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纯阳武神>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八龙绕鼎,宙光阵!(求订阅)

纯阳武神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八龙绕鼎,宙光阵!(求订阅)

  百草焰,起源于近古年间。

  相传初代神农于南离药石之道大成,开创神农百草经,汇聚百草精粹,点燃一缕百草焰,堪称天下药石的克星,无物不焚,无物不化。

  也就在这百草焰点燃的同一时刻,百草之毒诞生,百草焰蕴藏无尽造化生机,而百草之毒则腐蚀血肉,侵染灵魂,是以在姜家诸多大人物看来,百草之毒更像是一种诞生于百草焰中的火毒。

  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正如光明与黑暗,点燃了百草焰的初代神农,却化不尽那如火燎原,生生不息的百草大毒。

  嗡!

  八条青红色的地火龙,每一条,都是由不止一位神农孕育的百草焰交织,凝炼而成,若青红琉璃的焰火并不灼烫,但苏乞年却能够感到,战体天地内,他所收藏的,扎根于先天之气中的诸多灵药,此刻皆在瑟瑟发抖。

  若是平日里,哪怕是诸天灵物榜上,排在前列的那些绝世灵药,至多也就是勾动一条百草焰龙,更无须无上大帝这样的绝世人物坐镇,毕竟无论是神农鼎,还是百草焰龙,都沾染了皇道气息,尤其是百草焰,每一条焰龙,都凝聚了至少五代神农的心血,虽然历代神农,未必都能成就至高的人皇之位,但一定都是举世罕见的炼药大宗师。

  但这神凰草不同,作为皇道战史上留名的惊世存在,近古药皇,哪怕此刻不在巅峰时期,两大人皇世家也不敢有丝毫轻视,任何一尊曾经涉足皇道领域的生灵,都有无限恐怖,对于无上生灵亦如此。

  是以,两大人皇世家足足来了八位无上王者,每一位王者驾驭一条百草焰龙,此刻,八龙绕鼎,吞吐龙珠,熊熊百草焰舔舐着神农鼎,明轮大帝盘坐其上,亲自勾动神农鼎,催动皇器之力,炼化神凰草。

  轰隆隆!

  石鼎中,似有雷音阵阵,仿佛在开天辟地,随着百草焰炙烤,隐隐映照出一方幽邃而清濛濛的世界,那里有一头神凰,比星辰还要巍峨,沉睡在天地之间,绚烂的翎羽轻轻摆动,如天界阳火的灼烈气息席卷九天十地。

  神农鼎身,那草木虫鱼,山川湖海的纹路,此刻渐渐活了过来,神农谷中,似乎升起了阵阵微风,仿佛自遥远的荒莽之中吹拂而来,甚至可以嗅到淡淡的腥臊的兽气,有虫蠡之音,夹杂着各种清脆的鸟鸣声,宛如置身于原始莽林中,静卧在清泉流瀑之畔。

  苏乞年感受到了诸道的颤动。

  对于药石之道,他第一次生出了震动之色,随即就有所明悟,这世间诸法,殊途同归,就算是这药石之道,也蕴藏有诸天道理,就像是眼前的百草焰,在苏乞年光明心映照之下,这根本不是单纯的火焰,而是何止百草中蕴藏的诸道精粹被点燃,是杂糅而生的诸道之火。

  难怪号称无物不焚,这世间草木,又有什么能够逃过这百草焰的范畴,逃得过诸道之内,而这百草焰的点燃,显然还涉及了诸多苏乞年难以理解的药理,他虽然以光明心映照一二,但也只能略窥雏形,对于当中真正的道与法,却是雾里看花,朦胧不清。

  纹丝不动!

  随着八条百草焰龙被勾动,神农鼎在明轮大帝的催动之下,开始了炼化,转眼间半盏茶过去,那清濛濛的鼎中世界,那沉眠在天地间的神凰草,宛如一头真正的远古神兽匍匐在那里,竟看不出丝毫变化,一点也没有被焚化的迹象。

  “怎么会!”

