有些大逆不道。实际上,我们是认为,无忧教也未必就多罪大恶极。勾结无忧教,真的该死吗?”陈扬接着说道:“不过,我没有心思去细想这些东西。上面的法律,教条是怎样,我们去遵守即可。我和无忧教也没有交情,肯定不会为了他们而来断送我自己的前程。”

  红绸在一旁微微点首,表示赞同陈扬的话语。

  沧海岚一笑,道:“你能这么想,老师很是开心。无忧教从本质上来说,是不可能被我们认可的。因为它的许多制度,行为和我们是背驰而行的。如果无忧教被我们承认是合法的,那么加入无忧教的人会越来越多。这对我们统治这个星域是不利的。”

  他顿了顿,又道:“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所以我们将他们定义为邪教。并且不给他们合法地位……谁加入,我们就严惩。这都是一种政治手段。”

  陈扬苦笑,道:“我能想到这些,只是没想到老师您会跟我们直说。”

  沧海岚道:“你们都是我的学生,关上门来,没什么不可以说的。你看我跟你说了很多,别以为老师就是个没有城府,随便交心的人。老师看人很准,还没有出错过。小寒,我很信任你,明白吗?”

  陈扬道:“在原始学院的时候,我都院长师父信任,我过的很安心。在这审判院里,我知道我的背后永远有老师您这个强大的后盾在,所以我也很安心。”

  沧海岚哈哈一笑。

  他今日仿佛格外的开心,接着就对红绸道:“今日此情此景,应该喝酒。红绸,去准备酒菜过来。我要和你们不醉不归!”

  陈扬也感到心中开怀了很多。

  人越经历的多,就越明白人心之可怕。

  但同时也明白,人与人之间本来就不可能毫无保留。当你毫无保留时,就会期望很高。期望越高,失望就来的越快。

  但这并不是他人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问题。

  所以,陈扬与沧海岚,他愿意相对的真诚,尽可能的真诚。但不可能毫无保留的真诚。甚至,在沧海岚有难时,需要帮助时,他也会力相助。但这不代表他会毫无保留的将所有秘密和盘托出。

  这才是成年人之间的交往方式。

  年轻时候,义气为重,以为兄弟就是一切,胜过父母和亲兄弟。但兜兜转转之后,才会明白。真正不会背叛你的,大概率还是只有父母和亲兄弟。

  红绸永远都是那个贴心的人儿,很快就准备好了酒菜过来。

  三人一起举杯开怀畅饮。

  陈扬也未用法力压制酒意,沧海岚,红绸都是如此。

  喝酒上头之后,人就会兴奋,也会尽量多说心里话。

  但到底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陈扬心里还是有尺子的。

  他只差没和沧海岚勾肩搭背了。

  “世人皆很好奇,我为何对生母不恨,对两位姐姐也能宽容。”陈扬袒露心扉,道:“说白了,我懒得去这些事情。我的未来是星辰大海,也许有一天,我到达一定的高度后,我会想着离开永恒星域。然后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沧海岚和红绸听后都是精神一震。

  随后,沧海岚道:“这个事情还是要慎重的。老师也是从年轻走到今天的,当年也想过去外面看一看。后来,星域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陈扬忙问:“什么事情?”

  沧海岚道:“曾经有域外之人闯进来过,通过和这域外之人的交手,我们发现,她的法力系统和我们完不同。因此,我们也得出结论。我们的法力离开了宙力,也会变得不行。所以,我们真的有走出域外的能力吗?我认为是不太有的。”

  陈扬一凛,然后又道:“您说的也有道理!”

  他心里清楚,这个域外之人就是在说沐静。

  沧海岚又笑道:“但你与我们都有不同,也许,将来外面世界的大门由你来为我们打开呢。”

  陈扬道:“我争取,我努力,哈哈!”

  末了,趁着酒兴,陈扬又问沧海岚:“老师希望无忧教被灭掉吗?”

  沧海岚道:“当然不希望。”

  陈扬和红绸都看向了沧海岚。

  沧海岚一笑,道:“这都是共识,裁决所倒是希望无忧教被灭。但他们不愿意去花费心力做这件事。所以一直就盯着我们,我们不做,他们就跟我们为难。他们去灭无忧教呢,又怕损失惨重。同时,这些年来,我们和裁决所明里暗里的斗争,裁决所一直保持克制,也是怕跟我们搞的过火,最后让无忧教渔翁得利!这些关系啊,都很微妙。”

  审判院中,关于枫家之事很快就做了通报。

  这件事也算是陈扬职业生涯中的滑铁卢。

  在人们的心目中,陈扬这位年轻的战神司司长大人,素来都是无往不利,不会失败的。

  这一次失败,也惹来外界的各种揣测。有人揣测,无忧教毕竟也是存在了这么多年的组织。里面有许多的狠人,而陈扬也毕竟是人,失败一次也很正常。再说了,对方高手多。而且,这一次若不是宗寒大人力挽狂澜,那就不是失败这么简单了。怕是要军覆没啊!

  另外一种说法则是,宗寒大人做事向来走一步,算三步。无忧教要来劫人,他未必就猜测不到。也许,他是顺水推舟,故意放人的。

  各种说法都有。

  但陈扬都懒得管,他这次行事,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从程序上,行为上,他都没犯错。

  总不能不允许人失败吧。

  所以,审判院高层也无话可说。天查司的司长还对陈扬表示了感谢。因为当时陈扬是救了所有天查司人员的。

  裁决所那边对此也找不到什么把柄,只能作罢。

  这一日,艳阳高照。

  同时,这一日也是陈扬正式授封的日子。

  院长雷鬼亲自出面,率领八司以及长老会的长老们出场。

  在广场上,审判院所有在院人员都来参加了这场授封大典。

  陈扬在这一日,正式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战神司司长。

  雷鬼也授予了陈扬秘术世界的种子以及方程式密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