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纯阳武神> 第两百四十七章 消失的记忆!(求订阅!)

纯阳武神 第两百四十七章 消失的记忆!(求订阅!)

  幽蓝的海水寂静,像是一片死海。

  但苏乞年却知道,在这海面之下,隐藏着多少凶险。

  这一路行来,他捕捉到海底潜藏的一些凶兽气息,哪怕在蛰伏,气息散溢之下,也引得不少海兽四散逃离,不敢临近,其呼吸间,令海底暗流涌动,若是有修行者落入海中,怕是一下就会被绞碎成一滩碎肉。

  倏尔,苏乞年目光一动,看向远方数十里外。

  那是一条精铁大船,通体黝黑,散发着冰冷的金属光,能有近千丈长,宛如一条黑龙,劈开波浪,在幽蓝的大海上游弋。

  像这样的大船,苏乞年一路走来见多了,在很多海岛之间,一些来往或交易,就需要这种铭刻了道纹的精铁大船,因为这里是古天路,想要御空而行,没有开天境的修为根本做不到。

  开天境之下,想要出海,几乎不可能活下来,而这种精铁大船不仅坚固,铭刻了道纹之后,还能在一定程度上敛去血气,从而令海底潜藏的嗜血凶兽忽略而过。

  这本来很正常,但苏乞年却从数十里外那条精铁大船上,感受到了浓浓的血腥气。

  不是生灵的血气,而是被撕裂的血腥气,哪怕船上被人铭刻了十分高明的阵纹,屏蔽了气息,但却不可能逃得过苏乞年的感知,不过紧接着,苏乞年就蹙起了眉头。

  因为在他勾动不朽意志,想要洞穿这条精铁大船,一窥虚实时,却似乎莫名遗忘了什么。

  到底遗忘了什么?还是只是一种错觉。

  这有些不寻常,但他还是抬脚迈步,继续朝着无空海眼而去。

  一百里,两百里……一千里,一千一百里,一千一百一十里!

  不对!

  苏乞年停下逐渐放缓的脚步,他敏锐地发现,这种状态极不正常,尤其是对于领悟了虚空与时间禁忌的他来说,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无论是上下四方,还是古往今来,都逃不过他的感知。

  嗡!

  他露出郑重之色,念动间,漫天时光雨浮现,绚烂而夺目,而四周的海面则开始倒转,他的身形在后退。

  通常而言,时间法很难作用于己身,这涉及到禁忌之秘,否则任何一位领悟了时间法的强者,都能够永生不死,这显然并不可能。

  不过随着道悟的加深,到了苏乞年这样的境界,若是不涉及到生死更迭,以及寿元的更改,一些短时间的时间追溯,还是可以作用于己身,只是追溯的时间过去之后,就会恢复如初。

  当然,这种时间法的运用,一般来说并无大用,但对于此刻的苏乞年而言,此时却是必要的。

  沐浴在时光雨下,十息之后,他退出了千里之外。

  那是……

  他再次看到了那条精铁大船,感受到了那船上不同寻常的血腥气。

  而紧接着,当他想要洞悉虚实时……

  我要干什么?

  他摇了摇头,有些不解,只是隐隐觉得刚刚似乎发生了什么,但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乞年抬脚迈步,再次去到了千里之外,也再次止住了身形。

  掌握时间法的他,又一次察觉到了异样,这一次,他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如非是他把握虚空与时间,一定不可能察觉到,换做其他人,乃至准王级的存在,或许就这么忽略过去了。

  嗡!

  他目透锋芒,在海面上留下了两道刀痕,至强的锋芒之气不散,维持着刀痕,一直通达海底,惊得一头蛰伏的凶兽瑟瑟发抖,不敢动弹分毫。

  时光雨再现,天地倒转,苏乞年回到千里之外。

  第三次,他见到了那条精铁大船,又在不久之后,遗忘了一切。

  第三次,他迈步向前。

  一百里,两百里……五百里……一千里!

  等等!

  他骤然间止步,凝视前方,幽蓝色的海面之上,赫然有着两道不散的刀痕,那熟悉的锋芒气息,在与他体内的道与法共振。

  念动间,两道刀痕消散,锋芒之气激荡,重新归于他体内。

  也就是这一刻,苏乞年深吸一口气,眼中迸射出慑人的光束,几乎将虚空都击穿。

  “是什么人,蒙蔽了我的记忆。”

  他轻吸一口气,觉得非同一般,这种手段太过惊人了,甚至有些匪夷所思,而连他这样的存在都能够蒙蔽,可能就算是一般的无上生灵也难以察觉,这就有很大的古怪。

  对方动用如此手段,到底目的何在?

  苏乞年露出沉吟之色,而后深吸一口气,再次勾动了时间法。

  漫天时光雨中,天地倒转,他回到了千里之外,也就在这一刻。

  嗡!

  漫天时光雨一下暴涨,席卷天地,整个世界都像是凝固了,化成了一块晶莹的琥珀。

  时间静止!

  就在逆转时间之后,苏乞年再次静止了岁月,这种禁忌法的叠加,对于苏乞年也有很大的消耗,甚至比复活之前的人族神圣还要更大,哪怕是他,若是不动用外力,也维持不了一时半刻。

  凝固的世界里,他再次看到了那条精铁大船,也再次感受到了那股浓郁的血腥气。

  就在他想要洞悉大船之中的隐秘时,原本凝固的天地,忽然间剧烈波荡起来,似乎下一刻就要挣脱束缚,重新恢复流动。

  “果然有古怪!”

  苏乞年冷哼一声,时间法运转到极境,天地绚烂,漫天时光雨如花瓣飞舞,那动荡的世界渐渐恢复平静,但依然泛起阵阵涟漪,想要继续窥探,却是力有不逮。

  即刻,有银芒如水,自虚无中流淌而出,浇灌在漫天绚烂的花瓣之上,滋生出丝丝缕缕清濛濛的光。

  这是苏乞年再次勾动了虚空法,与时间交织,引动了万道之皇的时空之力。

  那泛起的阵阵涟漪被瞬间抚平,也就在这一刻,苏乞年眸光如冷电,不朽意志凝聚,一下刺穿了虚无,没入了那精铁大船之中。(求订阅,求票票,接下来的一段故事比较重要,最后的大幕也即将拉开,一些大坑开始填了,希望能写出满意的东西。)