  神农谷边缘,姜远准王神色微变,这么多年来,他不是没有观摩过神农鼎炼化灵药,以姜家的底蕴,这神农谷号称天下药师圣地,百年一轮回的宗师之约,更是人族众多炼药师的盛会,其时宗师如云,各种灵药层出不穷,不乏有绝世灵药现世,以借助神农鼎进行炼化,以求成就圆满丹境,炼出无瑕的绝世灵丹。

  在姜远准王的记忆中,几株绝世灵药,还没有哪一株撑过十息的工夫,在神农鼎内,至多两条百草焰龙复苏,更不用说八大无上王者齐至,各自驾驭一条百草焰龙,这在姜家有史以来,神农鼎炼药的记载中,都凤毛麟角。

  此刻,神农鼎上,盘坐的明轮大帝碧玉般的眸子,却愈发灼亮,这神凰草愈是坚韧,愈是有夺天地造化之功,毕竟谷神的百草之毒,已经与历代神农无异,没有经天纬地的药力,不用想化去那百草大毒,这么轻易就被炼化,反而被他看轻了。

  转眼间,一个时辰过去。

  八条百草焰龙蜿蜒盘踞,八位无上王者立于龙首之上,神色沉凝,他们与足下的百草焰龙气机相合,一身精气神,尽皆化作百草焰的补给,只为了炼化这举世难觅的药皇。

  渐渐地,姜宁圣者呼吸困难,神农谷的空气变得粘稠,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这是八大无上王者的威严气机,随着一身精气神被催动至极颠,已经不能顾及这谷中的一切,对于自身的生命气机,无力再约束。

  带着深深的遗憾,他退了出去,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奢望能够得到护持,强行留在这里,除了观摩一场盛大的炼药,对于并不精通药石之道的他,所得也不会太多。

  再过一炷香,姜远准王也感到了压力,八大无上王者的气机,充斥在这神农谷中,原本空空落落的神农谷,此刻在姜远准王的眼中,却是生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仿佛来到了一片古远的荒莽大地上,一条大河横亘在朝阳之下,河畔群兽汲水,时而有苍茫的嘶鸣声,自天地的尽头响起,悠远而空明。

  眸光一转,夕阳落下,一轮皓月冉冉升起,幽邃的夜空中,群星闪烁,却不是很多,但每一颗都璀璨夺目,将皓月之辉都比了下去。

  就这样,日月轮替,斗转星移,空气中弥漫的气息愈发古远,而神农鼎中,那清濛濛的鼎中世界,那匍匐沉睡的神凰,却一天比一天清瘦下去。

  这是……阵法!

  到后来,姜远准王也承受不住,退出了神农谷,苏乞年眸光熠熠,映照这山谷的每一寸角落,他感受到了阵道的气息,这与大师兄的阵道之力有所不同,似乎更加浩瀚且深邃,他有些怀疑,这神农谷中,铭刻了宇宙两极阵法,因为他感受到了己身时间秩序的躁动。

  “这是宙光阵。”神农鼎上,明轮大帝还有余力开口,为苏乞年解惑,“昔年一位阵道大宗师,受三代神农之邀,在这神农谷中刻下宙光阵纹,与神农鼎相合,无尽岁月下来,这宙光阵汲取光阴长河之力,虽然缺少阵道大宗师主阵,但也拥有近乎十成之力,宙光无极,否极泰来,少有绝世灵物,能够受得住这正反时序的熬炼,终会瓦解,再加上百草焰,姜家立世以来,从未失手过。”

  竟是宇宙两极阵法中的宙光阵!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大师兄曾言,在阵道绝巅,岁月长河中,那一位位阵道大宗师,便是以宇宙两极阵法,与诸皇争锋,若是给予一位阵道大宗师足够的时间布置,哪怕是诸皇,轻易也不敢涉足阵内,宇宙两极阵法,穷尽诸天变化,逆乱时空,诸皇也讳莫如深。

  如此一来,苏乞年倒是生出几分信心,毕竟不是巅峰时期的药皇,两大人皇世家请出如此多惊世的底蕴,在苏乞年看来,即便是一位大帝落入鼎中,怕也难以幸免,唯有被炼化一途。(求订阅,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